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杀人者,刀无心!-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48章 杀人者,刀无心!

    剑庐之中,好一命离开之后,评技者三人正讨论净天沙原那名黑袍人之事,却不料突来寒风阵阵,一条淡青色的负篓身影,首度踏上了此地了。

    “概世皆从忙里老,谁人肯向死前休。贤愚千载知谁是,满眼蓬蒿共一邱。”

    无根飘萍手持长镊,一步一吟唱,缓缓来到了三人身前了。

    “是你。”

    对于这个与李裔文关系颇好的人物,七尊剑的这几人显然也不陌生,见他突然造访,裁决者不由得发出疑问。

    评技者却是眼光一闪,心中似有猜测。他可是知道,在净天沙原之内,最先跟上黑袍人的,便是寻根。

    “无根缥缈冒昧造访,叨扰了。”寻根向着三人躬了躬身,然后说道:“此回不请自来,乃是有一个疑问想要请教剑主,不知玉飞倾,现在何处?”

    再与黑袍人短暂谈话之后,寻根便决定从玉飞倾方面着手调查,只是回身一想,玉飞倾久淡江湖,踪迹难觅,一时间也无法找到,因此便有了他前来剑庐的事情了。

    寻根接着说道:“在下有一些疑问,希望当面请教玉飞倾,只是一时之间却不知何处去寻他,若是剑主有他的消息,还望不吝告知。”

    “你寻他何事?”

    剑千秋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同时眼神不经意间扫过了评技者。毕竟玉飞倾本人便是在此,若是寻根道明来意,评技者会选择坦白自己的身份也未尝没有可能。

    “无根飘萍,你是为了出现在净天沙原的那名黑袍人来问此事的吗?”评技者问道,对于寻根来意,他尚不清楚,自然不会轻语便表态。

    “若是寻根没有记错,当日评技者,并没有出现在净天沙原吧。”

    寻根看向了评技者,美丽的湛蓝色眼眸稍微眯了眯,似乎在勾勒一个恬静的笑眼,实则是在打量着评技者。当日净天沙原,除去了玉飞倾与剑千秋的武决之外,裳不归与裁决者同样发生了声势不小的冲突,而他跟随黑袍人离去的事情,应该没有几个人看见。

    “是我说的,在你来之前,我们也正在讨论那名藏头覆面的黑袍人。”剑千秋淡淡地说道,一句话,便打消了寻根的疑虑。

    评技者似乎没有察觉寻根眼中的审视,依旧是淡淡地笑着,说道:“我虽然有他事在身,无法前往。但是听剑主转述了一番,也觉得这个藏头覆面的人十分可疑。毕竟在场之人皆光明正大,无故躲藏身形,必然是心中有鬼。只是,不知道你与这黑袍人,又是什么关系?”

    评技者话音落下,剑千秋与裁决者的目光都放在了寻根身上。他们皆怀疑黑袍人便是评技者所要引出来的幕后之人,因此寻根与黑袍人的关系,必也将决定了七尊剑与寻根的关系。

    “尚不明确,只是有一种熟悉之感。”

    寻根摇了摇头,正是无法确认,偏又有一股颇为熟悉的感觉,他才会剑庐求证。

    “在净天沙原,你曾追黑袍人而去,难道没有验证你心中的疑惑?”剑千秋问道,以寻根的根基,应该不至于会跟丢那人,唯一的可能性,便是寻根没有采取主动,而是中途退缩了。

    寻根说道:“当时我虽然尾随而去,但是他也察觉了,以武决让我退却。我不想轻易便与之动武,便准备从玉飞倾方面去调查他的身份。”

    “结果你却发现自己没有玉飞倾的信息,是吗?”

    评技者笑了笑,显然看出了寻根的窘况。

    寻根也不介怀,而是说道:“情况的确如此,我担忧这名黑衣人别有用心,会暗中制造麻烦,因此想调查出他的身份。”

    “你倒是有心了。”

    评技者点了点头,并没有再多说,而是朝着剑千秋使了一个眼色。虽然尚无法确定寻根与黑袍人之间的关系,但是既然寻根要调查此人,倒是可以先进行合作。

    剑千秋与评技者也是多年好友了,见他的神情,便知道了他是何想法,于是朝着寻根说道:“我与玉飞倾并不相熟,先前的挑战,我同样有些莫名。不过我倒是可以尝试替你邀约,至于他见或不见你,我也不能保证了。”

    “如此足矣,多谢剑主了,三日之后寻根会在接月台恭候筵亭秋水大驾,请。”

    能得到剑千秋邀约玉飞倾,寻根此行目的便算是达到了,同时关于玉飞倾,他了解的太少,或许需要趁这个时间好好了解一番,因此匆忙便告辞离去。

    寻根离开之后,裁决者问道:“评技者,你会赴约吗?”

