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苏醒!-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74章 苏醒!

    深柳读书堂之内,在柳三变等人离去之后,厢房之中,因使用了神通之术,耗费了大量神魂之力而昏迷了偌久的李裔文,终于有了动静了,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在睁眼的刹那,突然有无形的剑光自他那双如剑形一般的瞳孔之中迸射而出,足有半丈之长。只不过这股剑光一闪即逝,迅捷到李裔文只是觉得有些光芒刺目,忍不住又将眼睛闭上。

    再张开时,双眼已经恢复寻常的模样,剑光也不再出现了。

    “这里是……读书堂?”

    李裔文经脉尽碎,并无法自己起身,但并不妨碍他打量着四周的场景。

    他最后的记忆,还停留在当日在观星道观之外,遭遇了意怀天以及烟朱的袭杀,之后泣红颜被重伤,而他不知为何,体内突然爆发出了一股剑意,竟直接将烟朱吓退,并且重创了意怀天。

    然后,便是南宫飞飞与聆音的相继到来。

    回忆到了这里,便戛然而止,显然当时在观星道观之外,自己便陷入了昏迷。而眼前的场景,他十分熟悉,必然是柳三变的深柳读书堂无疑。

    如此看来,当日应该是聆音衔令者将自己送回了鸣翠山,这样的话,泣红颜的性命也应该保住了。

    李裔文长舒了一口气,泣红颜性命保住了便好。若她真因自己而亡,恐怕李裔文都要不知道如何面对自己了。

    他不知道柳三变此时是否在读书堂,也不知道读书堂内还有谁,但是他并没有呼喊,让别人知道自己已经苏醒了。他就这样静静地躺着,看着天花板,目光涣散。

    藏虚身亡,自己功体尽废,柳三变他们也为自己而忙碌奔走。

    李裔文脑中想了很多很多,如走马观花一般,将过去有过交集的人都再观看了一遍。最后,他的目光微凝,凝在了记忆中一片金灿灿的所在。

    天书!

    相传只要聚齐三页,便拥有着能让人回溯时光神奇能力!

    “我该……继续么?”

    想到的金色的天书,李裔文便想起了柳三变。

    他永远也忘不了在立约台上,柳三变为了在愤怒的道门三辉面前争取一丝谈话空间的机会,而举掌自裁。

    这一幕,事后柳三变从不曾提起,李裔文也不说。但是他却将之真真切切地记在了心里,甚至于后来的这段时间,他都不曾再去打听关于金色天书的事情,而是选择性地将它遗忘。

    就在李裔文沉思的时候,一道急促的步伐声传了过来,随后‘砰’然一声,房间门被粗暴的推开。

    “呆子,你醒来了!”

    泣红颜一把扑到了李裔文身边,美眸微红地看着他。

    她方才在丹房研究着假死之药,突然感应到了一股熟悉的剑意在读书堂之内爆发,便猜测是李裔文苏醒了,忙抛下了一切,急急地奔了过来。

    而眼前所见,的确证实了她的猜测没错,李裔文真的醒来了!

    “圣,圣女。自重。”

    李裔文微微侧头,见得泣红颜美目含泪的哀凄模样,实在有些不忍开口。但是泣红颜的作为,却让他不得不开口。

    他忍受不了泣红颜如今几乎半个身子趴在他身上的姿势!

    “呀!”

    泣红颜也发现了她现在的动作有些不雅,俏脸微红,忙坐直了身子。

    “你现在感觉如何了?”

    泣红颜抽了抽鼻子,将因为李裔文苏醒而激动的情绪平复了下去,开口问道,同时素手握住了李裔文的手腕,开始替他把脉。

    她抽出毒珠之后,神魂有缺便难受了好一阵子,而且至今不曾圆满。虽然与李裔文的神魂之力消耗过度并不可同等而视,但应也有共通之处。

    而李裔文更是因为消耗过度而昏睡了这么长的时间,泣红颜担心他会因此留下什么后遗症。

    “多谢关心,我无事。”

    筋脉尽碎,早已经让李裔文无法察觉自己的身体状况,只是这种让人放心的话,还是脱口而出了。

    他虽不至于像箫独缺一般,与天地同绝。但是也并不愿意别人对他有过多的关心。

    他偿还不起!

