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六残之体!-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41章 六残之体!

    晦暗幽深的山洞,伸手难见五指。万物噤声,只有地下水流偶尔流淌的叮咚之音传开。

    在山洞的最深处,一条孤寂的人影独坐。

    破面,残身,折手,开腹,瘸腿,断足。

    舍了一身的佛性,也舍了一生的佛因。身入无间的漆雕光明,似乎只有这满身的痛楚,能让他记起此身犹在人间。

    他背后负着的袈裟行囊,已经结满了暗红的血痂,一身凌乱残损,已无了丝毫佛者的气态,真真一如夺命的恶鬼,自无间之中,凄厉爬来。

    “已经搜集了八十六具恶灵胎盘,再来十四具,便可进行下一个阶段的计划,将洗身池转化为孽池了。”

    漆雕光明搀扶着山壁,缓缓站起。感觉到自身伤势已经稍微稳定,才一瘸一瘸地走出山洞。

    山洞之外,阳光明媚。漆雕光明如惧光芒一般,急忙闭上了双眼。许久之后,似乎身体逐渐习惯了光明,才缓缓睁开双眼。

    随后,眼中金芒闪过,慧眼开启,寻得了下一个目标之后,缓缓动身。

    而在他离开之后,在山洞的一侧,突然现出了一道身影,赫然便是隐匿已久的云宫云天心!

    “真是令人不敢相信。”

    云天心看着漆雕光明的背影,内心震撼之余,却又闪起了别种的心思。

    佛者造杀,似乎是一个很好的话题啊!

    …………………………

    奔奔奔奔奔,荒野林间,苟不同抱着儿子急急而奔。

    追追追追追,未觉凄惶莫伤春,面上仍是那永远无法散去的哀愁,目光静静盯着苟不同,似乎不将之正法,便不会干休。

    “呜呜呜,父亲,那位叔叔为什么一直追着我们不放啊。”苟厉害怯怯地问道。

    “你个苟儿子,喊什么叔叔,喊他王八蛋!”

    苟不同没好气地用力拍了自家儿子屁股一下,气的眼珠子都疼了。这王八蛋莫伤春也不知道跟自己有什么仇,一路追来,已经从东武林进入了南武林,马上又要到达西武林了。

    想到这里,苟不同眼珠子更疼了。

    这一个逃跑一个追,他发现自己貌似还真打不过莫伤春,只能更加卖力地跑。

    两人逢山越山,遇林过林,又不知前行了多少路程。

    “再继续前行,便接近了恶魔道的所在。莫伤春,你敢进入恶魔道吗?”

    苟不同眼中喜色一闪而过,恶魔道乃是他出身之所,里面强人无数。任是莫伤春实力要高他许多,苟不同也不信他敢进入。

    又或者,苟不同心中自信,一旦进了恶魔道,便是莫伤春再强上数倍,也必将永远留在那一个混乱之地!

    “你的脚步,轻快了。”

    突然,莫伤春的声音淡淡响起,随即苟不同便感觉自己身侧人影急速闪过。再定睛,莫伤春竟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前。

    “你,你竟一直藏拙!”

    苟不同面色大变,两人一路行来不知几千里,莫伤春竟在一直藏拙,直到接近了恶魔道,自己心情放松之下,才突然爆发。

    好可怕的心思。

    苟不同看向莫伤春的眼神,更带了凝重。有一句话说得好,怎么样的人,就有怎么样的眼光。苟不同一生狡诈,此刻看莫伤春,也如同看着一个狡诈无比之人一般。

    哀愁的人儿却不欲多言,只是神色淡淡,伸手一招,轻道:“请你伏诛。”

    “想要拿下苟不同的性命,你做好赔命的准备了吗。”

    事逼临头,苟不同也毫不怯懦,反而是暴虐的性格被激发。只见他哈哈一笑,突然将怀中的少年用力甩出,同时大声喝道:“回去寻你大伯!”

