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奇花线索。-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42章 奇花线索。

    净天沙原之中,蓄意的比斗声势浩大,而计中之局,却出现了意料之外的变数。裁决者顺利找到奇命兄弟,却不料农仁堂田步庚同时出现,争执之际,裳不归凛然现身。

    “想要动田步庚,裳不归是你无法逾越的高山。”

    铁笔金石留行在握,裳不归一脸洒脱,傲气自生。

    “有意思。”

    裁决者同时随性之人,见裳不归架梁子,也不多言,不戒出鞘,一剑直出。

    锵!

    金石留行狼毫灌注了裳不归的真元,瞬间化作了坚不可摧的利刃,与不戒剑尖交接,不落丝毫下风。

    强者相会,瞬间便感觉到了对方的不世根基。裁决者蓦地一声长啸,浩瀚元功骤然而发。

    轰隆隆!!!

    两人元功硬碰,瞬间裂地百丈。两人之间的地面仿佛被一股巨大的伟力撕裂了一般,一道深不见底的鸿沟于焉具现。

    “咦,那边也打起来了。看样子,都是高手啊。”

    “一言不合便撕天裂地,看来也是两名强力先天的对决。”

    裳不归与裁决者元功一会,造成的声势丝毫不逊色于玉飞倾与剑千秋的剑式,瞬间引起了附近观战之人的注视。

    “不差。”

    裳不归赞了一声,一甩衣袖,金石留行之上突然闪过气芒,射向了裁决者。

    裁决者则是剑指一并,浑身剑元颤动,再展御剑绝式。

    “剑御·初心!”

    御剑之式,威力无匹。裳不归气芒被瞬间破去,同时余威不绝,扑杀而来,裳不归见状,同运起极招相抗。

    “金石留行。”

    裳不归身形一沉,如渊停岳恃,气势雄浑。手中铁笔向前一点,却正中了裁决者绝式之前,瞬间又是轰然大爆。

    轰隆隆!!!

    沙漠之地,稳固性能本就极差。强大的气劲再度爆发,让本就裂开了鸿沟的净天沙原承受不住,开始剧烈的坍塌了。

    裁决者趁此机会,身形突然爆冲,伸手抓向了田步庚。

    “退下。”

    裳不归自然不会让他如愿,身形一闪,便出现在了田步庚身前。

    然而此刻,裁决者却是突然变换了方向,冲向了另一旁的奇命兄弟。

    “哇呀呀呀。”

    奇命兄弟面色大变,哇哇怪叫地分向两边逃去。而裁决者步伐急速,朝着探一奇抓去。

    “可恶。”

    裳不归两眉一竖,属于杀手的鬼魅身形瞬间爆发,竟是更快一步地出现在探一奇身前,准备拦住裁决者。

    “坏事者。”

    裁决者突然哈哈一笑,伸手甩出了一道剑气,身形却又是突然转向了好一命。

    裳不归伸掌拍碎了剑气,面色平稳。这一切说来虽长,实则不过是瞬间发生之事。而此刻,好一命与探一奇的距离并没有超过三丈。

    而在三丈之内,裳不归自信这天底下,没有人的速度可以超越他!

    即便是期风行客夜流光,三丈之内的速度,也休想比他更快。

    然而就在他步伐欲动之事,九天之上,玉飞倾的音剑之气与剑千秋的紫气排云剑招突然爆发,瞬间爆破。无数残余的剑气,竟是如同失控了一般朝着裳不归倾泻而来。

    裳不归面色一变,陷入两难。若他要躲避,不仅轻松,甚至还能继续阻拦裁决者。但是这样一来,他身后的探一奇绝无没有办法抵挡这股剑气洪流,必定会在瞬间被撕裂。

    念头升起不过瞬间,裳不归便做下了决定。以裁决者表现出来的态度,并没有要造杀的想法,如此一来,自然是以保全探一奇性命为重。

    但见裳不归脚掌一跺,一股巨力便沿着地面传导,将探一奇震飞出去。同时,剑气洪流已然近身,即便是以裳不归的速度,再躲避也来不及了,只好一咬牙,倾注一身浩瀚的元功于金石留行之上,操纵着金石留行在掌上极速旋转,化出了一面巨大的盾牌,顶住了剑气洪流。

    ;“我只是一个过气的杀手,浪漫的写书人,为什么每次打架都要面对面的硬刚啊!”

    裳不归内心吐槽,他这一回入世,甚少动武。只有一次替代李裔文拦下拓跋如梦,而跟裁决者互拼了极招,则是第二次打架了。

    裳不归顶着这两名绝世强者所发出的剑招,也让他显得颇为艰难,双足逐渐没入地面,被剑气洪流强大的冲击力撞得不停倒退,在沙地上划出了两条沟痕。

    而在这时,裁决者却是已经抓住了好一命,化光逃去。

    “哈哈,你们放心,我只是有些事情要询问,并不会伤害他的。”

    裁决者的声音传来,更能让裳不归气得牙痒痒的。

    “这位朋友,很抱歉。”

    裁决者离开之后,玉飞倾突然来到了裳不归的身旁,引过了一部分剑气洪流,减轻了裳不归的压力。随后剑千秋也出现,又引走了部分剑气洪流。

    强大而恐怖的剑气洪流,在当世三大高手的引导之下,逐渐消去,并没有对净天沙原造成毁灭性地打击。

    “你们没事,真是太好了。”

    从头到尾只能旁观的田步庚松了一口气,他实力低下,在这种情况根本发挥不了作用。

    剑千秋收起了古剑,淡声说道:“玉飞倾,现今已非再战的时刻,你还要继续么?”

