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慧座之行,佛相护持!-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47章 慧座之行,佛相护持!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江湖道上,突然吹起了一阵不寻常的风。

    佛入修罗,恶灵降咒,残忍造杀,破胎夺盘。

    种种的舆论,在堆积,在发酵,在逐渐地将一柄被擦拭干净,散发着烁烁寒光的利刃,悬在了佛乡之上。

    佛乡三座,原本德高望重,佛法精深的漆雕光明,却暗中潜入江湖,肆意虐杀无辜百姓!

    许多与佛乡有交情之人,纷纷来信一问究竟。就连儒道两教,也大为震动,据闻已经派遣了重要的人物前往佛乡讨要说法了。

    而部分愤怒不已的百姓,众多行侠仗义的侠客,则是开始往着佛乡围聚而来,要为此事讨要一个说法。

    这种情况,一如当初李裔文剑绝二十里之后,因七杀与贪狼挑拨而前往鸣翠山的百姓。只不过声势更为地浩大,转圜的余地,也更加的小。

    善者之为恶,永远比恶者之为恶更难让人谅解。

    佛乡,伽明殿。

    佛相、佛怒、佛识以及念禅四人,俱都一脸严肃地聚在了一起。

    “关于江湖道上盛传慧座造杀这件事情,你们怎么看?”

    念禅当先开口,打破了压抑的沉寂。他们四人聚在此地,正是因为武林道上盛传,漆雕光明残忍造杀一事。看得出来,念禅对于这件事似乎也十分的震怒,牙关咬紧的模样,颇有些金刚怒目的味道。

    “我不相信慧座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漆雕光明,慈悲为怀。要说他会这样残忍造杀,佛怒是第一个不信的。

    佛相与佛识则是不着痕迹地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是心疑念禅之人,只是因为佛怒性格冲动,胸无城府,因此才没有将事情跟他明说。但是如今看来,佛怒心中也会开始学会判断事情了。

    只不过,只是目前凭着江湖道上的传言,念禅便做出了这种姿态,恐怕也是一种故意诱导别人的心理暗示之术。

    佛识看了看面色犹带愠怒之色的念禅,道:“师叔也不必如此愤怒,目前江湖道上之言虽然甚嚣尘上,但未必便是有根有据,我们需要慎防这是有心人故意散播的虚假消息,用以制造我们内部的隔阂。”

    一语双关,佛识的话中虽然是劝慰念禅,但是未必没有指责念禅过于激动的意思。毕竟目前仍在佛乡的修者,除去了三座之外,便数念禅的辈分最高。

    他的态度,会很大程度地牵扯着佛乡僧众的情绪。

    念禅闻言,看了看佛识。他自然也听出了佛识言语下隐含着的意思,当下便深吸了一口气,道:“抱歉,是念禅犯嗔了。”

    “佛相,关于这件事,你是什么看法?”

    佛识看向了会议开始以来便一言不发的佛相。

    在伏远禅师逝世之后,玉佛暂代主事之位。而如今玉佛圆寂,慧座不在佛乡,主事职责,便隐隐落在了佛相身上。

    因此,佛相的态度,才会是这一场会议最终的结果。

    “再等等吧,我已经暗中派人前往调查,相信很快便有结果回传了。”

    佛相低声说了一句,并没有太多发言的情绪。

    自从慧座造杀一事开始风传,佛相便一直在回忆当日慧座离去之前,两人在佛乡山上的一番对话。越是回忆,佛相的心便越是沉重。

    是怎样的罪恶,才能与战争相比呢?

    慧座,这便是你的天命么?如果是,我该如何去做?我该如何……

    佛相扪心自问,在这一刻却再一次迷失了方向。即便他已经明悟了自身天命,即便他已经有了为天命捐躯的果敢,但是与慧座相比,太轻,太轻了。

    他不过是有舍了一命的觉悟,而慧座所背负的,却是永世的罪恶之名!

    众人一阵沉默,随后还是念禅开口打破了沉寂。

    “根据消息回传,因为此事,儒门虽不知派遣了哪一位高层前来,但是道门的代表,却是埋剑绝涯。留给我们处理的时间,不多了。”

    埋剑绝涯!

    佛识心中暗惊,他曾在道门净法天风台与此人有过交集,深知此人无匹的根基,以及那股灭佛诛儒的狂傲杀意。若真是他前来,恐怕这一次,会遭受万般的刁难了。

    还不待三子反应,念禅继续说道:“此外,佛乡附近,莫名聚集了众多的百姓,以及为数不少的武林侠客,恐怕也是因为此事,要来讨一个反应了。”

    “可恶!”

    佛怒猛然握拳,怒声开口。不要让他知道这个煽动谣言的人是谁,否则天华日幕一式,绝要度他超生!

