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皮相-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5章 皮相

    “嘶嘶嘶……”

    幽静的山谷,无数形状不一,颜色各异的毒蛇蜂拥而出,围绕着李裔文,点缀出了一副色彩艳丽的山间美景。

    然而,美景之下,却是可怖的杀机。

    放眼过去,尽是数不清的毒蛇。这么多的毒物聚集在一起,竟使得山谷内飘荡着一股腥臭之味。

    李裔文察觉到腥臭内蕴含剧毒,皱了皱眉,屏住了呼吸。

    “李裔文无意冒犯,请毒主一见。”

    李裔文不想动武,当下提元纳气,朗声而道。霎时间,山谷回荡阵阵回声,只不过依旧不见有人出没,反倒是那些毒蛇被声波所扰,变得愈发蠢蠢欲动。

    李裔文见状,眉头一皱,举步前行。

    咻!

    受李裔文步伐逼近影响,一条能有三指粗细,半尺长短的青黄相间的小蛇后身一缩一弹,直冲李裔文面门。

    毒蛇尚未临近,李裔文便可清晰看见**勾牙下凝聚的晶莹液体,一股浓烈的异香也随之散发开来。

    “奇异的毒物。”

    李裔文暗赞一声,手下却不敢怠慢,剑指一扬,一点剑气从指间迸射而出,将仍在半空的毒蛇炸裂。顿时,毒蛇血肉横飞,尸身不存。

    但是,此蛇一死,血腥味却也引得其余同类躁动不安,瞬间,便有十多条品类不一的毒蛇急冲而来。

    李裔文不得已,旋指回身,将这十多条毒蛇腰斩于来路。

    这一下攻击,更是直接激起了漫山毒蛇的杀性,霎时间,破风之声不绝于耳,无数毒蛇仿佛七彩暴雨般,横冲李裔文。

    李裔文双眉一敛,飞凶顿出。

    唰!

    一剑回身,剑光暴涨十数米。范围之内的毒蛇顿遭死亡,纷纷入雨下坠。

    然而,即便如此,其余毒蛇依旧不曾退去,反倒是更加疯狂地涌向了李裔文。

    数刻之后,李裔文身周已经横七竖八的布满了死去的毒蛇,但相比于依旧看不见尽头的万蛇来说,似乎仅仅是九牛一毛。

    李裔文心知如此下去,恐怕在元功耗尽之后,便是丧生蛇吻之时,当下不再留手,提元纳气,极招上手。

    “得罪了,轻身一剑,喝!”

    一声长喝,李裔文饱提功体,高举飞凶,元功尽纳飞凶剑上,而后朝着山峰之内,狠劈而去。

    轰隆隆!

    地裂山崩!

    李裔文一剑劈出,无匹剑势携带犁天之力涌向山峰之内。剑气过处,万蛇湮灭,鸿沟划地!

    然而,就在李裔文即将一剑破山之际,一道暗光忽然在剑势前方凝聚。两者相碰,李裔文一剑余力,竟被悄无生气地吞并。

    随后,山峰更是阵阵颤动,一股恢弘之息自山顶爆发,引得山峰剧颤,那被李裔文一剑划出的鸿沟,也在这股神力之下,缓缓并合。

    随后,一声冷哼,自山颠响起。

    “擅闯天毒峰,自寻死路。”

    而后之间四道流光极速飞出,分四面围困李裔文。

    “李裔文只为见毒主一面,并非有意冒犯。”

    “有意无意,黄泉再议。”

    当中一人怒喝一声,四人瞬出奇门武鞭,并且元功交汇,竟成阵法,气压李裔文。

    “在下无意动武,几位三思。”李裔文眉头一皱,却也依然强自压下心头怒火,沉声开口。

    若非此次有求而来,凭着李裔文性子,早已经杀向峰巅了。

    然而,他的退让并没有取得成效,先前说话之人一声令下,四人即刻动手,阵法之境启动,瞬间化作狰狞四兽,啮齿而来。

    “如此无礼,休怪在下武逼!”

    李裔文心中一怒,手下不在离手。飞凶一振,屠凶杀兽之式,登时出手。

    “一剑轻身!”

    李裔文剑身一旋,沛然剑势,轰然爆发。四人修为虽也是一时之选,但是对上根基深厚无比的李裔文,依旧难以抗衡。

    四人合阵,破!

    破阵之后,李裔文怒火未平,长剑一旋,准备给四人一个教训。

    “住手!”

    突然,山峰之上传来一声娇斥,李裔文闻声,也不好继续伤人,收剑而立,而后回身看去,却见一位身着异服的绝美女子翩然而来。

    在看见女子的第一眼,李裔文便感觉双目一麻,而后心跳竟是莫名加速。

    “皮相之毒。”

    李裔文双眉一皱,转身不再看她,而后默运元功,压下心脏的悸动。

    “你们没事吧。”

    女子来到,搀扶起四人后,看着李裔文,怒道:“你这人好无礼,强闯天毒峰,还打伤人。”

    女子本就绝色,嗔怒之下,更添三分绝艳。只不过面对这样绝美之人,那四人却是默默低头,或是偏转视线,不敢直视。

    “我只为一见毒主,并非有意伤人。”李裔文转身说道,双目之外被他用剑气遮掩,挡住了女子容颜。

    “啊。”

