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护道之行-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53章 护道之行

    斗笠男子落在了高台之上,周围闹哄哄的声音便逐渐安静了下来。

    “是飞掣大人,我们先安静下来。”

    众人小声议论,随后皆住口不言,保持安静。

    诚如佛识等人的担忧,数量如此恐怖的百姓聚集在一起,彼此又互不相识。更掺杂了热血的江湖侠客,矛盾的事情又怎么可能会没有。在一开始的时候,甚至还因此而死去了好几人。

    幸好求飞掣出现了,以绝对的实力将暴乱镇压,随后一直跟随,这一群队伍才能不停壮大的同时,各自压抑着不再闹事。

    也正是因此,求飞掣在这一群人之中,声望颇高。

    “诸位,听我一言。”

    求飞掣朝着人群拱了拱手,道:“一直以来,佛乡对武林的奉献,我们皆看在眼中。漆雕光明之事,不过是特殊个例,我希望你们能够冷静,让佛乡的人上来给我们一个交代。”

    “飞掣大人,你是要替妖僧说话么?”

    那锄头青年阵阵冷笑,似乎对于求飞掣,并没有像其他人一般尊重。

    “求飞掣只是不希望因此造成无谓的伤亡。”

    求飞掣淡淡地看了锄头青年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朝着佛识招了招手。

    佛识见状,同样架起遁光,来到了高台之上。

    “妖僧去死吧!”

    锄头青年顿时就爆发了,高举着锄头就要锄向佛识。

    佛识身子一绷,但还是强忍着武者本能地反抗意识,静静地看着青年。

    今天一会,注定艰难,佛识也早有受辱的准备。对于青年的举动,他不会阻拦!

    而且,他也看出了求飞掣有息事宁人的想法。

    今天若想成功安抚百姓们的情绪,必须需要求飞掣的协助。

    “退下!”

    求飞掣的心思,一如佛识所料,他自然也不会容许青年真的将佛识打伤,因此他一把握住了锄头,轻轻振臂,将青年推了开去。

    这时,高台之下,又传来了几道声音。

    “这个和尚我知道,是佛乡五子之中的佛识,听说前段时间为了消灭烟都与诛仙海,也出了不少的力。”

    “哼,那又如何?漆雕光明不还是佛乡德高望重的三座之一,不也成为了现在残忍造杀的恶魔。”

    “不管如何,我们先听听佛识要说什么吧。”

    杂乱的话音,此起彼伏。但佛识知道,这正是他开口的时机。

    “阿弥陀佛,多谢诸位给小僧这个讲话的机会。”

    佛识先是朝着众人躬身行礼,然后才说道:“关于慧座此事,佛乡也是大为震动,这两日来,皆一直在商讨关于此事的处理结果。”

    “那结果出来了没有?你们佛乡,是不是准备包庇漆雕光明了?”台下一道声音诘问。

    “关于此事,想必诸位也曾听闻,儒道两教也将会派人前来关注。在这里,佛识可以向诸位保证,必定会站在绝对公正的角度,给无辜的牺牲者一个交代!”

    佛识此话说完,台下又想起了一阵阵此起彼伏的议论声。

    求飞掣一旁冷观,见台下之人的议论着逐渐变大,隐约似乎又有争执的意味,忙说道:“那关于佛乡目前的态度,关于漆雕光明的处置,你可以告诉我们吗?”

    求飞掣一言说出,在场之人便又都安静了下来。的确啊,目前来说,佛乡对于漆雕光明的态度,才是他们最为在意的。

    在佛怒前往公开亭张贴公告的时候,佛识便也知道了佛乡对漆雕光明采取了怎样的态度。他虽然也不忍,但不得不承认,这是最妥当的处理办法。

    佛识说道:“经过佛乡众人的商议,已经决定了将漆雕光明驱逐出佛乡。至于后续采取的行动,尚待儒道两家之人到来之后,共同商议。”

    “呵,说的倒是好听,我们怎么知道你们会不会串谋来哄骗我们?我们升斗小民,可没有能力去辨别你们这些人的真伪。”锄头青年冷声开口。

    佛识闻言,也是点头认可,道:“这位壮士所言有理。这样吧,为了避免诸位在佛乡造成践踏的悲剧,同时让诸位能够得以知道我们商议的结论,小僧建议诸位推选两名代表随小僧进入佛乡,一同参与此事。”

    “这……”

    台下众人面面相觑,显然也没想到佛识会突然这么好说话。随后他们转念一下,这个办法确实可取。

    佛识见众人已隐约动摇,继续说道:“至于其他在此等待之人,一切供给,佛乡会尽数提供。也会安排僧众前来护卫,诸位也不需要有后顾之忧。”

    求飞掣见众人虽有摇摆之意,但也有不少在暗中点头,认可了佛识的办法,便朗声道:“既然如此,此事便就此定下。关于选取代表之事,求飞掣会负责。”

    “多谢壮士。”

    佛识躬身道谢,心中也却是感激求飞掣。若是没有他的斡旋,恐怕他连突破的口子都找不到,事情又哪里能够如此顺利的进行。

    “哼,一切之事为了公道而已!”

