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变色的佛!-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57章 变色的佛!

    乡野人家,佛者遭难。

    云天心见漆雕光明仍有余力,当下毫不保留,极招倏出。

    “剑·无形!”

    云天心身形一散,似化作了无穷剑气,夺命而来。

    漆雕光明身躯六残,又有心脏被洞穿,早已经是强弩之末。然而,天命之行,却如同一盏不可熄灭的灯烛,即便是摇摇欲坠,却始终支撑着他要坚定下去。

    他猛然提起一身元功,变异的佛元,变异的渡生绝式,浩瀚而出。

    “渡生释迦!”

    功运周天,漆雕光明豁尽全力,再现了渡生佛学。却见他身周突然血色光芒大盛,竟是快速在他身后凝聚出了一尊血色巨佛。

    “哞!”

    大佛森然诡谲,血色的巨掌向前一拍,正对上了云天心剑上极招。

    轰!!!

    极招相会,巨力爆发,一股宏大之力席卷而开。先前偷袭的刀剑者、那一名无辜的男子,都在这股巨力之下,身躯直接被撕裂,鲜血碎肉飞了漫天。数间草庐也被直接掀飞,现场瞬间一片狼藉。

    血佛的手掌瞬间炸裂,漆雕光明身躯一阵剧烈的颤抖,再无法维持剩余的血佛,血佛开始慢慢消散。

    而云天心,极招被破,他也同受重击,吐血倒飞,最后狠狠撞在了远处的山壁之内,深达数丈。巨大的后力,让整座山峰都不住地颤抖,跌落了数不尽的巨石。

    烟尘瞬间弥漫,模糊了方圆数里的范围。

    “咳咳,重伤至此,竟还有如此恐怖的实力,佛乡三座,果然名不虚传。”

    云天心艰难地从山壁之内挣扎了出来,连连咳血,显然在方才极招相会之下,已经重创。虽然有他见漆雕光明已经濒死而略有轻敌有关,但是不可否认的,漆雕光明真的很强!

    若两人皆在全盛时期对上,即便是他用出圣司的绝学,恐怕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将之战胜。

    “不过,强大如你,又还能坚持多久呢?”

    云天心又咳出了几口鲜血,不由得用力揉了揉心口,似乎要将胸前郁结的残余血佛之力揉散。漆雕光明已经离死不远,他也需要提防漆雕光明临死的反扑。

    自己一个不慎,便已经重伤了,实在不必再冒险。

    他准备在此稍等一段时间,以漆雕光明的情况,势必无法坚持多长时间。他准备等漆雕光明无力坚持,自己死去。

    然而就在此时,前方之处,血芒闪烁。透过了浓浓的烟尘,漆雕光明的虚弱而又沉稳的声音,断续传来。

    “宁当燃身破眼目,不忍行杀食众生。宁破骨髓出头脑,不忍啖肉食众生。常受短命多病身,迷没生死不成佛。”

    “宁当燃身破眼目,不忍行杀食众生。宁破骨髓出头脑,不忍啖肉食众生。常受短命多病身,迷没生死不成佛。”

    “宁当……”

    “不对!”云天心面色一变,忙趁着烟尘遮蔽视线的机会,小心向前,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行去。

    不多时,他便隐约能看清漆雕光明的身影了。

    赫见此时的漆雕光明,剩余完好的左手,单掌竖在胸前,如双手合十状,闭目低吟着最慈悲,在此时却又最残忍的辞号。

    一朵血色的莲花图案,突然透过了淄衣,从他心脏的伤口处浮现,最后脉络贯穿了整个身躯。

    漆雕光明,竟以无上的大毅力,大智慧,以鲜血为引,在体内结出了最鲜艳的血色莲花。

    血色的莲花,竟也代替了他破碎的心脏!

    “此人不能留!”

    如此闻所未闻,令人震惊的手段,让云天心更坚定了杀意。他也顾不得提防漆雕光明临死反扑的危险了。

    但见他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赫然再现了儒门圣司绝代武学。

    “尽心篇·天地同流!”

    天地同流,阴阳齐汇。乾坤失色,日月蒙尘。

    心有忌惮,云天心再没有丝毫的保留,功体提升至最巅峰的境界,最巅峰的一式,乱天灭地而出。

    轰隆隆!

    庞大而无坚不摧的罡气,如同苍天毁灭之光,罡气过处,山川摧折,地裂鸿沟。而漆雕光明,却似无所察觉,依旧低首闭目,轻声念着最残忍而慈悲的诗号。

    一时之间,漆雕光明陷入死境了。

    ……………………

    幽幽山村,本是宁静祥和之地,却不料突遇地狱开口,恶魔出世。转眼之间,世外之桃源变成了人间之惨地。四周风声呜呜,竟也似为枉死的百姓在怒骂着苍天的不仁。

    “弃人出行,寸草不生。”

    弃无命黑袍低下,突然窜出了浓重的黑色毒雾,瞬间弥漫了方圆十丈的范围。十丈范围之内,目不可视,只有一股腥臭之味,令人闻之,便直觉晕眩欲吐。

    铸霆声浑身挟裹电芒,威风凛凛。但是面对这种剧毒气雾,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身形一闪,但闻霹雳一阵,瞬间远离。

    同时,人怒高举,接引苍天之怒。九霄云上,雷云翻腾,如苍天审判之武学,首现尘寰。

    “苍雷之殛!”

