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推佛入修罗!-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50章 推佛入修罗!

    念禅说道:“既然红尘素衣不愿明言,此事恐怕难办了。”

    念禅说的也有道理,若是柳三变坚决将这件事掩盖,慧座的行为便没有正当的理由。那么无论他们怎样解释,都不会得到其他人的谅解。

    “依红尘素衣之意,那此事该如何是好?”

    佛相也没了主见了,不由得向柳三变求助。

    “虽然很残忍,但是这一次,只能让慧座独自承担。”

    柳三变虽然心中同样不忍,但却深知小不忍则乱大谋,一旦他们这边因恻隐而强行出面,那慧座先前所为,便将付诸东流。

    绝代佛者的牺牲,也必将白白浪费。

    因此,柳三变只能压抑着自己的感情,沉声说道:“请佛相,逐慧座出佛乡!”

    “什么!”

    众人闻言,包括念禅在内,都为柳三变这个办法而色变。

    “这不可能!”

    佛相断然拒绝,不能与慧座共同分担,已让佛相愧疚万分,更何况是直接将慧座驱逐,让他直受万夫所指?

    念禅也说道:“红尘素衣,此事是否仍需斟酌?”

    说完,念禅看着柳三变,眼中不由得闪过浓重的忌惮。即便是他,也不曾想到柳三变会是这样的果决。如果真的将慧座驱逐,那便说明佛乡也正视了其造杀一事,事后,更是免不了出手制裁。

    如此一来,虽可保得佛乡声誉,但却真是将漆雕光明彻底逼上了绝路了。这种壮士断腕的无畏,这种敢于牺牲战友的无情,即便是在人世主的身上,他都不曾见过。

    红尘素衣,这一种以天下之利为利的人,不论是做他的朋友,还是做他的敌人,皆是一种悲哀。

    “若是设身处地,你们认为慧座会采取怎样的态度?”

    柳三变知道想要说服佛相等人,单靠言语是难以达成了。能够动摇他们的,只有他们本身的意志。

    柳三变继续沉声开口。“玉佛行天命,不惜冒着魂飞魄散,永失轮回的后果,强行保存自己的灵体行事。如今慧座亦然,为了天命,不惜放下自己心中最为珍贵的事物,不惜舍去自己一生的佛性。他们的想法,你们还不明了吗!”

    “我……”

    佛相张了张嘴,突然说不出话了。

    是啊,慧座的想法,自己还不明了吗。天命之行,坎坷崎岖,一个不慎便是万劫不复之地。

    就连自己,不也准备好为天命捐躯,也不想要佛识等人的直接介入吗?

    自己又有什么不明了的啊。

    佛相一时沉默了下去。

    念禅则是说道:“若真如红尘素衣所言,届时佛乡也免不得要出力针对慧座,这样一来,岂不是让慧座的任务进展的更加艰巨?”

    一旦佛乡表态,三教势必会针对慧座展开行动。届时,恐怕会让佛乡更加的为难了。

    柳三变看了一眼念禅,似乎看穿了他心底真实的想法。

    念禅被柳三变灼灼的目光看的内心一寒,不敢与之对视,装作不经意间,将目光投向了佛相。

    柳三变继续说道:“柳某知道念禅禅师的顾虑。但恰恰是这一个环节,才是我们真正出力,替慧座圆满的地方。”

    只有将事情展开了,才能有更大做手的空间。否则将一切都堵在源头,只会引起更剧烈的爆发,得不偿失。

    “不知红尘素衣有何妙计?”念禅问道。

    严格来说,这是念禅第一次面对柳三变。无论是拿捏恰到好处的气势,令人无可反驳的话语,还是不时展露出来的凝重,都堪称是无懈可击,从一开始便将节奏牢牢地把握在自己手上,让人找不到任何抨击的地方。

    尤其是那一双眼睛,念禅甚至感觉在柳三变的眼下,自己已经原形毕露了一般。这种感觉太可怕了,让他从心底生出一种无力的感觉。

    此时,他只能隐晦地去探听柳三变的想法,以此来暗中谋划与破坏。

    对于念禅,柳三变自然也知道佛相等人对他已经颇有猜疑,只是苦无证据而已,因此应该保留的,他自然不会随便泄露,于是便说道:“此是后话了,一切仍需看情况而定。”

    说完,柳三变又对佛相说道:“佛相,时间拖得越久,越不利我们往后行事了。”

    “别无他法了吗?”

    佛相低语,听了柳三变的分析,他自然也知道自己方才的决定太过冲动了。但是真的要将慧座彻底孤立,他实在是于心不忍啊。

    柳三变道:“放宽你的思维。你目前若是要护全慧座,结果只能是无法护全,并且将佛乡清誉赔上。若是你先暂时将慧座逐出佛乡,待将来之时,未必没有让慧座回归佛乡的机会。而至少,在与其他人针对慧座的时候,我们能够参与其中,从中出力!”

