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表态!-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58章 表态!

    佛乡,伽明殿中。

    告子被柳三变与绝涯两人接连揶揄,不由得面色一沉,拍桌而立。

    “如何?要动武吗?”

    绝涯同样站起,一脸戏谑地看着告子,似乎巴不得告子动手一般。

    “绝涯,注意克制。”聆音见两人有愈演愈烈的迹象,也不得不出声阻止了。若两人真的在此事打来起来,传出去徒惹笑话不说,今日的正事,也无法继续了。

    柳三变也忙道:“两位前辈,请暂熄干戈,眼下还是商量慧座之事要紧。”

    绝涯闻言,冷哼了一声坐了下去。却在一个隐晦的角度,朝着柳三变挑了挑眉,示意自己已经看穿了他的把戏。

    两个的家伙对视一眼,各自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然而,这是告子却做出了一个完全在两人意料之外的举动。

    告子几步走到了于成双身前,郑重地一躬身,道:“方才是告子失礼了,还请于壮士不要怪罪。”

    身为地位皆如此超然的告子,突然向自己行礼,将于成双吓得面色发白,连举起双手用了地摆了摆,口中急忙说道:“不,不必如此。”

    “嗯,壮士心胸广阔,是告子狭隘了。”

    告子点了点头,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之上。

    众人愕然地对视,似乎都在讶异告子态度的转变。

    柳三变则想的更深了,他隐约感觉现在这个儒雅深沉的告子,才是原本的告子。若真是如此,那方才冲动易怒的告子,很有可能是他故意伪装的。

    若真是如此,那他伪装成那副模样,是为了什么?

    柳三变看向告子的眼神之中,不自觉带上了一丝凝重。看来此人能长期执掌风月学堂,怀有不轨之心却能隐忍至今不留下任何不利证据的对手,实在是不容小觑。

    想到这里,他朝着佛相轻轻地点了点头。

    佛相便站起来说道:“好了,诸位皆请各自克制,拿出十二分的理智来对待此事。这样吧,目前在场者,除去三教代表之人,尚有求飞掣等人,以及南宫飞飞,红尘素衣。佛相建议,让在场之人皆说一下自己的看法吧。”

    这是柳三变所定下的第二个环节,尽量将更多的人拉进此事当中,去分散儒道所提出处理办法的重要性。

    锄头青年潜志文正要说话,求飞掣忙拉了他一把。他虽然不怯这个场子,但是他却很清楚眼下是三教的一个交锋。虽然佛相等人处处皆将他们囊括,但很显然,他已经看出了佛相等人的心思。

    只不过,他并没有提出来。毕竟他的想法,也同样是息事宁人。只要他们提出的办法能够让围聚起来的人散去,求飞掣皆会同意。

    他拉住了潜志文,说道:“既然如此,在下妄言一句。既然佛乡之人想要先听我们的意见,不如便从佛相左侧开始说起,也免去了争执的时间。”

    佛相左侧,正是告子。

    再向左依次往右绕一圈,则分别是南宫飞飞、刀无心、绝涯、聆音、求飞掣三人,而最后的柳三变则是位于佛相右侧。

    “这个提议倒是不错。”

    众人皆微微点头,认许了求飞掣的提议。

    “既然如此,那告子便先说出儒门的看法了。首先,对于漆雕光明的处置之上,你们做得很好,也很及时。这一点,儒门认可。但是仅是将其逐出佛乡,并不能平息此事,这一点,我相信诸位皆有公认。”

    告子说到这里,稍微停顿,目光扫向众人。其中绝涯、求飞掣都在微微点头,似是认可。其余人则默不表态。

    告子继续说道:“儒门意见,佛乡组织专门的人手,接受儒道的监控,对漆雕光明进行追杀。同时,为表明忏悔之意,佛乡关闭千座庙宇,隐退二十年。”

    受儒道监控!

    闭庙千所!

    隐退二十年!

    告子所提三个条件,就好比三把锋利无比刀刃,连续地割向了佛乡的咽喉。即便是以佛相如今的心性,听闻此等言论,也不由得怒目一瞪,面色涨红了。

    殊不知,先前与告子还针锋相对的绝涯,竟是在此时点了点头,认可了告子的条件。

    “这个条件,道门也可以接受。”绝涯点头说道。

    “绝涯前辈的想法,与告子前辈一模一样,是吗?”