    “不必了,一式相会,剑主已印证了玉飞倾心中的猜测。”玉飞倾摇了摇头。

    探一奇这时走了过来,大叫道:“剑千秋,你的手下将我兄弟捉走是要做什么!”

    作为情报贩子,探一奇自然不会不知道裁决者与剑千秋的关系。

    剑千秋听到探一奇的诘问,并不答话,而是直直地看着探一奇,看的他直缩脖子,朝着裳不归身后靠去。

    “有一些事情想要请教而已,待事情完毕,自然会放他离开。”

    剑千秋目光又在裳不归身上停留瞬间,还是解释了一句,随后便化光离去。

    玉飞倾道:“替你们造成困扰,在下十分抱歉,玉飞倾仍有他事在身,便先告辞了,请。”

    玉飞倾抱歉一声,旋即化光离去。

    围观之人见战斗突然落幕,也没有失望的感觉。毕竟四名强力先天各自表演了一招,足够让他们回味、吹嘘很长的一段时间了。

    而在远处,将自己深深包裹在黑袍之下的人影,在玉飞倾离去之后,也化光离去了。

    而一直关注着他的寻根,稍微沉吟之后,却是化光,悄然跟随而上。

    对于这个黑袍人,他心底始终有一股熟悉之感,但却一时无法想起是谁,甚至连是敌是友的感觉都没有,因此准备尾随一查了。

    探一奇道:“田步庚,还有裳不归,你们一定要救我兄弟啊。”

    “七尊剑也并非邪恶组织,恐怕也是有特殊的信息需要咨询你们才会将好一命捉去,不会有事的,你就免担心啦。”

    田步庚说道,对于七尊剑,他目前还算是有好感。毕竟除去了死去的意癫狂与烟朱,七尊剑之内的其他人,并不曾为恶。

    “不过倒是你,裳不归。你不是在找寻某个人的下落,怎么会来到此地?”田步庚好奇的问道,对于裳不归的人生梦想,他可是清楚的很。

    裳不归耸了耸肩膀,一脸的失意。“我找寻了许久也没有丝毫的信息,正好听到净天沙原有热闹可看,便准备来散散心,谁知道又遇见了你们这事,让我又白白打了一架。”

    “哈哈,倒是多得你了。”

    田步庚哈哈一笑,若是裳不归不出手,奇命兄弟必将会被裁决者带走,他也无法探听消息了。至于现在,至少还有一个探一奇嘛。

    想到这里,田步庚道:“探一奇,此回找你,也是有事要问。”

    “意料之中啦,说吧,是要知道什么事情?看在我们的交情之上,算你八折。”探一奇眼中闪过了金钱的光芒。

    “八折?”

    裳不归双眼一蹬,作为一个曾经收银买命的杀手,他对与金钱同样是十分敏感的,听到此时探一奇竟只给了八折的优惠,不由得阴恻恻地说道:“探一奇,我刚才可是救了你啊。”

    探一奇脖子一缩,干笑了几声,却不打算退缩,而是说道:“那个,的确是你救了我。但是要与我交易的人,是田步庚啊,这与你无关。”

    田步庚笑道:“那可不必,我要知道的消息,同样关系着裳不归的好朋友的哦。”

    “哦?”裳不归好奇地挑了挑眉头。

    “李裔文?”探一奇微微一愣,旋即似乎想到了什么,问道:“你是要问关于灵药之事?”

    田步庚点了点头,道:“看来此事你们也知晓了。”

    关于探一奇知道此事,田步庚没有丝毫的意外。若是连这种从不做任何隐瞒的消息都不能掌握,他们奇命兄弟的情报,也不会值钱了。

    “这个,既然是李裔文嘛,那个……”

    探一奇抓耳挠腮,显然也不知该定下什么价格了。他想要高,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想起李裔文那冷冰冰的样子,以及那一句让人害怕到脚抖的‘剑下留魂’,他胆子一下子就没有了。

    更重要的是,李裔文这个人,人缘好啊。朋友超多,还超厉害……

    最后,探一奇一咬牙,道:“既然是李裔文,我便当交他这个朋友了,这个信息,我不收一分钱!”

    “难得你竟如此慷慨?”

    田步庚诧异地看着探一奇,似乎今天才认识他一般,突然,田步庚想到了一个可能,问道:“你该不是在李裔文手下碰过钉子吧。”

    “哪有,这是没有的事,我跟他感情好着呢,不然怎么可能免费赠送你们情报。”探一奇面色微微涨红,怒道:“你们还要不要灵药的消息了。”

    “要,当然要。”田步庚连连点头。

    探一奇道:“在极北之地,有一条冰雪的山脉,其中一座雪峰,据闻生长了一株透明奇花,有见过此花之人,在临死之前曾说,此花有起死回生的神效。”

    “既然有起死回生的神效,那人又怎么会死呢?”

    裳不归问道,探一奇的这个故事里,逻辑明显冲突了。

    探一奇却是摇了摇头,道:“这便是你们若要前往取花所要承担的风险了。在这株奇花所在,有一个神秘的强者守护。那人,正是因为亵渎了奇花而被打重伤而逃,最后不治而死的。”

    “强者,我倒是有了一个前往取花的人选了。”裳不归摩挲着下巴说道。

    探一奇:“消息告诉你们了,我要去寻找我的兄弟了。”

    探一奇说完,匆忙离去。

    田步庚道:“如何?要一同前往读书堂,将此事告诉红尘素衣否?”

    “我便不去了。”

    裳不归摇了摇头,他陪同也并没有什么作用。现在的他,更多的是想寻找到关于胡笳十八拍的线索,将自己的作品完成。

    毕竟开头部分已经动笔了,若是不写完,岂不是跟烟都那群家伙一样了?裳不归决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田步庚倒是没有多说设么,点了点头便告辞离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