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恶魔开道!-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43章 恶魔开道!

    峻岭群山,白云悠悠,日光铺洒,层金尽染。又大雁横空,啸唳九霄,一派潇洒恣意。

    倏然,两道流光一前一后,急速而过,打破了这一份祥和。

    “朋友,你跟了我很长的距离了。”

    前面的流光突然落到了一处山峰之上,化出了一个裹着厚厚黑袍的身影。他背负着双手,不曾转身,声音却是震荡着空气传出,就连远天的白云,也似乎被音波所慑,开始分散。

    “唳!”

    九霄雁惊,惊慌逃去。

    靠后的流光在黑袍人身后的一座山峰落地,却正是一路追逐而来的寻根。

    寻根看着黑袍人的身影,皱眉沉思,似乎仍在脑海中思索着有关黑袍人的信息,但是却依旧没有丝毫收获,不由得问道:“你,是不是认识我?”

    “朋友,虽然我叫你一声朋友,但你可不要真随意便在这里攀扯关系啊。”

    黑袍人依旧不曾转身,淡声开口,言语之中,充满了距离。

    寻根更疑惑了,两眉深皱,问道:“可否告知名号?”

    “无可奉告。”

    黑袍人显然不愿意在这里耽搁太长的时间,只见他突然浑身气势一放,猛然跺足,喝道:“若再跟来,将会是武决了。”

    黑袍人说完,化光离去。而在他离开之后,足下的山峰突然破碎,瞬间平地。

    “这种根基……”

    寻根并没有再跟上,而是看着破碎的山峰,陷入沉思。能让他觉得熟悉之人,至少也是与他同一个时代的强者,再加上有这种深不可测的根基,却又黑衣覆面行事,恐怕另有所谋。

    “此人出现在净天沙原,应是为了剑千秋或者玉飞倾其中一人。剑千秋一向都不曾隐藏自己的行踪,反倒是玉飞倾,此人之前并不曾听闻,而今凭空出现,便又引出了这个强大的神秘人。玉飞倾,会是与这黑衣人有所牵连吗?”

    突然出现的黑衣人,实力偏又高深莫测,足可成为扰乱局势的存在,寻根不得不谨慎对待。妖域解封在即,在此期间,绝不可发生其他意外。

    “目前博娴退居二线休养,红尘素衣忙于妖域与李裔文之事,看来此人只好由我亲自关注了。嗯,玉飞倾,你会是什么样的人呢?”

    寻根斟酌一番,便决定了从玉飞倾身上开始着手调查。

    ………………………………

    洒遍诸天蚀骨水,诛尽人间好善人。一魔怒目从中坐,百鬼龇牙两列分。

    风声呜咽,雨声呜咽,人声呜咽。两山夹脚而成的幽森山道,充满了诡谲玄奇的气息。

    永岁不绝的黄雨,永岁不绝的呜咽,交织着人世间最恐怖的所在。

    山道口处,百丈的魔像,怒目向天,身后百臂,各自持着兵刃,好似要与上苍决一死战。魔像的两侧,奇形怪状的鬼怪雕像分列,龇牙咧嘴,表情各异。

    唯有栩栩如生的眼里透着相同的嗜杀光芒。

    恶魔道,恶魔道,一个如同禁忌一般的存在,被黄雨磨砺了锋芒,被呜咽刺激了意识,似乎要张开了魔之巨口,吞噬天地了。

    “呜呜呜,呜呜呜。”

    在阴森魔像,百鬼林立气氛前;在黄雨不绝,呜咽声续的环境里,一名外博少年,哽咽着,跌跌撞撞着跑了过来。

    “呜呜呜,苟爹爹。”

    这名少年,正是夺命阎罗苟不同的儿子苟利害,当日他被莫伤春逼的无路可退,不得不拼死一搏的时候,便将苟利害扔出了战场,要他寻找自己的大伯。

    而莫伤春却也如他所说的一般,并没有伤害苟利害。

    噗……

    突然,神倦力乏的苟利害脚下不稳,向前跌去,正好落在了一处积满了黄雨的水坑之内,本就脏污的身上,更显得脏污了。

    “呜呜。”

    苟利害伸手擦了擦脸上被溅射的水滴,却不料又变得更脏了。他却顾不得这些,只是哽咽着起身,不去看那些让他心惊胆战的雕像,穿过了终年不绝的黄雨区域,往山道深处走去。

    穿过了诡异的黄雨区域,山道的深处,则是一处看上去颇为寻常的村庄。在村庄之外,矗立着一块石碑,石碑之上则是猩红色的四句话。

    进入恶魔道,便是恶魔人。善者不得生,恶者不得死!