    柳三变面色也不好看,毕竟告子所提出的条件,太过于强人所难了,根本就是籍着慧座一事来打压佛门。此时再听闻绝涯的话,不由得沉声开口,炯炯的目光,注视着绝涯。

    要知道,道门也曾有令师造杀一事,虽然目前此事尚没有被公诸于世,但纸终归是包不住火的,在未来的某天,也许今日的情况,便要在道门之内重演了。

    更有一点的是,先前两人如此对立,但是一旦关系到自己宗门利益,绝涯竟真能抛却自己个人荣辱,此人的确不可小觑。

    绝涯接触到柳三变的眼神,便也知道了他此话所指。确实,若令师造杀一事被人暴露出来,今天的情况,很可能会在道门重演。为了避免此事,释儒两教他至少要拉拢一教,以面对未来可能发生的困境。

    而很显然,告子并不在他选择的盟友之列。

    于是,绝涯斟酌了一下言辞,道:“不过三教向来教好,如此的处罚,确实过于严厉。我提议将告子的条件适量减轻,关闭庙宇就不必了,只需要组织专门的人手,在儒道的监管之下追杀漆雕光明,之后再隐退五年便可以了。”

    绝涯内心一番衡量,将告子的量刑减轻许多。这个程度的惩罚,若真是令师一事爆发了,道门也还承受的起。

    “嗯,既然如此,儒道两家的意见便先确立下来了。接下来,请织梦人也说一下对于此事的看法吧。”

    柳三变也知道绝涯已经做出了让步,不好继续逼迫。而且尚不到最后,两人的论定,也不一定便能够成立。接下来,便是按照顺序,位于告子左测的南宫飞飞发表看法了。

    “这嘛……”

    南宫飞飞拍了拍千织翼,面现沉思。他本只是来关心此事的,也没有想到会直接被柳三变给牵扯下水。

    不过不得不承认,柳三变这一手,的确玩得漂亮,将意见分散之后,才能更好的从中做手。

    这是一个阳谋,南宫飞飞相信告子与绝涯也同样看出来了。所以他们一开始,才会那样的强势,为的便是依仗儒道之力,给佛乡施加压力。

    不过如此一来,佛门隐遁,也必然将接下来的武林情势导向一个不可预估的轨迹,南宫飞飞并不愿意看到这种情况。

    他沉思了一会儿,便决定了暂时卖柳三变一个面子,说道:“关于此事,织梦人认为慧座一人行事,不该迁怒至佛乡头上。既然佛乡已经将其驱除,便已经是对此事负责。后续的话,成立专门的人手负责此事,也不须说谁监控谁,大家齐心戮力便可。”

    刀无心轻轻嗯了一声,算是认可了南宫飞飞的办法。

    “嗯,织梦人这个提议十分平和,也不失公正,的确是目前来说,最为可行的办法。”

    柳三变点了点头,认可了南宫飞飞的提议。同时,也是为了暗示其他人,这个办法最为可行。在场之人中,求飞掣按照佛识的说法,柳三变认为应只要三教给出了满意的答复,能让围聚的百姓散去,他皆会认可。

    毕竟三教之间的争夺,他一个散人,也没有必要牵扯其中。

    他所要暗示的,是于成双与潜志文。这两人非是江湖中人,对于这里面的门道不甚清楚,偏又占去了两个名额,不能让他们接受告子乃至于绝涯的意见。

    聆音这时说道:“关于此事,我也认可南宫飞飞提议。”

    聆音说完,朝着南宫飞飞笑着点了点头,心中却是愈发沉重。

    对于南宫飞飞,她越来越看不懂了。

    “杀死妖僧,杀死妖僧!”

    于成双只是一个普通的庄稼汉,不清楚太多的道理,但是他只知道,杀人偿命。

    漆雕光明杀了他的妻儿,那就一定要杀死他报仇!

    “嗯,那求壮士,你的意见呢?”

    柳三变点了点头,目光转向了求飞掣。

    求飞掣微微皱眉,以他的眼界,自然看得出来此刻伽明殿之内所隐藏的暗流。但是这是三教之间的事情,他并没有参与进去的必要。

    认真思考了一番,求飞掣决定放弃这个提议表态的机会,说道:“我之所以前来,乃是为了保障于成双与潜志文的权益。只要最终的结果能让两人接受,在下的便没有意见。”

    “呵呵,壮士倒是豁然。”告子这个时候看着求飞掣,轻声赞赏了一句。

    求飞掣抿了抿唇,礼貌性地朝着告子点了点头,并没有接话。

    “妖僧必须死,凌迟而死!”

    锄头青年目光狂热,带着浓重的怨恨。他说完之后,竟还目光炯炯地扫视了在场所有人一眼。

    “不仅妖僧要死,就连你们,这些秃子,这些牛鼻子,统统都要还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