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神伏殿-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45章 神伏殿

    剑庐。

    百丈瀑布的轰鸣声传出了很远,瀑布之下的水潭边缘,裁决者与他掳来的好一命却是在大眼瞪小眼。

    “你到底要做什么!”

    好一命没好气地说道,自从裁决者将他掳来之后,便丢在这里,也不说话,就直愣愣地瞪着自己。好一命生性胆小,一开始被吓得瑟瑟发抖,但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裁决者依然没有丝毫的动作,胆气也不由得壮了一些。

    “你管这么多,好好呆着便是!”

    裁决者双眼一瞪,顿时又吓得好一命瑟瑟发抖,连退了数步,险些跌落到水潭里了。

    其实裁决者心里现在也有些迷糊了,他原本以为评技者假装与剑千秋一战,只是为了引出奇命兄弟,探听灵药的事情。但是他对于评技者突然用真实的身份入世的做法,又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作为七尊剑最为核心的三人,他们对彼此都十分的了解,自然也知道彼此过去的身份。除了剑千秋之外,裁决者与评技者皆有另外的身份,但是都因为各种原因而不方便暴露出来。

    评技者的突然之举,让裁决者有些担心了。只是一时摸不清,倒也不好随意替他发问。

    就在此时,剑芒闪过,现出了剑千秋与恢复了评技者装扮的玉飞倾。

    “你们可算是回来了,怎么会晚了这么多?”裁决者皱眉迎了上去,从净天沙原回来,他已经在剑庐等了很长时间了。

    “发生了一些事,很抱歉让你久等了。”

    评技者笑道,当日决战,最后的时候有裳不归,寻根以及一名黑袍人突然到来。在决斗落幕之后,两人虽表面离去,但是剑千秋却是在暗处观察者裳不归,至于评技者,则是随着寻根与黑袍人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只不过为了化去剑气洪流,耽搁了一些时间,追了一阵之后,发现失去了两人的身影,方才折回。

    裁决者也没有太多计较的意思,指了指好一命说道:“人我只带回来了一个,因一时猜不透你的心思,便没有先询问,你自己来吧。”

    评技者点了点头,裁决者话中的意思,他自然清楚,但却并没有解释,而是反问道:“烟朱现今情况如何了?”

    “虽然伤势已经稳定,但是依然昏迷,想要苏醒,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裁决者答道,言下之意则是你有任何问题放心地问,烟朱肯定听不到。

    “好。”

    评技者放下心来,走到了好一命身前。

    “你是七尊剑评技者?!”好一命看着评技者,确定的语气之中,又忍不住带上了一丝疑惑。作为收集情报的能手,他对曾经接触过的人都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此时看评技者,脑海里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在不断地翻涌,似乎有一条身影就要冲破脑海的禁锢,要跳出来与评技者的身影重叠。

    评技者笑了笑,突然伸手,作势要打好一命。

    “别,别打我!”

    好一命被吓了一跳,忙抱头向后缩取,脑海中的那一道身影,似乎也被吓得缩回了脑海深处。

    “放心,我不打你。”

    评技者伸出的手抚了抚自己有些凌乱的鬓角,温声道:“不知阁下是奇命兄弟的哪一位?”

    “我是好一命。”好一命目光依然盯着评技者的手,似乎很害怕这个有些好看的手掌会突然按在自己的脑袋之上,然后元功一吐……

    “原来是好一命,其实我们请你前来,只是有一些事情,需要向你请教。”

    “情,情,情报交易,看料給价。”

    好一命吞吞吐吐地说道,说完还咽了一口唾沫,十分的害怕。

    锵!

    一旁的裁决者突然长剑出鞘,剑刃拖着地面,一脸带杀地向着好一命走去。

    “不要啊,我说,我都说!”

    好一命吓得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忍不住跳进了水潭之中,双手把着岸边,一脸惊恐地看着裁决者。

    这个该死的先天,一言不合就要杀人!

    评技者笑道:“不要害怕,我这名好友只是跟你开玩笑。”

    说完,弯下身子将好一命从水潭里拉了出来。

    开玩笑,这一点都不好笑!

    好一命面容苍白,但是面对这些强力的先天,他也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只好无奈地说道:“说吧,你们想知道什么事情。”

    “第一件事,我想请问有关灵药的事情。”评技者伸出了一根手指,在好一命勉强晃了晃。

    “灵药?”

