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为恶者肆无忌惮,为善者身披枷锁!-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72章 为恶者肆无忌惮,为善者身披枷锁!

    刀无心苏醒之后,也并没有察觉身体的不适。见此情况,南宫飞飞总算是放下了心来。

    柳三变邀几人来到老柳树下坐好,询问刀无心因何中毒一事。

    南宫飞飞说道:“自与红尘素衣佛乡一别之后,我们两人便四处打听漆雕光明之下落,眼见着时限将至,便准备先来读书堂。在途中经过了毒脉往日据点天毒峰的时候,发现了一些异常,之后便引发了战斗,详情如此。”

    南宫飞飞将具体的情况描述了一遍,当然对于自己能无视毒雾的事情,他并没有说出。

    “天毒峰,果真是他,他依旧惦记着毒脉。”

    泣红颜眼神一冷,她原本便猜测阎罗鬼帝再出,必定会再次前往毒脉,寻找毒后再开毒术之斗,争夺毒脉之主的位置,但是却想不到会这么快。

    幸好毒脉早已经西迁,否则凭目前毒后的状态,很有可能不会阎罗鬼帝的对手。届时,心性残忍狠毒的阎罗鬼帝,很难说得清是否会念及往昔的感情而放毒后活路。

    “哦?听圣女这么一说,织梦人心中也已经清楚那人的身份了,想不到他竟然还活着啊。”

    南宫飞飞对于弃无命的身份本就有些猜测,此时听泣红颜如此的说辞,即便不曾明说,但也印证了自己心中的想法了。

    柳三变趁机说道:“阎罗鬼帝此人心狠毒辣,武林道上已经有传闻他在四处造杀。若有机会,我们必须要将他铲除。”

    柳三变原本就打算利用这一次队伍的阵型去针对弃无命,现在南宫飞飞已经提前与他产生矛盾,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哦?阎罗鬼帝再出了?”

    就在此时,一声惊疑传来,随后便见得一条娥眉肃穆的道影,缓缓走来。

    “是聆音前辈,你也来了。”

    柳三变起身迎接,引聆音入座之后,聆音便说道:“我方才听你们谈及阎罗鬼帝此人,莫非此人竟不曾死亡?”

    “不错,详情如此。”柳三变将事情大略地阐述了一遍。

    聆音略微沉吟,而后说道:“那看来这一次,我们的任务要增加了。”

    聆音的想法与柳三变一致,利用这次队伍的阵型去针对弃无命。这其中她相信漆雕光明是一说,另一说也同样无法容忍弃无命这般无辜造杀。

    “这,虽然南宫飞飞也认为此人非除不可,但事有轻重缓急。目前来看,还是需要继续漆雕光明之事,以免再次引发群众之怒,再添混乱。”

    南宫飞飞却坚持要针对漆雕光明,担心拖延的话,会再次引发百姓的不满,届时想要安抚,恐怕就没有这一次这么容易了。

    “此言同样在理,只是目前尚无漆雕光明之下落,虽然柳某也在调查,但是仍未有结果。”

    南宫飞飞的担忧,柳三变同样理解。只是在他看来,稍微的拖延,只要能适当地引导,并不会造成再一次的暴动。而目前众人应皆无法掌握漆雕光明的行踪,不如趁此机会,先将阎罗鬼帝解决。

    “这几日织梦人也在调查此事,倒是稍微有了一些成果。”南宫飞飞笑着说道。

    “哦?请说。”

    聆音诧异地看了南宫飞飞一眼,自从离开佛乡之后,她便一直暗中跟随着南宫飞飞,期间并不曾见他与何人接触,如今平白的却掌握了漆雕光明的行踪,这不得不让人心生疑虑。

    她最初怀疑南宫飞飞乃是与墨张声合谋的阴谋者,但随后一段时间的观察,似乎并非如此。尤其是佛乡一谈,他所提出的皆是最为合适的息事宁人之法,这本就让聆音的怀疑有所动摇。

    但是今日,他莫名掌握了漆雕光明行踪的事情,却又让聆音怀疑更重了。

    就连柳三变,也将惊疑的目光放在了南宫飞飞的身上。若真如他所言,掌握了漆雕光明的行踪,恐怕慧座又将面临围杀,而自己的想法,也要因此落空了。

    南宫飞飞道:“在下得到消息,漆雕光明日前曾出现在南武林栆月墟一带,再次犯下了恶行。当时曾有几名义士出手阻拦,却是不敌恶人,导致两死一重伤。”

    说起此事,南宫飞飞面上也浮现了一丝愠怒与怜悯,似乎在愤怒漆雕光明与其同伙的同时,也在替惨死的义士默哀。

    “南武林,栆月墟。”

    聆音眉头深皱了,目光灼灼地看着南宫飞飞,说道:“织梦人,聆音冒昧一句,你这个消息是从何得来的?”

    南宫飞飞自从离开佛乡之后,便一直在北武林范围之内不曾离开,期间有不曾与人有过接触,是如何掌握南武林之事的?

