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三教之变-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7章 三教之变

    无力的风,无声的剑,无言的人。留仙翠篁之外,各般心思流转,唯有唯有与战两人,心无挂碍。

    各自凝视的眼,倒映在剑上,映衬在心中。

    四周一片死寂,只有依稀可闻的呼吸声与心跳的跳动声。风,也变得更轻了,仿佛也在害怕惊扰到这难见的一幕。

    当世两位绝顶剑者偶然相遇,撰写出的,将会是何等耀眼的篇章。

    “战!”

    倏然,李裔文一声沉喝,身形瞬走,出现在拓跋如梦身后,掌中飞凶,携带开天之势,雷霆劈落。

    拓跋如梦不慌不忙,一式背剑,古剑天问稳稳当当将李裔文攻势挡住。不仅如此,左手剑指轻点,剑气激射,直取李裔文面门。

    李裔文横剑一挡,飘然退开。

    拓跋如梦趁势欺身而上,掌中天问交织出凌厉剑网,夺命笼下。

    李裔文以身化剑,在数不尽的剑声铿锵内,将剑网瓦解。

    转眼之间,两人已是交换了数百招,在生死边缘行走数次。然而,两人身上,仍无创伤。

    “不差。”

    拓跋如梦赞了一句。而后将天问一抛,剑指骤运,点指苍穹。

    “天问,二气归元。”

    拓跋如梦一声长喝,指尖之处,阴阳演化,乾坤衍生。而后化作凌厉剑虹,挟磅礴无匹之势,力压李裔文而去。

    与此同时,空中天问一声剑鸣,倏化流光,没入剑虹之内。

    霎时间,剑虹威力再涨,所过之地,草木齑粉,裂地鸿沟。

    李裔文见状,剑势一敛,足踏迷步,一身化三。

    拓跋如梦一式落空,直接击在地面,顿时山岳颤动,苍穹蒙尘,一处巨大深坑,劈裂而出。

    “一剑,轻身。”

    避开了拓跋如梦极招,李裔文旋即展开反击,飞凶剑绕身一旋,身若迅雷,一点寒芒,直向拓跋如梦咽喉。

    拓跋如梦见状,屈指一弹,气劲激荡而出,稍微阻拦李裔文半刻,而后抽身上空,再握天问。

    “天问,一剑游龙。”

    半空之中,拓跋如梦一声高喝,功体催至巅峰处,竟是化作苍龙异象,狰狞咆哮而来。

    李裔文见状,饱提元功,飞凶一振,剑气震慑寰宇。

    “轻生,一剑!”

    轰!!!

    两大剑者极招相会,霎时间,乾坤时序,阴阳错乱,无匹强劲的暴虐气流呼啸而出,十里之内,林木皆毁,山石崩摧。

    极招之后,便又是近乎本能的剑接。

    ……………………

    无名荒郊之外,三更雨铃携手烟朱逼命而来。就在释论疏即将败亡之际,消失许久的全道之锋,凛然再现。

    “垢无尘眼下,不许妖魔猖獗!”

    垢无尘眼一凛,气一纳,威压全场。

    “哎呀呀,好厉害的样子。”我不留一脸惊恐状,而后侧身低头,伸手捏着眉心,作深沉状。另一只手则是指着垢无尘。

    “你这么叼,你家里人知道么。”

    “妖人当诛!”

    垢无尘敛眉纳气,荡魔拂尘呼啸而来,直取我不留周身死穴。然而,拂尘落处,我不留竟是化雨而碎,消失无踪。

    垢无尘心下一惊,旋即惊觉身后掌风凛凛,回身一掌击出。

    砰!

    元功相碰,轰然作响。漫天腥雨炸碎成无尽水滴。垢无尘突感元功一滞。

    “三流手段。”

    垢无尘察觉雨中藏毒,当即冷哼一声,道门极阳功法运转,霎时间便将入体毒素焚毁。

    “小伙子不错哟。”

    我不留赞了一声,露齿一笑。旋即腰间雨铃突兀飞起,悬浮半空,急速摇动。

    “叮铃铃……叮铃铃……”

    一时间,诡异铃声大振,扰的垢无尘心神欲散。我不留趁此机会,指尖凝出一点黑雨,弹射而出。

    黑雨过处,腥风阵阵。

    垢无尘心知情急,一咬舌尖,强行摆脱诡铃影响。背后除妖剑,铮然出鞘。

    “道剑,斩身!”

    垢无尘掌中除妖剑疯狂旋转,剑身之上,浩荡元功积纳,形成光华道轮,一时间,道光耀千里!

    诡异黑雾之内,无尽腥雨受到道轮影响,瞬间碎裂。

    “不妙。”

    我不留惊觉此式难以硬抗,当即抽身后退。垢无尘见状,除妖剑一顿,道轮爆射而出。

    我不留一时闪躲不及,吐血受创。

    而在一旁,墨张声与烟朱之间,同样臻入白炽化。两人根基皆是不凡,战至激烈处,两人同出极招。

    “落叶满阶红不扫。”

    烟朱朱剑一阵,倒映血色荧光。烟都绝学,再现寰宇。霎时间,周遭环境受剑势影响,竟生异象,仿佛深秋之际,红枫满阶,长剑不扫。

    墨张声见状,同提功体,气纳风云,留仙绝式,应运而出。

    “斜竹迎风。”

    一剑横挥,剑道异象突显,无尽青葱绿竹迎风摇摆,片片竹叶,凛然如锋刃。

    两者极招之会,灿比春秋二景,凛胜阴阳两分。却见在无声无息之内,红枫转绿,青竹化黄。极招之拚,再入新境。

    ………………

    持心一路向南宫,跨万水,横千峰。不见高尊不见宗,水尽山穷。

    穷山尽水之地,为寻找三方谷所在,虞千秋一路探行,却丝毫无所得。

    “根据消息,三圣司应都在西武林之内,然而这段时间已经将可能的地方都寻找了一遍,皆没有三方谷所在的讯息。”

    抬起头,虞千秋看着眼前群山,暗暗思量。

    “过了此处群山,便是南武林之地。三教圣司会在此地吗?”

