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净天沙原-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40章 净天沙原

    莽莽风尘,平沙入天。

    触目之下,放眼无际,一片飞沙的净天沙原,今日,竟也有了不少人气。众多武林人士,都用布衣将自己裹得十分厚实,艰难地在风沙摧折之下,站稳脚跟。

    筵亭秋水决战剑主的时候,到了!

    “筵亭秋水乃是听雨楼第一高手,销声匿迹了许多年,恐怕功体更有了长足的精进。剑千秋本就是剑界闻名的强者,两人今日这一战,将会是继当初李裔文与拓跋如梦巅峰对决之后,又一次的巅峰!”

    在沙原的一处,好一命与探一奇抱在一起,在漫天风沙之下瑟瑟发抖。然而带上了特质护目镜的他们,对接下来的决斗,依旧保持着十二分的期待。

    好一命说道:“今日之后,不论结局如何。玉飞倾再出之事,必定也会牵扯出当初听雨楼覆灭的因果,看来我们又可以好好赚一笔了。”

    探一奇闻言,也是点头认可。身为下九流之中,最有渠道的奇命兄弟,两人一向都是依靠着贩卖情报来换取资金的。最近这段时间,武林之中热闹频频,两人的经费已经有些见底了。

    可以说,玉飞倾这一战,来的正是时候。

    就在两人讨论之际,突来剑风过境,乱了漫天风沙。旋即,清新的辞号,送着脱俗的身影,翩然而来。

    “哀筝一弄湘江曲,声声写尽湘波绿。纤指十三弦,细将幽恨传。当筵秋水慢,玉柱斜飞雁。弹到断肠时,春山眉黛低。”

    流光闪过,剑芒落下。已换上了一身青绿华服,束带矜庄的玉飞倾负手而立。身周剑芒如风,旋身而动,将漫天的沙尘逼的无法近身三丈。

    形态端庄,气质高贵,便如同人世间最优雅的翩翩公子。

    好一命道:“这个辞号,这等修为,这种无人能及的优雅,果然便是听雨楼十三弦之首,筵亭秋水玉飞倾!”

    探一奇也是点了点头,看向玉飞倾的眼神中,却突然带上了一丝疑惑。

    玉飞倾,此人的身影,似乎有些眼熟?

    同时,净天沙原之外,一道身影急速而来,正是匆忙赶来的田步庚。

    “嗯,决战尚未开始,奇命兄弟若没有错过这场热闹,必定也会在旁围观,我尽快一寻。”

    田步庚念头转动,对于接下来这一场盛大的武决并没有太多的兴趣,而是循着净天沙原的左侧,快速移动着身形,寻找奇命兄弟的身影。

    而在田步庚之后,又是一道身影急速而来,却是七尊剑之裁决者。

    “评技者不惜暴露自己原本的身份,只是为了寻找那两人吗。嗯——不论如何,依照他所说的,先寻人吧。”

    裁决者并不知道奇命兄弟的长相,选择了逢人便上去打听的方式。

    而就在田步庚与裁决者两人各自寻找之时,九天之上,宏大的剑芒急速而来,似乎漫天的沙尘被震慑于这种恐怖的剑芒,而纷纷逃离。

    旋即,远天一净,剑光铺道,一条身影,缓缓踩踏着剑光而来。

    “天呐,竟是这种出场方式,看来对于这一战,剑千秋同样准备全力以赴了。”

    “剑光铺道,距离上次出现已经是数百年前的事情了。”

    “这也说明了玉飞倾的实力一样不可小觑,便是强如剑千秋,也不得不谨慎对待。”

    “看来,将会是一场龙争虎斗了。”

    围观之人,见着剑千秋的出场方式,不由得精神一振,对于接下来的战斗,更加的期待了。

    而在此时,突然又是三道流光急速而来,旋即互有默契在心,分落在三面之地。

    “剑千秋,你会败吗?”

    东面之地,流光落下,现出了寻根的身影。他在路上听闻了剑千秋要与人武决的信息,想起了此人对李裔文也算颇多照拂,便前来一观。

    寻根心里暗自对战局猜测了一番,随后目光便转向了南面,湛蓝色的眸子,似乎穿过了重重沙尘,看到了一道将自己裹在深深衣袍之下的身影。

    “这个人,以他展现出来的根基,根本无须这样抵御风沙。如此装扮,他会是谁?为什么我竟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没有答案,而此时剑千秋也走过了剑光之道,接近战场了。寻根不得不收回视线,关注战局。

    “古剑寒黯黯,铸来几千秋。白光纳日月,紫气排斗牛。”

    剑千秋立足黄沙,右手一摆,顿时剑风骤起,以两人为中心,百丈范围之内的风沙瞬间被逼退了。

    “玉飞倾,我不在乎你因而挑战,拿出你的武器,有何能耐,尽展吧。”

    剑千秋剑指舞动,古剑出,剑气绽,直奔玉飞倾而去。

    战斗姿态,瞬间拉开。

    而在一旁,正看的热血沸腾,紧张刺激的奇命兄弟突然感觉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不由得回头看去。

    “请问,你们是奇命兄弟么?”

    裁决者一脸无奈地问道,显然一路寻来,问了不少人都不是,已经让他有些失去了耐心了。

    “是你?七尊剑的裁决者!”

    奇命兄弟没有回答,另一道声音突然传来,正也是为了寻找奇命兄弟的田步庚。

    田步庚大步而来,站到了奇命兄弟与裁决者之间,沉声问道:“你为何会出现此?”

    田步庚身为农仁堂堂主,手里掌握的情报自然不少,也认得裁决者此人。只是此人既然不与剑千秋同来,应不是前来压阵。突然出现在此,必有其他谋算。

    “是你,农仁堂田步庚。”

    裁决者自然也认得田步庚,他突然哈哈一笑,看向了田步庚身后的两人,道:“看来我的运气还不错,奇命兄弟,你们说是吧!”

    “裁决者,你们找我什么事?”奇命兄弟同时问道,田步庚认得裁决者,两人自然也不会不认识。

    “跟我一行,你们自然会知道。”裁决者朗声一笑,便要伸手去拉奇命兄弟。吓得两人忙向后退去。

    田步庚踏前一步,顶在了裁决者身前,道:“田步庚不会让你如愿。”

    “拦我,就凭你吗?”

    裁决者哈哈一笑,身躯一抖,不戒呼啸而出,擦着田步庚鼻尖落下,而后铮然没地。

    田步庚功体根基皆不入流,唯有胆色不输任何人。如此阵仗,田步庚竟是连眼睛都不眨一下,镇定自若。

    “你的表现,为你求得了生机了。”

    裁决者似乎十分欣赏田步庚的勇气,笑着说道。

    “哦?是吗?”

    一道淡淡的声音突然传来,裁决者心头警示,抽剑后退。

    淡黄的衣袍,金色的头发,裳不归便如同沙漠之子一般,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田步庚身前。同时,淡淡曲音响起,将裳不归衬得愈发超然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