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登临天毒峰!-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69章 登临天毒峰!

    “嘎嘎嘎嘎,毒脉,天毒峰!”

    毒雾之内,恐怖渗人的声音缓缓传来。而后随着步伐声想起,毒雾逐渐散去,现出了一道神秘诡谲的身影——正是恨满阴间弃无命!

    “我的好姐姐啊,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记着我这个弟弟吗,嘎嘎嘎。”

    弃无命怪笑着,如夜枭般慑人。而后他黑袍一挥,再现了十丈毒雾。

    他便这般驾驭着十丈毒雾,毫无顾忌地直往天毒峰之上冲了上去。沿途所过的一切动植物,但凡被波及到丝毫,尽皆瞬间毙命了。

    经过了铸霆声与莫伤春一战之后,弃无命功体,竟似再次有了提升!

    数刻钟之后,天毒峰已经被犁出了一条从山底到峰巅,充满了死亡之息的道路。而弃无命则是坐在毒坛之上,翘着腿,微微低头,似乎在沉思什么。

    蓦然,他又发出了那一股慑人的怪笑声。

    “我的好姐姐啊,先是让毒脉隐居,如今更是彻底撤离武林,你真是当了一个好毒脉之主啊,嘎嘎嘎。”

    弃无命仰天长笑,头罩略微向后倒去,露出了他没有丝毫肉质,如同干枯柴木一般的恐怖下巴。

    同时笑声之中充斥着庞大的元功,震得毒坛之内不断颤动,如要坍塌了一般,不停地跌落灰尘。

    如同柳三变等人的猜测,弃无命正是毒后之弟,当初毒脉两大天才之一的阎罗鬼帝,在当年毒宴落败之后,弃无命便独自出走。虽然毒后之毒并不能取他性命,但也让他陷入了窘况。

    一路上,他遭遇了不少的追杀,直到偶然逃入了恶魔道之内,接受了祸苍生的庇护,得以全命。却也因此不得不听命于祸苍生,一直无法离开恶魔道。

    这一次难得趁苟不同的死亡,他能够暂时离开恶魔道,因此除了莫伤春之外,他最大的执念,便是与毒后再拼一场。

    当初落败,逃入恶魔道之后,他更能潜心研究毒术,甚至于不惜以身试毒,将自己弄成了现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为的便是要一雪前耻,将毒后击败,并且重新夺回毒脉之主的身份!

    可是,他却没有想到,他如今重出了,毒脉却成了现今的状况。就连天毒峰这个毒脉的根据地,也人去楼空了。

    想到这里,他笑的更大声了,声震苍穹。笑声之中,却是各种复杂的感情交替,有怨恨,有愤怒,有不甘,也有一丝的委屈。

    在他看来,这个武林,只有毒脉有本事,有资格执掌。为什么,明明他已经这么努力,却连自己的姐姐都要阻止自己,为什么!

    “嘎嘎嘎……”

    就在弃无命癫狂而笑的时候,一把太刀突然划着凌冽的寒芒,旋转着落在了弃无命的身前,随即便见人影一闪,一名佩戴着铁制面具的青年男子出现在了太刀之前,背对着弃无命,一言不发,只有浑身刀意,欲发不发。

    同时,寒风骤起,吹着淡淡的凉意,送来了一道端庄的身影。

    “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

    足青绿,腰佩环,衣翠篁。南宫飞飞噙着温和的笑容,手中千织翼轻轻拍打着掌心,似缓实快地走了过来,与刀无心一前一后,将弃无命围绕在中间了。

    “朋友,无故纵毒,是何缘由,可否与织梦人一说?”

    南宫飞飞轻声问道。

    他与刀无心自离开佛乡之后,便在调查慧座的去向,略有所得。同时也因为约定的时间将至,准备前往深柳读书堂。

    却不料在途径天毒峰的时候,发现了一道从山底一直,蔓延而上,草木尽皆枯死的道路,并且天毒峰之上,隐约传来了怪异的大笑,便登山一看。

    两人本非要动武,只是弃无命的气息太过慑人了,周身仿佛都缭绕着一股毒雾,让刀无心十分警惕,因此才会长刀出鞘先来。

    “嘎嘎嘎。”

    弃无命突然怪笑了起来,并没有理会南宫飞飞,而是黑袍一挥,再现了十丈毒雾。

    “有酒何曾到九泉,恨满阴间。弃人无命赦红尘,毒杀天下!”

    “是谁,准许你们前来天毒峰的!”

    笑声翻腾,毒雾翻腾,弃无命一言不发,施毒咒杀!

    “小心!”

    刀无心一直忌惮警惕着弃无命的动作,见他突然施毒,不由得厉喝一声,抽身后退的同时,朝着弃无命方向挥出了一道刀气。

    南宫飞飞距离弃无命较近,猝不及防之下,被毒雾笼罩住了。但是他的反应同样十分迅捷,身形一转,便离开了十丈毒雾的范围,而且并没有被剧毒所影响。

    “咦?”

