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定论!-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59章 定论!

    “哦,你很有想法嘛。”

    绝涯目光一冷,眼神如刀一般看着潜志文,似乎在下一刻,便会雷霆出手,将这个胆敢口出狂言之人当场斩杀!

    求飞掣心中一紧,忙将潜志文挡在了身后,警惕地看着绝涯。

    “呵呵,绝涯,说好了要尊重众人的意见,你这样恼羞成怒,可不好呀。”

    告子语气戏谑地揶揄了绝涯一番,对于潜志文的这种极端抨击佛道的态度,显然十分欣赏。

    然而在这个时候,潜志文却又开口了。

    绝涯如刀一般的眼神,显然并没有让他害怕。他只是将手中的锄头握的更紧了,颇有一股锄头在手,天下我有的架势。

    他看着告子,说道:“你这个穷酸秀才也不要高兴,你们也不是什么好人,我要你们也统统下地里去种田,起码要种二十年!”

    “你!”

    告子面色一沉,激赏的目光也瞬间布满了杀意,看向潜志文的眼神中,是比绝涯还要凌厉的杀机。

    这个坑货!

    求飞掣斗笠之下的面色都有些发白了,冷汗开始滑落。他全神贯注地盯着告子与绝涯两人,心中将潜志文都骂上天了。

    这哪里是来申诉的,这简直就是来搞事情的啊。不说他人,单是绝涯与告子,随便一人都够他喝一壶了。他倒好,一次性的全给得罪了。

    就连柳三变,也被潜志文的言语给震撼了,这是有多大的心,才能说出这种话?

    柳三变看向潜志文,目光突然又落到了他的锄头之上,眼中金芒闪烁,却是慧眼之术开启,却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也就是说,潜志文并没有被什么控制,或者影响着性情。

    再看目前情况,佛相、告子与绝涯显然都已经被潜志文一番话给惹怒了,只有聆音有些心不在焉,似乎并没有在意眼下的事情。

    柳三变想了想,这个爆发点必须由他来缓和了。

    他轻嗽了两声,道:“这位壮士,目前乃是为了讨论慧座之事,与儒道并无关联,请你关顾好主题。”

    “哦,这样啊。”

    潜志文一脸失望,但还是听从了柳三变的话语,说道:“既然如此,让这些和尚还俗就好了。”

    “既然如此,那柳某也说一下对于此事的看法吧。”

    潜志文明显是要将事情放大,柳三变便快速将他带过。然后接下来,便是由他谈谈看法了。

    柳三变道:“关于此事,虽然影响颇大,但我们皆是明眼之人,此乃慧座一人所为,佛乡也为此迅速做下了裁决,实不该继续刁难。这一点上面,我与织梦人是同样的看法。”

    “不过,慧座毕竟是佛乡之人,他之造杀,佛乡也同样脱不了关系,因此后续派遣人手对其进行诛杀,也是必行之事。关于此点,织梦人先前也有提及,柳某所思的,乃是此事既然是武林之事,也不能尽数劳烦三教,柳某不力,愿意负责此事,组织人手。此外,也希望求壮士能够加入。”

    “我会全程参与。”求飞掣说道。

    柳三变点了点头,他邀请求飞掣的目的,便是要安抚百姓,

    柳三变继续说道:“最后,便是关于受害者之事。这一点,柳某提议由佛乡独自进行,先寻找到被此事波及的受害之人,佛乡出资出力,帮助重建家园。”

    “嗯,真不愧是,红尘素衣思虑周全,这一点便是连织梦人都没有考虑到。”

    南宫飞飞听闻柳三变之言,不住地点头,显然对于柳三变所说的十分认可。

    佛相道:“既然此事,红尘素衣已经做出了总结,若诸位并无意见,佛乡便采纳红尘素衣的办法了。”

    “小和尚,你要枉顾我们儒道的建议么?”

    柳三变所言,虽然是切切实实地为此事善后,但是与告子打压佛门的初衷相悖,这个结果,他难以接受。

    同时,告子的目光看向了绝涯。

    虽然两人之间彼此不和,但是在打压佛门这方面,目标应该是一致的。

    绝涯也是眉头深皱,对于柳三变提出的办法,他的确有些不满。就在他要出言反驳之时,聆音却是开口了。

    “红尘素衣这个办法,道门同意了。”

    告子面色一沉,目光幽幽地扫向了聆音,沉声道:“若告子不曾记错,此回道门所派遣的代表,是绝涯吧。”

    绝涯的面色也不好看,瞪着聆音,似乎在等待他的解释。

    气氛倏然变的压迫。

    面对两人的凝视,聆音却是面色不变。只见她拂尘一荡,朗声道:“衔令者在任何时候,皆是道门表率。此事,聆音代表绝涯,代表道门,同意了。”

    我同意了,你们待要如何!