    柳三变看着佛相的纠结,心中也是微微一叹。关于对慧座的方式,他已经说的太白了,若念禅真是那内奸,恐怕已经能够猜到柳三变准备采取的行动。

    可是他不说又不行,必须要尽快让佛相将慧座逐出,甚至要寻人快马加鞭,利用公开亭将这个消息传达出去。不仅是要传达给这个武林,更是要传达给现今不知何处的慧座。只有如此,他才会了解到目前的形势,从而采取相应的手段。

    “这……唉,无奈啊!”

    佛相万般无奈,但是只能忍痛做下决定。

    他匆忙拟定了文书,盖上了佛乡打印之后,交给了念禅,要他公布出去。

    柳三变却又说话了。

    “柳某还有一个建议,此份文书,让佛怒带着,星夜赶往公开亭张贴吧。”

    “公开亭?”佛相疑惑地看了看柳三变,却见他只是点了点头。

    做下决定之后,佛相的脑子似乎也清明了许多,仅在瞬间便领悟了柳三变的意思,忙唤来佛怒,让他前往公开亭了。

    “接下来我们该如何因应?”

    念禅沉声问道,对于柳三变对自己似有若无的提防,也恰到好处地表现出了一丝愤懑。

    “等。”

    柳三变一言应之。

    目前驱逐慧座的文书已经发出去,接下来的,便是等佛识安顿好围聚佛乡的群众,以及等待儒道两教登门之人了。

    或许,前来登门之人,还会有不少的具有名气之人。

    柳三变想了想,道:“此回除了儒道两教会有人前来之外,恐怕还会有其他人前来关心,你需要做好准备。”

    “既然已有了决议,佛相知道该如何应对。”

    最艰难的选择已经做出了,不论接下来是要面对什么,佛相皆无所畏惧。

    柳三变道:“这两日柳某也会暂时留在佛乡,届时与你一同接待前来之人。现在劳烦佛相替我引见戒座。”

    虽然目前施压的人还未来到,但是关于保护慧座之事,必须要提前做好安排。在柳三变看来,一直在佛魔之岸之内,不曾涉足红尘的戒座,正是最好的人选。

    “你要见戒座?”

    念禅看着柳三变,重复了一句。目光审视,似乎在猜测柳三变的心思。

    “嗯,跟我来吧。”

    佛相倒是不曾多虑,毕竟红尘素衣是绝对信得过的人。两人与念禅道别之后,便径直走向了洗身池。

    ……………………

    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

    瑟瑟秋风,天地萧条。昔年繁华秀丽的楼阁,今日只余下了断壁残垣,在秋风萧瑟里,更添了悲戚。

    夹道的梧桐,积了满地陈年落叶,就连空气中,都似乎散发着腐朽的气味。昔年清澈的流觞小溪,也早已经干涸了不知道多少的岁月。

    哑哑哑……

    栖息在断壁残垣之上的寒鸦如受惊吓,惊飞而去。划过月色,在地上映照出了一个个巨大的飞禽倒影。

    听雨楼,听雨楼,昔日文人雅客聚集之地,今天,再次迎来了久违的熟悉身影。

    “哀筝一弄湘江曲,声声写尽湘波绿。纤指十三弦,细将幽恨传。当筵秋水慢,玉柱斜飞雁。弹道断肠时,春山眉黛低。”

    恬静哀婉的吟诗声逐渐传来,筵亭秋水玉飞倾,迎着月色,再一次踏上了这个伤心之地。

    “听雨楼。”

    玉飞倾将眼前的残破萧条收入眼底,平静的心湖不由得再次泛起了波澜。只不过现在非是思旧的时刻,他只能自顾地摇头,将心底的波动强行压了下去。

    为了调查那名出现在净天沙原的黑袍人,他决意与寻根合作,泄出情报让寻根进行调查。但是在那之前,他还需要回听雨楼,再一次确认是否有遗漏的地方。

    当年听雨楼覆灭之后,他被墨竹先生所救。伤势痊愈之后也曾多次暗中回到此地,但是实在可惜,一直以来皆没有丝毫的收获,只记得他在重伤濒死,神智都有些不清的时候,曾听见了一声雏凤轻鸣之音。

    而后,每一次武境有所进展,他便会前来一次,期待有所发现。

    “我绝不相信,对方发动了如此声势的进攻,会没有丝毫痕迹留下。”

    玉飞倾步履轻轻地走进了听雨楼旧址之内,小心翼翼,生怕有丝毫碰触而将现场毁坏。他每走一段距离,便会停下脚步,闭目感受,随后将眉头拉的更紧地继续前行,重复着一样的动作。

    一个时辰之后,他再一次将听雨楼走了一遍,双眉都要扭成一捆了。很显然,这一回的探查,又是没有丝毫的收获。

    呼。

    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抬头看向了空中弦月。

    突然,他眼角余光,看向了听雨楼前,那夹道的梧桐树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