    咔擦!!

    雷龙电蛇急速奔走闪烁,最后汇聚成了一道如水桶粗细的银白色惊雷,轰然砸落在黑雾之上。

    噗!

    惊雷落地,电蛇疾走。十丈毒雾竟如火遭水,滋然作响,随后便是一阵白雾蒸腾。原本目不可视的毒雾,也被释稀了许多,隐约可见铸霆声一式在地面打出的巨坑。

    然而,黑雾之中,却是没有了弃无命的身影!

    铸霆声心中一紧,双足猛然一沉,一身元功提至极限,周身密布着的雷霆更是瞬间大作,劈啪作响,如千鸟齐鸣,令人心惊。

    “嘎嘎,反应不差。”

    一道快速接近的黑影又快速退下,显然是弃无命不敢轻易被铸霆声的雷霆沾身。

    他身形闪烁,就要再次回到黑雾之中。

    “跟铸霆声比速度,你以为你是夜流光吗!”

    铸霆声怒喝一声,竟如身化雷霆一般,快速接近了弃无命。同时手中人怒雷光大作,狠戾一剑,横斩弃无命腰腹。

    唰!

    铸霆声速度极度恐怖,很快便追上了弃无命,而就在人怒即将把弃无命腰斩的时候,却见弃无命身形如没有骨骼一般诡异扭曲,竟是轻巧地便将铸霆声攻击闪避了过去。

    同时,铸霆声因为发起攻击,速度稍缓。弃无命趁着这机会,又回到了黑雾之中。原本已经逐渐散去的黑雾,再次恢复了视线无法穿透的浓郁程度了。

    “阴谋奸宄,异行奇能,此等涉世祸胎,天尘之愆,决不轻饶!”

    铸霆声见此情况,勃然大怒。手中人怒高举向天,顿时牵引九霄雷云,蔽天翳日。狂雷闷闪,恍兮惚兮,竟如九天倾轧而来一般。

    “狂雷天降!”

    铸霆声面色涨红,以功体引雷,再借无匹的根基,纳天地之雷于一剑,极限的一式,悍然而出。

    刹那之间,只听闻无数轰鸣之声。九天之雷,狂然怒降,交织出了一片连接天地的银白帘幕。几乎是在瞬息之间,黑雾便被直接打散。

    狂雷落处,地面被击出了无数的深坑,随后深坑再被打出深坑,眼前之地,竟是被铸霆声极限一式,硬生生地打出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

    “嘎嘎嘎嘎,天尘之愆铸霆声,弃无命记住你了。”

    狂雷散尽,天地一净,除去了眼前深渊,已无了弃无命的踪迹。只有略带虚弱的声音,在逐渐远去。

    看来,在铸霆声极限一式之下,弃无命虽然付出了一些代价,但是依然成功遁逃了。

    “仍是被他脱逃了,可恶,若此时是阴雨天气,此招必定能够将他直接斩杀!”

    铸霆声人怒柱地而立,微微喘气。在秋高气爽的时候施展天雷之招,消耗太大了,威力也有所不足,否则弃无命绝对无法安然避开。

    “此人手段毒辣,必定会再次造杀。听闻武林公开亭已经再开,或许我可以借助公开亭将此人的讯息散布出去,让正道人士有所警惕。”

    铸霆声歇了一会儿,恢复了些气力之后便离开了。

    而另一边,弃无命匆匆逃离之后,便难以支撑遁光,落下了身形。

    “天尘之愆,好一个天尘之愆!”

    弃无命愤怒地低吼,虽然看不清他的面容,但必定也是狰狞万分。

    恶魔开道,本应毒杀天下,让世间陷入绝望之中。却不曾想到,他第一次动手,便遭遇了这样一名强者的拦杀!

    而且,还是一名武学如此奇特的强者。

    铸霆声操控的雷霆之力,实在是太过可怕了。可以说得上是他这毒雾之术的克星,又有雷霆一般的急速,让他无法用其他的毒术。简直可以说这个人,就是为了克制弃无命而存在的。

    “哼,等我终极毒药研发完成,届时必将用你铸霆声来当第一个体验者!”

    弃无命心中咒骂,杀心饱含。

    就在此时,突来阵阵哀愁之风,让弃无命心中凛然,汗毛倒竖!随即,低婉哀愁的辞号声,缓缓传来。

    “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闲离别易消魂,酒筵歌席莫辞频。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随后,便见一条熟悉的身影,缓步而来。浅绿色的衣袍猎猎飞舞,与苍白的发丝纠缠。剑眉之下,本应神武的星眸,却染上了浓的如墨一般化不开的哀愁。

    淡淡的辞号落下,宣示着来人的身份。

    “未觉凄惶——莫伤春!!”

    弃无命浑身大颤,看着来者,一字一顿地低喝出声。

    未觉凄惶,未觉凄惶。弥漫着哀愁的双目定定注视着恨满阴间弃无命。面对这个身怀神秘毒术的恶人,莫伤春能成功除恶吗?

    突然遭遇任务的目标,本就被铸霆声重创的弃无命,又能否在莫伤春手下保全性命。亦或者……利用自身的毒术,成功完成反杀?

    弃无命黑袍一挥,十丈毒雾,再次弥漫!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