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拦杀!-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60章 拦杀!

    乾坤震颤,天地失色。

    云天心心有忌惮,出手之间再没了任何的保留,儒门圣司极限的一式,再现尘寰。

    “尽心篇·天地同流!”

    宏大的一式,震撼人间。山峰鸣颤,跌落着数之不清的巨石;大地颤抖,磅礴的气劲过处,更是被强行压迫出了一道道深不见底的沟痕。

    偌久的沉潜,再配合绝无仅有的武学,烟都云宫爆发起来,竟有如斯恐怖之威!

    “宁当燃身破眼目,不忍行杀食众生……”

    漆雕光明不听不闻,依旧低首闭目,轻吟辞号。胸口处的血莲越发的妖艳灿烂了,根茎如同一条条血管一般,蔓延了慧座全身。

    “死来吧!”

    云天心见状,更加大了元功的输出。睚眦欲裂的模样,显然全力施展此式,也有些超越他的极限了。

    然而,就在漆雕光明天命将尽的时刻,一道流光突兀而来,携带者无匹的气势,凛然天降。

    轰隆隆!!!

    来者一身黑袍,看不清身形面目,气势却如渊如岳,不可测度。他凛然天降,磅礴之气震慑方圆,衣袍一挥,一股柔和之力携裹着漆雕光明的身躯快速退离。

    同时,他双手伸直,半画方圆,尽捏阴阳之态,全纳一式之功。无可名状的一掌,沛然而出。

    砰!

    轰!!!

    两式交汇,震撼人间。狂暴的姿态,如同最纯粹的毁灭之力,席卷着方圆百里。深不见底的宽大鸿沟连绵而起,似乎神州武林都在这一式之下,被震成了两片。周遭山峰不堪巨力,纷纷倒塌,四面之地,一时空旷,只有遮天掩日的沙尘滚滚而升,遮人视线。

    与战两人,同受巨力所斥。黑袍人身躯连退数里,大口咳血,沾染了胸前大片的黑袍,显得一片暗红,狰狞无比。

    至于云天心,最极限的一式被强行挡下,他同受反噬,又被巨力所斥,瞬间重创。触目丹红如血雨一般飘洒,身形更如败絮飘飞,只是在即将跌落尘埃之际,强行咬破舌尖,提起了一丝元功,驾驭着遁光迅速逃离。

    “哼,强者!”

    黑袍人停下了倒退的身形,又是数口鲜血咳出。随后放眼现场,满目苍夷,黑袍之下下被紧紧掩盖的双眉,不由得深深蹙起。

    “此人所使武学,乃是儒门圣司之法,看来此人背后,尚有牵扯。可惜我如今不便施展自身武学,否则必然不至于让其脱逃。嗯——此事再议,现在先查看慧座情况。”

    黑袍人身形一转,驾驭遁光,很快便追上了受了其一股柔力而不断后退的漆雕光明。

    “想不到你入了修罗,护身金莲之法,竟也会变异成这般模样。嗯,他情况危急,先寻一处安静的所在替他疗伤。”

    黑袍人虽诧异漆雕光明目前状况,但也没有太多的迟疑,一把抓住了漆雕光明的肩膀,遁光席卷,两人瞬间消失。

    …………………………

    无名荒野之上,恨满阴间方逃离铸霆声的拦杀,却突然遭逢了最意外的人。

    未觉凄惶莫伤春,这个杀了恶魔道三魔首之人,这个弃无命入世唯一要诛杀的目标!

    弃无命黑袍一挥,瞬间毒雾涌出,弥漫了方圆十丈,翻腾不休。

    莫伤春神色不变,只是身形向后轻轻飘飞,避开了突然而来的毒雾。

    “莫伤春,进招来吧!”

    毒雾之中,传来了弃无命的声音。

    “仗技横行,无端造杀,恶!”

    莫伤春低声开口,随后便见他手腕一转,自袖中抓出了一块木牌,之后凝劲指尖,代笔而书。随即用力一甩,木牌化作一道凌厉之光,疾射而去,扑入了毒雾之中。

    绝快的速度,带来绝大的冲击力。木牌的扑入,竟让毒雾不断地翻滚了起来。

    “嘎嘎嘎,木牌书罪,你真以为你是正义的审判者吗。”

    怪笑的声音蓦地转向尖锐凄厉,弃无命一声怪啸,竟是操纵着十丈毒雾化作了一条漆黑毒蛇,舌吻狰狞之间,更吞吐着常人沾之即死的剧毒扑向了莫伤春。

    “杀害苟不同,更抛首入恶魔道,现在为他偿命来吧!”弃无命尖声嘶喊,操纵着毒雾黑蛇扑向了莫伤春。

    这便是毒道强者的好处,即便是负伤了,也不至于毫无挣扎之力。只要不再遇上能克制自己毒术的武学,弃无命自信即便是他如今的状态,要杀个几名先天人并不是难事。

    然而莫伤春却是微微歪了歪头,皱起了剑眉。那一双星眸之中,似乎永岁都无法化去的哀愁,也隐约地波动了一下。似乎在奇怪弃无命的话语。

    只不过这股波动很细微,很轻,转眼即逝。

    而此时,毒雾黑蛇已经临近了,甚至于莫伤春已经能闻到空气中弥漫着的淡淡的腥臭味。

    莫伤春不再迟疑,当即提起浩瀚功元,立足一跺,奋发而出。

    “花落成霜!”

