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生死-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6章 生死

    观星道观之外,烟都人世主强势而来,轻描淡写数剑,划开四面鸿沟,“口”形地势将整个观星道观围纳其中。

    “烟都拓跋如梦,前来领教白日观星之能。”

    拓跋如梦负手,傲然立在半空之上,俯瞰观星道观。

    “烟都之主大驾光临,藏虚有失远迎啊。”

    藏虚冷冷一笑,同样跃步上空,与拓跋如梦对峙。

    博娴、婉惜两人紧随其后。

    拓跋如梦之名在当年,可谓是极具威慑力。除去他狡诈狠辣的心性外,超绝的武力也是他之所以能搅动武林风云的倚仗。

    烟都烟雨云风四位,据传闻便是其弟子。

    “道长客气,拓跋如梦不过回敬当年烟都之礼罢了。”

    说完,他看向了一旁的博娴。

    “只是没想到博士生也在此地。正好,此礼一并奉上。”

    话音落,拓跋如梦倏然挥动剑指,开启战端。

    “推星揽月。”

    面对凶名在外的人世主,藏虚不敢大意,宝剑映天星,一抬手,便是极招。

    婉惜也同时出剑,只见她剑刃流光化彩,搅动风云。霎时间,万千剑气,爆射而出。

    一旁博娴凝目以对,寻找拓跋如梦之破绽,双掌上元功涌动,试图一式破敌。

    同时面对三位先天围攻,拓跋如梦依然气沉若海,不见丝毫慌乱。只见他双手剑指交叠,同指天地。

    “苍生,剑流,去!”

    铮!

    突兀剑鸣,一柄通天巨剑映衬着拓跋如梦身形具现。而后随着他剑指所向,爆空斩落。

    “噗!”

    “噗!”

    极招相对,高下立分。纵使藏虚、婉惜皆是老牌先天,依旧不敌人世主神威。一击受创。

    “机会!”

    一旁博娴目光一闪,提掌欺身,却不见拓跋如梦唇角诡笑。

    砰!

    博娴突然一掌,猛然打在拓跋如梦背后,却惊觉元功落处,竟恍若击打在飘絮之上,无从着力。正在其惊异之际,只感觉到一股沛然不可抵挡之力,从掌上传来,直冲其功体。

    博娴一时难忍,高喷新红,连连倒退。

    “高丘笑蓬莱,今日入荒丘。”

    拓跋如梦微微一笑,剑指一点,剑气激射,只取博娴咽喉。

    危急之际,却闻婉惜一声娇喝,提剑来防。

    “休伤我博士生!”

    婉惜长剑挥出玄奥轨迹,动荡阴阳。骤然间,凝气成珠。

    “一气万瀑!”

    喝声落下,万千水珠突然振动,携带滚滚破空之声,直没拓跋如梦。

    同时,藏虚振作再来,提剑再出极招。

    “拨云见天!”

    足下踩罡步,剑上映天星。藏虚面沉如水,浩瀚元功毫无保留的倾泻,一剑出,风云皆碎,唯见一日当空!

    拓跋如梦见状,正欲出招之际,异变陡生!

    婉惜与藏虚两人极招相会,竟引动天上烈阳之力,霎时间,一道七彩天虹,横亘天地。拓跋如梦正处天虹之中,元功竟是莫名一滞。

    虽只是瞬间的凝滞便被其压下,然后再要提功反击,已是不及了。两人极招,瞬间将其吞没。

    “哼!”

    以身受招。拓跋如梦闷哼一声,首现新红。

    然而受到创伤,也令他心头涌起怒气,浩功再提,已是不再保留。

    “苍生,剑瀑!”

    拓跋如梦凝剑双指,霎时间,无尽剑势凝结成瀑,化作无边剑瀑。

    “小心!”

    博娴见状面色一变,纵身来到两人身前,脚开八卦步,掌拨阴阳图。赫见道家高深卸劲绝学,两式合一。

    “八卦,阴阳流。”

    “疾!”

    拓跋如梦剑指一点,无边剑瀑受到指引,顿时爆射而出,直没博娴三人。

    博娴卸劲绝学虽则高深,但面对人世主这无边剑瀑,依旧吃力无比。几个呼吸间,已是汗流满面,更有数道剑气越界而来,在其身上留下伤创。

    藏虚两人见状,提起元功,拍在博娴背上。

    得两人元功加持,博娴防御之力大增,然而在这近乎无尽的剑瀑之下,依旧岌岌可危。

    就在此时,天外突来一剑,凌空立在博娴三人之前。

    剑上发出吟吟剑鸣,竟是尽挡剑瀑之力!

