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藏头露尾者,先打再说话!-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61章 藏头露尾者,先打再说话!

    佛乡之外,甫离开伽明殿的绝涯踽踽而行,脑中思考的,则仍是方才看似激烈,其实一直都被柳三变牢牢掌控着的谈话。

    目前来说,漆雕光明一事已经大致底定,想要趁此机会,让佛门掉一块肉是不可能了。这一点上面,柳三变的确展现了超乎寻常的能耐。

    接下来针对漆雕光明的后续,道门将有聆音负责跟进。

    想到这里,他面色就有些绷不住了。他是这一次道门的代表,然而面对聆音衔令者的身份,他也只能服从。虽然将苦差事推出去了,但是也并没能消除他心中的不满。

    毕竟一直以来,他对于聆音,都并没有什么好感的。

    而现在,令师已经被擒回宗上天峰,想必道印会设法困压。天华君等人整天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处理什么事情,但想必也不会带他一起玩。

    这么一整理思路,绝涯发现他手上好像并没有什么着急处理的事情了。而既然如此,那么也是时候专注烟都那个引令师造杀的家伙了。

    绝涯分析情况,做下抉择之后,正要离去,步伐却又突然一顿。

    “出来吧,不用再掩藏了!”

    绝涯冷声开口,目光看向了左前方,一处密林之中。就在方才,他分明自密林之内,感到了一股似有若无的杀意!

    乍然,密林之内,树木飒飒作响,而后竟如突兀横移一般,现出了一名全身笼罩在黑袍之下的人影。

    人影正目光冰冷地注视着绝涯。

    “埋剑绝涯!”

    黑袍人冷声开口,声音却有些熟悉。若是寻根在此,定然能够察觉,这黑袍人便是当日出现在净天沙原的神秘人!

    “你认识李裔文么?”

    绝涯突然开口,及至目光注视到黑袍人泛出疑惑之色的双眼,便笑道:“有机会你可以去了解一下,这一个人有一点我还是比较欣赏的。”

    “那便是——看见你这种藏头露尾之人,先打了再说!”

    绝涯突然沉声一喝,伸手一抓,神泣在手。旋即一凝功,一奋刃。刹那之间,阴阳为之一凝,天地为之一滞,名刀绝式,豁然而出。

    “名刀·照锋芒!”

    沉声一瞬,人影一瞬,刀芒一瞬。

    几乎是瞬间的功夫,神泣独特的刀身所带出来的淡绿色刀芒,便携裹着雄浑之力,蔚然而化,如大道之斩,横斩向了黑袍人!

    黑袍人见状,哪能不知晓自己被绝涯调侃了,但是面对绝涯快速而凌厉的极招,他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赫见他双手一拂,竟是同纳阴阳之力,齐化乾坤之息;起手拨掌之际,似柔而刚,似快而慢,如怀抱天地,更像掌弄人间。

    一张玄奥图案突然自他身旁浮现,四处旋转,尽护周身的同时,又充满了攻伐之气,赫然便是——

    “天下篇·诸生如梦!”

    霍!

    道门圣司武学再现尘寰,恐怖浩瀚之元所爆发出来的圣司武学,威力远远超越了云天心以烟都根基所使。

    于此同时,绝涯刀芒袭身了。

    轰隆隆!!!

    刀芒无匹,有切割天地之威能。然而在接近那玄奥图案之时,却似乎有一股莫名的威力,将刀芒之力分卸两旁。一时之间,狂暴刀气席卷密林,硬生生地犁出了一大片的空地!

    “去!”

    刀芒劲散,黑袍人轻叱一声,抬手极招轰出。巨大的掌印于焉具现,在地面刨开了一道深深的鸿沟,快速朝着绝涯而去。

    而巨掌的中心之处,甚至还有寒芒吞吐,那是被暂时纳用的绝涯刀气!

    面对黑袍人所施展的圣司武学,绝涯不敢大意,足下迷离踩踏着迷离步伐,身形如梦,似一身化八,捉摸不定。数个挪移之后,堪堪避开了此掌。

    轰!!!

    掌印突入一旁荒山,引得大地颤抖,烟尘蔽日。

    “圣司绝学,你逃不掉了!”

    黑袍人突然使出圣司绝学,绝涯便在第一时间将他与最近发生的事情画上了等号。

    此人,绝不能放走!

    绝涯心中念头落定,不再保留。手中的杀刀一振,再起风云。

    “名刀·列无疆!”

    咻!

    沉声落处,绝涯挥刀一斩,整个人竟也如同化作了一股凌厉无比的刀气,直冲了黑袍人。

    刀气过处,方圆三丈皆被一股毁灭之力所笼罩,草木纷纷摧折炸裂。

    黑袍人见绝涯来势汹汹,举世无匹之姿,似乎要将他绝杀当场。当下眼一沉,身一正。

    再起手处,竟是浩然精纯的儒门内元猛然勃发。儒门圣司的绝学,首次展现了原本应有的威能!

    “尽心篇·儒令春秋!”

    黑袍人屈指一抓,尽捏阴阳乾坤之变,直直迎上了绝涯凛然的一式。

    轰隆隆!!!

