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抉择!-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73章 抉择!

    南宫飞飞与柳三变两人的想法对比,柳三变的考量无疑更加理性,但是求飞掣心中却更为偏向南宫飞飞。

    他在协助疏散围聚在佛乡之外的百姓之时,便深有体会。一旦这些人暴动起来,所引发的死伤乃至于后果,恐怕远远要超越阎罗鬼帝来到的屠杀。

    因此,他斟酌了一下语言,说道:“关于此事,我更加认同织梦人的提议。既然已经有了漆雕光明的行踪,我们应要抓紧时间,将他绳之以法。之后也才能更全力地对付阎罗鬼帝。”

    “这……好吧。”

    柳三变无奈,他知道两人的考量,关于防止百姓的再次暴动,他也有了预案,但是他却无法在此说明。

    将漆雕光明所行之事告知戒座,已经是不得已之下的妥协。这件事情,不能再让更多人知道了。否则让人知道佛乡将要解放妖域,恐怕会引来更加强大的阻拦。

    “既然已经决定了,接下来我们如何行动?”

    聆音问道,关于南宫飞飞与柳三变的想法,她虽然倾向于柳三变,但是对于南宫飞飞的意见,也是无可无不可的态度。既然方向已经确定,她更在乎的是接下来如何行动。

    以及,如何才能摸清楚南宫飞飞此人的底细。

    想到此处,聆音不由得看了南宫飞飞一眼,只觉得这位看上去温婉和善的男子,被一层浓郁的烟雾所笼罩住了。

    “既然织梦人掌握着漆雕光明的行踪,那边由他领队,我们前往南武林去捉拿漆雕光明吧。”

    南宫飞飞掌握漆雕光明行踪一事也有些出乎柳三变的预料,这同样也让柳三变计划在寻找漆雕光明行踪的过程里中‘偶遇’阎罗鬼帝,进而展开追缉的想法落空了。

    同时,他对于南宫飞飞情报的来源,虽然不曾问出,但心中之好奇,绝不亚于聆音。

    或许,当初将此事泄露之人,便是南宫飞飞,或者是给他提供情报的人?

    一切仍需要继续调查,但毫无疑问的,柳三变对这个一直表现的温婉和善的男人,也开始存了怀疑之心了。

    “既然如此,那南宫飞飞也不再推辞。我所获得的情报,已经过去了不少的时间,不过漆雕光明目前似乎受了很严重的伤势,想来应该无法走远,我们即刻动身前往栆月墟吧。”

    “即刻出发?嗯,也好,尽早将此事解决吧。”

    目前柳无方已经寻得了玄武定之法,佛相之局最大的困难已经克服,佛识也被他借口排出了针对慧座的队伍,又有夜流光、顾惜朝等人协助,想来揪出细作并不成问题,也不需要他亲身关注。

    反倒是目前漆雕光明之事,状况频出,他更需要关注此事。

    众人商议完毕,当即便动身离开了。

    …………………………

    佛乡,伽明殿中。

    佛乡三子再度聚集在了一起。

    “这一次,真是多亏了红尘素衣了。”

    佛识感慨,慧座之事就好像一柄大锤,在他们毫无防备的情况落在他们的头上,若不是有柳三变费心斡旋,凭他们几人目前的智慧手段,绝对无法如此安然处理。

    佛相说道:“也幸得红尘素衣将此事的后续都揽了过去,同时也免去了你参与此事。”

    原本此事,佛乡是准备派出佛识全程跟进,但是柳三变则用佛识与慧座同为佛乡之人,难免会有所不忍而徇私的理由将他排除了,让他可以继续留下协助佛相。

    “那关于慧座之事,我们便不理了吗?”

    佛怒问道,他性格虽冲动易怒,但是对于善恶之分却也十分的敏感。即便是到了这个时候,他依然不相信慧座会这般无辜造杀。

    “相信红尘素衣吧。”

    关于此事,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已经让他们难以掌控,现在能做的,也只有相信柳三变了。

    佛识道:“百姓已经疏散完毕,求飞掣也前往了深柳读书堂,想必红尘素衣他们也即将开展了行动,你有什么打算?”

