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免费大赠送!-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63章 免费大赠送!

    太湖之畔。

    柳无方正准备沿着胥水大河去寻找当日所遇的那名老翁,却不料刚走到河口的时候,却突然听闻辞号之声,随即便见得一叶扁舟,缓缓的破开水浪,逆流而上了。

    在扁舟之上,一名熟悉老者慵懒地躺卧着,左脚屈起,右足搭承其上,面部用斗笠盖着,一派的恣意逍遥。

    柳无方面上一喜,身形一动,凌波踏步,快速向着扁舟而去。然而在即将靠近的时候,熟悉的寒气爆发,柳无方猝不及防,又一次被冰冻住了。

    “是你这个娃儿啊。”

    老翁呵呵一笑,将鱼竿一甩,便用鱼丝将柳无方拉到了扁舟之上。

    同时,柳无方也破开了冰封,没好气地说道:“你就作弄人吧,上次来将我冰封,这次也将我冰封。”

    “你自己根基不足,怪的谁来?”

    老翁哈哈一笑,将鱼竿收起,朝着柳无方挤眉弄眼地说道:“如何,要不要跟老头子一起隐居,也方便你潜心提升自己的武学。”

    得,这老家伙,三句话不到,又在撺掇柳无方退隐了。

    柳无方翻了翻白眼,道:“江湖安康,武林靖平,此乃小子一生所愿。如今天欲裂,地将塌,如此重负让小子难以承受,前辈何不就此出山,一同为这个美丽可爱的武林贡献一份心力呢?”

    “一段时间不见,口齿倒是伶俐了不少。”

    老翁笑骂了几句,却并不接柳无方这话了。

    “前辈,实不相瞒。此回柳无方前来,乃是有要事相询。不知道前辈可曾听闻忘我无涯一老翁此人?”

    时间紧迫,容不得两人奢侈地用来叙旧,柳无方直接将自己的目的问了出来。同时,双眼紧紧地注视着老翁的神色,似乎不愿意错过一丝一毫的变化。

    “这个人嘛,倒是曾经听说过。假死问情嘛,不是江湖流传的一个传说么。”

    然而让柳无方失望的,是老翁面色并没有异常的神色闪过,只是一脸随意地说道。

    “只是这样么?”

    柳无方面露失望之色,既然老翁这里也没有人其他的线索,那看来只能是回去寻找师尊了。

    “你找此人做什么?”

    老翁随意的问道,同时他褪去了鞋袜,将双脚泡入水中,感受着河水的冰凉,内心一阵舒畅。

    “因为一些事情,我需要一门令人假死的办法。想要寻找忘我无涯,便是为了他独门之学玄武定。”

    柳无方心情沉重,既然老翁这里没有线索,他更应该把握住每一刻的时间,回去禀告师尊。因此,他看向了老翁,准备告辞了。

    突然,老翁单足一扬,撩泼着河水,淋了柳无方一身。同时,几乎是在河水碰触到柳无方的瞬间,便又凝结成冰,将其冻住了。

    咔擦咔擦……

    柳无方身形一振,便将冰封破去,皱眉地看向老翁,却不料又是一波河水来袭。

    柳无方衣袖一摆,就要将河水推开,却不料老翁突然拿起鱼竿抽了他的手臂一下,让他身躯失衡,再次被冰封了。

    “前辈!你这是何意?”

    柳无方再次破开了冰封,面色愠怒地看着老翁。

    “太快了,太快了。”

    老翁不答,只是哈哈大笑地用双足撩起河水泼向了柳无方,期间若是柳无方有闪避或者反抗的迹象,他手中的鱼竿便会毫不留情地抽出。

    不多时,柳无方已经被抽的衣袍破碎,身上鞭痕重重了。

    终于,在数百次的冰封之后,柳无方不再立即运功破开冰封了。

    老翁看着保持着冰封状态的柳无方,微微点头。

    一刻钟之后,冰封乍然破裂,柳无方仰空长啸,满脸激动。

    “多谢前辈授法!”

    柳无方朝着老翁深深鞠躬,方才虽看似老翁实在作弄柳无方,但是实则是利用冰封,同时功元透过冰层流转,引导着柳无方修习着一门闭气武学。

    然而他恭敬地道谢,却又换来老翁一波河水泼了过来。

    “太快了,太快了。”

    老翁摇了摇头,这一次不再是冰封之后便等待了,而是不断地加固着柳无方体外的冰封。通过晶莹的冰封,隐约可见柳无方的面色已经被剧烈的寒气冻得发青了。

    老翁也不管,只是稍微放缓了寒气增加的速度。

    一个时辰之后,柳无方的冰封猛然炸裂。然而柳无方却依旧闭目站立着,身上没有丝毫的生命气息!

    老翁点了点头,一甩鱼竿,便将柳无方困住,而后朝着岸边用力一甩。

    升至半空,柳无方豁然睁眼,腰身一拧,微微地落地。

    “多谢前辈授法!此事过后,柳无方定来答谢!”

