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负重!-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49章 负重!

    年轻刀客正是苟不同身边的刀无心,在被莫伤春抹去记忆之后,便遇到了南宫飞飞,两人便一路行侠仗义。

    他此刻虽然也到处负伤,但皆不伤及要害,只是看上去颇为凄惨而已。

    话音落下,刀无心太刀一转,身形倏然而动。本就重伤濒死的壮汉想要举刀格挡,却为时已晚。已经砍得有些卷刃了的太刀在刀无心手下依旧有着无坚不摧的神威。

    一到闪过,触目新红,又是一颗头颅被高高抛飞。

    锵!

    诛杀了壮汉,刀无心也有些疲累了,用刀柱着地面,微微喘气。

    而在这时,山颠的南宫飞飞翩然落到了刀无心身旁。

    “南宫大哥。”

    刀无心虽然乏力,但仍是朝着南宫飞飞躬身行礼。显然对于南宫飞飞十分尊敬。

    南宫飞飞点了点头,道:“这段时间来,你武境进展颇快,只不过你的兵器太过平凡,看来有机会,需要为你寻一柄神兵了。”

    自从遇见了刀无心,南宫飞飞便没有如何出手了,一路而来的战斗,皆是让刀无心解决。而刀无心也没有让南宫飞飞失望,虽然数度生死交关,但是都凭借自己的实力,毅力以及意志力撑了过来。武学进展堪称一日千里,即便是如今面对刀马寨近百名颇有实力的敌手,也可以在短短半个时辰之内尽数解决。

    按照这个速度,再来几次突破,也勉强可以独当一面了。

    “这……不敢劳烦南宫大哥。”

    刀无心看了看自己已经卷刃了的太刀,低声说道。他虽然失去了记忆,但是人的本性,并不会因为失去了记忆而丧失。

    南宫飞飞与他萍水相逢,但是一路上皆尽心为他指点武学上的修行,更教导他做人处事的道理,再让他为自己操劳,刀无心有些过意不去了。

    南宫飞飞似乎是知道了刀无心的想法,笑着说道:“你是不好意思劳烦我是吧,没有关系,替你关注神兵下落,只是顺便之事,我不会专程去办的。”

    “这……好吧,多谢南宫大哥了。”刀无心点了点头,也就答应了下来。

    南宫飞飞则是看了看现今变得如同修罗场的刀马寨,道:“现场的尸体,你准备如何处理?”

    “……虽然他们作恶多端,皆是死有余辜之辈。但既然已经身亡,也算是为过去的罪恶划下了终止符。况且看着他们曝尸荒野,也实非我辈该为之事。”

    人死如灯灭,这也是南宫飞飞教导的道理。路遇野骨,顺手而埋,更何况如此多的死人,若不妥善处理,恐怕会酿成瘟疫,届时将会有更多的人因此而受难。

    刀无心思考了一阵,便决定将他们掩埋。

    刀无心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之后,南宫飞飞赞许地一笑,道:“很好,这样的心性,我希望你能好好的保护,不要让它被这个复杂的武林所沾染。”

    “是,南宫大哥。”

    刀无心虽然有些懵懂,但还是用力地点头,答应了下来。

    南宫飞飞道:“你甫经恶战,消耗甚剧,先退下吧。掩埋之事,让我来办。”

    南宫飞飞摆了摆手,让刀无心退了下山。

    随后便见他饱提了一身元功,尽数汇集到了足上,随后猛然一跺足。

    咔擦咔擦……

    轰!!!!

    巨大的深邃的如同蜘蛛网一般的裂缝自他落足之处开始生成,而后迅速蔓延,眨眼之间便覆盖了整座山峰。随后,破裂的山峰轰然一响,快速坍塌,将整个刀马寨都埋在地下了。

    南宫飞飞一甩衣袖,身不染尘,翩然而退,落到了刀无心的身旁。

    “南宫大哥,接下来我们去哪里?”

    刀无心看着南宫飞飞一足碎山的英姿,眼中也闪过震惊的眼神。但随即这股震惊便又被坚毅所取代。

    只要他不停努力修上,总有一日,他也能达到这个程度。

    而现在,他最需要的便是不停地战斗,南宫飞飞说过,他武骨非凡,刀式也十分适合在生死搏杀之间提升。

    南宫飞飞晃了晃头,道:“你这段时间以来的战斗已经足够了,先好好沉淀吧。接下来,跟我前往佛乡走一趟。”

    关于慧座造杀一事,在江湖道上传的沸沸扬扬,南宫飞飞自然也不可能不知道。只不过先前因为这刀马寨之事而耽搁了。如今刀马寨已经被毁去,也是时候前往关心此事了。

    南宫飞飞带着刀无心往佛乡而去。

    而在他们离开之后,远处,面上疑惑之色日重的聆音现出身来。

    “莫非真的是我错了?”

