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四条线索!-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65章 四条线索!

    “彼岸花?”

    寻根微微侧头,陷入了沉思,许久之后,才缓缓的摇了摇头。他虽然并非是爱花的雅客,甚至不是神州武林之人,但是并不代表对于人族诗酒花茶等文化不熟悉。

    只不过这彼岸花之名,的确是第一次听闻。

    玉飞倾也没想着寻根能知晓此事,要知道他本就是此道能人,连他都不认识的花朵,这世上又还有几个人能够认得?

    玉飞倾说道:“这是一种十分神奇的花朵,与佛家所言的四花颇有相似,却并非同类。而它有一个神奇的能力,那便是能够从死亡的彼岸,召唤出死者的亡魂。”

    “召唤死者亡魂?”

    寻根面色微变,若此花真如玉飞倾所说,那它绝对会成为这个武林最棘手的宝物!

    能从死亡的彼岸,将亡者的灵魂召回,这是多么可怕的能力?而这个武林,又有多少失去至亲的强者?

    若能继续相伴,即便只是亡魂,那又有什么关系?!

    “这个功能的确太强大了,所以我怀疑听雨楼的覆灭,与它脱不了关系。”

    玉飞倾同样面色微沉,当初他与楼主都小看了彼岸花的吸引力,仅仅是利用它召唤乐者的亡魂,用以自娱,并且也没有过多的掩饰。

    虽然都只是在听雨楼之内使用,也不曾当过谁人的面去召唤。但是当时的听雨楼十分繁华,人来人往,难保不会被人发现。

    玉飞倾轻吁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彼岸花只是第一个线索,只不过此花太过奇诡,若非必要,我也不会将他说出。”

    “这个我知道,我不会泄露出去。”

    寻根点了点头,兹事体大,他自然不会随意泄露。否则恐怕黑袍人没有找到,江湖又要迎来一阵动荡了。

    玉飞倾道:“第二个线索,与第一个线索也有着不小的牵连,那便是听雨楼的楼主。”

    “夜雨听明楼满月。”

    寻根说道,他既然对玉飞倾的身份下过功夫,对其出身的听雨楼,自然也不会落下。而对于这个名字与自己本名仅有一字之差的听雨楼之主,印象更是颇为深刻。

    “不错,正是他。而且彼岸花,也是楼主所带回来的,只不过对于彼岸花的出处,他一直语焉不详,不曾透露。”

    在楼满月向他展示过彼岸花之后,玉飞倾也曾多次去探听楼满月的口风,但是无一例外,一旦涉及到彼岸花,他便十分的警惕,即便愿意与玉飞倾共享彼岸花的使用,但是对于此花的出处,一直以来都没有丝毫的透露。

    “根据我的调查,在听雨楼覆灭之后,武林之上便不再有人见过楼满月,应是在当时便已经身亡了吧。”

    寻根说道,他说的也是目前武林上公认的版本,夜雨听明为了护全听雨楼,与人血战到底,直至死亡。

    然而,玉飞倾却更愿意相信墨竹先生所说。

    “不然,楼主很有可能并没有死亡,只不过不知道为何而销声匿迹了。当然,同样销声匿迹的,还有彼岸花。”

    这个讯息,是墨竹先生所说的。当然,墨竹先生并不知道彼岸花的事情,他只是没有在现场发现楼满月的尸体或者残骸恶意。

    若非他再次前往听雨楼旧址,脑海中突然翻腾出这一个记忆,恐怕关于彼岸花的事情,他还无法将之与听雨楼覆灭联系在一起。

    “这虽然也是一个线索,但是却更加的没有头绪。又或者说,如果听雨楼是因为彼岸花而覆灭,而那名黑袍人又是参与者之一,现在的彼岸花很有可能就是在他的手中。而楼满月若是尚存人世的话,如果我们能够将他寻得,便能因此而寻找到彼岸花,来确认黑袍人的身份?”

    寻根眉头皱的更深了,玉飞倾所给出来的两个线索,一个比一个茫然,令人感觉无从下手。

    “这不失为是一个很好的思考方向。”

    玉飞倾点了点头,伸出了三根手指,说道:“接下来,第三个线索——秋杀之式。”

    “秋杀?嗯——是烟朱?”

    寻根眉头一挑,若是他不曾记错,秋杀乃是烟朱的极招之一。莫非烟朱,会是那黑袍人,又或者是他的同伙?

    这个念头刚升起,寻根便暗自摇头,将它掐灭。烟朱虽然近来武境进展颇快,却也是从斜月坪一会之后,承接了儒门杀令一道剑意之后,方才有了如此长足的进展。

    况且,听雨楼覆灭已久,恐怕那个时候的烟朱,还尚未降临人世呢。

    “嗯?秋杀……你是在怀疑儒门杀令!?”

    突然,寻根眼神一凝,想到了其中关窍。烟朱承接了儒门杀令一道剑意,便悟出了秋杀之式,这边说明了儒门杀令的武学,同样是这一个路数。

    而以儒门杀令的根基与年龄,足以与此事匹配的上。

    “具体是谁,尚且有待调查,玉飞倾也无法断言。”

    玉飞倾摆了摆手,继续交代下一个线索。

    “第四个线索,那便是武学之中,带有雏凤轻鸣之声,记住,是雏凤。”

    “雏凤轻鸣。”

    寻根闭目思索,却发现没有任何人的武学,能与雏凤轻鸣之声相对应。

    玉飞倾却继续说道:“关于这第四条线索,我需要提前与你说明。这条线索所牵连的仅是听雨楼的覆灭,玉飞倾不能保证它与那名黑袍人有关。”

    真真假假,才能让人无法分辨。更何况玉飞倾所说的四条线索皆是真实的,只不过出发的目标不同。

    所有一切的相关联,都只是玉飞倾意无意地将出现在净天沙原的黑袍人,与参与覆灭听雨楼之人画上了等号。

    “即便这不是黑袍人的武学,但是他们必也是同伙。若能寻找出来,对于我们的调查,应该也有所帮助。”

    寻根朝着玉飞倾躬了躬身,道:“十分感谢你提供的线索,给了寻根数个入手调查的方向。”

    对于黑袍人,他没有丝毫的了解,有的仅仅是一股熟悉的感觉。如今与玉飞倾一会,籍由他提供的四个线索,虽不一定准确有用,但是至少给他提供了有效的入手之处。

    “哎,壮士这一声谢,玉飞倾可当不得。”

    玉飞倾身形一闪,避开了寻根的躬身,道:“我虽然是为你解惑而提供线索,但是同样壮士在调查的同时,也是助玉飞倾厘清当年听雨楼一事。两者相比,反倒是玉飞倾应当道谢才对。”

    寻根说道:“既然如此,我们保持联系吧,若有进展,也可通知对方。”

    “玉飞倾目前暂居春山眉黛,若有进展,可传讯至此,请。”

    玉飞倾也同意两人保持联络,他朝着寻根点了点头,再次御剑而去。

    寻根却没有马上离去,而是在原地转了数圈,思索整理着玉飞倾提供的四条线索。

    四条线索之中,彼岸花与楼满月是相连接的,两条线索只能从寻找楼满月下手。而楼满月已经销声匿迹偌久了,虽然玉飞倾坚持认为楼满月并不曾死亡,但是想要寻找,恐怕也是困难重重。第四条线索,武学带有雏凤轻鸣之声的武者,或许能寻柳三变一问。

    至于第三条,秋杀武学,目前看来,嫌疑暂时指向了儒门杀令。

    第三条与第四条,皆是现在可以进行的。

    寻根一番沉思之后,拿定主意,架起遁光离开了接月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