    极招相会,再闻地裂山崩。

    蔽日烟尘再起,以两人最终的立足地作为两端,中间所在,突然裂开了一条巨大鸿沟,宽达三丈,深不可测。

    与战两人极限一会,内心各自震撼对方根基,同时两人的身形也因为地势的突然改变以及极招相会所产生的庞然之力而各自倒退了。

    突然,绝涯强行止住了倒退的身形,不顾体内翻腾的气血,抬手一掌轰出!

    “破天阙!”

    黑袍人一时不察,胸口中掌。一声闷哼之后,他覆面的黑布突然被染湿,显然已经负伤呕红。

    然而即便如此,黑袍人依旧屹立不倒,甚至于即刻反击了!

    “尽心篇·一气浩然!”

    儒门圣司武学初式,同样有翻天覆地之能。绝涯为求战果,贸然的轻身而近,此刻面对黑袍人极招,已是避无可避了。

    危急之际,惊见绝涯竟是不做闪避,而是瞬间归刀入鞘。

    转眼之间,刀意遍洒了一身,而后迅速收敛在了神泣之上,而后,极限武学再现尘寰。

    “名刀·一气归藏!”

    一气归藏,名刀法最终极的一式,绝涯不顾一切地施展而出,瞬间身形如电,竟是强行承受了黑袍人一式极招,凛然杀向黑袍人。

    然而毕竟仓促出招,又强行受下了黑袍人极招,绝涯的身形稍微一顿。

    这一顿,便给了黑袍人闪避之机了。

    赫见黑袍人运功双足,一身化三,不断闪避。

    绝涯见状,竟也同样一身化三,神泣霍霍生风,带出了一道道淡绿色的刀芒。

    骤然,黑袍人一声冷哼,竟是在闪避过程之中略有迟疑,面上黑布直接被神泣挑了下来。惊得他忙虚晃了一招,抽身化光退去。

    “呃,噗……”

    黑袍人退去之后,绝涯便是一口污血喷了出来,这才感觉体内翻腾的气血略微平缓。

    他虽承受了黑袍人一式,然而黑袍人也吃了他一掌。这一场架算起来,倒是平局。只不过其后所彰显的事情,却绝不仅仅是打了一场架这么简单。

    圣司武学外泄之事,他早已经知晓。然而以这名黑袍人所展现出来的根基,却又远远超越了他的预想。有这般根基之人,他们的目的,真的只是贪图圣司武学吗?

    而他,又是为什么莫名来寻衅自己?

    绝涯握着沾染了黑袍人鲜血的黑布,面色凝重。

    他先前还觉得自己挺清闲,初见黑袍人的时候,还转了几个弯的去给柳三变找茬儿。但是这一场架打下来,他突然感觉自己,或许要开始忙碌了。

    只可惜,黑袍人的反应太快了,绝涯并没有看清楚他的面目。

    “晦气!”

    绝涯皱了皱眉,将黑布一扔,转身离去。

    …………………………

    而在佛乡另一边,含怒而归的告子,同样也遭遇了黑袍人的莫名拦杀。更为奇特的是,黑袍人一出手,便是绝涯的成名武学。

    “破天阙!”

    掌势强劲,带起了罡风凛冽,夺命而来!

    “哼,不知死活!”

    告子面色一怒,手中《正气》简章用力一抛,简章自动打开,无数经文突化成了一掌密不可透的帘幕,将告子挡住。

    随即,厉掌袭来!

    只闻一声轰然,两人身形皆受震撼,各自摇晃。同时,《正气》简章经文开始黯淡。

    黑袍人双目一凝,掌力加催。

    告子见状,儒衫一挥,便要准备反击,却突然动作一顿,随即经文轰然破碎,黑袍人一掌瞬间突入,直压在了告子胸前。

    “噗!”

    告子顿时受创,高吐鲜红,身形也随之倒飞了出去。

    黑袍人屈指再进,似有将告子当场诛杀之心。

    突然,四周四处,传来了阵阵婆娑之声,黑袍人眼神一沉,不敢继续停留,化光遁逃。

    随即,婆娑之声消失,告子稍微平复了体内伤势之后,便架起遁光,沿着方才发出婆娑之声的方向而去。

    远处,袭击告子的黑袍人落下身形,同时一转身躯,褪下了黑袍。

    此人,竟是白首留仙墨张声!

    此时,他看着自己的手掌,面现不解,眉头也深深皱起。

    先不说方才突如其来的婆娑之声,单是方才对招之时,告子元功突然凝滞,让他得以成功突破并将之重伤这个结果,便让如今多疑善猜的他,起了疑心了。

    他沉潜偌久,除了暂时淡出众人视线之外,便是谋划着之后的行动。他清楚绝涯的性情,对于道门之事,是绝不会放任不管的,于是便暗中模拟修炼他的掌法,于今已有了七八分相似,因此才会埋伏在佛乡之外,伏击告子,以期以此牵住绝涯的目光。

    “不管告子是为何如此,但是他既然中了我此掌,事情便已经注定了。即便他不利用此事做文章来攻讦道门以及绝涯,我也会将此事散布出去,引导舆论,逼迫儒门之人重视此事。嗯——既然以及牵制住了绝涯,接下来便是在设计拖住聆音,聆音此人难以算计,看来还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我的战友啊,为了道门密藏,只好让你们牺牲了啊。”

    墨张声嘿然冷笑,身形逐渐离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