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天命承接!-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68章 天命承接!

    柳三变拆开书信,快速浏览,而后元功暗发,将书信震成碎末,面色逐渐显得悲伤。

    “辛苦你了,慧座。”

    书信是漆雕光明所写,内里所记录的,正是他如今的进度以及想法。至于送信人,应该是他的护道者所派遣。

    恶灵胎盘即将集齐,但是漆雕光明因其六残之体,已经无法进行下一步的动作,信上请求,柳三变再另外寻觅人选完成此事。

    而对于此事,柳三变心中其实一直便有一个完美的人选。

    或者说,在他原本的设想当中,这本就是两人分别执行的计划。只不过此事因果太大,若慧座能独自承担下来,柳三变便也不好去牵扯他人。

    而现在看来,事情终究还是按着他原本的设想发展了。

    柳三变回屋写了一封书信,准备唤来鸟兄让它相助,却不料信中的主角,却突然来到读书堂了。

    “概世皆从忙里老,谁人肯向死前休。贤愚千载知谁是,满眼蓬蒿共一邱。”

    依旧的一袭青衣,背着竹篓,手持长镊。寻根步伐生风,轻吟着辞号,很快便来到了柳三变身前了。

    “是寻根壮士?看你面带疑惑之色,可是遇见了困难?”

    柳三变擅长察言观色,一见寻根的神色,心中便有了猜测。

    “有两件事情,希望红尘素衣能替我解惑。一者,何人武学带有雏凤轻鸣之声;二者,儒门杀令,现今隐居何处?”

    寻根问道,在接月台与玉飞倾一会之后,他得到了四个线索,但是目前来看,仅有这两个线索有入手之机。只不过对于这线索之中所透露出来的两人,他皆不熟悉,只好前来寻找柳三变询问。

    “哦?雏凤轻鸣,儒门杀令?”

    柳三变略微一奇,寻根无端寻找,莫非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寻根似乎看出了柳三变的疑虑,便解释道:“事关一名令我感到熟悉的覆面人,详情如此。”

    寻根将此事从当日净天沙原一战,一直说到了接月台与玉飞倾一会得到的结果,当然,对于彼岸花的事情,他还是隐瞒了下来,只说出了后面的两条线索。

    “哦?玉飞倾再出,果然是开始着手听雨楼覆灭之事么?”

    柳三变低声呢喃了一句,随后便陷入了沉思。许久之后,他才缓缓摇头,显然对于这雏凤轻鸣的武学,也没有丝毫的听闻。至于儒门杀令……

    “据闻儒门杀令被勒令隐居之后,便一直居住在朝黄居,此处你可以前往一探。”柳三变说道。

    “多谢。”

    寻根点了点头,正准备离去,却又被柳三变喊住了。

    “寻根壮士且慢,柳某有一事,尚需要壮士出手相助。情况我已经写在此信之中,本欲传书与你,却不料你正好便来此了。此事颇为着急,劳烦你先进行了。”

    柳三变没有继续赘言,直接将信封交给了寻根。

    寻根常年替人收敛尸骨,身上本就积累了莫大的功德,更因为时常接触骨骸,更能够将恶灵胎盘所饱含的怨气引发出来。

    可以说这个第二阶段,寻根才是最合适的人选。

    寻根接过信封,拆阅之后,也不由得面色发白。

    “想不到慧座所进行的,竟会是这件事情。”

    想起近日来武林道上关于慧座的传闻,寻根沉默的同时,只感觉自己肩上的压力更重了。漆雕光明如此舍身,皆是为了让妖域完全破封,若是他无法在妖域破封之后,维持好妖域与人类之间的关系,那便真是辜负了漆雕光明的付出!

    “此事寻根必定完成,请。”

    寻根沉声开口之后,毅然转身离去。

    关于黑袍人的事情,他也只能暂时放下了。漆雕光明的进度将满,接下来,便是他承接过这一份重担的时候了。

    柳三变也是长吁了一口气,仿佛要吐尽胸中的郁气一般。

    “玄武定之法既然已经取得,佛相的安危,想必是已经不需要再有担忧了。孽池一事,有戒座护持,应可保得慧座性命。等寻根接手之后,此事也将大成。接下来,在求飞掣等人到来之前,需要先安排好针对阎罗鬼帝的之事。”

    阎罗鬼帝之害同样不可小觑,依照泣红颜的说法,最好便是请顾惜朝出手,但是顾惜朝尚要着力佛相之局,无法分身。烟都的功体似乎也有无视十丈毒雾之能,但他们不与阎罗鬼帝同流合污,柳三变便满足了。

    而目前的形势,数局同开,各人皆有任务在身,导致人员有些捉襟见肘,难以调配了。

    “嗯,针对慧座之事,求飞掣实力不差,聆音衔令者,南宫飞飞以及那名年轻的刀客皆会参与,这倒是一股不错的力量,或许我可以这么办。”

    慧座本不必针对,思来想去,柳三变最终决定对于这股力量稍加利用,用在更为需要这股力量的事情之上。

    他又回屋写了一封书信,让鸟兄送出。

    “接下来,便是等待他们到来了。”

    …………………………

    宗上天峰。

    道印玄机一如过往,站在宗上天峰最高处,眺望着这俗世红尘。

    近了,近了。

    玄机目光深邃,带着浅浅的无奈。这段日子以来,他愈发有一种预感。

    距离宗上天峰再次入世的时间,越来越近了。

    “阴谋奸宄,将玄机拉入红尘,将会是你们最愚蠢的行为。”

    玄机冷哼了一声,对于将来的局势,虽然有些不喜,但是并没有丝毫畏惧担心的情绪。

    这股自信,源自于他自身的实力!

