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告子的决心!-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70章 告子的决心!

    万章山下。

    告子回返,却突然引发体内的创伤,顿时大口咳血,面色也变得苍白了起来。

    在与黑袍人一谈之后,两人便达成了共识,告子需要利用这破天阙的掌伤,引起儒道两教的重视以及更加深入的调查。

    而且,告子心中,尚有其他的想法。

    黑袍人如此明目张胆地算计他,让告子怀疑组织的内部是否出现了什么异变。只是目前洪范坐镇风月学堂,几乎将他的权柄都压了下来,让他的行动处处受到掣肘,十分的不便。

    不仅不便于往后行动的开展,更是不便于他对于时局的观察。

    现在的他,便是自己的战友、同志,都不敢相信了!

    告子稍微平复了一下气息,便开始往风月学堂走去。

    来到半途,便见吟风赋月两人联袂而来。

    “是院长,你受伤了!”

    两人一看见告子,便忙奔了过来,及至发现了告子的伤势,不由得面色微变。

    告子当初被刀天下所伤,伤势尚未痊愈。此事因为洪范天天挂在嘴边,所以风月学堂之人尽知。此回告子代表儒门前往关切佛乡慧座一事,却负创归来,莫非是佛乡有所不满,而将告子打伤了?

    “这群和尚,真是好大的胆子!”吟风两眉倒竖,连连冷笑,显然是认为告子的伤势,便是佛乡之人造成的。

    “不可胡乱猜测。”

    告子叱骂了一句,在风月学堂之人的眼前,他一贯便是伟光正的姿态。

    他摆了摆手,示意自己的伤势两人不须关心,而后问道:“看你们两人,是要下山?”

    赋月答道:“回禀院长,学堂存粮已经不多,洪范副院长命我们下山采买一些。”

    “嗯,即是如此,我也不耽误你们,你们路上小心吧。”

    告子挥了挥手,吟风赋月两人离去之后,他作势捂了捂胸口,让面色看起来更加苍白了一些,然后才继续前进。

    并且,直接来到了风月学堂的训诂堂里。

    洪范依旧是那个老样子,好似一个随时都要入土的糟老头一般,将自己佝偻的身躯窝在了椅子上,只是偶尔吊起那一双死鱼眼,似乎在表示他还活着一般。

    及至告子入来,他那一双死鱼眼才勉强张得更开了。

    “你负伤了,是道门武学?”

    以洪范的眼力,自然不是吟风赋月两人可以比拟的,第一眼便看出了告子体内的伤势。

    “确实是道门武学,师叔可能看出这是道门哪一种武学?”告子问道。

    “嗯……”

    洪范稍微沉吟,而后一挥衣袖,顿时一股柔和之风旋转而起,将告子笼罩。数息之后,和风散去,洪范眼神一凝,低声道:“道门埋剑绝涯的武学——破天阙!”

    “这一回道门前往佛乡的代表,便是埋剑绝涯。”

    告子将佛乡商谈的事情说了出来,当然,他并没有加油添醋。这种事情一查便知,告子没有必要冒这个风险。随后,便再将自己遭受黑衣人袭击一事说了出来。

    当然,关于黑衣人的身份,他并没有说出什么猜测的话语。毕竟他身上的掌上,便是最直接的线索。

    “嗯,此事我已经知晓了,我会向道门讨要一个说法。你旧伤未愈,再添新创,先下去疗养吧。”

    告子退出了训诂堂,自顾去疗伤了,洪范依旧是吊着死鱼眼,满是褶皱的面神古井无波。只是原本佝偻的身躯,稍微坐得更正了一些。

    告子身上的伤势,的确是绝涯的成名掌法不错,但是根据告子所言,洪范却怀疑那名黑衣人并非绝涯。

    当初三教内战,洪范与绝涯曾有过多次的交锋,对于这名后生晚辈的性情与能耐,十分了解。先不说以绝涯张狂自傲的个性会否做出这等覆面袭击的行径,单是凭着绝涯的根基,若真要造杀,以告子本就负伤的状况,恐怕根本便无法活命。

    如此看来,告子身上的伤,恐怕是某些有心人所故意造成的了,目的如何,不言而喻。

    想到此处,洪范突然嘿然一笑。

    “你们若是一直保持平静,还真无法顺利将你们揪出。但是你们既然如此迫不及待,那也休怪洪范不留情了。”

    既然阴谋者开始行动了,那必然会留下相应的踪迹,寻到这丝毫的踪迹,便能够顺藤摸瓜地将他们揪出来。目前天华君等人正在跟进此事,根据他上次前来时所说,手中应也掌握了不少的情报,将此事转达给他,或许会有不小的收获。

    洪范并不能直接找到天华君,但却可以将此事告知道印,通过道印转达。于是,他修书一封,而后奋发剑意,以剑光挟裹着书信,往宗上天峰方向而去了。

    “嗯,此事已经通知,但我也仍需做好另一手的准备。”

    洪范再度沉思,此事虽然儒门也有杨无木参与其中,只是杨无木性格单纯,阅历浅薄,恐怕无法发现更深层次的关联,当时也只是为了稳住告子,才将杨无木推出来的。

    而随着现在告子身中破天阙之掌伤,必也预兆着此事将更翻新的一页,接下来天华君等人的行动恐怕会遭到更多更大的阻拦。

    洪范一番思量,再次写了一封书信,同样以剑光挟裹,飞离了风月学堂。

    而在风月学堂的另一侧,告子离开训诂堂之后,并没有立即闭关疗伤,而是依旧关注着训诂堂内洪范的动作。

    等了许久,突见一道剑光往着宗上天峰的方向而去,不由得眼色一沉。

    “这个老家伙,竟然连这种情况都不亲自登门讨要说法么。”

    洪范的存在,始终是他掌控风月学堂的障碍。他本想趁此机会,将洪范引出风月学堂,他好趁机排布,最后让洪范永远留在江湖之中。

    只可惜,洪范老谋深算,谨慎的程度远远超越了他的估计。

    就在此时,又是一道剑光疾射而出,去往了一个熟悉的方向。

    “那个方向……是她?哼,想不到洪范居然谨慎到了这个地步,将归隐的人拖出来都不肯亲身出动。”

    作为儒门之内辈分颇高的人,告子十分清楚这一道剑光所向的方向,目标会是谁。

    只是如此一来,告子便将更受掣肘了。

    “我如今行动不便,看来此事只能劳烦云天心协助了。”

    告子双眼一眯,狠毒之色疯狂闪烁。一个告子便让他行动处处受制于人,若是再加一人,那恐怕组织真的会将他边缘化,虽然不至于将他当成弃子,但是类似于黑袍人这种明目张胆的算计,绝对少不了。

    洪范,必须要铲除了!

    告子没有如洪范一般,光明正大地以剑光传信,但是他也不需要用这种办法传信。

    他与云天心,一直以来皆有特殊的联络方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