    评技者点了点头,道:“既然他也在调查黑袍人,或许我们可以借他之力进行。”

    虽然无法确定寻根是敌是友,但目前对于黑衣人,他们一无所知,有人能够冲在最前面,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既然你已有了抉择,便去进行吧。”

    剑千秋留下一话之后,便走入了剑庐之中。

    “有需要的时候,再来寻我吧。”裁决者点了点头,也准备离去,却又被评技者拉住了,

    “好友莫走。”

    评技者拉住裁决者,说道:“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准备以玉飞倾的身份行走武林,应无暇顾及灵药之事。因此这雪峰,恐怕要劳烦你替我走一遭了。”

    既然奸佞已经开始现形,评技者也准备打铁趁热,直接以玉飞倾的身份行事。如此不仅能将更多的目光吸引过来,也能更好的让给对方暴露,给自己,或者是寻根以突破的入口。

    裁决者翻了翻白眼,道:“你总是没有好差事交给我。”

    雪峰之上的灵药,虽然好一命没有明说究竟有什么困难,但是很明显,想要得到灵药,绝对不简单。

    评技者笑道:“好友,你也知道听雨楼之事,乃是我避不开的责任。”

    听雨楼当年一夜覆灭,十三弦身亡十二人,便是评技者当时也是重伤垂死,若非墨竹先生正巧经过将他救下,恐怕他也早化作了尘土。

    而更大的问题,是听雨楼为何会突然遭到袭击覆灭。这一点,就连他当时身在现场,也丝毫摸不着头脑。这么多年以来,虽然加入了七尊剑,以评技者的身份不听地查探,始终没有实际性的进展。

    如今幕后之人隐隐现身,这样的一个机会,他绝对不能错过!

    “行行,灵药之事,我会负责。”

    裁决者也没有再推辞。

    七尊剑之内,只有他与评技者两人对自己过去的身份隐瞒,不以真实身份示人,因此他对于评技者的选择,也能理解。

    “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裁决者问道。

    “走一步看一步吧。”

    评技者目前心中也没有计策,毕竟隐藏在暗处的人是谁都不知道,想要制定计策都没地方下手。

    裁决者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你自己小心吧。灵药具体所在尚需要调查,我便先动身前往了。”

    极北之地的雪山山脉,裁决者也有耳闻。那是一片连绵不尽的群峰,想要找到灵药所在的地方,必然需要不短的时间。

    “有劳了。”

    评技者躬了躬身。裁决者哈哈一笑,大步离去。

    “嗯,烟朱有剑主照看,应当无虞。三日之后与无根飘萍一会,与他交流的情报,必将也会影响着他的判断,释出怎样的信息,我也必须好生斟酌……先往听雨楼旧址一行。”

    三日后与寻根一会,目前来看恐怕会是这件事情唯一的突破点,评技者必须慎重对待,将自己的情报再度整理,以决定将什么信息与之分享。

    他没有跟剑千秋道别,而是直接朝着听雨楼旧址而去。

    …………………………

    轻风摇,细雨飘,闪过血色的猩红,是一柄正义的刀。

    刀马寨,是西武林的一个强盗集团,经常掳掠附近百姓物资,若是遇见了长得水灵的女子,更是会强行带上山寨,只不过因为他们懂得规避锋芒,犯案之地都控制在小小的一片区域,根据地又是在群山峻岭之间,再加上其首领手底下颇有些能耐,竟是一直没有被人剿灭,十数年来,为祸这附近十数里的区域。

    然而今日,这一个犯下了无数血案,造就了数不清的悲剧的强盗集团,终于迎来了他的末日了。

    南宫飞飞是一个奇特的人,不仅是他看上去孤芳高洁的气质,更是他令人捉摸不透的功体。好似每一次有他出手的地方,总是清风徐徐,细雨飘摇的。

    今日的天气,同样是如此。不同的是,这一次他并没有出手。

    站在刀马寨所处的山峰之巅,南宫飞飞轻摇着千织翼,面容平淡地看着山腰之处的杀戮。

    而在山腰之处,一名左脸带着铁面的少年刀客,正与一个满脸横肉的壮汉对峙。两人身上皆负了不少的创伤,而在周围,则是横七竖八地倒下了数十具尸体。

    “奶奶的,你到底是谁派来的?跟我们刀马寨有什么仇怨,要将我们赶尽杀绝!”壮汉狠狠地吐了一口血水,怒声开口。

    他正是刀马寨的寨主。此时的他受伤严重,鬼头大刀已经交到了左手,右手则是丝丝捂住了腹部一道几乎将他腰斩的伤口,面容苍白。

    “记住,杀你的人,刀无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