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事发!-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44章 事发!

    七月流火,天气渐凉,草木萧瑟,也终于走到短暂一生的尽头。

    秋意渐浓了。

    “人烟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

    荒郊茶馆之上,柳三变举着茶杯,看着西方落日,怔怔出神。

    多久了?

    自从护境石被夺走,异度空间破碎,大唐王朝也随着瞬间毁灭。他便流落神州武林,先后定居太华山与鸣翠山。

    虽然都是读书堂,虽然都有那一株寄怀了他不愿示人的过去的老柳树。

    但是,那是家吗?

    落日逐渐西斜,很快便没入了重重峻岭之内,看不见痕迹,只有淡薄的暮光依旧从那看不见的地方透射出来。一片晚云却又突然飞来,将峻岭遮挡,令天地瞬间入暮了。

    “已恨碧山相阻隔,碧山还被暮云遮。”

    柳三变将杯中凉茶一饮而尽,抛去了这纷乱的心思。现今的情势,可容不得他有这种出神的状态呀。

    为了寻找令佛相假死之法,柳三变依循着十分简陋的线索,开始寻找一名传说中的人物——忘我无涯不老翁。

    不老翁说起来也算是一个颇有传奇色彩的人物,他一生从不入世,却留下了不少的传闻,而其中独创了玄武定之术,假死问情便是其中一件。

    据传闻,不老翁早年间曾娶了一房妻室,原本两人恩爱非常,皆曾有言若对方死去,自己便孤老终生,绝不再续醮。有一天,不老翁出门归来之时,却是遇见了一件怪事,一名妇人以盆覆水,随后又快步奔跑,要用盆将覆水承接。

    不老翁好奇之下,便上前询问缘由。原来妇人与其丈夫,曾经也恩爱无比,誓言若不能互收终老,除非覆水可收,否则终身不再续醮。而此妇人丈夫年前意外亡故,妇人寻思自己一名弱女子,实在缺少存活之力,又不想破坏了誓言,便日日在此地覆水,期待有覆水重收的一日。

    不老翁听完之后,内心大为震动,当即便施展了武学,助妇人覆水重收,然后将此盆索要了过来。妇人愿望实现,便也大方赠与了。不老翁拿着盆子一边回家,一边寻思:这一对夫妇有覆水之诺,尚惹得对方日日覆水以试,自己与妻子虽也恩爱非常,但又哪里比得过对方?

    自己死后,夫人真的能够信守诺言,终身不醮么。不老翁无法确认,便设计了一个计谋用来试探夫人。

    他先是假死,等待自己下葬之后,便由从坟墓里悄悄出来,并将坟墓整理好,不让任何人察觉异样。伺半月之后,伪装成自己好友的身份,前来吊祭自己,并且对夫人多般**。

    半月独居,孤床冷枕,新寡的少妇哪里经得起**,半推边就地便依了不老翁。而在温存过后,不老翁却十分伤心地道出了自己的计划,并指责夫人不守承诺,当场愤怒离去。

    夫人认为自己被玩弄了,同时也为自己如此经不起**而羞愧万分,羞愧之下,当场以被褥上吊身亡。第二日不老翁察觉自己的行为也有缺,回来准备好好商谈的时候,看见的却是自己夫人冰冷的尸体。

    不老翁大歌悼亡,在留下‘这人世间,最试探不得的便是人心’一言之后,流落江湖,从此再不知去处。

    这一番往事虽然是悲剧收场,不老翁在这之后也不再现身,但是其假死之法,却不知为何被人所知,进而成为了各大势力情报记录之中的一笔。

    心头闪过了这一段故事,柳三变的眉头不由得皱得更深了。关于不老翁的情报,假死问情便是最后记录着他出没的情报。只是因为没人能再寻得不老翁,玄武定之法才没有传出来。

    “消息依旧是太少了,距离他消失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现在甚至连确认他身处何方都无法确定。只能期望在他娶妻的这个地方,能有他的消息吧。”

    柳三变看了看天色,暮光已经逐渐淡薄了,暗夜即将降临。茶馆的客人也已经走光,只余下茶博士在收拾茶具。

    他叹了口气,放下茶钱之后就准备动身去前往假死问情的地方打探消息。就在这时,两个风尘仆仆的江湖人士策马而来,急匆匆地落马在柳三变旁边的一桌坐下。

    “小二的,沏茶。”其中一个高瘦的江湖人士喊道。

    另一名身形魁梧的则是低声说道:“想不到啊,一向济世救人的佛乡,竟也会出现这样的人物。”

    话语之中,充满了惊愕与叹息,显然十分的震惊。

    “是啊,这真是令人不敢相信。然而血案所为让人惊心动魄,我们又不得不信啊。”高瘦男子也是同样的感慨。

    佛乡?血案?