    同时伸手在腰间一抹,一把寻常时刻被当做腰带的骨鞭便被他抽了出来。

    “莫伤春,进招来吧!”

    避无可避,苟不同准备全力一拼了。

    “你的儿子并未为恶,我不会伤害他。你,安心地去吧!”

    莫伤春衣袖一挥,再现伤春绝学。

    “春残花尽!”

    宏大掌印再次浮现,盖向了苟不同。

    苟不同骨鞭一荡,竟划出了漫天的白骨鞭影。

    “白骨堆原。”

    漫天鞭影如有灵性,化作了一条条白骨锁链,将掌印重重套住。随后苟不同猛力一抽,鞭影轰然而爆!

    轰!!!

    极招爆发,天地皆动。方圆百丈之内林木尽毁。极招爆发出,乍然地裂,鸿沟百尺。同时巨大的冲劲波爆发,如飓风过境,刮地飞土。

    莫伤春受气劲所冲,微微后退了数步。而苟不同实力不足,吐血倒飞。

    莫伤春见状,不再迟疑。右手衣袖一卷,现出了文秀的手掌,屈指成爪,身形瞬间前冲,追上了正在倒飞中的苟不同,一把按住了他的天灵。

    “同赴黄泉吧!”

    一路狂奔,苟不同功元已经消耗不小,此时面对死关,苟不同不惧反笑,竟是早存了同亡的念头。只见他单臂一振,骨鞭散落,把手之处,竟是一截小臂长短,打磨的尖锐无比的骨刃。

    在莫伤春右手扣住他天灵的时候,苟不同骨刃,也刺向了莫伤春的心脏了。

    莫伤春依旧是那样哀愁的表情,哀愁的眼神。没有为即将杀人而变色,也没有为即将身亡而易容,手上却是猛然用力压了下去。

    砰!

    噗!

    两道声响传开,一者轰然,一者闷然。

    莫伤春将苟不同脑袋直接按入地面,元功爆发,直接震碎了他的头骨,让苟不同瞬间毙命。同时也让苟不同同归于尽的一招偏移了方向,洞穿了他的腹部。

    如此剧烈的疼痛,莫伤春却好似未觉,神色如常地将骨刃抽出扔到一旁之后,看着苟不同的尸体,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净天沙原之中,随着剑千秋高调出场,这一场别有预谋的比斗,正式拉开了序幕。

    但见剑千秋剑指一旋,率先发起了进攻。

    玉飞倾见状,伸手一引,褪下了无锋状态的墨剑说禅,剑身上闪烁着锋利的寒芒,数次挥斩,便将剑千秋剑气挡下。

    “不差。”

    剑千秋赞了一声,似乎是认可玉飞倾的实力,随后便是伸手在古剑之上一擦而过,紫气骤然,随后元功浸染,煌煌而上,竟成了一片紫气东来之像。

    “紫气排云。”

    剑主首出极限武学,剑锋过处,紫云一片。几是瞬间功夫,整片净天沙原便被浓郁的紫云所掩盖。

    而紫云之内,便是无穷无尽的凌厉剑气。

    面对强悍的对手,无匹的剑招。玉飞倾同样不敢小觑,一横墨剑说禅,屈指弹剑,瞬间竟有哀筝声起。

    乍然,紫云之内,异状突起,玉飞倾竟是因剑声入意,直接在紫云之内凝聚出剑气,与剑千秋之剑气互相侵伐起来了。

    如此别样的斗法,更是引爆了众多的惊呼。然而在场之中最好热闹的奇命兄弟却暂时忘记了这场决斗,瑟瑟发抖地看着近在眼前的两位即将开始全武行的大佬。

    “高手,报上名来。”

    裁决者伸手一指,面色凛然。虽不曾交手,但望气识人,足可断定来者非是泛泛之辈。

    “说书人裳不归。”

    笛声突止,裳不归蓦然转身,衣发翻飞之间,金石留行已然在握了。

    “想要动田步庚,裳不归是你无法跨越的高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