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十丈毒雾!-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66章 十丈毒雾!

    晨曦渐渐来临,枝叶凝珠,薄雾缭绕,将深柳读书堂衬托的犹如人间仙境一般祥和,优美。

    在老柳树下,泣红颜面色凝重地独坐着。

    李裔文的情况已经有了很大的好转,想必要不了多长时间便能够醒来。至于意怀天——管他呢,反正没死就行了。

    泣红颜此时正盯着石桌上被放在一个竹笼子里的小灰兔,黛眉深皱。

    自从当日她利用柳三变炼制出来的千年雪莲之丹药,混进了假死毒丹喂小灰兔服下之后,小灰兔便失去了生命的体征,一如死亡。

    但是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小灰兔的身子并没有腐臭的迹象,说明它并没有真正死亡。但是这么多天过去了,小灰兔却也并没有醒来。

    “是哪里有不足?”

    泣红颜低声自语,不由得伸手去戳了戳小灰兔。只可惜小灰兔便如已死一般,没有丝毫的反应。

    “难道是雪莲丹药的比例不对,导致在缓解了毒丹药力之后,便不足以令小灰兔复苏?”

    她这一次所配置的毒丹,虽然是瞬间害人的丹药,但是并不会真的破坏人体器官。而在加入了雪莲丹药之后,照理来说这枚丹药已经无法真正的将小灰兔毒死。而雪莲丹药的后续药力充足,等毒丹药效过去之后,雪莲丹药药效也开始起作用,小灰兔也应该随之清醒才对。

    正疑惑之间,泣红颜突然感觉鸣翠山法阵开启,随即柳三变显得有些风尘仆仆的疲倦身影快步走了上来。

    “嗯?柳三变,你回来了。”

    泣红颜看向了柳三变,朝着他点了点头之后,目光便又放回了小灰兔之上。

    “圣女,你盯着这只死兔子做什么?”

    柳三变匆匆走到泣红颜对面坐下,本想询问有关假死丹药的事情,但是见她一脸凝重地盯着小灰兔,不由得问了出来。

    “事关假死之丹,详情如此。”

    假死之丹本来就是应柳三变的请求而开发研制的,关于此事,泣红颜也没有必要隐瞒,而是将事情原委仔细地说了一遍,甚至于自己炼制假单所使用的药草种类,用量几何,乃至于炉火控制都说了出来。

    将一切说完之后,泣红颜问道:“你对于丹药之道也颇为精通,可看出了这其间可有不妥之处?”

    依照柳三变丹房的规模,泣红颜也能看出他在丹药一道的造诣,甚至更甚于自己。或许,以柳三变的眼界,能够看出自己不足的地方。

    “哦,这小灰兔是你用来试验假死之丹的?”

    柳三变闻言,稍显惊奇,将小灰兔取出竹笼子检查了一番之后,便又放了回去,随后陷入了沉思,开始在脑海之中依照泣红颜所说的炼丹过程进行推演。

    半响之后,柳三变也微微皱眉,道:“奇怪,依照你所说的,此丹应已经到达了完美状态,却是不该发生如此情况才对呀。”

    “又或者是小灰兔本身的原因?”

    泣红颜问道,这个问题她也自己思考过,却没有结果。这种寻找小动物试丹的办法她还是第一次用,而在我不留的手札上记载的,他一般都是用老鼠来做测试的。

    只可惜,深柳读书堂根本找不到老鼠这种生物。

    “此事确实离奇,但是以生物试丹,柳某之前也未曾试过,实在不好评判。”

    泣红颜道:“只可惜雪莲丹药不多了,余下的分量只能再炼制一枚足以维持抗衡剧毒的毒丹,否则可以多试验几次,从中找出问题所在。哦,对了,先前那个暴露狂来过。”

    泣红颜原本还在想着毒丹的事情,却突然想起了先前刀天下到来的事情,于是便将此事说了出来。

    “嗯,既然是他出手,那便安心将此事交给他吧。”

    柳三变点了点头,对于刀天下的实力。智谋,他都十分了解与信任,因此并不担心此事。

    “关于毒丹之事,尚要劳烦圣女继续钻研。”

    虽然目前毒丹的配置,除了尚不知缘由,无法复苏之外,效用其实已经足以满足柳三变的前期需求了,只要后续再找到办法将佛相救醒便可。只不过如此一来,毕竟不确定性太大了,而佛相失去意识之后,也无法再压制体内暗伤,容易引发意料之外的事件。

    此话暂过,两人不提,而关于奇命兄弟所说的事情,虽然时间可能有些不妥,但是柳三变却必须问出来了。

    柳三变沉声说道:“圣女,关于一人,不知道你对他的了解几何?”

    “什么人?”泣红颜看着柳三变的神色,不由得也被勾起了好奇心。

    “阎罗鬼帝!”

    “是他!”

    泣红颜豁然起身,俏脸上满布着惊愕之色,显然这个名字对于她而言,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

    “他是我的二叔,你怎么会突然问起他来?”