    聆音看着南宫飞飞离去的身影,开始怀疑起了自己的判断。

    这段时间来,她一直都暗中跟随在南宫飞飞身后,然而南宫飞飞并没有与什么人接触,反倒是一路行侠仗义,锄强扶弱,一派正道栋梁的模样。即便是对于来历不明的刀无心,也是循循善诱,让他立志向善。

    “不论如何,看来短时间内,南宫飞飞正面也不会有进展。方才听他们所言,乃是要去往佛乡,本是不需要再跟,但是关于慧座此事,道门竟然选择派出绝涯前往交涉,到底是谁出的主意?”

    三教内战的时候,埋剑绝涯虽然不是杀敌最多之人,但绝对是道门之内,灭佛诛儒最坚定的执行者之一。以他的性格,面对佛儒之人,没事都能给你挑拨点火气出来,更何况如今慧座造杀一事甚嚣尘上,想必也不会是空穴来风,恐怕由他出面,会更直接地将事情引到极端的地步。

    “嗯——目前道门之内,玄机尚不到入世的时候,道门七天的几人,各有要事在身,也罢,便由我走一趟佛乡吧。”

    聆音担忧绝涯会趁机发难,便决定前往佛乡,希望可以让他冷静,以换取冷静交谈的空间。必要之时,她更会不惜动用衔令者的身份压过此事。

    念头打定,聆音身形一转,化光离去。

    而在佛乡,佛相虽然做出了稳定局势的措施,但是在对待漆雕光明的态度之上,却选择了护全到底。

    在他看来,慧座天命之行,最为痛苦的人,便是他自己了。若是在这个时候,佛乡都不能给他支持,那他真的就是举世无依了!

    然而就在他刚要做下决定的时候,却被一道声音所制止了。

    随后,柳三变的身影急急从外奔入了伽明殿。

    “佛相,关于慧座的事情,佛乡绝不可为他护全!”

    一路奔袭,让柳三变眉目之间都布满了疲倦之色,不过此时他却仍强提着精神,要拦阻佛相做下错误的决定。

    “红尘素衣,佛相不能让慧座孤身负罪!”

    佛相也清楚柳三变的考量,但是他既然深知此事内情,便绝不会容许漆雕光明真正走到了举世无依的地步,他要让慧座知道,在他的身后,还有佛乡!

    “不妥了,你此举不仅不能护全慧座,甚至会让慧座,乃至于整个佛乡都彻底站到了正义的敌对面啊!”

    柳三变同样一脸悲恸,恶灵诅咒是他博览经典,又参考了众多奇门术法而成。慧座每一次的施展,都会有一股冥冥之中的神秘力量将那一种痛楚传来。

    对于漆雕光明所肩负的沉重,没有人比他更加清楚!

    但是,正是因为清楚,他更需要替漆雕光明顾好佛乡,不能让佛乡因为此事而卷入灭绝的风波。

    “那该怎么办?难道就要眼睁睁地看着,甚至参与到其中去针对慧座,去诛杀慧座吗!要知道慧座现在所为,乃是为了这个武林啊!”

    佛相低吼,若连佛乡都放弃护全漆雕光明,那么漆雕光明便真的毫无依靠,要受到整个武林的追杀了。这让佛相如何自处,将来又要如何面对慧座?

    念禅听了佛相此言,眉头微微一挑,道:“佛相你说,慧座所为乃是为了苍生,不知可否明言?若真是如此,只要将实情道出,未必就没有转圜的余地。”

    佛相道:“在慧座离开之前,曾问我若是阻止战争的方式,便是双手染血,身负罪业,是值得不值得。我虽然不知道慧座具体指的是什么战争,但是我能肯定,慧座目前所为,正是为了天下苍生而宁负罪业的天命啊!”

    为了阻止战争而宁负罪业,慧座此举会是与妖域有关么?

    念禅微微皱眉,目光看向了一旁的柳三变,试探着地问道:“红尘素衣既然如此匆忙而来,想必对于慧座天命十分了解?”

    “柳某的确了解,也正因如此,柳某才会匆忙赶来,为的就是阻止你们因为一时冲动而让慧座苦心白费啊。”

    “红尘素衣能否明言。”念禅微微眯起了眼睛,在不知不觉之间,柳三变对于佛乡的掌握,竟然精微到了如此的地步,就连佛相都不甚明了的事情,皆能了然于胸。这对于他而言,可并非是什么好事啊。

    柳三变却是摆了摆手,道:“此事柳某虽知,但是事关慧座天命,请恕无法明言。”

    咒胎夺盘之事太过凶残,又兼之是以污去佛尊舍利,将洗身池转化安慰孽池,解放妖域所用。若此事传出,势必将引来更大的阻力。

    而根据慧座所言,佛乡三座长年镇压封印,修为早已停止精进。在加上佛尊已死,即便不顺势解放妖域,待妖尊彻底复元,佛魔之岸也将会被彻底冲破。虽然仍有佛尊舍利可以镇压部分妖域,但那个时候,妖域已出,多方造杀之下,也未必没有办法毁去舍利,彻底解放妖域。

    现如今,有司命尊从中斡旋,替双方取得了和平共处的契机,这一个机会,绝对不能错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