    听到这里,柳三变准备离去的步伐不由得一顿,心里浮现了不祥的预感。

    柳三变想了想,走向两人。

    “两位壮士,在下柳三变,方才听你们讨论有关佛乡之事,不知道具体为何,可否方便告知柳某?”

    “哎呀,竟是江湖名人。”

    “红尘素衣,快快请坐。”

    两人忙起身行礼,并恭敬地邀请柳三变坐下。

    柳三变坐下之后,目光炯炯地看着两人。

    高瘦男子道:“此事本非什么隐秘,告诉红尘素衣也无妨。说实在话,原本我们兄弟也商量着准备前往鸣翠山寻找红尘素衣出来主持公道的。”

    “哦?到底是什么事情?”

    柳三变不由得的坐直了身子,正色开口。虽然江湖祸乱不断,正道的顶梁柱三教也频频出现意外,但是自他从博娴手中接过大旗以来,还从来没有发生过有人要前往鸣翠山请他主持公道的事情。

    “唉。”

    两人叹息一声,魁梧男子带着不敢相信与痛恨地复杂情绪开口说道:“这件事我们也是看了公开亭的公告才知道的,上面说佛相三座的慧座如今已入修罗,四处残杀怀有身孕的女子,用以修炼邪功。甚至还列举了好几处慧座曾经造杀的地点。”

    “我们兄弟二人原本也是不信的,毕竟一直以为,佛乡皆是以济世渡人为念,慧座更是佛乡高层,又怎么会做出这种残忍的事情呢?因此我们特意去了公告之上所记载的地方查探了一下,竟发觉公告之上所说,竟然全部都是事实!”高瘦男子一脸悲痛地接着说道。

    “我们兄弟力薄人微,无法阻止。又不知晓三教的态度,不敢贸然前往通报,只好准备前往鸣翠山寻你,请红尘素衣为枉死的无辜做主!”高瘦男子突然起身,朝着柳三变深深鞠躬。

    “请红尘素衣为枉死的无辜做主。”魁梧男子同样起身,深深鞠躬。

    “请红尘素衣为枉死的无辜做主!”一道苍老声音突然传来,却是听到了一切的茶博士,也被激发起了内心的怜悯之情,随着两人向着柳三变深深鞠躬,原本就佝偻的身躯,越发的佝偻了。

    “三位,使不得,使不得啊。”

    “阴谋奸宄,异行奇能皆是涉世祸胎。柳三变绝不会姑息以待!”柳三变忙将三人搀扶起来,一脸严肃地说道,思绪却是急速地转动。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漆雕光明所为代表了什么,也没人比他更清楚漆雕光明的内心是如何受烈火所煎熬。

    他计划里曾写到,此事必须要隐秘进行,绝不能让任何人发现。到底是谁,将这件事透露了出来,甚至张贴在公开亭之上,让这个消息传遍武林?

    到底是谁!

    柳三变眼中闪过了一丝杀意。

    “多谢红尘素衣!”三人再次深深鞠躬,柳三变眼中令人恐惧的杀意,被他人误会成了他内心的愤怒了。

    “此事十分严重,柳某必须马上进行出来。可以劳烦两位壮士替柳某送一份书信吗?”柳三变说道,不论背后泄露的人是谁,慧座此事既然被人点破,那么佛乡就必然会被推上风浪口。以佛相等人,实在很难顶住天下悠悠之口的压力,做出妥善的处理。

    他必须要将寻找忘我无涯的事情转交他人了。

    “红尘素衣但有吩咐,我们兄弟万死不辞!”

    能为武林名人办事,两人也是与有荣焉,因此大声地应诺了下来。

    柳三变点了点头,见附近没有纸笔,便撕下了一片衣角,运功逼血,以血成书,将寻找忘我无涯一事简略交代,然后递给了魁梧男子。

    “劳烦两位壮士替柳某将此信送至鸣翠山,劣徒柳无方的手上。”

    “没问题。”魁梧男子接过血书,点头答应。

    高瘦男子道:“红尘素衣如此慎重交代,必定是极为要紧之事,我们不可耽搁,即刻出发吧。”

    茶博士忙道:“两位为江湖出力,这茶便算是小老二相请,你们一路小心。”

    “多谢,请。”

    两人翻身上马,又朝着鸣翠山急忙而去。

    “老丈,柳某也必须离开了,告辞。”

    柳三变朝着茶博士躬了躬身,匆忙往佛乡方向赶了过去。

    根据两名男子的说法,慧座之事被点破,应该也是在近日的事情。他必须在愤怒的人前往佛乡施压之前赶到佛乡,做好安排。

    只是慧座……

    柳三变眼中闪过坚毅光芒,他知晓慧座的道路,也清楚若是慧座在此会选择怎样的抉择。虽然这种抉择,无疑是将慧座推往深渊的更深处,但是,他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慧座,你既承柳三变之命,佛乡,柳三变必定全力护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