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阎罗鬼帝!-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64章 阎罗鬼帝!

    荒郊野集,柳三变偶遇奇命兄弟,谈及了铸霆声所发公告之事。

    三人商讨一番,柳三变所问却逐渐触及到了探一奇的底线,让他言谈开始迟疑。

    “二位,需知这种毒者不同于一般的恶徒。或许他对于你们手中所掌握的情报也十分需要,但是这种人周身是毒,很有可能连他自己都没察觉的情况,让你们中毒了。”

    柳三变微微一笑,奇命兄弟爱热闹,爱钱,也爱命。尤其是好一命,面色都有些发白了。柳三变方才所言,正是他们先前所担忧的事情。

    两人根基浅薄,遇上了这种穷凶极恶之人,若是寻常还好,有交谈的机会,两人皆有脱身的信心。然而面对毒者,真的很有可能连毒者本人都不知道自己所毒死的两个菜鸟,便是鼎鼎大名的奇命兄弟!

    “阿奇仔,要不,我们就告诉他吧。”

    好一命,爱热闹,爱钱,更爱命。此时的他面色有些发白,轻轻拉扯着探一奇的衣袖说道。

    “这……好吧,这个情报,再次免费送你。”

    探一奇也爱命,一咬牙,便答应了下来。

    “关于当年毒脉一事,柳三变你应该也知道吧?”

    探一奇问道,见得柳三变点头,才继续说道:“当初毒脉入世,几乎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便造成了大量强者、百姓的陨落。虽然因为中原群侠以及不少的恶徒皆因忌惮而一同针对毒脉,导致毒脉入世的短短时间之内,便被直接攻破,一直龟缩天毒峰,直到前段时间,才莫名西迁而去。”

    “但是,在这期间,毒脉之中却有一对姐弟,大放异彩,其两人毒术至高,根基之深,令所有人都为之侧目。”

    “毒术高,根基深,这的确是令人讶异。”柳三变插了一句,因为目前来看,不论是当初的我不留,还是现如今的泣红颜,两人毒术虽高,但是武学根基却颇为浅薄。尤其是泣红颜,她如今的根基,甚至都不足以支撑她驾驭遁光。

    “确实,一般的毒者,很难两头并进的,而这也是这两姐弟能够大放异彩的原因。”

    探一奇点了点头,应和了柳三变一声,继续说道:“当时两姐弟都是一同行动,二十丈的毒雾之内,不知留下了多少英雄豪杰的骸骨,当时两人被称作阎罗鬼帝、罗刹女神。这种情况一直维持到毒脉被破,当时鬼刹女神接任毒主之后,不知为何性格大变,不再狠辣强势,而是变得忍让起来。”

    “但是这样的鬼刹女神,却让阎罗鬼帝愤怒了,因为她竟是要带领毒脉退隐,而阎罗鬼帝的理念则是力抗到底。姐弟因此产生了分歧,适逢毒脉盛事毒宴再开,姐弟便因此而展开了毒术的比拚。”

    “而最后的结果,想必你也猜到了。罗刹女神,也就是如今的毒后胜出了,带领毒脉在天毒峰退隐。至于阎罗鬼帝,他落败之后拒绝了毒后为他解毒的请求,独自离去,之后便是销声匿迹了。一直以来,江湖中人皆认为他是在某处无人之地毒发身亡了。”

    探一奇一口气说完,嘴巴都有些干了,忙连喝了几杯茶水。

    柳三变却是若有所思。“也就是说,二位怀疑这名驾驭着十丈毒雾之人,便是阎罗鬼帝?”

    好一命说道:“当初毒脉被破,毒脉之中的人丁也几乎被屠戮一空,导致如今的青黄不接。现今毒脉之中除了毒后本人之外,便只有天赋超群的圣女将十丈毒雾练成了,至于其他的人,再跳十下也达不到修炼十丈毒雾的条件。”

    施展这十丈毒雾,本身便要将自己置身在剧毒之雾当中,若自身没有那个能耐去抵御毒雾的剧毒,那恐怕还未伤到别人,自己便先毒发身亡了。

    探一奇接着道:“即便不是阎罗鬼帝本人,必也是他在外寻找到的毒术天才,加以教导而成。总之与他决计脱离不了关系。柳三变,泣红颜现在便在你读书堂做客,你们可要早点将这个人捉住啊。”

    当初攻伐毒脉,已经用血一般的教训证实了一个事实,若没有特殊的武学、功体,想要破除这十丈毒雾,便只有本身便是毒道高手的人出手!

    而目前毒后隐居,能与之抗衡的,便只有在读书堂做客的泣红颜了。

    好一命也是一脸期待地看着柳三变,两个人能掌握这么大的情报系统,自然也不会是愚笨之人。他们选择将情报免费赠送,为的便是柳三变能够出面,商请泣红颜出手处理此事。

    “非常感谢二位的情报。”

    柳三变站起身来,朝着奇命兄弟躬了躬身,说道:“关于此事,柳某既然已经知悉,便不会放任不管。后续,我会关注。柳某尚有他事在身,便先告辞了,请。”

    柳三变说完,便又复匆匆而行,望着鸣翠山而去。

    奇命兄弟对视一眼,则是再次凑到了一起,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又在交流着什么八卦。

    ………………………

    初闻征雁已无蝉,百尺楼高水接天。青女素娥俱耐冷,月中霜里斗婵娟。

    百尺高台,近乎登天,虽已经因为年久,而逐渐淡薄了人气,少有人至,但仍不妨碍它之巍峨。画栋雕龙,珠帘描凰,图写仙禽,漆书密经皆无一不在彰示着此地曾经无与伦比的奢华。

    时值月上中天,久无人迹的接月台之上,却有一条熟悉的身影独自伫立。虽然失去了脊椎龙骨,但是他的身形依旧站的挺拔如松,背后,依旧负着那从不卸下的竹篓。

    “时限将至,仍不见玉飞倾前来,是剑千秋的邀约,失败了吗?”

