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乱民-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52章 乱民

    宗上天峰,一如以往的阒静安宁。

    在玄机苦心护全之下,尘世的风波,尚无法吹至此处。

    今天,一道熟悉的身影,突然造访了。

    “概世皆从忙里老,谁人肯向死前休。贤愚千载知谁是,满眼蓬蒿共一邱。”

    宗上天峰之下,寻根半眯着好看的眼眸,一步步接近了这道门之地。

    乍然,流光一闪,剑意自来。绝逸的身影,自宗上天峰之内而来,赫然便是天华君。

    “是你,来宗上天峰可有要事?”

    对于寻根,天华君也并不陌生,知道此人是友非敌,因此便温声问道。

    寻根道:“我听闻博士生已回转宗上天峰疗养,特来一寻,有事相问。”

    他先前本准备往佛乡寻找博士生询问与玉飞倾有关的事情,但是去到中途又听到了天华君将博士生带回道门的消息,因此才会前来宗上天峰拜访。

    “有事相询,是何事?博士生此回重伤,却隐约有了破而后立的征兆,已经闭入死关了,若不弃嫌,可以将你的问题说出,天华君若知,定知无不言。”

    博娴目前并没有在宗上天峰,天华君也不知道他现在的下落,仅知道他从柳三变处获得了一套剑招,寻隐秘之地修行去了。而且,这一个消息绝不能暴露,所以博士生,只能闭入死关,不能见人。

    “哦,竟闭入死关了?”

    寻根皱了皱眉,看来自己来的的确不是时候。而与玉飞倾约见的时间不长,也不可能等到博娴出关。目前武林道上,慧座一事沸沸扬扬,柳三变也必也无法分心顾及此点。

    他认真想了想,似乎也没了更多认识的,可以求助的人。

    于是,他朝着天华君躬了躬身,道:“寻根此来,乃是为了了解筵亭秋水玉飞倾此人。不知天华君对于此人,可有了解?”

    不知根底的谈话,是最为危险的。想要在与玉飞倾一会当中不会落入无知之境,他必须掌握有关玉飞倾的情报。

    “筵亭秋水玉飞倾?嗯——久违的名号了。你突然问起,莫非是因为之前净天沙原之事?”天华君似乎知晓玉飞倾此人,不由得问道。

    “正是,当日净天沙原之内,曾出现了一名黑袍人,详情如此。”

    寻根将当日的事情大概说了一遍,并点出了自己的疑惑以及寻找博娴一问玉飞倾真正的原因。

    “嗯,覆面行事,确实可疑。而他又让你产生熟悉之感,你是在怀疑他也是当年参与对抗妖域的三教中人?”

    天华君分析了一下寻根提供的情报,略一梳理,便发现了这极为重要的一点。要知道当年对抗妖域,虽是以佛乡为主,但是儒道两教同样出了不少的力气,而能让身为司命尊的寻根都能感到熟悉的,必然不会是寻常角色。

    如今三教关系岌岌可危,很有可能便是这些心怀不轨之人在暗中推动的。

    寻根说道:“我所担虑的,正是此点。而且此人应是为了玉飞倾而前往净天沙原的,如此一来,恐怕背后所牵扯的将会更深。关于玉飞倾,我知之甚少,江湖道上也没有多大的信息。目前所掌握的,仅知道他乃是听雨楼十三弦之首而已。”

    听雨楼覆灭一事,已经颇为久远,江湖道上也不知为何,对于此事的记录甚少。寻根虽然失去司命尊记忆之后,流连在神州武林无尽岁月,但在遇到李裔文之前,皆是懵懂行事,因此并没有多大的人缘。

    “若真如此,此事却是不容小觑。关于听雨楼之事,道门典籍之中也略有提及,详情如此。”

    天华君也认可寻根的担忧,便将自己关于玉飞倾的情报说了出来。

    天华君道:“此事隐患颇重,博娴虽入死关,无法援助。但若有需要天华君之处,可尽管开口。”

    “嗯,非常多谢你的情报。若有需要,我会再来寻你,请。”

    寻根躬身道谢离开。

    天华君提供的情报,已经算是颇为详细了,虽然皆至于听雨楼覆灭之前,但是已经足够保证寻根与玉飞倾的谈话,不为因为对对方一无所知而陷于被动。

    寻根离开之后,天华君又陷入了沉思。

    目前针对墨张声的布局,才仅仅开了一个头,接下来仍有大量的排布需要进行操作。日前佛相慧座造杀一事,也闹的沸沸扬扬,根据天华君猜测,柳三变必也因此事,目前正闹得头大。寻根今日前来所透露的信息,更隐隐将矛盾指向了三教幕后。