    求飞掣冷哼了一声,特意与佛识拉开了距离。

    佛识心领神会,瞬间便知晓了求飞掣的用意,面色却不动神色地说道:“既然如此,小僧在佛乡恭候诸位大驾,请。”

    佛识退下高台,指挥着其他僧众将物资卸下后,便又匆忙返回佛乡。

    至于选取代表一事,他相信求飞掣既然答应了下来,必然能够做到。

    而在佛乡,佛魔之岸。

    柳三变借助佛相的帮助,再一次来到了这个地方。

    依旧是那不变的浓烈的佛息,只是相较于以往,似乎更少了一些生机。

    “是你,柳三变,为何来此。”察觉到有人进入的尸罗圆谛现出身来,见是柳三变,也不由得有些意外。毕竟一直以来与他接触的都是漆雕光明,现如今漆雕光明不在佛魔之岸,此事柳三变不不可能不知情,突然造访,难道是……

    “漆雕光明出事了?”尸罗圆谛面色沉重地开口。

    “慧座天命,遭人泄露了。”

    柳三变微微一叹,将事情大略说了一番,只不过将真正的原因,暂时瞒了下来。

    “阴谋奸宄,皆当超生!”

    尸罗圆谛听完,眼神一冷,身后突然金芒大作,竟是怒现了明王金刚之像!

    “前辈暂收雷霆,目前尚不明晰是谁将此事泄露的,愤怒无用。当前之急,是要设法护全慧座的天命之行。”

    柳三变忙摆手,示意尸罗圆谛不可冲动。目前的情况,他们没办法采取任何明面上的行动,一切都只能暗中进行。

    “你是要我暗中保护慧座?”

    尸罗圆谛眉头微微一皱,经过了柳三变的转述,他对目前的情况自然也有所了解,隐藏在暗中,的确是唯一的手段了。

    于是,他点了点头,道:“想必也是因为我一直以来皆在佛魔之岸不出,你才会属意我担当此任的吧。”

    柳三变点了点头,道:“论修为根基,前辈无可挑剔;与慧座又是长久以来的同修,对他有着充分的了解。因此这一个任务,只有前辈能够完美胜任。”

    他的考量,的确如同尸罗圆谛所说。毕竟目前台面的人物,不是身有要事,便是身份敏感,容易招人眼目。

    “好,此事我会进行。也替我转告佛相,我会悄然离去,不必再来佛魔之岸寻我。另外,若是佛乡不会灭,不可来此打扰定座。”

    尸罗圆谛思考一番之后,便答应了下来。目前妖域已经停止了冲击封印,他也得以抽身,不需要时刻在此地镇守。再者,也的确如柳三变所说,慧座天命之行的护持者,除了他已经没有更好的人选了。

    “柳三变多谢前辈。”

    柳三变深深地鞠躬道谢,而后离开了佛魔之岸。

    虽然尸罗圆谛已经答应出手,但还需要看佛识那边对于百姓们的安抚情况如何了。若一切安好,便是静待儒道两教上门的时候了。

    待柳三变离开之后,尸罗圆谛同样一甩淄衣,身形逐渐淡去。

    ……………………

    深柳读书堂,自柳无方离开之后,便仅剩下了仍在昏迷之中的李裔文、意怀天以及泣红颜三人了。

    此时,在柳三变的丹房之内,泣红颜将刚刚练出的一枚乌黑丹药,喂进了一只小灰兔的嘴里。数个呼吸之后,小灰兔两腿一蹬,毒发身亡。

    “还是失败,想要以毒物达到让人无法分辨的假死状态,太难把握了。”

    泣红颜长吁了一口气,面带颓然。在我不留的手册之上,也并没有关于假死的办法。她尝试以自己对于药材药性的把握,练出了数种丹药,但毫无例外的,皆无法达到柳三变的要求。

    不是彻底死亡,便是中毒的迹象十分明显。

    “我要如何在这种剧烈的毒性之下,给受体保留一线的生机呢?”

    泣红颜陷入了疑问,让人中毒身亡之后看不出中毒的迹象不难,难的是让人中毒陷入假死状态,不仅要能够救活,更要让人看不出来,这就十分考验施术者的能为了。

    就在泣红颜沉思的时候,她突然感觉鸣翠山的法阵,被开启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