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挑衅-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4章 挑衅

    烟都之内,一方水墨屏风,隔绝了尘世纷扰。

    拓跋如梦端坐屏风之后,把玩着寻常时候从不取下的高冠。

    “烟宫,这一次的任务,你完成的很好。”

    烟朱抱着朱剑,默然立在一侧。

    拓跋如梦继续道:“我先前曾遇到一个剑者,应该就是你口中的裁决者了。”

    “哼!”

    听见裁决者之名,烟朱冷哼一声,怀里朱剑抱得愈发紧了。

    “他确实不凡,这让我对七尊剑的首领,愈发的好奇了。你说呢?烟宫。”

    烟朱道:“我已向剑主转达了主上相见之意,想来也快有结果了。”

    就在烟朱话音刚落之际,一道剑光恍若流星一般,激射而来。烟朱见状,剑不出鞘,横身一劈,剑光登时告破,四散的剑气却是在虚空中组成了数行大字。

    “八日后,无路之巅。”

    “好一手以剑形字的本领,这封请帖,拓跋如梦收下了。”拓跋如梦微微一笑,一挥手,便将剑气形字打散。

    烟朱想了想,道:“七尊剑首领为人神秘莫测,主上还请多加小心。”

    拓跋如梦呵呵一笑,道:“子午鼎一破,血为王便迫不及待的发动战争,如此看来,他暴躁冲动的个性并没有改变。恩,最近风云二宫可有讯息?”

    “风宫前些时候已经与毒脉叛逆取得联系,并且对佛乡之人也采取了某些手段,意在引起佛道之争。至于云宫,自从那次之后,便开始着手布置,只不过现在时候不到,因此并没有出手。”

    “恩……”

    拓跋如梦闭目,指尖轻轻敲击着桌面,许久后,道:“挑起佛道之争,最终目的是两教所珍藏的回天金丹。他们两人的行踪,你要好好保密,暂时不能让诛仙海之人知道。另外雨宫方面,你也不用太过关注。这段时间,你便与毒脉叛逆一同针对夜流光。”

    “夜流光龟缩天绝峰,更有天外惊鸿守护,恐怕无法将其诛杀。”

    “无妨,只要你们能够牵引住他们,便已经是完成了任务。”拓跋如梦道。

    “是。”

    “你去吧。”

    拓跋如梦挥挥手,令烟朱离去后,独自沉思。

    “大战之后的平静太过无趣,在与七尊剑之主见面之前,便由拓跋如梦为你们的人生,增添色彩。”

    ………………

    血为王的战争才刚刚爆发,武林中许多的地方,依旧如往常般,平静而热闹。

    一处野郊市场上,来往行人过客吆喝着,酒肉大碗大口的喝着吃着,丝毫不浪费精彩人生。

    而络绎的人群中,却见一人,沉步缓行。

    “从佛乡一路而来,居然没有丝毫佛怒以及佛识等人的消息,他们到底会在什么地方?反倒是当日拦截的那位剑客竟然丧生在李前辈手下这件事传的沸沸扬扬。”

    佛相边走边思考,失神之下,竟与一位形色匆匆的男子对撞了一下。武者强健的筋骨,直接将男子撞倒。

    “唉哟,你这人怎么走路都不张眼睛的啊。”男子痛呼,揉着胸口,显然撞击的力度不小。

    “抱歉,小僧一时想事入神了,你没事吧。”佛相慌忙扶起男子。

    “哎,我倒是没事。但是这个武林啊,要有事咯。”男子悲叹一声,起身后正要离去,却被佛相拦住。

    “且慢,敢问口下武林之事,是何事?”

    “唉,说来也怪。事情是这样的,我原本是附近一个村庄之人,前些时候上山打猎迷了路,好几天才出得山来。却不想回到村子的时候,却发现整个村子的人都死光了,一个个七窍流黑血,极度恐怖。我害怕之下,便急急逃离了。”

    说完,男子看了一眼热闹熙攘的市集,颓然一叹,道:“我先前也经过几个市集,但是却没人相信我的话。希望那个可怕的杀人凶手不会继续杀人吧。”

    “七窍流黑血,这是中毒的征兆。难道毒脉又有**世了?”佛相心中一沉,问道:“不知你的村落位于何处?”