    佛识道:“对于这些百姓与侠客,借助于佛乡大阵,应可暂时拦住。真正令我忧心的,乃是埋剑绝涯此人。据我所知,此人心中灭佛诛儒的态度,并没有随着长久的隐退而有所收敛。”

    在佛识的心中,已然将绝涯的到来,视作了目前最为棘手的事情。

    念禅却是摆了摆手,道:“如此不妥,你应也知晓当日因李裔文之事,众多百姓围聚鸣翠山的事情?”

    “师叔的意思是说,若是我们用大阵来拦住他们,会正落了有心人的下怀?”佛识皱眉说道。

    念禅点了点头,他的确是这一个意思。

    幕后之人煽动群众围聚佛乡,本就是借了鸣翠山的前车之鉴,逼得佛乡进退两难。不得不说,这一个阳谋用的实在是妙不可言。

    一旦佛乡如柳三变一般用大阵拦人,恐怕接下来的,便是鸣翠山百姓以身碰撞阵法一事的重演。即便没有暗杀,没有更深的挑拨,单是这一点,佛相等人不得不考虑到。而若是放开阵法,可以断定,佛乡的庄严肃穆,必会被趁此机会,践踏落尘。

    “这……”佛识也有些迟疑了,鸣翠山一事,他也有耳闻,念禅所言,也有一定的道理。如此一来,反更让佛识不知该如何下手处理了。

    佛怒则是说道:“要不,我们去请戒座出来主持大局?”

    对于这种计谋上的事情,佛怒并不了解,他只是见众人愁闷郁结,没有更好的方式应对,因此才绞尽脑汁地提出了一个建议。

    “这倒是一个方法。”念禅点了点头,毕竟戒座修为,阅历,心性等皆在众人之上。若是他在,或许会有更好的解决方法。

    当然,更多的是若是戒座在,他便可以安心划水,不需要如此费心,既要为佛乡思考对策,又要为自己的计策留下暗招。

    佛识也是点了点头,认可了这个提议。

    佛相却只是沉默着,不肯表态。

    就在此时,一名神色疲倦,风尘仆仆的僧人突然跑了进来。他神色慌张,甚至连礼数都顾不上了,直接跑到了佛相身边,耳语了一番。

    说完,他似乎是再也压抑不住身体的疲倦,昏睡了过去。

    佛相面色沉重,将僧人搀扶道一旁的椅子上安置好,便又坐会了原位。

    他先是看了看三人一眼,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才缓缓的,近乎一字一句地说道:“慧座造杀一事,属实!”

    呼。

    说完之后,佛相长吐了一口气,似乎要将心中的郁结一同吐出。然而一口气尽了,才发现胸中的郁结,不减反增。

    “这,这怎么可能,我不相信!”

    佛怒豁然起身,一脸不可置信地喊道。在他的认知里,漆雕光明天性慈悲,不忍行杀,这样的人,又怎有可能成为无辜杀人的恶魔!

    就连佛识,也被震撼的哑口无言,一时间只觉得脑袋一片空白。

    念禅眼中异色闪过,同样站起身来,沉声说道:“佛相,既然事情已经明确,我们,必须要做出应对了。”

    儒道两教登门在即,佛乡之外又聚拢了为数不少的人群。现如今事实明确,是必须要做出相应的措施了。

    佛相看了看面色凝重的念禅,又看了看面带惊愕与愤怒的佛识与佛怒,微微低下了头。

    慧座,如果这是你的天命,佛相该如何处置?

    “佛相,还请尽早坐下决定吧。不论如何,念禅皆会全力执行。”念禅说道,言语之中虽然一切以佛相为主,但语气咄咄,未尝没有逼迫佛相做出决定的意思。

    佛相内心斟酌,最终选择了遵从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他说道:“佛乡的大阵不能关闭,否则佛乡基业必将遭到糟蹋。佛识,你即刻带领僧众,运输部分物资前往佛乡之外,与百姓们沟通,安抚他们的情绪,同时让他们选出不超过五名的代表进入佛乡,参与此事。记住,一定要将大部分人拦在佛乡之外,务必不能给有心人煽动的机会。”

    “是。”

    佛识面容肃穆地领命而去。这注定是一个艰难的差事,恐怕会受到诸多的刁难,但是他必须要完成!

    “我也助你统集物资。”佛怒也跟着佛识离去。

    念禅追问道:“那关于慧座,佛相准备如何处置?”

    应付百姓与群众,只是稍解燃眉之急。这件事最终的结果,还是会从对漆雕光明的处置方式中得出。若是不能在这给出一个让人满意的答复,那即便是佛识能够完美地安抚众人情绪,甚至将儒道来人都稳住,也一样无济于事。

    “关于此事,我已经有了决议。”

    佛相起身,看了一眼念禅,道:“慧座天命之路,佛乡会全力护持!”

    “不可啊!”

    佛相话音刚落,伽明殿外便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第一百四十七章章节名重复了,不会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