    “没事就好。”

    李裔文的确没事,甚至身体状况还挺好,除了经脉尽碎以外。泣红颜放开了他的手腕,将一旁寻根置办的轮椅推了过来。

    “你沉睡了这么长的时间,身子都快要发霉了,我推你出去外面转转吧。”

    其实泣红颜每天都有在帮助李裔文擦拭身子的,只不过现在李裔文刚醒,泣红颜便只想着陪着他,不愿意离开,因此便随便找了个借口。

    甚至于她连毒丹的事情,都暂时放下了。

    李裔文想拒绝,不愿意与泣红颜发生过多的触碰,但是拗不过泣红颜,最终还是被她搀扶着坐上了轮椅,走向了读书堂之外。

    “嗯?那间草庐?”

    一出读书堂,李裔文便见着了一边的草庐。原本读书堂被李裔文毁去之后,柳三变等人便随意搭建了四五件草庐,暂时居住。在读书堂重建之后,便要拆除。

    只不过因为泣红颜强烈要求,才留下了一间,用来安置意怀天。

    泣红颜撇了撇嘴,假装没听见李裔文的话,推着他自顾地走向另一边。

    “圣女,劳烦推我去那草庐。”

    李裔文却又开口了,而且声音颇为沉重。泣红颜瞄了一眼李裔文的脸色,发现他脸色也如同语气一般凝重,不由得开口说道:“没什么好看的,那里面是意怀天。”

    “是他?”

    李裔文有些诧异,他方才只是有一股莫名的感觉,直觉得草庐之内,有与他相关的事物才想着要进去看看,却想不到里面竟会住着意怀天。

    泣红颜道:“当日在观星道观之外,他中了你一剑之后,重伤催死,也不知道柳三变怎么想的,居然还想着去救他。”

    “他有他的考量。”

    柳三变的考量,李裔文懂,但这并不需要向外人多说,李裔文只是再请求了一次,要前往草庐一看。

    泣红颜拗不过,只好忍着性子,将李裔文带到了草庐之内。

    看着意怀天如今的模样,李裔文也有些感慨。他仍记得当日自己莫名地发出了一剑,却不知道这一剑居然对意怀天造成了这么严重的伤害。

    当日,他并没有后悔。当时那种情况,若非如此,恐怕泣红颜与他,便会真的死亡了。

    “圣女,烦请将我的手放在意怀天额头。”

    泣红颜嘟着嘴巴照做,却不料李裔文手掌刚按到意怀天额头之时,突然一道剑气自意怀天体内迸射而出,没入了李裔文体内。

    “啊,呆子你有没有怎样。”

    泣红颜吓了一跳,忙按着李裔文的身子开始检查。

    “圣女,我无事。”

    李裔文摇了摇头,平稳的态度让泣红颜微微松了一口气。

    李裔文看着意怀天,眉头深皱。方才的一股剑气,其实本源便是李裔文,只不过是李裔文从意怀天体内收取了回来而已。

    而且李裔文有感觉,意怀天体内尚存有大部分剑气,只是因为他目前的身体状况,无法承纳更多,因此才收取了这么一丝。

    若是李裔文功体恢复了,其余残存在意怀天体内的剑气,则可以全数收回。

    李裔文看着意怀天的面容,果然感觉其上的褶皱似乎少了不少。看来剑气的收回,相当于卸下了意怀天的负担,让他更加快速地恢复了。

    同时,李裔文也因为方才收取回来的一丝剑气,再次拥有了发出一剑的机会。虽然无法与当日观星道观之外那一剑相媲美,但是却绝不会对他自己有丝毫的伤害。

    解开了心中的疑惑,李裔文正准备开口离去,鸣翠山下,却突然传来了恐怖的辞号。

    “有酒何曾到九泉,恨满阴间。弃人无命赦红尘,毒杀天下。”

    鸣翠山之下,十丈毒雾翻腾,一条如同死神一般的身影,一双绿油油的眼睛,虽在毒雾之中,却似乎穿透了法阵,穿透了空间,直看向了深柳读书堂之内的泣红颜。

    看的泣红颜后背发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