    就在此时,绝涯一脸不悦地走了过来。

    “是你,漆雕光明一事,结果如何了。嗯?你受伤了?”

    玄机本想关心慧座一事的结论,但是突然发现了绝涯负伤,不由得面色一凝。以他的眼力,自然可以看出绝涯身上伤势的来历。

    “是儒门武学。”玄机沉声开口,心中隐约有了不好的预感。

    绝涯是彻底的灭佛诛儒派,这一次让绝涯前往佛乡,玄机本就不看好他能将此事安然落幕,但是只要不引发更大的冲突便足够了。

    但是目前看来,恐怕他是与儒家之人,又对上了。

    “在离开佛乡之后,我遭遇了蒙面人的攻击,交战过程之中,他先后用出了道儒圣司的武学。”

    绝涯将与黑衣人一战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说道:“三教圣司功法流落在外日久,如今来看,弊端已经日趋严重,我们必须要采取动作了。宗上天峰虽然出世偌久,但身为道门所留下的代表一脉,对于此事想必也有情报,我希望你能详细告知我。”

    “哦?你准备亲自跟进此事?”

    玄机诧异地看了绝涯一眼,显然对于绝涯的积极性有些奇怪。毕竟以绝涯的性子,除非是灭佛诛儒,维护道教利益的事情,其他之事,向来是甚少插手的。

    “那名黑衣人虽然中了我一掌,但是我也受了他一式,算是和局。但是在绝涯眼中,从来都不曾有和局一说,我必会找到他,与他再分高下。”

    埋剑绝涯何等孤傲,又岂是那么好殴打的?更不用说是被一个藏头露尾的小人所伤,虽然平局,但是绝涯心中的意气,让他无法忍受这个结果。

    “此事本天华君与虞千秋在跟进,目前他们各有要务,你来接手,自然最好不过。关于此事,目前得到的信息如下……”

    玄机将目前关于三教圣司一事的情报都说了出来,而后说道:“我所知道的,便是这一些。将来你若是与天华君或虞千秋江湖相见,也可再询问一番,或许别有信息也说不定。”

    玄机毕竟没有亲自参与此事,所知的皆是天华君查出来之后转达给他的,而自从天华君与柳三变达成共识之后,便再没给他传达过此事的信息了。

    “呵,能让烟都之人混进宗上天峰,你这个道印做的可真失败。”

    绝涯与玄机两个人,向来是互相看不顺眼的,此事听闻了玄机说出了此事前后以及关联的人物,不由得嗤笑出声。

    “玄机之事,不劳你费心。”

    玄机冷哼了一声,不想见着绝涯,干脆转过了身去,问道:“这一次佛乡之行,结果如何了?”

    “佛乡逐出漆雕光明,并由柳三变负责组织后续针对漆雕光明的动作。”

    绝涯冷哼了一声,面色微沉,这件事情说来他就感觉气人。

    “啊?只是如此?”

    玄机倒是诧异了,不由得回身好奇地看着绝涯。以他的了解,绝涯必然会趁此机会,好好刁难佛乡一回,什么时候,他竟变得如此容易说话了?

    “不需要用这种眼神看我,柳三变此人非同一般,兼之聆音在场!”

    绝涯接触到玄机的目光,面色更沉了。

    “原来如此。”

    玄机恍然,也就没有继续追问详情。知道结果便已经足够了,看绝涯的脸色,再问下去,恐怕他面子就要挂不住,当场翻脸了。

    “三教圣司之事,我会关注。此外,关于漆雕光明一事的后续,你也多加关注。若柳三变对此阳奉阴违的话,尽管提出质疑。”

    玄机关于三教圣司一事的情报中,着重点了两个人的名字。一者云天心,一者告子。他准备从这两人身上下手,这样一来关于漆雕光明一事的后续他便难以分心顾及。

    虽然对于玄机感官很差,但是目前除了他,也无人可以托付此事了。

    至少,他觉得聆音便不行!

    玄机点了点头,示意此事会关注之后,绝涯便转身离开了。

    “绝涯不相信半师,不代表半师便真的无法胜任此事,至少在我看来,以半师的修为智慧,足可将此事斡旋,我大可不必太费心思。嗯,令师已经被囚禁了一段时间,也是时候前往关心一下了。”

    玄机转身,朝着天衢君闭关的密室而去。

    …………………………

    天毒峰。

    这一个毒脉的根据之地,在毒脉西迁之后,便荒芜了下来,杳无人烟。

    今日,不知何来寒风,吹着翻腾的毒雾,伴着桀桀的怪笑,送来了一道恐怖的身影。

    “有酒何曾到九泉,恨满阴间。弃人无命赦红尘,毒杀天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