    高处多寒,夜风凛冽,吹的寻根衣发乱舞。他看向了空中弧月,显露凝思。

    自从在天华君处得到了关于玉飞倾过往的情报,他也前往其他地方调查,略有所得,随后因为约定的期限将达,便先来了接月台等候。

    然而等至此时,约定的时刻,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二了,但是依旧不见玉飞倾的身影。

    “嗯——来了。”

    就在寻根凝思之际,突然感到一股熟悉的气息快速接近,不由得张目望去。

    赫见一名青绿华服,束带矜庄的翩翩公子乘风御剑而来。同时,彰显身份的辞号,也于焉响彻了。

    “哀筝一弄湘江曲,声声写尽湘波绿。纤指十三弦,细将幽恨传。”

    “当筵秋水慢,玉柱斜飞雁。弹到断肠时,春山眉黛低。”

    辞号传来,倏然剑风过境,玉飞倾自剑上一跃而起,翩然落到了寻根身前。

    “让你久等了。”

    玉飞倾一挽儒衫,仪态雍容,一如当日独处暴乱黄沙之内的翩翩公子。

    “无妨,嗯?你……”

    寻根轻轻摇头,目光突然触及玉飞倾双眼,不由得微微一愣。

    不知为何,这样的一双眼神,让他感觉似曾相识。

    “如何?是玉飞倾身上,有失礼之处吗?”

    玉飞倾浅浅一笑,目光毫不闪避,坦然与寻根对视。

    “嗯,无事,我们直入主题吧。”

    寻根摇了摇头,玉飞倾眼神虽然熟悉,但十分坦荡,显然并非心怀不轨之人。况且,他目前更为关心的,仍是那黑衣人的事情。

    妖域破封在即了,若这黑袍人会是当初参与攻打妖域之人,即便有柳三变排布镇压,也难免他不会暗中做手,离间妖域与武林中正道的关系。

    “关于此事,剑千秋已经与我说明了。”

    玉飞倾点了点头,他当时本就在现场,也不需要剑千秋转告,便知道了寻根的目的。只不过他暂时不想暴露玉飞倾便是七尊剑评技者的这个身份,同时关于那黑袍人,他也没有什么讯息可以提供。

    幸好这一回前往听雨楼,又获取了一些重要的信息。虽然未必便能与那黑袍人扯上关系。

    但是,这并不重要!

    对于寻根,他也不过是要利用,在双方的双管齐下,一同调查听雨楼之事而已。即便是事后寻根察觉自己利用他了,他也没有任何话可说。

    念头急转,玉飞倾说道:“关于那黑袍人,很抱歉,关于他的身份,我目前也仍在调查的阶段,无法给你明确的答复。”

    “这样啊,那请筵亭秋水共享你手中的情报。”

    寻根皱眉,显然对于这个答案并不满意。不过他并没有勉强,只是请求玉飞倾共享关于黑袍人的情况,以便展开调查。”

    “你既然找上我,想必对于玉飞倾的信息,也有过了解了,应该也知道,玉飞倾听雨楼十三弦之首的身份,对吗?”

    寻根并非容易唬住的人,想要利用他,玉飞倾不敢冒进,只能一步步地将他带入思维的误区。

    “你是说,此人与当初的听雨楼覆灭,可能有关?”寻根悚然一惊,若真是如此,恐怕自己将触及了玉飞倾的**了。

    寻根不着痕迹的打量了玉飞倾神情一眼,见他依旧平和坦荡,并没有丝毫的气愤之色,不由得暗赞了一声。

    玉飞倾似乎看出了寻根的顾忌,笑道:“不必如此谨慎,听雨楼覆灭偌久,玉飞倾也早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了。”

    说完,玉飞倾接着说道:“此人与听雨楼覆灭之事,虽不敢说有十成肯定,但起码也有九成了。”

    “原来如此。”

    寻根恍然,同时心中则是暗自思量。若那黑袍人真如玉飞倾所言,牵扯着听雨楼覆灭一事的话,当日在净天沙原的一战,恐怕便是玉飞倾与剑千秋两人故布疑阵,为的便是将那黑袍人吸引出来,只不过因为裳不归与裁决者突然爆发冲突,才让他们无法继续追踪那人。

    按着这个方向来推理的话,剑千秋与玉飞倾的关系,必然也是不差的。那先前剑千秋所说的与玉飞倾并不相熟的话,定然也是欺瞒他的。

    寻根的目标是那黑衣人,与玉飞倾应是一致的,在如此的情况之下,剑千秋依旧选择隐瞒,他想要隐瞒的,真的就只是这一层关系吗?

    寻根这边思绪千回百转,玉飞倾却开始道出重点的情报了。

    “寻根壮士,你可曾听闻——彼岸花吗?”玉飞倾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