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天尘之愆!-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56章 天尘之愆!

    山村之外,孩童嬉闹。一道如同地狱走出的恶魔,缓步接近了。

    “噫……”

    嬉闹的孩童稍微靠近黑袍人,便只觉得汗毛倒竖,下意识地便要远离。

    然而,还不待他们跑出几步,便突然一声哀嚎,跌倒在地。不过数个呼吸,尽皆化成了一滩尸水。

    “有酒何曾到九泉,恨满阴间。弃人无命赦红尘,毒杀天下!嘎嘎嘎……”

    黑袍人发出了一连串渗人的怪笑,举步走向山村。而随着他的走动,一股无形的波动开始散发出去。空气之中,竟似乎隐约可见一丝黑气流窜。

    那,是足以令人瞬间毙命的剧烈毒雾!

    “未觉凄惶莫伤春,你在哪里呢?嘎嘎嘎,你要藏好哦,太快被弃人找出来,游戏就没意思了。”

    弃无命怪笑着低语,步伐不紧不慢,缓缓向前。

    “呃啊……”

    他所经之地,毒气扩散。所有接触到这股毒气的人,皆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沉闷的嘶吼,便毒发身亡,随后化成了一滩血水。

    “弃人出行,寸草不生。”

    弃无命猖狂而笑,笑声终于惊动了尚未中毒的村民,他们纷纷打开门窗,或是直接出门观察这个奇怪的人。然而剧烈的毒雾,无声无息。在弃无命走过之处,只留下了一滩滩猩红的水洼。

    一条村庄,近百人命,在无声无息之间,奔赴黄泉。

    “不在这里,真是可惜啊。”

    弃无命嘎嘎一笑,正准备离去,突然心中警铃大作,身形一动,瞬间横移了三丈距离。

    咔擦……

    轰!

    一道惊雷猛然冲天而降,将弃无命原先立足之地劈出了一个深深的巨坑。紧接着,警世的辞号,冷然想起。

    “一绽春雷万物苏,蛇蟾猬鼠始呜呜。人间每又添新色,色底谁知有异无。”

    诗声大作,剑声大作,雷声大作。

    赫见一名身着灰色布衣,满面虬髯的剑者大步而来。他举剑指天,剑刃之上有雷光不断地绽开,一双本是沧桑深沉的眼眸,此刻却是布满了浓重的杀机。

    “仗技横行,毒杀无辜。天尘之愆铸霆声,以天雷之名,判你万雷殛体之刑!”

    天尘之愆铸霆声,怒声长喝,浑身乍然缭绕起了烁烁电芒。

    他高举手中人怒奇剑,剑身之上突起雷芒,直入九霄。刹那之间,雷云压境,雷龙电蛇出没其内,人间首现苍天审判之武。

    “弃人出行,寸草不生。”

    弃无命尖声一叫,音波刺耳。浓烈的黑雾骤然自他黑袍底下窜出,几乎是转眼之间,便笼罩了身周十丈范围。

    恨满阴间弃无命,天尘之愆铸霆声,这两个江湖的新面孔,这至极的一会,是正胜,亦或者邪赢?

    …………………………

    佛乡,伽明殿。

    风月学堂主事告子睥睨而来,强势孤高的态度,惹得在场众人皱眉不已。

    绝涯冷哼一声,踏前了一步。他本就是灭佛诛儒的坚定贯彻者,当初若不是坚持和解的呼声太高了,高到主战派无法压制才不得不和谈。否则在绝涯看来,现今武林,早已经是道门独尊了,又岂有这告子在此耀武扬威位置?

    于是,他冷笑了一声,道:“告子,听说你被一名后辈打成重伤,疗养数月至今都尚未痊愈,也不知道洪范那个老家伙是怎么放心让你出来的,难道他不担心你走到半路突然发作,一命呜呼了么!”

    “你!”

    告子双目一瞪,瞬间暴怒。被刀天下这样一名后辈重创,显然是他的一件黑历史,绝涯竟然敢如此不讲情面地直接挑了出来说。

    他怒目瞪向了绝涯,却突然发现绝涯眼中隐藏的杀机,不由得内心一紧。

    诚如绝涯所言,他现在伤势尚未完全痊愈,对上绝涯,恐怕要稍逊一筹。

    对于埋剑绝涯此人,他也并不陌生,若自己真敢先行动手,此人绝对也敢将他当场斩杀。

    告子瞬间想通了一切,连连数个深呼吸,将心中的愤怒压制了下去。果然,他再看绝涯之时,清晰地看见了绝涯眼中一闪而逝的失望。

    “诸位此来,皆是因慧座一事而已,切莫伤了彼此和气。”

    柳三变见两人之间气氛开始缓和,忙出来劝道。虽然绝涯与告子的对立,会让接下来的谈话中,佛乡能够掌握更多的主动性,但也不能真的让他们撕破脸皮了。

    告子冷哼一声,也顺着柳三变制造的这个台阶而下。他一甩儒袍,走入了伽明殿之内,寻了一个座椅便自顾做下了。

    绝涯啧啧了几声,也不在挑衅了。

    而对于这一切,聆音与南宫飞飞皆是沉默无言,并没有介入。

    告子坐下之后,便说道:“我们此行的目的,想必各自清楚,也就不再赘言了。此外,我在路上也已经听闻了你们对漆雕光明做出的处置,哼,虽然你们将他逐出佛乡了,但是此事并不算完!”