    聆音没有去理会两人的眼神,一身坦荡。

    “聆音前辈心胸,柳某钦佩。”

    柳三变适时地赞了一句,同时也是变相地向绝涯施加压力。毕竟他可也是掌握着令师造杀一事的人啊。

    “绝涯,你意下如何?”告子面色阴沉,只觉得此回只身前来实在欠缺考量。他并没有想到,柳三变竟会采取这么狡猾的办法,更没有猜到会有这么多意料之外的人到场。

    绝涯突然嘿嘿一笑,目光转向了告子。

    柳三变掌握局势的手段的确厉害,现在的情况,已经被柳三变牢牢把握,即便他勉力反驳,最终必也无济于事。

    既然打压佛门已经没有了希望,那么难堪一下这个看不顺眼的告子,也算是小小的收获。

    绝涯说道:“什么我意下如何,你听不到我们衔令者已经表态了么?还是你已经老糊涂了,耳朵不禁用了?”

    “你!”

    告子霍然起身,怒视着绝涯,面色变换,显然心中愠怒不已。

    “哼,既然此事已有定论,接下来的事情,儒门便不参与了,告子会在风月学堂等待事情的结果,请。”

    告子一甩衣袖,愤怒离去。

    绝涯此行讨了个没趣,此时商谈终结,也不想继续呆在这里,便起身说道:“此间事了,往后若有需要,你们可寻衔令者相助,绝涯告辞了。”

    既然此事是聆音应承,绝涯干脆便将后续之事都推了给他,自己清闲离去。

    求飞掣说道:“不知红尘素衣何时组织人手进行诛杀漆雕光明,目前又已经有谁参与其中呢?”

    “目前的话,仅有你我,以及佛识三人。”柳三变说道,这个方案虽然已经定下,但之前并不确认能够顺利通过,因此还没有真正开始召集人手。

    “若不弃嫌,南宫飞飞也愿助一臂之力。”南宫飞飞这时开口表态了。

    聆音也说道:“此事,我也会全力协助。”

    关于漆雕光明无辜造杀一事,她并不了解内情。但是她素来知悉慧座生性慈悲善良,必定不会无缘无故便四处造杀,她准备与柳三变一同行动,如此既能光明正大地监视南宫飞飞,也能够查清漆雕光明突然癫狂的原因。

    毕竟众人在言谈之中,关于慧座为何性情大变,四处造杀一事,没有丝毫的提及,这让她有些疑虑了。

    而更重要的是,南宫飞飞所表现出来的态度,让她越来越觉得此人并非奸邪之人。但是这股感觉越是强烈,她心中便越是怀疑。这种矛盾的感觉,让她十分煎熬。

    “织梦人有心了。”

    柳三变朝着南宫飞飞友善一笑,虽然不知道此人来历,但凭他一直以来的表现,柳三变认为此人尚可以信任。

    至少,现在可以信任。

    “既然如此,我先带两人离去再来与你们汇合。”求飞掣说道,若真开始了针对漆雕光明,他绝不可能再带着于成双与潜志文两人,因此准备想将他们带回去。

    柳三变说道:“接下来的事情,必然是激烈的武斗,两位不曾习武,的确不好贸然参与。此外,既然两人皆认可了现在的方案,也劳烦求壮士从旁协助,令围聚的百姓们散去吧。”

    “佛乡也会安排人手,协助疏散。”佛相补充了一句。

    “好,多谢。只不过百姓数量颇大,要尽数疏散,恐怕至少需要三天的时间”

    这一次围聚而来的百姓们,足有上万人。而且大部分皆是远程而来,要想将他们全部疏散了,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不急。”

    柳三变摆了摆手,目前他们连漆雕光明的行踪都尚未掌握,自然也无法立刻进行针对,更何况柳三变也打算将此事尽量拖延。

    柳三变道:“关于慧座行踪,我们尚需要调查。疏散群众之事颇为要紧,求壮士便先进行吧。三日之后,柳某会在读书堂恭候大驾。”

    “好,届时求飞掣会前往读书堂,请。”

    求飞掣点了点头,带着于成双以及不情不愿的潜志文离开了。

    这时,南宫飞飞与刀无心走了出来,说道:“既然如此,那边三天之后再行会面吧。这三日,南宫飞飞也会尽力寻找慧座下落,告辞了。”

    南宫飞飞与刀无心离开,聆音也约定了三日之后再上读书堂后,便跟着离开了。

    众人离去,佛相才长舒了一口气。

    “总算度过此关了,真是多亏先生了。”

    若是没有柳三变提出办法,并且全场跟进掌控,恐怕还真不好解决此事。

    柳三变却没有得意之色,反而愈发凝重。

    “此事突然发生,我虽然尽量将它压下,放小,但仍是被他牵扯了一部分的人力。接下来你的布局,希望不要受到影响了。”

    “相信佛怒吧。”

    佛相说道,如今发生此事,佛识必定要为此奔波,无法与佛相配合,诳出奸细。这个时候,也只能相信佛怒了。

    柳三变道:“关于此事,我除了让小方去寻找忘我无涯,一问玄武定之法外,尚请了圣女协助。现今小方也没有讯息传来,我打算先回读书堂,一探圣女方面的进度。同时,我会想办法将佛识排除,让他能够留下来帮助你。”

    能否寻得忘我无涯,仍是一个未知之数。现在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让柳三变无法专注。恐怕最终,还是要依靠泣红颜的毒术了。

    “请。”佛相躬身相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