    而前方,在村庄之内来来往往的人,亦有些不寻常。

    “哇哈哈,杀!”

    一棵不知何名的树下,一名喝的醉醺醺的青年长刀出鞘,似乎沉浸了自己想象中的世界,不停地发出喊杀之声,长刀叮叮当当地砍在了树干上,木屑纷飞。

    突然,一道剑芒升起,青年直接被斩首。他头颅高高飞起,鲜血如喷泉一般高高喷起,将绿叶都染上了一层血色。

    “哼,擅自损毁他人之物,便是杀了你,魔首也无话可说。”一名面容慈祥,身形佝偻的老婆婆缓缓将长剑归入自己如拐杖一般的剑鞘之中,面带不屑。突然,她看见了跌撞而来的苟利害,嘴里发出了嘎嘎嘎地怪笑,神色一下子便又变得阴森起来了。

    苟利害抱了抱自己瘦弱的身子,不敢去看这个老太婆,低头匆匆地跑着。没跑两步,前方又突然刀光剑影起来。

    却是两名壮汉一不小心碰到了对方,一言不合便刀剑出鞘,在互相拚命。气芒四射,将附近的草木房屋都尽数摧残了。十多名看上去就不是好人的男男女女围在一旁,颇感兴趣地看着两人的战斗。

    突然,其中一名壮汉一声大喝,长剑一挽,将对手的右手臂斩断。

    “好!”

    围观之人轰然叫好,鲜血更加刺激了他们内心的残忍。却不料一个黑袍人突然出现,这个高涨的气氛瞬间便又沉寂了下去。

    在恶魔道之内,能够如此着装之人只有一个身份——执法队!

    “竟敢违反魔首的命令,擅自比斗,死罪。”黑袍人嘎嘎怪笑,不见他有何动作,方才还斗得轰动无比的壮汉突然一声惨叫,身形逐渐萎靡,数个呼吸之后,便化作了一滩尸水。

    很明显,恶魔道的执法队,并不是什么讲究刑罚分明之人,甚至更为的恐怖嗜杀。

    “快看,是外来人。”

    一名女子发现了苟利害,猛然大声叫道,眼中都布满了不怀好意的绿光。

    “嘎嘎,是外来人的话,杀了他应该便不违反魔首的命令了吧。”

    “许久不曾吃肉了,这个年岁的肉质,最是鲜嫩了。”

    苟利害看着这些人恐怖的嘴脸,吓得面色惨败,忙道:“我,我不是外人。我是恶魔道的人。”

    “嘎嘎嘎,是三魔首的公子啊。”

    那黑袍人似乎认得苟利害,怪笑着开口。只是看他的目光,却又没有丝毫的尊重,反倒是有一种蠢蠢欲动的杀机。

    “我,我来寻我大伯。快告诉我他在那里!”

    苟利害心中害怕的要死,他虽然年幼,但这么多年在苟爹爹的耳濡目染之下,对于恶魔道是一个怎样的地方十分了解。因此虽然害怕,他还是鼓起了勇气大声喊了出来。

    因为他知道,这些黑袍人与那些随时都会将他虐杀的人不同,这些都是他大伯手下的执法人员,最起码……最起码不敢无端便将他杀害!

    “嘎嘎嘎,大魔首在神伏殿,苟公子自己去寻他吧。”

    黑袍人怪笑了数声,一转身,便化光离开了。对于这擅自逃离恶魔道的的三魔首之子,显然没有任何敬重的心思。

    余下的人虽慑于苟利害的身份不敢妄动,但是看向他的眼神中依旧充满了狼性。尤其是先前那个叫着要将他吃了的男子,更是不停地咽着唾沫。

    苟利害心中发慌,忙朝着记忆中的神伏殿跑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