    诸事纷繁而来,就如同一块巨石,压在了众人心头。

    呼。

    天华君长呼了一口气,眼神坚毅。

    佛乡的变故,有柳三变主持应可放心,净天沙原出现的黑衣人,目前有寻根以及筵亭秋水共同着手,也可静待他们的结果。目前他首要的任务,仍是继续针对墨张声之局的排布。

    “博娴再出的时机,应也不久了,我需要尽管寻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嗯——找上杨无木,一同外出找寻吧。”

    天华君念头打定,回到宗上天峰叫上杨无木,两人匆匆离开了。

    …………………………

    佛乡之外,数以万计的百姓、江湖游侠因慧座造杀一事,纷纷自动向佛乡围聚而来。

    时至今日,已经距离佛乡不到半里之遥了。

    “诸位,佛乡本该是济世为民的圣地,如今漆雕光明肆意残杀无辜,我们这次一定要讨一个公道!”

    一名布衣青年站在一个临时搭建的高台之上,放声嘶吼。他双目微微赤红,不知是因为疲倦,还是因为心中藏恨。他高举着一把锄头,放声大喊。

    “杀死妖僧,血债血偿!”

    “杀死妖僧,血债血偿!”

    突然,一名面容黝黑的庄稼汉冲上了高台,面红耳赤,全身都散发着浓浓的恨意。

    他高喊:“妖僧残虐,不仅杀害了我的妻子,更是残忍地剥下了我那只有九个月大,尚未出世的孩儿的胎盘。如此血腥之人,不配存活在这个世间!”

    “杀死妖僧,血债血偿!”

    呐喊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整齐。恍兮惚兮,竟似只有一人呐喊,音波滚滚,声震九霄。

    更有热血英豪,受这股情感所染,一个个刀剑皆是锵锒出鞘,恨不得立马扑到佛乡,将妖僧斩灭当场。

    而就在这众人气愤填膺的气氛之中,一阵车轱辘声突然响起。

    靠近外围的人听到声响,转头看去,却是十多名僧人推着推车在缓缓接近。当头一人,佛像庄严,正是佛乡五子中的佛识。

    “站住!”

    一名一直在群众之外旁观的,穿着青色布衣,戴着斗笠让人看不清楚身形的男子身形一闪,便挡在了佛识身前。

    佛识本为了安抚众人情绪而来,不敢妄进,当即止步。身后推着物资的僧众也随着停了下来。

    “这位壮士,贫僧佛乡佛识,乃是为诸位送一些生活物资而来,并无恶意。”

    佛乡上前了一步,唱喏开口。声音柔和,暗含佛息,平稳着众人的情绪。

    “什么物资,都不过是假惺惺的态度!”

    高台上的黝黑男子突然疯狂地嘶吼,如杜鹃啼血,闻着哀凄。

    “当日,当日那个魔鬼就是这样的姿态,向我们讨水喝了之后不仅不感谢,反倒是狠下毒手,将我妻儿残忍杀害。你们都是妖僧,都是魔鬼!”

    “杀死妖僧,血债血偿!”

    众人的情绪有再一次被调动了起来。这让佛识心头十分凝重。

    这时,一开始便站在高台上那名拿着锄头的青年又开始说话了。他神色癫狂,对佛识等人带有浓重的排斥与怨恨。

    “我李二狗就算是饿死,就算是从这里跳下去摔死,也不会接受你们这些妖僧的施舍!”

    李二狗面上满是疯狂之色,边说便挥着锄头。突然,他猛然一个前冲,似乎真的要从高台跳下去,以死明志。

    “大兄弟不可以啊!”

    黝黑男子一把将他抱住,热泪盈眶。

    “我们都要活着,要活着看到那妖僧的死亡啊!”

    佛识看到李二狗的动作,也是吓了一跳。若是他真的跳下高台,当场摔死,那他安抚的想法也可以打消了。幸好的是黝黑男子眼疾手快,才避免了悲剧的发生。

    佛识暗中舒了一口气,看向了斗笠男子,诘问道:“看你武学根基,应不是不明情况之人,为何也要与他们一起?你应知道,一旦真的发生暴动,这些无辜的百姓,根本没有抵抗的力度。”

    人多则乱,更何况这些都是临时聚集起来的百姓,甚至有阴谋者隐藏其中。若是真的发生了冲突,恐怕便会造成大面积的死伤了。

    “若我不在,你能看到这一群仍完好无损的百姓吗?”

    斗笠男子负手看向了高台,道:“这些人中,少部分是慧座手下受害者的直接家属,大部分,则是风闻此事,害怕这种事情最后也会落到自家头上而聚集的无关人员。你又有什么办法可以去安抚他们呢?”

    “我希望,能登上那高台,与众人一谈。”

    佛识同样看向了高台。斗笠男子的一番话,透露出了不少的信息,至少佛识可以确定,这是个保持着清醒的人。而他在这里的目的,也正要因为担心会有突然的暴乱发生。

    “你在这里稍等。”

    斗笠男子甩了甩手,驾驭遁光,落到了高台之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