    语气强势至极,声声句句,皆站到了高处,这种态度,即便是一开始同样强势而来的绝涯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莫非,此人才是真的来挑衅的?

    绝涯看着告子,眼神之中充满了审视与狐疑。他本就是坚持灭佛诛儒之人,因此才会强势而来,最好因此挑起暴乱。

    但是告子此人,据他所知在当初乃是属于中立的,既不主战,也不主和,此时的作态,着实异常。

    “此事的确尚待商议,只是尚需再等一些时候。”

    佛相说道,目前三教之人已经聚齐,但仍有百姓的代表未至,还需要再稍微等待。

    “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告子斜睨了一眼佛相,竟有数分洪范那死鱼眼的味道。

    佛相还没有答话,佛识的声音便从殿外传来进来。

    “百姓的代表到了。”

    佛识当先走了进来,在他身后,则还跟着求飞掣,黝黑男子以及那个锄头青年。

    即便是进到了佛乡这等庄严之地,他依旧不愿意放下那柄锄头。似乎这锄头,便是他一切底气的来源。

    告子目光在几人身上扫过,没有再表态。

    “在下求飞掣,这两位乃是于成双,潜志文。”

    求飞掣武学根基不差,似也是见过大场面之人。面对伽明殿之内的阵势,没有丝毫的怯场,只是稍微拱了拱手,并介绍了黝黑男子与锄头青年。

    黝黑男子于成双,看着殿中一个个气态非凡的大人物,虽然心中愤懑丝毫不减,但却多了数分拘谨。只是一个普通庄稼汉的他,又哪里适应的了此时伽明殿的气氛。

    反倒是锄头青年潜志文,双手有力地握住锄头,手上青筋炸起,目光火热。

    “三位想必是代表围聚佛乡而来的百姓前来旁听了,在下南宫飞飞,有礼了。”

    南宫飞飞矜庄一笑,朝着三人拱手行礼。

    “原来是织梦人,求飞掣有礼了。”

    求飞掣同样拱手还礼。南宫飞飞这段时间在武林上四处行侠仗义,已经颇有名声了。

    佛识引着三人就坐之后,便退了下去。

    对于绝涯与告子,他实在没有好脸色,这种糟心的事情,让佛相去烦恼吧。

    佛相环视了众人一眼,微微点头。现在伽明殿内,可以说已经将慧座一事引起闹动所牵扯的势力都聚集在一起了。

    是时候开始真正的商谈了。

    佛相道:“既然人已经到齐,我们也开始吧。关于此事,佛相希望先听你们的意见。”

    佛乡先不表态,而是先听取众人的意见,在从中寻找可突破转圜的所在。这是佛相与柳三变多次商谈之后所确认下来的策略。

    “杀死妖僧!”

    于成双虽然有些拘谨怯场,但是内心之中的愤恨,仍是让他第一时间便喊了出来。

    “哼!”

    告子面无表情冷哼了一声,随后愠怒地瞟了于成双一眼,显然对于于成双这么没有礼数的举动十分不满。

    于成双面色一白,显然察觉到了告子的不满,忙朝着他连连鞠躬道歉。

    “哎,于壮士不必如此拘谨,放轻松一些,才能更好地交谈。”

    柳三变摆了摆手,宽慰着说道,却又惹来了告子不悦了一声冷哼。

    “红尘素衣,此事似乎与你无关吧。莫非你真以为这武林之大,便没有你深柳读书堂管不到的地方了?”告子对着柳三变不阴不阳地说道。

    柳三变咧嘴一笑,告子的作态太过强势与张狂,他早就准备伺机攻讦了,只是碍于他的身份,寻衅的不好太过明显。现如今他自己送上来,柳三变自然也不介意让他清楚一下情况。

    柳三变摇了摇头,道:“告子前辈此言差矣,先不说武林之事,武林人管。单单只目前慧座一事,所涉及的已经大大超出了了三教范畴。即便是前辈之儒门能可代表三教,又岂能尽代的了天下悠悠苍生?在这件事上,不仅柳某发得言,于壮士发得言。便是织梦人,便是随意一个武林人士,皆发得言。”

    “如此,又谈什么与谁有关,与谁无关呢?”

    柳三变说完,笑眯眯地看着脸色逐渐变差的告子。

    绝涯突然嘿嘿冷笑,道:“柳三变,你也不用给他面子来抬高他。就他连儒门都无法代表,又怎有可能代表得了三教。”

    绝涯心思敞亮,自然感觉得到柳三变是不满告子的态度,开始给他难看了,并且还留下了话头,让佛道补刀。目前情况,佛相自然不可能去刺激告子,但是绝涯可不一样,他十分乐意看到这个嚣张的儒者吃瘪。

    最好将告子激的忍不住动手,他的神泣,已经渴饮释儒强者之血很久了!

    砰!

    两人接连揶揄。让告子面色铁青。他猛然一拍桌子,站立了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