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怒!-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75章 怒!

    巍峨高峰之上,搬弄阴谋的黑袍人负手而立,罡风猎猎,吹的他黑袍翻飞,却丝毫撼不动他定立的身影。

    他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人,身形一动不动,头罩之下的双眼,却是直直地注视着远处,万章山上的风月学堂。

    乍然,天外流光一闪,再现了熟悉的辞号。

    “有轻虚之艳象,无实体之真形。贯元素与太虚,薄紫薇于竦戾。龙逸蛟起,鸾翔凤翥,飞仙凌虚。”

    流光落下,现出了一道熟悉的身影,赫然便是烟都云宫!

    “阁下,便是云天心此回要见之人么?”

    “嗯?你负创不轻。”

    黑袍人没有直接答话,而是转而说道。云天心面色苍白,体内气血也隐有翻腾之意,显然当日与漆雕光明、尸罗圆谛先后一战所负的创伤,至今不曾痊愈。

    “江湖之中,杀人人杀,谁身上又不带一点创伤,阁下说是吗?”

    云天心潜伏宗上天峰多年,对于道门之事知之甚详,因而一眼便可看出黑袍人同样负创在身,并且他能分辨出来,黑袍人是被何人所伤。

    黑袍人冷哼了一声,并不答话。他本便要暂时引退幕后,疗养伤势。却不料告子突然来信,要他配合云天心设局针对洪范,因此不得不抱着伤体出来行动。

    而且还是跟另一个负创比他更加严重的伤者联手。

    若非他深知洪范年老体迈,一身功元已不足全盛时期的五成,他看见云天心状态的时候,便会拂袖离去了。

    不过即便如此,他也没有直接跟云天心明说,而是问道:“听告子所言,你前往东武林探听能掌控雷霆特性的武学,可有结果了?”

    “哦?”

    云天心目光一闪,心下沉吟。

    眼前的黑袍人既然能够挑明他与告子的关系,甚至知晓了他之前寻找告子询问的事情,说明了他应是自己的战友,但是他这种藏头露尾的作态,却让云天心无法安心与他合作。

    云天心内心斟酌了一番,道:“阁下对在下了若指掌,但是在下却对阁下一无所知,这样的谈话,实在是令云天心十分不安啊。”

    云天心的底牌,他自信没有任何人能够掌握,但是话,他必须要这样说。如此不对等的谈话,他实在难以占据好处。

    “你可以称呼我之代号——十七。至于其他,暂时不得多问,若非告子无能,我也不会提前入局。”

    黑袍人的出现,不仅是为了前往净天沙原一观玉飞倾的进展,更是因为告子所负责的计划被延宕太久了,才会被派遣出来,促进进度。

    “是这样啊,十七兄弟。”

    云天心点了点头,竟也似接受了黑袍人的的解释。他点了点头,道:“关于此事,很遗憾,没有丝毫的进展。”

    东武林,云天心的确曾去过,并且调查了一段时间,但是很可惜,没有丝毫的收获。而后,便因为发现了漆雕光明之事,将此事搁置了。

    在含光十二阶明确之前,一式雷霆破之法,尚不着急。

    “哼,难怪告子计划会被如此延宕,看来他所寻找的同伴,也是很大的一个原因。”

    云天心咧了咧嘴,笑道:“正因如此,十七兄弟才需要多多费心了。”

    十七意图激怒云天心,这一点老谋深算的云天心又怎么看不出来?因此他只是笑了笑,顺势承认了自己的无能,要十七花费更多的心思。

    十七低哼了一声,显然没有料到云天心看似年岁不大,心思竟如此狡猾如狐,这一场简单的心理交锋,自己竟隐约落入了下风。

    因此,十七不再在此事上花费唇舌,而是直接切入了正题,说道:“告子的想法,你应也知悉。关于此事我不便介入太多,你准备如何处理?”