    泣红颜连续数个深呼吸,平定了情绪之后,才再次坐下,开声反问。只是依旧绷紧的俏脸彰显着她情绪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平静。

    阎罗鬼帝这个人,或许在毒脉之中,尚有许多人怀有尊崇之心。但是泣红颜很清楚,这是一个怎样的人。

    阴狠,残毒,嗜杀。他的种种,皆在当时尚且年幼的泣红颜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武林之上,再现十丈毒雾了。”

    柳三变将从奇命兄弟处听来的信息挑重点与泣红颜说了一番。

    泣红颜面色更加沉重了,她与所有人一样,一直以来都认为阎罗鬼帝已经中了毒后之毒,在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毒发身亡了。

    熟知阎罗鬼帝性格的她,很清楚他若是再出,会是怎样的心态,又会怎样的报复!

    “可能确认他的身份?”

    柳三变追问,根据奇命兄弟所言,阎罗鬼帝与罗刹女神皆是毒脉的异数,不仅毒术高深,就连功体也似乎打破了毒脉向来浅薄的传统。若真是他的话,危害必然十分巨大。

    如此一来,他便又要再分出一份的精力去针对阎罗鬼帝了。

    “错不了,绝对是我二叔没错。想要修炼十丈毒雾,可并非只需要有修炼之法便可以的。”

    十丈毒雾,本来就是泣红颜的先祖根据自己的血脉所创出来的毒术,没有以血脉为引,是绝对无法修炼成功的。而武林之人只知道当初毒宴,阎罗鬼帝与罗刹女神互拚毒术失败而抱毒离去,但是身为罗刹女神之女,泣红颜十分清楚。

    当初阎罗鬼帝中了罗刹女神之毒而拒绝接受治疗,便意味着若是他在两个时辰之内无法解毒,即便是凭借自己深厚的根基以及精湛的毒术能够不死,但是也绝对会丧失生育能力。

    而罗刹女神的毒,即便有人能解,但是又有谁能在这短短时间解除呢?

    因此在柳三变说出了十丈毒雾的时候,她心中便已经确定了,这人绝对就是他的二叔——阎罗鬼帝!

    “若真是如此的话,那可就麻烦了。”

    虽然在与奇命兄弟交谈的时候,他选择当一名聆听者,但是关于毒脉往事,柳三变也并非不知。若此人真是阎罗鬼帝,结合他的性情遭遇,恐怕毒杀村庄一事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很抱歉,圣女。关于阎罗鬼帝,柳某必须要采取手段制止了。”

    既然确定了身份,柳三变也不能在耽搁了。即便他与泣红颜乃是亲属关系,但是阎罗鬼帝穷凶恶极,柳三变绝不会因为顾虑这等关系而有所纵容。

    “也请你不要有任何的顾忌,对于此人,我也没有任何的好感。”

    阎罗鬼帝睚眦必报,他当年败在毒后的手下,以他的性格,此回再出,是绝对不会放弃向毒后发起挑战的。虽然不知道他这么多年以来进展如何,但是毒后在经过我不留叛变暗算之后,功体早已经有所破损,实力大幅度地降低,而且毒后对于这个胞弟的愧疚,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增长。泣红颜担心现在的毒后,已经不是阎罗鬼帝的对手了。

    因此,泣红颜反而觉得,若柳三变真能将其迅速解决,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想到这里,泣红颜说道:“若是有需要我出手的地方,尽管开口。这一回,泣红颜会全力相助。”

    阎罗鬼帝相较于我不留,不论是毒术还是武学根基,都要远远超过,泣红颜担心柳三变等人会在他手下吃亏。

    “确有一事,虽然很唐突,但还希望圣女不吝告知。不知道这十丈毒雾,可有破解之法?”

    毒脉的十丈毒雾令人忌惮,虽然奇命兄弟说过只有特殊武学或者毒道强者方有机会破去,但是泣红颜同样是掌握此法之人,未必便不知道其他破解之法。

    柳三变想了想,又补充道:“圣女请放心,若真有破解之法,柳某必不会泄露出去。”

    泣红颜根基浅薄,十丈毒雾与美毒可说是她立身之法,柳三变也只能尽量做下担保,让她安心。

    然而,泣红颜却是摇了摇头,直接打破了柳三变的念想。

    “很抱歉,十丈毒雾可以说是毒脉除了美毒之外,最完美的一种毒术。除非施术者自己出了问题,否则想要破解,便如你们所知的,只有特殊的功体与武学,以及寻找毒术高手相助。”

    “仅能如此么?”

    柳三变眉头微微一皱,这种特殊功体之人尚不知该如何寻找,有何特性。而毒术高手,目前来看便仅有泣红颜在毒之一道上能够与之抗衡。

    然而泣红颜的武学根基太过浅薄了,真让她去与阎罗鬼帝比拚,恐怕即便在毒术之上能胜一筹,也会因为根基之差而落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