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哭又笑,叫又闹。-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46章 哭又笑,叫又闹。

    苟利害越过铜像,便看见了一处青砖铺就的场地。此时,这一片算不得宽敞的场地中,却是坐满了人,一张大型的长桌之上摆满了美食,觥筹交错,气氛好不热闹。

    “哇哈哈哈,今天是本魔首连续不睡觉的第三天,要好好庆祝。喝酒,喝酒,今天谁不喝醉,本魔首打爆他狗头!”

    长桌的为首之处,一名男子端起了酒碗,怪笑着大喊。

    此人外貌颇为玄奇,左边脑袋光秃秃的,并且深深地凹了下去,仿佛没有脑子一般;右边脑袋却又是高高鼓起,并长了半脑袋卷曲的红发,乍一看去就好像左边脑袋被人挤到了右边一样,极为怪异。他的左眼睛似乎是瞎的,泛着诡异的白光,让人一看就觉得心寒。左边的鼻翼还穿了一个金色环子,更是如点睛之笔一般,为他平添了悍勇之态

    他穿着一身有些破旧的儒衫,似乎是一个颇有学识的人。胸口衣襟却又大大地敞开,露出了一个可怖的恶魔纹身,让人看起来,便觉得凶悍而毒残。

    此人赫然便是恶魔道之主——奇命绝神祸苍生!

    “哈哈哈,喝,喝!”

    “不醉不归,不醉不归!”

    在座的人都是哈哈怪笑地应和着,纷纷端起了自己的酒碗,一饮而尽。

    就在此时,一名面无表情,身披黑色披风的瘸腿青年走了过来。

    “哇哈哈,曲大秘好啊。”

    “嘎嘎嘎,曲大秘坐下喝酒。”

    青年的地方显然不一般,沿途之人纷纷向他殷勤地打招呼。然而他的面色就如万年不变的寒冰一般,对于这些人,他甚至看都不曾看一眼,而是径直走到了祸苍生身旁。

    “魔首,连续三日的宴会,恶魔骨的存粮已经消耗完毕了,接下来的数月,准备饿肚子吧。”青年毫无感情的声音传入了祸苍生的耳中,让他面色大变。

    “什,什么,我的粮食没了!”

    祸苍生面色一白,似乎受到了很大的震撼,连连倒退了数步,就连被酒液溅了一身都没有察觉。

    “啊呜呜呜,没了。我的粮食没了。”

    祸苍生突然哭泣了起来,泪水潺潺,伤心欲绝。不多时,便湿了衣襟。

    “哇呜呜,粮食没了,这么伤心的事情,你们为什么不哭啊!呜呜呜!”祸苍生哭哭啼啼地大声吼叫。

    “啊,哭。我们这便哭。呜呜呜。”

    “好难过,我好难过啊。”

    “呜呜呜,粮食啊,你怎么可以就这样离我而去。”

    “我恨,我恨呐。我的粮食,我恨不得杀尽天下的人来为你陪葬,呜呜呜。”

    被祸苍生这么一吼,原本因为喝高了而有些呆滞的人纷纷反映了过来,一个哭的比一个凄惨,伤心。就好像亲眼看见自己最亲最爱的人离世一般。

    在恶魔道之内讨生活,虽然可以避免自己外界的仇家追杀,但是受到庇护的同时,也要将祸苍生这尊大佬好好供养。

    毕竟好人造杀还需要理由,祸苍生杀人,那是全看心情的!

    当苟利害来到神伏殿的时候,看见的便是这样一个怪异无比的场景。

    “咦,我们之间好像混进来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一名坐在最边缘,喝的有些醉醺醺的男子看到了苟利害,突然站起向他走了过去。站起来的这名男子,体形魁梧,站起来竟差不多有一丈之高,再加上正呜呜地哭着,面神有些扭曲吓人。

    苟利害一时惊慌,不由得惊呼了出来。

    “啊。”

    苟利害惊呼一声,跌坐在地。同时这一声惊呼,也引起了在场之人的注意了。

    “哇呜,加餐加餐!”

    一名样貌娇俏的女子看见苟利害,虽然眼中眼泪在流,但是依然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艳红的红唇。

    “加你个死人头!”

    祸苍生一巴掌拍在了女子的头上,直接将她打飞,然后拔腿便朝着苟利害跑了过去,呜咽的声音在他跑了几步之后,又变成了怪异的大笑。

    “哇哈哈,我的苟侄子,大伯想死你了。”

    祸苍生一脚将那个吓到了苟利害的大汉踢飞,随后一把抱起苟利害,也不计较他脸上脏兮兮地便是连亲了数下。

    而看着祸苍生大笑,参与宴会的人也不敢再哭了,忙将泪水擦干,哈哈大笑起来。

    “大伯,呜呜呜。”

    看见了自己的亲人,苟利害才放下了恐惧,抱着祸苍生的脖子,将脑袋深深地埋在了他的胸口,哽咽着说道:“呜呜,大伯。呜呜呜,苟爹爹,苟爹爹他没了。”

    “什,什么?”

    祸苍生浑身一震,道:“老三他怎样了,怎样了!”