    随后,随性快意的辞号,从远及近,飘荡而来。

    “性是杀情比智先,为人偏爱说因缘。杀,是缘。不杀,也是缘。”

    辞号落下,人已来到博娴三人之前,正是七尊剑之裁决者!

    “搅局的人。”

    拓跋如梦见状,收起攻势,负手凝视裁决者。

    “阁下实力不错,不如与我较量一番?”裁决者笑道。

    “此人乃是七尊剑之人,我与七尊剑之主相会在即,不宜与此人产生冲突。”

    拓跋如梦心中一番思量,已有了决定,当下摇了摇头,道:“既然阁下要保下这三人,拓跋如梦便不再为难。”

    说完,转向藏虚几人道:“今日未能尽兴,来日有机会,拓跋如梦再来请教。”

    说完,转身飘然离去。

    “多谢壮士出手相救,不知壮士名讳?”

    博娴平复了一下体内元功,上前躬身询问。

    “你们不必询问。记得告诉李裔文,他欠我裁决者一个人情。”

    裁决者一挥手,大笑而去。

    “裁决者。”博娴看着他的身影,若有所思。

    “这……真是怪人。”藏虚苦笑一声。

    “此战虽是在高空进行,道观并未损毁。然而此地已成是非之地,恐怕不宜居住了。”婉惜说道。

    “恩,你们继续你们的任务吧,我便先前往留仙翠篁,请。”藏虚说道,转身离去。

    “博士生,那我们接下来去哪里?”婉惜问道。

    “嗯……夜流光与了空禅师两人虽然以禅师修为深厚,然后夜流光的轻身身法可谓天下无双,安全暂时不必担心。我们便先前往一寸红尘吧。”

    “恩。”婉惜点头,莲足却是轻轻跺下,瞬时一片轻烟,随风远去。

    ……………………

    无名荒村之内,释论疏因流浪汉一席话而轻身犯险,却不料突闻阵阵诡铃腥雨,掩日而来。

    “雨中藏有剧毒!”

    释论疏内心一愣,佛功施展,登时体表浮现一层淡淡金光,将毒素隔绝。

    “你是何人?这里的人,可是你所毒害?”释论疏沉声问道。

    可惜,他的质问,并没有得到回答。

    幽暗之中,一道清瘦人影,逐渐接近。

    释论疏目光一沉,看清来者面容。

    很清秀的一个男子,面容俊逸,只可惜双目阴鸷,充满了戾气。

    释论疏还想开口,却忽然面色一变,一扭身形,闪避开来。

    一滴雨珠落在释论疏方才所站立的位置,将地面腐蚀出了碗口般大小的小坑。

    “有点意思。”男子露齿一笑,似乎被释论疏提起了兴趣。

    “邪魔之流!”

    释论疏一愣怒喝,佛功浩瀚展开,直攻来者。

    然而,对方不闪不避,仅是双指一点,无数腥雨飘荡而来。

    “滋滋滋……”

    腥雨落在释论疏佛体之上,竟升腾出阵阵白烟。

    “可怕的腐蚀力。”

    释论疏不再强进,沉腰立马,云手推纳,极招怒发。

    “大梵圣掌!”

    极招怒出,宏大的佛力充斥天地,一个巨大的金色‘卍’字恢弘降下,镇压来人。

    一时间,诡铃突突,腥雨倒流。

    突然,就在释论疏极招将落之际,来人身形突兀不见。

    释论疏大惊,正待有所动手,身后,已被一掌轻压。

    “拜拜。”

    男子轻声在释论疏耳边道别,而后沛然掌劲爆发,直摧释论疏功体。

    噗!

    释论疏登时重创,大呕新红,身形更是无力抛飞。

    “咦,顽强的秃驴。”

    男子却是一声惊咦,旋即指尖一点,霎时间,万千毒雨,激射释论疏。

    陡然,一道剑光飒然而过,逼退了万千毒雨,而后抱着释论疏,瞬间退去。

    “白首留仙?”

    男子擦了擦鼻尖,呵呵怪笑,旋即身形逐渐消散在腥雨当中。

    荒村远处,一道流光闪过,现出两道身影。赫然便是释论疏以及道门三辉之白首留仙墨张声。

    甫一落地,释论疏便盘膝而坐,强力运转元功。

    那男子实力强大不说,身上更是处处剧毒。方才释论疏被其元功透体,已是身中剧毒了。

    墨张声见状,提元赞力,以沛然道门真元,一助释论疏。霎时间,只见释论疏周身白雾蒸腾,正是元功运转至极限之征。

    “呼……”

    许久之后,释论疏长舒了一口浊气,起身道:“多谢前辈相救。”

    “无事,只不过你内伤虽暂时压下,但毒患未解,需要及时设法。”墨张声说道。

    释论疏点了点头,正要说话,却不料阵阵诡铃,再度来袭!