    乍然,天生异象,片片落花飘飞,绝艳的青女似在落花之中轻舞,无尽的寒霜之息蔓延,竟是将毒雾黑蛇瞬间冰冻了。

    咔擦咔擦……

    毒雾黑蛇冰冻的瞬间,便传来接连不断的破碎之声。毒蛇破碎,再恢复了毒雾之态。倏然,毒雾之中,一只尤如鬼爪一般,仅剩皮包骨头的手掌快速探出,击向了莫伤春。

    莫伤春反应迅捷,身形一侧便避开了弃无命这突来的一掌,随后更是奋起一掌,顺着鬼爪方向拍了过去。

    然而,掌出一半,触及了黑色的毒雾,莫伤春白皙的手上,竟是瞬间泛黑,已经中了剧毒。

    面对如此意外的变故,莫伤春依旧神色不变,只是放弃了继续的攻击,抽身后退。同时,霜寒之息凝结右掌,瞬间将整条右臂都冰冻了。

    “嘎嘎嘎,触及了黑雾,你离死不远了。”

    弃无命明显对于自己的毒术十分有信心,见莫伤春已然中毒,再次怪笑了数声,操纵着毒雾扑了过来。

    莫伤春神色不改,万定在心,右臂之上的冰块却突然变黑,随即破裂掉落。

    弃无命剧毒,竟也似随之被破了。

    “什么!”

    黑雾之中,弃无命不可置信的声音传来,显然对于莫伤春这种奇特的解毒之法感到不可思议。

    莫伤春却没有在意弃无命的情绪,匆忙逼出毒素之后,莫伤春右手屈指一抓,昔日破去烟朱奇特功体的绝学,再次展现。

    “萍断水流。”

    奇异武学再现,弃无命只感觉十丈毒雾竟似乎脱离了自己掌控一般,无法继续向前。

    “这……怎有可能,你怎能控制我的毒雾!”

    弃无命不可置信地嘶喊,然而任他如何发力,将黑雾滚滚翻腾,却丝毫无法再进半步了。

    莫伤春手掌一抓,随即向右一扯,竟如同扯开布匹一般,将弃无命十丈毒雾直接拉开,现出了弃无命的身形了。

    “可恶!”

    弃无命面色大变,但是他面对如此奇异的莫伤春,他一时之间已经丧失了战意了。

    “若非弃人负创,绝不会让你轻易控制住毒雾,莫伤春,你给弃人等着!”

    弃无命不敢继续停留,驾驭遁光快速逃去。

    同时,毒雾失去了弃无命毒术的维持,也逐渐散去了。

    莫伤春步伐一动,似要追上,却突然面色一黑,唇角也仿佛积血了一般,原本健康红润的双唇,在此刻变得暗红无比。

    “毒物!”

    莫伤春张开了右手,赫然可见五指泛黑,显然方才碰触毒雾所中的剧毒,并没有完全祛除。他低声呢喃了一句,不再追赶弃无命,而是身形一转,化光消失。

    ……………………

    具区吞灭三州界,浩浩汤汤纳千派。从来不著万斛船,一苇渔舟恣奔快。

    太湖之畔,一道身影急急而奔,举止匆忙,神色慌张,正是为了寻找忘我无涯的柳无方。

    “可恶,莫非那名老翁已经离去,不在太湖之间了吗?”

    柳无方面色焦急,寻找忘我无涯一事关系着佛相生死,他十分在意。然而忘我无涯假死问情之地却没有关于他丝毫的信息,他只能依照自己心中那一丝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猜测,前来太湖,要寻找当初与他巨鲦吃的老翁。

    这是一种没有方向之下的赌博,柳无方本就没有太大的信心,只是想前来试试运气。但若是连老翁都见不着,这一场赌博,便要成了笑话了。

    太湖引三江之水,转为胥水大河东区。而如今三江已经各自搜寻上百里,皆没有丝毫的收获,只希望在胥水大河附近,能见着那名老翁了。

    柳无方面色凝重,时间已经不多,若他在太湖再没有丝毫的所获,那么他这一次的任务便可以宣告放弃,直接星夜赶程回返深柳读书堂,让柳三变再想办法了。

    而这种结果,显然是柳无方所不愿意接受的。

    他不再多想,把握时间,快速往胥水大河而去,然而刚走到大河入口,却突然听闻一阵悠然洒脱的辞号,缓缓自胥水大河之上传来。

    “一蓑一笠一扁舟,一丈丝纶一寸钩。一曲高歌一尊酒,一人独酌一江秋。”

    风悠悠,水悠悠,辞号亦悠悠。

    伴随着辞号落处,一叶扁舟,在这一名熟悉的老者,缓缓逆流而上了!

    柳无方面色一喜,随后便又是莫名的紧张。

    这名老者,会是他此行的目标,忘我无涯一老翁吗!

    …………

    佛乡之外,因慧座一事在佛乡被处处针对的告子含怒而行,准备回返风月学堂汇报此事,来到中途,突觉罡风扫境,冷寒袭体。

    再定睛,赫见一名黑衣人负手前方,浑身杀意凛然。

    “你是!”

    告子心中一紧,察觉来者非同一般,不由得将功体提至圆满,凝神以对。

    然而,黑衣人却是一言不发,一抬手,一起掌,便是震慑江湖的名招。

    “破天阙!”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