    苟利害还没有回答,一道黑影突然急速而来。祸苍生双眼一沉,一探手便将之捉住,随后定睛一看,竟是……

    “哇呜呜呜。”

    祸苍生哇地一声又哭了,这黑影,竟是苟不同的头颅。他乃是被莫伤春震碎头骨死亡,此时被割下的首级,脑门处凹陷了一块,与祸苍生的左脑倒颇有异曲同工之处。

    “呜呜呜,我的苟三弟,你本来就丑,想不到死了之后更丑了。”

    祸苍生看着苟不同的首级,哭的很伤心,如肝肠寸断一般,涕泗横流。他将苟不同脑袋轻轻放下,拍着苟利害的后背,道:“苟侄子不要怕,大伯在这里。告诉大伯,是谁把我三弟打死了的。”

    “是一个叫做未觉凄惶莫伤春的男人。”苟利害抽搐着说道。

    “好,大伯这就去打死他,为你苟爹爹陪葬。”

    祸苍生放声大哭着,抱着苟利害就要离开。那名瘸腿青年却突然闪身而出,拦在了祸苍生之前。

    “魔首,你现在还不能出恶魔道。”曲伏的声音,一如他的表情,没有丝毫的温度。即便是在场之人都因为惧怕祸苍生,不得不随他哭而哭,随他笑而笑,他却已然保持着冷冰冰的模样。

    “呜呜,曲伏,我弟弟被人打死了。”

    祸苍生擦着眼泪地看着曲伏,似乎心中有万般的委屈。

    “我知道。”

    曲伏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依旧没有丝毫的波动,似乎不管死的是谁,都应该与祸苍生无关。

    “哇呜呜,你知道你还拦着我,我要打死你,我要打死你啦。”

    祸苍生突然坐在了地上,两腿不停地踢着,就如同小儿吵闹一般,令人啼笑皆非。

    不过曲伏心里跟表情都没有丝毫的波动,淡淡地说道:“你现在还不可以离开恶魔道。”

    “哇呜呜,该死的天刀神隐,该死,我讨厌你啦!”

    祸苍生突然站了起来,将苟利害放下,然后一股脑地冲到了广场前的刀客雕像那里踢了几脚,又吐了几口唾沫。完了还觉得不足以泄愤,一撩衣袍对着刀客的面上泼了一通热水。

    就在这时,一道被黑袍覆盖的身影出现在了神伏殿,正是先前的那名杀人的执法人员。

    “嘎嘎嘎,老大,现在老三被人打死了,老三的位置应该让给我坐了吧。”

    黑袍人站到祸苍生的身后,嘎嘎地笑着。诡谲的笑容以及狠毒的个性,让在场之人无不毛骨悚然。只有举止癫狂的祸苍生与一直以来皆是面无表情的曲伏能镇定自若。

    “你去死啦,都说了要叫我大王。”

    祸苍生听见黑袍人的话,转身就是一脚踢出,却被黑袍人闪避了过去。

    “哇呜,曲伏你说我该怎样做啊。”祸苍生吸了吸鼻子,求助一般地看向了曲伏。

    “大王大王,我有话说。”

    先前被祸苍生一巴掌打飞的娇俏女子跑了过来,一脸兴奋地说道:“你跟我们放假吧,我们承诺肯定替三魔首报仇!”

    “你去死吧!”

    祸苍生冲上去就是一巴掌再次将她打飞。这女子可不同黑袍人,面对祸苍生的殴打,她甚至都不敢反抗,只能硬受着。

    “让弃无命去吧。”曲伏说道。

    弃无命,便是那黑袍人。此人行事十分狠辣,恶魔道之内稍微有些武斗之人,被他遇上皆十死无生。这一点让曲伏十分排斥。

    “嘎嘎嘎,曲大秘是要趁机排除异己吗?”

    弃无命转身看着曲伏,在不可目视的黑袍低下,似乎有一双绿油油,如鬼魅一般的眸子在注视着曲伏。

    一股寒冷的感觉突然自曲伏心头传来,这让一直面无表情的他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

    祸苍生见状,忙一脚踹向了弃无命,道:“你去死啦,曲伏的意思是你若能替老三报仇,便可以坐上老三的位置了。”

    “嘎嘎嘎,是吗?那可真是多谢曲大秘了。”

    弃无命嘎嘎地怪笑,身形诡异地扭曲,便避开了祸苍生的一脚,缓缓离开了神伏殿。

    “好了好了,都散开吧。”

    祸苍生摆了摆手,将众人赶走之后,哇地一声又哭了起来。

    “我可怜的老三啊。”

    祸苍生捧起了苟不同的脑袋,抱在了胸前,哭泣着进入了神伏殿之中。

    “你便是苟不同的儿子吧,跟我来吧。”

    曲伏走看着年纪轻轻的苟利害稚嫩面容上的仇恨,虽仍是面无表情,却上前牵起他的手,去为他安顿住所了。

    而在恶魔道之外,一道身影,闭目而立。黑色的夜晚,将他的面容完美的遮盖住。当神伏殿的宴会散去之后,此人也似有同感,转身离去,在黑夜之中逐渐消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