    释论疏面色一变,墨张声衣袖一番,长剑上手。两人凝神看向铃声传来的方向。

    突然,身后传来轻缓脚步,烟都烟朱怀抱朱剑,无情逼近!

    “现在,你们要怎么逃呢?”男子爽朗一笑。

    “大梵圣掌!”

    释论疏见此阵势,心知不妙。当下不再多言,怒提元功,极招上手。

    “啧啧啧。”

    男子怪笑几声,伸指一点,腥雨暴动间,竟是凝聚成无数牛毛一般细小的水针。而后,在男子元功催动之下,激射释论疏。

    释论疏实力本就要逊色一筹,加上先前受创以及毒患在身,一时间难以抵挡,身上再添数处新红。

    “我来助你。”

    墨张声见状,提剑欲助,一旁烟朱见状,怀中朱剑猛然出鞘,直劈墨张声。

    不得已,墨张声只得回身抵挡烟朱攻势。

    “和尚,你的头很有趣。给我好么?”男子问道。

    “有能力,便拿去。”

    释论疏沉声一喝,元功再提,赫见一朵璀璨金莲,凭空乍现。

    “莲花降魔。”

    释论疏一声怒喝,元功催动金莲,轰然袭向男子。

    “妈呀,好可怕。”

    男子一脸惊恐,解下腰间紫色雨铃,往着金莲,用力砸去。

    轰!

    只听得轰然一声,佛相极招,竟是被男子这随意一砸破去。

    噗……

    极招被破,释论疏登时受创,鲜红高喷中,颓然倒地。

    “吓死宝宝了。”

    男子捡起雨铃,慢步走向释论疏,同时活动着手腕筋骨,一脸的跃跃欲试。

    “你敢!”

    墨张声怒喝一声,想要援手,却被烟朱纠缠,无法脱身,甚至因为走神,后背反被烟朱一剑划破。

    就在两人危急之际,熟悉的辞号,凛然再现。

    “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辞号落下,高空赫然现出一位超然道者,身着阴阳袍,背负除妖剑,手持荡魔尘,傲然来到。

    “垢无尘眼下,不许妖人猖獗!”

    ………………

    留仙翠篁之外,为无寐生之死,藏虚急急而来。

    倏然,藏虚步伐一滞,面带不信的看着前路背影。

    “白日观星,拓跋如梦,等你许久了。”

    拓跋如梦猛然转身,衣发飘扬间,露出那永远温文儒雅的浅笑。

    “你……你怎会在此。”藏虚问道。

    “你会知道的。”

    拓跋如梦轻轻一笑,剑指一点,沛然剑气激射藏虚。

    藏虚面色一变,持剑破开此招。

    拓跋如梦见状,瞬身上前,如浪如滔般的攻势,倾泻而出。

    藏虚勉力抵抗,根基终究不敌人世主。百招之后,已是伤痕累累。

    “一招,送你上路。”

    拓跋如梦猛然一喝,剑指高扬,而后猛戳地面。

    “苍生,剑游!”

    咔擦咔擦。

    强劲剑气直入地底,整个地面激荡,隆隆作响,烟尘四起。一道无匹剑气,透过地底,凶猛而来。

    “我命休矣。”

    藏虚心中一叹,无力抵抗,缓缓闭上双眼。

    就在这时,一柄利剑破空而来,落在藏虚身前,剑身入地三寸。而后沛然剑势暴涨,竟是将拓跋如梦夺命一式,强行抵抗下来了。

    “这是……飞凶剑!”

    藏虚感到异状,睁眼一看,却发现好友佩剑正稳稳立在身前。同时,一道凛然身影,缓缓走来。

    “茫茫江浸血,黯黯欲何之。独立三边静,轻生一剑知。”

    李裔文走到藏虚身前,拔起飞凶。

    “烟都之主,李裔文领教。”

    “哦?”

    一声长哦,拓跋如梦面上首现凝重。抬手一挥,一个古朴剑匣顿现,而后剑匣自开,一柄古朴长剑自动飞出,落入拓跋如梦手中。

    为情为仇,两位剑道巨擘狭路相逢。今日他们之间,谁将是笑到最后之人?

    留仙翠篁之内,一线随感应到山下异状,出来查看。见此情景,却是隐匿身形,暗中静看。他是何心思?

    远处,为寻天魔,四处走访的坤坤儿冷眼注视一切。他又将会采取怎样的动作?

    更多精彩内容,下一章节将为你一一奉献。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