    毒雾之中,弃无命察觉南宫飞飞的状况,不由得轻咦了一声,同时心中警铃大作。

    自他再出恶魔道以来,第一个遇上的天尘之愆铸霆声,驾驭雷电之力,竟能直接将他的毒雾打散。第二个遭遇的未觉凄惶莫伤春,一式奇怪的断烟之武,甚至能籍着他深不可测,远超于己身的功体,强行夺取弃无命对于十丈毒雾的掌控。

    现在眼前这位织梦人,更是被十丈毒雾笼罩之后,仍能不受丝毫影响。

    是他弃无命太过倒霉,接连遇到了拥有克制十丈毒雾之人的高手,还是他沉潜的太久,十丈毒雾早已经被人找出了破解之法了?

    弃无命十分迫切地想要得到这个答案,于是他操纵着十丈毒雾,开始往南宫飞飞扑了过去。

    “大胆!”

    刀无心见状勃然一怒,太刀高举指天,旋即横空一斩,功元运转之间,南宫飞飞之极招,应势而出。

    “千里一决!”

    唰!

    刀无心武骨非凡,有很大的精进空间。在跟随南宫飞飞的这一段时间之内,他的实力突飞猛进,又承接了南宫飞飞数式极招,更添了非凡战力。

    而今一刀斩落,刀芒破空,竟赫然有裂地劈天之势。

    弃无命不敢轻视此招,不得不暂时停下对南宫飞飞的动作,操纵着十丈毒雾,化作一头黑暗貔貅,竟是一口将刀无心发出的刀芒吞下下去。

    随即几声沉闷的爆破声传来,黑暗貔貅被直接炸裂,再度化成了黑雾,弥漫在了弃无命身前。

    刀无心的极招,竟是被轻松破去了!

    南宫飞飞见状,也不再保留,罡足一踏,浩瀚元功瞬间而动,随着手中千织翼一舞,风雨齐至。

    “风雨啸天!”

    风卷雨嘶,含有莫大的威能,每一缕风如刀,每一滴雨似刃,滔滔不绝地涌向了十丈毒雾。

    然而,弃无命根基不凡,远超泣红颜等流,面对南宫飞飞极招,赫见十丈毒雾猛然凝缩,仅剩了三丈方圆,却凝练的如同实质,幽深如同虫洞。

    南宫飞飞极招,竟也同样被破去了!

    “死来吧!”

    刀无心蓦地一声大喝,趁着毒雾收缩的机会,猛然弃无命冲去,而后一跃而起,双手高举着太刀,似乎要将这余下三丈的毒雾,已经隐藏在毒雾之内的弃无命力劈两半!

    “不可啊!”

    南宫飞飞面色一变,忙出声喝止。

    但是,为时已晚了。

    “嘎嘎嘎,热血的人啊,注定早夭。”

    弃无命突然放声怪笑,三丈毒雾猛然数丈!

    经过了短时间的压缩,原本极限在十丈的毒雾瞬间爆发开来,竟是弥漫了将尽二十丈的方圆!

    一时之间,刀无心、南宫飞飞皆陷入了毒雾之中了。

    而在毒雾之中,弃无命便是主宰一切的神!

    刀无心在毒雾扩散的同时,便已经中了剧毒,功元豁然消散,面色发紫,重重地跌落地面。

    而弃无命,则是瞬间出现在了南宫飞飞身后,探出了如同鬼爪一般的手掌,按向了南宫飞飞的后脑。

    “退下!”

    然而,弃无命的毒雾,似乎真的无法伤及南宫飞飞,他虽身处毒雾之中,却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察觉到身后弃无命的偷袭,他元功猛然一放,同时千织翼向后一拍,直接拍中了弃无命的手掌,将他震退。

    随后,南宫飞飞身形一动,带起了刀无心,快速遁逃。

    “嘎嘎嘎嘎,原来如此,好奇特的功体啊。”

    两人遁逃,弃无命并不追去,他已经知晓了南宫飞飞因何不受制于十丈毒雾了。

    而且通过方才短暂的交手,弃无命也察觉了南宫飞飞的根基犹在他之上,只是因为担心刀无心的情况才会匆忙遁去。若是他继续追击,让刀无心彻底死亡,恐怕会引起南宫飞飞愤怒地反击。

    届时,南宫飞飞凭借深厚的根基,以及他那特殊的功体,自己说不好真的会栽在他的手里。

    他散去了毒雾,又坐到了毒坛那象征着毒脉之主的宝座之上。不多时,渗人的怪笑再次传开。

    ……………………

    万章山下。

    在佛乡交谈之中受尽了挤兑与委屈的告子,也回到了儒门之地。

    只不过来到万章山下,他并没有继续前行,而是抬头看着山上的风月学堂。

    他深呼吸了数次,似乎在酝酿着情感,突然,他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