    好一命看着评技者,突然想起了公开亭上寻找灵药的公告,但是并没有说出此事,而是沉吟了一会,道:“你如此大费周章,想来要寻找的也不是普通的灵药。据我所知,在极北之地,有一条冰雪的山脉,其中的一座雪峰,生长着一株神奇的透明花朵,你们可以前往一寻。”

    “哦,雪峰吗?”

    评技者或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道:“好,此事我记住了。另外尚有一事,不知你可知晓这个武林之中,谁人出手之间会带有雏凤清鸣之声?”

    “雏凤轻鸣?”

    好一命眯了眯眼睛,陷入了沉思,许久之后才缓缓摇头,道:“你要寻龙吟狮吼,乃是蛇嘶狗吠,我都有人可以对应。但是这雏凤清鸣,很抱歉,我这里也没有丝毫的信息。”

    “这样吗?”

    评技者点了点头,似乎是早有预料,面上并没有失望的神色,而是取出了一张纸票,说道:“我知道你们奇命兄弟的规矩,灵药之事,这里有一万两,想来应该是够了。”

    “够了,够了!”

    好一命接过银票,连连点头。这段时间他与探一奇四处看热闹,经费早已经见底,这一万两,可乃是及时之雨啊。

    评技者道:“除此之外,关于这雏凤清鸣的武学,有劳奇命兄弟替我调查。若有结果,十万黄金,评技者双手奉上。”

    “十,十万黄金!”

    好一命感觉自己下巴都在哆嗦了,十万两黄金,这笔巨款足够他们挥霍很久很久了!

    “你放心,打听消息我们是专门科的,这件事就交给我们吧!”

    好一命将胸脯拍的砰砰响,似乎在金钱的诱惑之下,胆子都变大了许多。

    评技者道:“既然如此,那便有劳了。剑庐的出口在西面,我们三人尚有要事,请恕无法相送了。”

    “没事没事,我自会走的。若有消息,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好一命完全不计较,拿着一万两银票,美滋滋地离开。

    裁决者这时走到了评技者身旁,道:“想不到你竟知道奇命兄弟竟还有贪财之心。”

    江湖传言,奇命兄弟一者爱热闹胜过一切,一者惜命无比。但是如今看来,最起码好一命的贪财之心,要胜过惜命之心了。

    “也不可轻易认定,奇命兄弟能掌握这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又岂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他之所以借着金钱来变换态度,也许只是看穿了我们是真的不会伤害他罢了。”

    评技者心思细腻,并没有因为好一命表现的不堪而有丝毫的轻视。

    “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可以跟我说了吧。我们虽知道你一直在找寻这个武学带有雏凤清鸣之声的人,但一直都没有结果。这一次突然以本来身份现身武林,难道是有所收获了?也不对,若真有收获,你又哪里还需要问好一命?”

    裁决者看着评技者平静的面容,一时间都猜不出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了。

    “评技者最近查出,除了那施展雏凤清鸣武学之人外,尚有其他人参与了当初听雨楼覆灭之事。”这时候,剑千秋走了上来,为裁决者释疑。

    “也是墨竹先生来信告知。他也在暗中调查听雨楼之事,根据最新的情报,他怀疑此事与三教之中某一教的高层有关。我思量之下,便决定了以原本身份对战剑主,一来更可能引起奇命兄弟的好奇,二来嘛,也是期望着能引出幕后之人。”

    事情涉及到三教高层,任何人都不得不慎重对待。关乎三教,没有人知道这潭水究竟有多深。即便是当初三教内战,死伤无数,他们依然是这座武林当之无愧的执牛耳者!

    裁决者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说道:“当日你们的对决,最后到来的三人之中,曾有一名黑衣人!”

    就在裁决者话音刚落之际,突来寒风阵阵,伴着辞号,一条身穿淡青色衣袍的男子,缓步踏上剑庐了!

    ……………………

    恶魔道。

    虽已是入夜的十分,恶魔道内,却正进入了热闹的时刻。喊杀的声音此起彼伏,不时有惨叫声传开。

    而每一声的惨叫,便代表着一条生命的逝去。

    苟利害抱着膀子,畏畏缩缩地朝着记忆中的神伏殿跑去。

    神伏殿位在恶魔道的中心,是一处以黑色为主色调的广阔殿堂,建筑方式不拘一格,此起彼伏间,远远看去竟是看不见尽头。而在神伏殿的入口处,一名没有五官的大型刀客铜像双膝下跪,呈五体投地的模样朝着神伏殿方向膜拜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