    李裔文遮挡了女子的容颜,却没有掩盖自己的面貌。那女子一见李裔文,心下竟不由自主地生出了数分悸动。

    世间竟有如此俊俏的男子。

    女子心下讶异,嘴里却道:“毒主向来不见外客,你有什么事,跟我说也可以。”

    “恩?敢问姑娘是……”

    “天下无二泣红颜。”

    “原来是毒门圣女,那想来此事你亦可做主。”李裔文抱拳行礼后,道:“在下此行,只为求初春霡霂而来。事关人命,还请圣女不吝赐药。”

    “这……”

    泣红颜黛眉深皱,道:“初春霡霂乃是我毒门圣药,可解天下百毒,需要用它来解毒之人,定然也是毒门的敌人,恐怕你将要白走一遭了。”

    李裔文眉头一皱,正要说话,泣红颜却是再次开口了。

    “此事我无法做主,但我可为你引见毒主。至于成与不成,只能看你了。”

    “多谢圣女。”

    李裔文拱手道谢,而后两人联袂登上峰巅。

    “好强的剑客,竟然一剑破开了我们四人合阵。”

    李裔文与泣红颜走后,四人中一人说道。

    “哼,再强又如何?还不是中了圣女美毒?若是圣女不为他解,终究难逃一死。”

    “不要多言,我们也走吧。”一位队长模样的人开口,其他三人点了点头,四人快速离去。这里再次回复安静,只留下了数不尽的破碎的蛇身。

    而李裔文则是随着泣红颜一路畅行,很快到达了山峰顶上。

    峰巅比想象中要广阔,也要冷清许多,空气中更是弥漫着一股毒气。

    李裔文皱了皱眉头,屏住了呼吸。

    峰巅的中央处有一座天坛,一名体态妖娆的女子盘坐在毒门王座之上,闭目调息。

    天坛下,是静静守卫的护卫。对于两人的到来,他们似乎没有丝毫讶异,目光看也不看。

    “母亲。”

    泣红颜轻呼一声。

    王座上,风韵犹存的女子缓缓睁开眸子,目光却是直接落在了李裔文身上。

    李裔文整了整衣衫,踏前一步正要说话,却被泣红颜拉住了袖子。随后泣红颜开口,将李裔文来意点明。

    “你要救什么人。”毒主一番沉吟后,开口问道。

    “夜流光。”李裔文并没有隐瞒,直接说道。

    “是他。”

    毒主目光一敛,道:“他虽与我毒门有不小牵连,但想要拿到初春霡霂,却也不够份量。”

    李裔文好看的飞叉眉微微一皱,道:“不知道毒主需要何物?”

    “一条人命。”

    毒主伸手一挥,抛出一卷画轴,被李裔文接住。

    “提着他的人头来此,初春霡霂便是你的。”

    李裔文闻言,打开画轴。

    画轴上画的是一位青年男子,面容俊逸,双目却有些阴鸷,显然是心狠手辣之辈。

    “此人名叫我不留,乃是毒门叛逆。其人出现,时常伴有诡铃腥雨,并可引动白天转黑的异象。”毒主说道。

    “诡铃腥雨?”李裔文一愣,问道:“可是剑者?”

    “你曾见过?”

    毒主反问了一句,不等李裔文回答,便道:“此人毒术高深,不在我之下,但却不曾习剑。”

    李裔文点点头,不再说话。

    “天毒峰非是常地,外人停留容易招引剧毒入体。你去吧。”

    毒主摆了摆手,令李裔文离去。

    “请。”

    李裔文微微躬身,转身离去。

    “母亲,让我送送他。”泣红颜说了一句,匆忙跟上。

    毒主眉头一皱,刚想呵斥,面色却是突然发黑。当下只得匆忙闭目调息。

    山下,李裔文匆匆而行。

    “毒主只给了一副画像,却不提供线索,想来也是没有我不留的踪向。嗯,博娴是有名的百事通,找他一问。”

    李裔文心下拿定主意,速度再增,却听见身后声声呼唤,不由得缓下身形。

    “喂,你走这么快干嘛?”

    泣红颜拦在李裔文身前,微微喘气。她虽然毒术高深,但武学平平,一路追下,已有些乏力。

    李裔文看着她,并不说话。

    “诺,拿着。”泣红颜拿出一个粉色瓷瓶,递了过去。

    “先前你中了我的美毒,这是解药。”

    “不必。”李裔文摇了摇头,泣红颜皮相之毒虽然诡异,但却奈何不了他,此刻他体内的毒已经被淡化大半,用不了多久便能彻底消除。

    “咦?”

    泣红颜闻言一愣,随后认真地看了李裔文一眼,不由得惊咦出声。

    “你竟然能化解我的美毒。”

    “若是圣女没有他事,李裔文先告辞了,请。”李裔文点了点头,绕过泣红颜。

    “等一下。”

    泣红颜伸手拦住了他,再次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灰色瓷瓶。

    “你虽然对毒术有很强的抗力,但我不留的毒术不比我的美毒。我的美毒有一定的潜伏期,而我不留的毒术多数瞬间害人之术,这瓶内有一枚百灵丹,虽然比不得初春霡霂,但也能解除百毒,你带着以防万一吧。”

    “这……”

    李裔文一愣,旋即摇了摇头,道:“圣女不必如此……”

    “给你你就拿着,死呆~子。”

    泣红颜娇嗔一声,直接将瓷瓶塞到了李裔文手中。旋即便快步上山,只传来轻轻一句小心。

    李裔文看了看手中瓷瓶,最终还是将它收了起来,离开了天毒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