第139章 玄武定-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39章 玄武定

    深柳读书堂之内,柳三变刚喂意怀天服下丹药,山下便传来了意长年的叩门之声。

    “总算来了么?”

    对于意长年的到来,柳三变并不意外,他挥手解开了法阵。不多时,神色严肃的意长年大步匆匆而来。

    “红尘素衣。”

    即便是内心有如火烧一般的焦急,攀花手举止之上,依然保持着一代先天的风范。他微微躬身,朝着柳三变打招呼。

    柳三变深知意长年如今的心情,也不赘言,直接领着他来到了意怀天的房间。

    “怀天……”

    意长年看着意怀天憔悴如腐朽老者的面容,内心酸楚无法言喻,面上却是咬紧了牙关,保持着镇定的神情。

    身为一族之长,他绝不能让自己露出脆弱的一面。只是……轻抚着今生仅剩的孩儿,他的手,却又为何控制不住地颤抖?

    柳三变心思敏感,善于发觉他人的异状。见意长年的作态,便知道了他的顾忌,于是开口说道:“攀花手,关于意怀天的状况,并不到绝望的时刻。农仁堂送来了千年雪莲,柳某已经练成丹药,喂他服下了。现今他生命力流逝的情况已经消失。”

    “多谢你了,红尘素衣。这件事,是意长年欠你一个人情。”

    意长年深吸了一口气,朝着柳三变大大地躬身,由衷道谢。

    “哎呀,使不得。”

    柳三变忙向旁边闪去,不受意长年的大礼,口中说道:“救人危难,本是正道该为。意怀天与狮虎族也并非为恶之徒,柳三变自然无袖手旁观之理。”

    意长年站直了身形,看着柳三变,默默不言。智慧阅历到了他们这个地步,许多事情根本不用开口,便可以感受到对方的想法。

    柳三变虽然嘴上说的好听,但是不受他此礼,却也证明了他别有心思。

    “冤家宜解不宜结,李裔文有你这个朋友,三生有幸。”意长年说道,言语中,似乎已有放下意癫狂仇恨之心。

    柳三变笑道:“那是因为你们不了解李裔文,若是了解,便会知道为什么我们都愿意为他出生入死。”

    是呀,他们都不了解,也可能再也无法了解了。现在的李裔文,用往事酿着一坛举世无双的酒,却也将自己的心扉锁住了。

    或许藏虚是那个唯一曾打开李裔文心扉的人。也许,这便是李裔文如此在意藏虚的原因吧。

    “一杀一救,哈哈,真是一个好难题啊。”

    意长年看着昏迷之中的意怀天,苦笑了数声。杀子之仇,如何能够轻放?然而救子之恩,意长年也无法忽视。

    他很想任性一回,仇杀李裔文,恩报柳三变。

    然而他知道这不可能,他一生顶天立地,绝不会做如此昧恩之事。一时之间,意长年陷入了两难之中了。

    柳三变也知此事需要缓缓图之,以春风化雨的姿态慢慢消除狮虎族的仇恨,不可操之过急,便开口说道:“雪莲丹药,柳某此处还有一粒,半月之后再让意怀天服下,可加助他之恢复。”

    柳三变将丹药递向了意长年,问道:“接下来,攀花手是要将意怀天留在读书堂疗养,还是将他转移?”

    “暂在读书堂吧,劳烦红尘素衣照看了。”

    意长年想了想,还是没有接过丹药。他此回再度红尘,只是为了寻找恩人,并不准备让狮虎族牵扯进江湖这个漩涡之中。而南岳天瀑,空无一人,也不方便照看意怀天。

    做下决定,意长年道:“既然怀天情况已经稳定,意长年便先往武林道上探听灵药的消息了,请。”

    说完,意长年匆匆离去。随后,泣红颜却又走了出来。

    她走到柳三变身边,嗤笑了一声,说道:“明明双方互有仇怨,却只在权衡未来轻重,在这里虚与委蛇,真是好假的人心。”

    显然,方才两人的对话,都叫泣红颜听去了。而她两人这种态度,又或者对这个武林的态度,十分厌烦。

    柳三变闻言,苦笑不已。泣红颜涉世不深,仍存有天真之心,又怎能懂得武林之中真正的险恶?

    过去无法更改,只有未来,才是他们所能够争取的啊!

    想了想,柳三变说道:“武林便是一个固定的漩涡,无情而威力莫测。人在武林,就必须要循着这个漩涡的方向行进,贸然逆行,只会被漩涡摧毁的支离破碎。”

    “厌烦,等李裔文康复了,我便要拉着他回毒脉退隐去了。”泣红颜冷哼了一声,对于这个武林,她没有丝毫的兴趣。若是没有李裔文,恐怕她如今早已经随毒后回到西疆隐居了。

    “但愿你能够成功吧。”柳三变苦笑,李裔文,又怎么会因泣红颜而停下他的脚步呢?

    或者应该说,又有谁,能够让他停下脚步呢?

    泣红颜不行,刀天下不行,柳三变不行,就连藏虚,也不行。

    泣红颜倒是不知这些,而是伸出了洁白的手掌,说道:“拿来吧,雪莲丹。我方才都听到了,难道这么好的丹药,你宁愿给这个怪人服用,也不给你的好兄弟李裔文服用吗?”

    “这……好吧……”

    柳三变无奈,将丹药交给了泣红颜。幸好他瞒下了一粒,否则半月之后,意怀天便无丹药服用了。届时难保他的情况不会再度发生恶化。

    泣红颜接过丹药,满意地点了点头,正准备去给李裔文服下,却被柳三变喊住了。

    柳三变:“圣女,不知有没有这样的药物,可以令人陷入假死的状态,而且不能让人看出是因何而亡?”

    “这嘛……”

    泣红颜闻言,陷入了沉思。许久之后,才说道:“令人陷入假死状态的办法,我倒是有好几个,但是中毒的症状都十分明显。如果要让人无法看出是如何死亡,暂时没有办法。”

    “连圣女也没有办法吗?”

    柳三变眉头深皱,让佛相陷入假死状态,瞒过可能会探查他生命体征的细作是很重要的一环。他原本以为可以借助泣红颜的毒术达成这个效果,但是如今看来,恐怕要另想他法了。

    这时,泣红颜却又说道:“不过,也并不一定没有办法。我之前得到了我不留的一本手册,上面记录着许多奇奇怪怪的法子,或许能有办法达成你想要的效果。嗯,这样吧,给我五天的时间,我好好研究那本手册。”

    “有劳圣女了。”

    柳三变躬身道谢,泣红颜点了点头,进了读书堂之内。

    “嗯——圣女虽然说或许有办法,但是无法确定,我不能将希望全部寄托在此,必须要另外寻找办法。那么武林之上,还有谁能够做到这一点呢?”

    柳三变眼眸低垂,脑海之中思维翻腾,迅速寻找着自己所掌握的信息。足有半日之后,柳三变眼中一亮。

    “是你了,玄武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