    慧座一事太过意外,恰好便是在佛相之局即将展开的时候,这也导致了众人更加的担忧。

    “仍按照计划进行,你们天佛之身的秘法,修习的如何了?”

    佛相体内的伤势已经无法坚持太久,因此这个计划不可能拖延。即便艰苦,也需要将之开展,否则必将成大患。

    “天佛之身的秘法,十分契合佛乡的武学,因此我数日前便已经将其修炼完成了。”

    佛识说道,天佛之身秘法本就是尸罗圆谛以佛乡武学为基础设计的,对于佛识等人来说,修炼起来自然是如鱼得水,事半功倍。

    佛怒也点了点头,示意自己也已经修成了。

    佛相微微颔首,两人皆修成了秘法,那么瞒过细作的可能性便大了很多了。

    就在这时,神色憔悴的柳无方走了进来了。

    “小方,你怎么如此疲累?”

    佛相第一时间察觉到了柳无方的状态,不由得关切地问道。

    “你在就好,快随我来。”

    柳无方勉力睁开了自己越来越沉重的双眼,看清了佛相,便直接将他拉倒了一边。

    玄武定是老翁传授的,除了师尊与佛相之外,他并不像再传给第三个人。

    两人走到了伽明殿一角,确认了佛识两人没有偷听之后,柳无方压低声音道:“我时间不多,现在便将玄武定之法传你,你好好感悟。”

    “什么?”

    佛相吓了一跳,面色猛然发白。

    时间不到,为了寻找这什么玄武定之法,难道柳无方将自己的性命都搭上去了?

    佛相忙检查起柳无方的身体来,却被柳无方一脸嫌弃地将手拍开。

    “别抱,我已经七天七夜不曾合眼了,而且一路都是全力赶路,现在精神十分疲倦。我稍后会用元功引导你体悟玄武定之法,你好好记住。”

    柳无方的时间不多,其实只是困的。他根基虽然大有长进,但是也经不起这样无休止奔波。他摇了摇嘴唇,勉强提起一丝精神之后,便渡过了一丝元功,按照着玄武定之法,开始在佛相体内运行。

    佛相与柳三变自然无法比拟,因此柳无方将运行的速度一再放缓,足有半个时辰的时间,才换成了一次循环。

    “如何?可记住了?”柳无方问道。

    “你引导的如此详尽,我想不记住都难啊。”

    佛相苦笑,玄武定之法虽然玄妙,但是功元运转周天并不算长,柳无方足足花了半个时辰引导,便是换了一个傻子,也能记住了。

    “那便好。”

    对于佛相这个朋友,柳无方十分的珍惜,因此才会豁尽全力为此事周全。此时见佛相已经掌握了玄武定运行之法,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旋即长久以来压抑着的疲倦便如同决堤的大河一般,汹涌而来。

    柳无方只觉得眼前一黑,便陷入了昏睡了。

    佛相忙将他搀扶住。

    “他怎么了?”

    原本以为柳无方找佛相是有要事商谈,因此佛识两人并没有去参与。此刻见柳无方突然昏厥,不由得上前关心。

    “无妨,他只是积劳过度,陷入了昏睡而已。”

    佛相解释了一句,然后对着佛识说道:“小方此次前来,乃是为了传我一门假死之法,我虽然已经掌握了运功之法,但还需要好好修习才能将其掌握。根据此法门的难度,我接下来的几天会开始闭关,小方劳你们安排照顾,此外佛乡之事,劳烦你们主持了。”

    佛相与柳三变相比,不论是根基,还是阅历都相差了许多。柳三变能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掌握玄武帝之法,佛相却不能,以他的估计,至少需要三天的时间。

    “无妨,一切有我。”佛识点头应允,佛怒则是一脸头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