    洪范身为儒师,在儒门之内虽无要职在身,但是却地位超然,若自己与他过多照面,恐怕会被他看出真实的身份,因此十七不敢在他勉强暴露太久。

    “计划已有,并且执行了,想必很快便能有结果,请十七兄弟移驾南摩一线天,并且做好战斗的准备了。”

    告子发出信号的时候,他正好便在附近,同时也发觉了一个很好的动手时机——他正巧碰见了下山采买的吟风赋月两人,于是他便直接动手,将吟风擒拿,并打伤了赋月,要他前往风月学堂,通知洪范前往南摩一线天来领人。

    当然,擒拿打伤的时候,他也免不了一番羞辱。现在算算时间,赋月应该也差不多回到风月学堂了。

    “南摩一线天?”

    十七低声地重复了一句,随即有些警惕地睨了一眼云天心,直觉得自己终究是小看了此人。根据他的推算,告子回到风月学堂的时间并不长,这也说明了告子委托云天心针对洪范的时间更加短。

    但就是这么短短的时间之内,云天心便已经布置好了一切,甚至直接将计划展开了。

    这种智慧心性,堪称恐怖!

    恐怕,只有墨竹先生,才能够与之匹敌吧。

    “请。”

    云天心笑了笑,伸手一引,并没有过多的解释。

    十七黑袍一甩,身化流光,望着南摩一线天而去了。

    云天心却没有即刻跟上,而是看着十七远去的踪迹,心下沉思。

    一番交谈下来,他对于黑袍人的信息依旧没有丝毫的掌握,只有一个不知真伪的代号。而且,云天心的心思,也不由得从这个代号开始,去猜测他与告子背后的组织了。

    黑袍人代号十七若是真实,那这个组织的势力可说是十分恐怖了。黑袍人实力不俗,自己全盛时期,也至多与他五五开,而这种根基,却仅能排在十七位,那前面的十六位,又会是何等的人物?

    告子,又会排在第几呢?

    这个问题,日后或许能从告子处旁敲侧击得来答案,现在还是以针对洪范为主要。告子虽然明言,洪范垂垂老矣,功体跌落,只余下不到五层的实力。但是洪范毕竟成名久远,难免令人有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而他目前负创在身,更是丝毫都大意不得。

    一番思索完毕,云天心身形一转,化作流光,快速望着南摩一线天而去了。

    而在同时,风月学堂,训诂堂之中。

    洪范依旧将自己窝在椅子内,吊着死鱼眼,欲睡不睡。

    突然,一道身影跌跌撞撞而来,却是被云天心所重伤的赋月归来。

    洪范的死鱼眼微微睁开,而后身形猛然一动,瞬间便出现在了赋月身后,提掌渡气,为他治疗。数息之后,赋月一口污血喷了出来,情况才好转了许多。

    “赋月,发生了何事。”

    赋月的伤势虽然严重,当时并不致命,刻意为之的痕迹十分明显,因此洪范预感此事必然不单纯。

    “副院长,你要为我们做主了!”

    赋月大哭着开口,声音竟一改了以往温醇,显得有些尖锐刺耳。

    洪范面色一变,似已经有所察觉了。

    随后赋月便哽咽着将事情原委道出。

    他本与吟风两人下山采买物资,却不料突然遇见了云天心,吟风被擒走了,赋月则是被其一番羞辱之后,净身放走。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如今身体有缺,若非是前来汇报,营救吟风的心态支撑着,赋月早已经崩溃了。而今消息既然已经带回,赋月面色竟是再度浮现了死色。

    “赋月身体有缺,已失了完满之意,只是吟风被贼人擒往了南摩一线天,恳请副院长将他救回!”

    话刚说完,赋月突然一声闷哼,唇角溢血,竟是咬舌自尽了!

    “哎呀,赋月。可恶,可恶啊!”

    洪范勃然大怒,其宽大的衣袍猛然一卷,已经藏锋了无数年月的佩剑格物再度现世,凛然的寒锋,是格物致知的坚定,更是斩除一切奸佞的决心!

    这一日,洪范这一名甫出现,便赖在了风月学堂,坐断了阴谋者一切后手的睿智老人,提剑出山。

    这一日,万章山方圆百里之内,长剑皆颤,似发哀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