    就在虞千秋踌躇之间,突闻一阵喊杀之声,放眼望去,却见一位重伤男子跌撞而来,男子身后,数人持械追杀。

    虞千秋双眉一皱,寻物藏身。

    男子的伤势非常严重,一身功体已破七分,却依然能不被身后之人所擒,可见其根基深厚。

    至于他身后追杀的三人,也具是好手,修为不凡。

    “杨无木,交还宝典,饶你不死。”一人大喝,长刀一斩,力劈山河。

    杨无木身形一变,避开此招,而后长剑向后一挥,剑气阻人。

    “精纯的浩然之劲,是儒门之人。”虞千秋双眼一眯,随后跟上。

    杨无木终究伤创太重,再逃了数里之后,力穷停步。三人顺势将其包围。

    “你倒是能逃。快将宝典交出,或许能换生机。”一人冷笑道。

    杨无木以剑杖地,冷眼看着三人。

    “尽心宝典乃我儒家之物,岂是尔等所能觊觎?”

    “嘿,死到临头还敢嘴硬。”一人冷笑,手中铁鞭劈出,抽向杨无木握剑之手。

    杨无木欲提剑抵抗,奈何受伤过重,反应不及,被一鞭抽飞了长剑。

    使刀的见状,抽身上前,欲擒住杨无木。

    就在他即将得手之际,突然一道宏大气劲劈空而来。刀者心下一凛,急速后退。

    虞千秋纵身入场,剑指一点,一式化三,分别击向三人。而后带着杨无木,化光而去。

    “休走!”

    刀者见状,厉喝一声欲要追赶,却正欲虞千秋指剑到来,匆忙避开之后,已失去了两人踪迹。

    “杨无木走脱,快将此事禀告首领。”鞭者说道,三人匆匆离去。

    而在远处,流光一闪,虞千秋带着杨无木出现。

    “咳咳,多谢阁下相救。”杨无木咳出几口鲜血,开口道谢。

    “你伤势太重,先别说话,我助你疗伤。”

    虞千秋待杨无木盘膝做好后,一掌拍向他后背,渡功相助。足足半个时辰之后,杨无木才深深地吐了一口浊气,睁开了眼睛。

    “我好许多了,多谢阁下相救。”

    “路见不平。”虞千秋道。

    “此地属于西南武林交界,平常人迹罕至,不知阁下因何至此?”

    “我有事寻找三教圣司,只可惜苦寻无果。”

    “三教圣司?”杨无木奇怪地看了虞千秋一眼,道:“三教圣司已经消失了很长时间了,就连他们隐居的三方谷也一同消失,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去向。只不过……”

    杨无木手掌一番,一本书册出现在他掌上。

    “近年来,江湖上忽然多出了一群人,他们竟然精通三教圣司所学功法。我暗访了许多年,才终于找到源头,将我儒家尽心篇夺回。”

    “竟有此事?”虞千秋大惊。

    杨无木沉吟一番,道:“这个势力根基都在南武林,掌握三教圣司功法之人也大多在南武林,阁下不知,也属正常。”

    虞千秋眉头深皱,道:“我有急事需要寻找修有三教精纯功法之人,不知除了三教圣司之外,还有何人?”

    “精纯功法?”杨无木有些诧异地看了虞千秋一眼,道:“三教圣司历来只允许习练一部功法,因而元功确实十分精纯。”

    顿了顿,杨无木继续说道:“然而,若不论强弱,仅以精纯而论,却不一定唯有三教圣司。我目前所习练之明德篇,所得真力,在精纯之上,并不弱于圣司。”

    “这……”

    虞千秋一阵迟疑。一易知天所需要的乃是分修儒释道三教功法之人的精血,却并没有限定于圣司。

    杨无木见虞千秋面有难色,道:“不知阁下有何难题?若有需要,尽管开口便是。”

    “我需要分修儒释道三教精纯功法之人的精血一滴,不知……”

    虞千秋还未说完,杨无木已然运功从指尖处逼出了一滴精血。

    “一滴精血而已,阁下需要,拿去便是。只希望我的精血能够帮上阁下。”杨无木微微一笑,逼出精血让他原本就重创的功体雪上加霜,面色都发白了。

    “你……”

    虞千秋一愣,旋即默然地拿出一个瓷瓶,将杨无木精血收起。

    “此地不是疗伤之地,你指路,我送你去。”

    虞千秋本想背起杨无木,但是身后已经背着冰棺,不得已,只好将他抱在身前。

    “额……我可以自己走。”

    杨无木嘴角抽了抽,心里有些抗拒。他如何也想不到会被其他男人用公主抱的方式抱着。

    虞千秋抿了抿唇角,没有说话。

    “好吧,送我去万章山。”杨无木看着虞千秋的表情,放弃了挣扎。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杨无木问道。

    “虞千秋。”

    “哦哦,我叫杨无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