    柳无方朝着老翁深深一鞠躬,而后便快速离去。

    此次前来,虽然依旧没有忘我无涯的讯息,但是这名老翁却通过冰封,传授了他一种闭息之法。这种方法,同样可以让人达到假死状态!

    又或者——这便是传说之中的玄武定?

    不管如何,既然得到了他所亟需的,他必须即刻赶回读书堂了。

    老翁并没有继续搭理柳无方,而是哈哈大笑,双足用力地撩拨着河水,放声而歌。

    “太湖之水清兮,可以濯吾足;太湖之水浊兮,还是可以濯吾足,哈哈哈。”

    ……………………

    荒野之外,甫平了儒道前来讨要说法之事的柳三变,心系着泣红颜假死之药的进程,往着读书堂方向急急而奔。

    突然,在经过一处野集之时,柳三变莫名步伐一顿,停了下来。

    而在不远处的野集之内,两个熟悉的人正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赫然便是奇命兄弟。

    在当初好一命被裁决者强行带往剑庐之后,两人阔别许久,今日又在此地意外地重逢了。

    只不过两人似乎天生的鬼祟风格,即便是如今野集并无其他客人,两人的谈话,依旧是遮遮掩掩的。

    “阿命仔,你听说了吗,这两天公开亭上,又出现了新的公告。”探一奇目光四扫,鬼鬼祟祟地说道。

    两个爱好热闹的人聚在一起,肯定不会说什么寒暄之类无聊的话,因此探一奇一开口,便是公开亭最新的消息。

    “当然听说了。”

    奇命兄弟两人虽然一直以来焦不离孟,同进同出,但是两人手下,皆各自有着消息来源。关于此事,好一命也有听闻。

    此时的好一命,面色有些发白,同样鬼祟地左右看了看,低声道:“十丈毒雾再出武林,恐怕又是一番灾难了。”

    “是啊是啊。”

    探一奇同样面色发白,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最怕的便是这种毫无理智的杀人狂魔,还是用毒的。说不住施毒之人自己不经意间,便将他们毒死了。

    好一命咽了口唾沫,低声道:“关于这个人,你怎么看?”

    探一奇道:“十丈毒雾之术乃是毒脉不传之秘,而现今的毒脉,能修成此术的只有两人。然而毒脉已经西迁,毒脉圣女如今做客鸣翠山,也不可能滥杀无辜。那除了这两人之外,便只有一人最有嫌疑!”

    “哦?是什么人呢?”

    一道声音突然响起,将两人吓得猛然站了起来,椅子翻塌,就连桌上的茶水,也倒了出来。

    “是你,柳三变。”

    探一奇看清楚了来人,不由得舒了一口气,没好气地说道。

    柳三变与下九流交情不差,因此奇命兄弟与之也曾有数面之缘。

    “柳某路经此地,恰好听闻了二位谈话,一时好奇便过来一问了。”

    柳三变轻轻地笑了笑,自顾地坐了下来。

    他虽然心焦于丹药之事,但也不能急于一时而忽略了身周所发生的事情。反倒是方才奇命兄弟所说的,似乎又有恶人重现江湖了。

    现今武林的状态,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不容忽视。

    也幸得公开亭已经重开,许多的讯息都能更快地传达到武林各处,以避免消息闭塞,而引发许多不必要的延误。

    “见是你啊,这个情报我就免费送了。”

    奇命兄弟又坐了下来,探一奇脸上又恢复那种鬼鬼祟祟的神情。虽然明知道身周没有人,他还是左顾右看了一番,才压低了声音说道:“公开亭又有人贴上了新的公告,是说有一名使毒的恶人在屠杀村庄。”

    “哦?竟是如此,难怪二位会猜测道毒脉之上。”

    柳三变恍然,轻轻点了点头,道:“那不知此份公告是何人张贴?”

    公开亭之上张贴公告,为了增加可信度,基本是都会署上张贴人的姓名。

    “张贴人是天尘之愆铸霆声,这个名号虽然陌生,但是能击退使出十丈毒雾的毒者,必定有其不凡的所在。”

    好一命说道,十丈毒雾即便是在毒脉,也并非是人人皆可修习的毒术,仅只有少部分的高层以及天资超群者可以接触。

    “天尘之愆铸霆声?”

    柳三变星眸稍微眯了眯,似乎在猜测着某种可能,只可惜信息太少,无法继续推测,只好摇了摇头,转问道:“先前听二位所言,似乎已经有了怀疑的对象。那不知二位所怀疑之人,又是谁?”

    “这嘛……”

    探一奇有些迟疑了,他虽然说将情报免费送给柳三变,但是只不过是指公开亭张贴的公告一事而已。柳三变此问,显然以及触及到更深的层次。

    需要用钱钱来换取的层次!

    柳三变深知奇命兄弟的个性,见探一奇面上迟疑之色,哪里还不不知道他的想法?只不过关于这点,他大可不必费钱来买这个情报。

    山人,自有妙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