    “向西大约五十里。”男子说道:“这位大师,我劝你还是不要去的好,免得遭了毒手。”

    佛相从怀中掏出了一些银子,道:“壮士甫经灾厄,这些银两还请收下,找个近些的地方落脚。带贫僧查明一切后,也可为你亲友立坟。”

    “嗨,大师哪里话。”男子一推佛相双手,道:“我二根孤家寡人,无牵无挂的,村子也早被我放了一把火烧光了。实不相瞒,这一次我准备寻一个宗门,看看能否加入,即便学不了高深武学,也不用担心莫名被杀。”

    “恩,如此,祝壮士一路顺风。”

    “此去向西乃是天绝峰所在,那里似乎是期风行客隐居之所,莫非这一桩血案,与他有关?恩,先往村子一行,或许能可发现蛛丝马迹。”

    送走男子,佛相暗中沉吟,随后展开身法,不多时,便来到男子口中的村庄。

    只不过眼前一片漆黑灰烬,已经没有丝毫的生机了。

    “空气中依然弥漫着轻微的毒气,似乎是尸体火化时散发出来的,如此看来,造下这桩血案的定时毒脉之人无疑了,嗯……上天绝峰一询究竟。”

    计较完毕,佛相正欲离去,却突闻阵阵诡异铃响。霎时间,白日转黑,腥雨阵阵。

    “有杀气!”佛相内心一惊。

    而黑暗中,隐约可见一道神出鬼没的身影,逐渐靠近。

    …………

    观星道观之外,博娴迈着八字步,晃晃悠悠地走来。一旁婉惜,亦步亦趋。

    还没到道观,博娴便扯着喉咙大声地叫唤。

    “牛鼻子,贵客来咯,快出来接客。”

    婉惜见状,抿嘴失笑。

    “哈哈,原来是博士生到来,真是好久不见了,快快请进。”

    道观大门并没有关闭,藏虚此刻正在大院里练功,见博娴到来,也是哈哈一笑。

    “确实好久,自从你我合计破了烟都至今,我已有百年未曾品过你独门手法炮制的天星茶了。”

    博娴来到,也不见外,径直走向内室。藏虚莞尔失笑,随后目光放到一旁的婉惜,愕然询问。

    “这是婉惜姑娘,我女票。”博娴得意一笑。

    “有美一人,清扬婉兮。好名字。”藏虚赞道。

    “单身狗别打歪主意。”博娴切了一声,道:“快沏茶,这么长时间,怪怀念的。”

    “哈哈,好。”藏虚哈哈一笑,取出茶具,数翻烹制后,飘荡着淡淡清香的清茶,缓缓成形。

    “喝吧,我的博士生。”

    烹茶完毕,藏虚为博娴斟了满满一杯,随后再替自己与婉惜斟了一杯,却只有七分满了。

    博娴迫不及待地举杯,轻抿一口后,不顾滚烫,一口喝干。

    “就是这种感觉,恍若遨游星际。”

    婉惜亦是举杯轻抿,而后赞了一声好茶。

    藏虚倒是不急着喝茶,而是问道:“百年不见你人影,不知道这一次来我观星观该不会只为饮茶吧?”

    博娴闻言,也是收敛了神情,放下茶杯道:“战争已经开始了。详情听说。”

    随后,博娴将子午鼎被破以及太华山外一战大略说了一番。

    “这……唉,好友他依旧执着过去。”藏虚一叹,道:“道门三辉是我去引他们入世的,无寐生之死我会亲上留仙翠篁向墨张声解释。”

    “诛仙海再出,来势汹汹。尤其是血为王,我与他教过数招,发现他在这段时间内居然功体大涨,恐怕这将会是一场硬仗了。”

    博娴一脸忧心忡忡,婉惜见状,握住了博娴手掌。

    “不错,尤其是要提防对方各个击破的战术。”藏虚说道。

    博娴一惊,道:“莫非你已经遭遇过偷袭了?”

    藏虚点点头,将遭遇七杀刺杀的事情说了一遍。

    “下手好快啊。”博娴一叹。

    “虽然如此,他们也没有得手。从他们下手的诡计中也不难发现,他们讲主要目标放在了红尘素衣之上,其次便是我们这一帮当年与战之人了。”

    “不错,我们也有这样的推断。不过当年与战之人中,也只有你与夜流光势单力薄,另外佛乡了空禅师也是我这次需要提醒的目标。”

    “既然如此,你便起身前往天绝峰吧,我收拾一番,也需要上留仙翠篁一趟。”

    藏虚刚说完,忽闻观外剑鸣轰隆,夹着傲然的辞号。

    “帘外几多争战,帘中握尽苍穹。谁悟得机心如梦。”

    高空之上,拓跋如梦凌空而立。口中每一句辞号落下,便随着剑指横划,地面惊现剑痕鸿沟。

    “念悄然处,狮行虎顾。更掀起、烟雨云风。”

    辞号毕,拓跋如梦负手立空。而整个观星道观四周,已被庞然剑气划出的鸿沟隔绝开来。

    “白日观星,拓跋如梦前来一会。”

    藏虚等人面色骤变,面对人世主来势汹汹的挑衅,他与博娴将如何化解?

    另一边,为救治夜流光,李裔文独身北上,一探毒脉圣地天毒峰,却不料行至山脚,突遇腥风扑鼻,周遭草木,一瞬枯萎。

    而后只听闻山峰之内,窸窣之声不绝于耳。顷刻间,万蛇围身。

    毒脉谢客之意毫不掩饰,身陷毒阵的李裔文又能否为夜流光取来解救之药?

    更多精彩内容,下一章节将为你一一道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