    除非——南宫飞飞一直以来便掌握着漆雕光明的行踪!

    “很抱歉,关于这点,南宫飞飞不方便透露。”南宫飞飞摇了摇头,拒绝回答聆音的问题。

    聆音语气略带严厉地诘问:“仅是消息来源,需要如此遮遮掩掩么?”

    “注意你的态度!”

    刀无心自从被莫伤春封印记忆之后,便一直待在了南宫飞飞身边,受他的言传身教。因此心中对于南宫飞飞,有常人难以理解的尊崇之感,此刻见聆音如此姿态,首次发声了。

    南宫飞飞一直以来皆是温和有礼的模样,但是此时似乎真的有些不悦了,面对聆音的诘问,默不作声。

    一时之间,气氛变得有些压抑。

    “哼,无趣。柳三变,若是要针对阎罗鬼帝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再来找我吧。”

    泣红颜本来就十分看不惯这个武林的事情,每一个人都戴着千百张的面具,可以在任何人面前都虚与委蛇。你永远无法看出眼前对你露出温和笑意的人,心里想的是不是要如何将你算计。

    相比之下,还是李裔文好。虽然有些呆呆的,还冷冰冰,但是泣红颜可以感受到李裔文内心所蕴含的情感是炙热的,真诚的。虽然目前被冰封住了,但是泣红颜有信心将这一层冰融化掉。

    她站起身来,对着柳三变说了一声之后,便往丹房走去了。

    她这一走,让原本就有些压抑的气氛,更加压抑了。

    就在此时,柳三变突然说道:“有人来了,应该是求飞掣壮士了。”

    他的开口,稍微舒缓了一下压抑的气氛。随后,便见着一条身穿着纯青布衣的男子走了进来。

    来者正是求飞掣,他依旧带着那顶斗笠,青纱垂下,让人看不清楚面容。

    “抱歉,看样子是求飞掣来晚了。”

    求飞掣看着在场之人,歉意地说了一声。疏散百姓一事,比他设想的要更加复杂了一下,导致花费的时间更多了。

    柳三变道:“哪里的事,壮士有任务在身,机动性自然无法与我们相比,我们稍微等待,也是应该的。”

    求飞掣需要疏散百姓,而他们对于此事并不需要做什么,因此才能提前到来。

    求飞掣点了点头,入座之后,便说道:“不知道关于此事,诸位有何谋划了?”

    他虽然根基不凡,但毕竟只是一名江湖侠客,散人一个,在情报收集以及对局势的观察之上,自然是比不过这些有着自己一套系统的人物,因此他很清楚自己的定位,虽然是负着监管责任,但其实只是一个辅助人物而已。

    “目前关于此事,我们也正在讨论。只不过之前发生了一件事情,让我们意见略微产生了分歧,详情如此。”

    求飞掣代表着无数普通百姓而来,可以说他的意见其实是最为重要的。因此柳三变没有丝毫的隐瞒,将情况详细地说了一遍。

    “以上,漆雕光明虽然行凶,但尚不至于大规模造杀,而阎罗鬼帝所过之处,则往往会采取屠杀的行为。柳某与聆音前辈认为阎罗鬼帝之害更重,准备趁我们目前所聚集的力量,先设法将他除去。”

    “不然,南宫飞飞依旧保持己见。漆雕光明地位超然,他之为恶,所带来的影响更甚于十个阎罗鬼帝。”

    阎罗鬼帝虽然凶残,随处屠杀,但是他的为恶,只会在小面积的地方引起恐慌,而恐慌之中的百姓,也至多是躲藏在家中,不敢随意出门。

    漆雕光明则不同,他本是佛乡慧座,身份地位皆超然,如今被人揭露为恶,所造成的影响是难以估计的。

    就用阎罗鬼帝来比较,即便阎罗鬼帝再为恶十年,也决计无法引起这种百姓自发聚集之事。

    为恶者肆无忌惮,为善者身披枷锁。

    为善之人,但凡有丝毫的不善之举,都会被无限放大。即便是这种不善之于恶者,仅仅是九牛一毛之事。

    “求壮士,你的意见呢?”

    南宫飞飞的考量不无道理,柳三变也能理解他的想法。只是在这件事情上,两人的立足点不同,意见注定无法统一。

    现在的话,只能看求飞掣的意见了。若是他同意先针对阎罗鬼帝,那南宫飞飞的想法便会被他压下,若是连他也同意南宫飞飞的想法,那么关于针对阎罗鬼帝一事,柳三变只能暗中排布引导了。

    而如此一来的话,进展势必会十分的缓慢。直接所带来的影响,便是会有更多无辜的百姓,会遭受阎罗鬼帝的屠杀!

    “这嘛……”

    求飞掣陷入了沉思,情况跟他设想的有些不同。他想不到,为什么这件事会发生这样的意外,自己一个辅助人员的意见,会变得这么重要。

    他看了在场之人一眼,最终仍是遵从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