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激战!-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79章 激战!

    无名的山路,佛者天命之行,困难重重。通过神秘渠道掌握了漆雕光明行踪的南宫飞飞两人意外而至,一场武决,一触即发。

    “想要阻拦,就凭你们,尚差了许多!”

    黑袍人沉声一喝,率先发起了攻击。

    只见他磅礴的功元浩瀚而发,随即单掌一劈,一道无匹的掌力直奔刀无心而去。

    刀无心心下一惊,太刀猛旋,企图挡下黑袍人此招,却不料又是一道浩瀚掌印突入战场,与黑袍人之掌悍然相撞,旋即轰然一爆,四周山体颤抖,不断跌下落石。极招交汇之处,更是被庞大的气劲切割,地面一片疮痍。

    她也来了!

    黑袍人目光一沉,从这一道掌印,他已经猜测到来者身份了。

    果然,在双方极招湮灭的同时,一道金光破开了万丈烟尘,带着脱俗的辞号,凛然而降了。

    “无有我,无无我。见诸相,见诸果。灵识一体,万物方齐!”

    轰!

    聆音气势天降,道足所落,万钧之力浩瀚而发,直压得地面不断龟裂,直至于黑袍人脚下。

    “漆雕光明,请你莫再反抗,与我们回去,有任何的难题,聆音会与你们一同面对!”

    聆音一荡拂尘,凛然开口,只不过话语之中,却充满了斡旋之意。

    直到如今,她仍不愿相信漆雕光明真的身入了修罗之道,恶意造杀。她仍是怀疑此事尚有内情,未必便没有回转的空间。

    尤其是此刻,看着漆雕光明那一双充满了痛苦、愧疚,但更多却是坚毅之色的瞳孔,她更加不相信了!

    “是你,万物方齐,想不到连你也惊动了。”

    聆音与佛相三座显然是旧识,此刻见到聆音出手,漆雕光明也是略微愕然。

    他朝着聆音微微躬身,却并不再唱佛号了,而是直接说道:“漆雕光明之行,早已经天地不容。只是现在,请恕我无法停下脚步。”

    漆雕光明的脚步无法停下,那么——便唯有让聆音等人让步了!

    漆雕光明不再多言,单掌一引,变异的佛元,变异的至佛武学,再现尘寰。

    “渡生释迦!”

    漆雕光明一提功元,瞬息之间,血色巨佛乍然而现,本是用以伏魔的佛掌,在沾染了红尘鲜血之后,却不得不面向了自己曾经的同志。

    血色巨佛一掌劈出,目标竟是直指万物方齐!

    “无奈啊!”

    聆音面色哀然,而后一声低叹,拂尘一荡,古琴忘机,再一次于尘世之中,绽放至道之音。

    聆音以拂尘作指,连抚琴弦,顿时琴音叮咚作响,在聆音无比深厚的功元增幅之下,震慑着虚空。

    在场之人尽皆运起功体,方才抵抗下这一阵琴音。

    血色的巨佛之掌,在这股琴音之中,竟不断地扭曲炸裂,如同血水沸腾一般,激射出了一个又一个的气泡。

    漆雕光明见状,元功再发,单掌前伸,驱使着血色巨佛庞然压境。虽因此而受琴音影响更加剧烈,佛身隐隐炸裂,但其在漆雕光明的驱动之下,已然欺进了聆音身前。

    恐怖的气劲,直压得聆音衣发猎猎作响。

    聆音见此,不再保留。将拂尘收起,双指拨动琴弦,万籁之初,赫然而现。

    “人籁·必方!”

    聆音双指猛挑琴弦,瞬息之间,飕然之声不绝于耳,一道利芒乍然而出,无微不至,无坚不摧!

    漆雕光明血佛,同在此刻临身。

    轰!!!

    极招相撼,地裂天崩。血色的巨佛来至聆音身前,终究无法继续前进,被凌厉的琴音切割破碎,双方极招同时轰然一爆。

    聆音神色不改,虽在劲风吹袭之下,衣发猎猎,劈啪作响,道躯仍是鼎力不摇。漆雕光明身负六残之体,功体早已不全,此回硬撼之下,不由得连连倒退了数步。

    同时,气劲爆发,直接将两人为中心,方圆之内的山峰轰成平地。

    漫天烟尘蔽日而起,遮挡乾坤。

    刀无心心境根基略有不足,难以在这等极招硬撼的余韵之下保持鼎力,略微感到心悸,而后便是一阵目眩神迷。

    黑袍人瞬间察觉了刀无心的异状,当下没有任何的迟疑,举掌爆冲而去,直接发起了进攻。

    刀无心虽目眩神迷,心悸更是让他浑身僵硬,但是看见了黑袍人的攻势,仍是勉力举起太刀格挡。

    然而,他与黑袍人根基之差本就十分巨大,此时的情况更是让他无法尽展实力。

    黑袍人直接一掌印在了他的胸口之上,将他打的吐血倒飞!

    黑袍人匆促攻击,而且为了预防他人警觉,此掌并没有多大功力。此刻一掌得手,他不再隐藏,浩瀚元功再度凝聚掌上,就要乘胜追击。

    就在此时,他突然身后一身寒意,忙放弃了继续攻击,抽身推至了一旁。

    再看原先之地,南宫飞飞手持着化成了太刀模样的千织翼,正冷眼直视着自己。

    “藏头露尾之人,你惹怒南宫飞飞了。”

    南宫飞飞此人,是正是邪,众人心中或许各有定论,但见他对于刀无心的教诲,应是真诚的。此刻见得刀无心被上,不由得怒上眉头,屈指一弹千织翼,极招倏然而出。

    “风雨啸天!”

    磅礴功元浩瀚而起,一瞬之间,风雨横天,较之过往,少了一些清冷,更多了凌厉肃杀。

    万丈的烟尘,竟也在这风雨横天的异象之内,陡然清净了。

    南宫飞飞剑指一拭千织翼刀身,刹那之间,风刀雨剑,夺命横空。

    于此同时,再闻一声铮然,却是聆音再动琴弦,配合着南宫飞飞的极招,发起了进攻了。

    黑袍人见状,双足一沉,无匹元功悍然提起,双掌齐出,各自对上了两人绝学。

    破天裂地重交会,日月乾坤皆颤抖。

    三人至极一会,地裂天崩。方圆之境,更入疮痍,破碎不堪。烟尘再起,却又被风雨所掩盖。

    黑袍人心有顾忌,无法使用自身武学,面对南宫飞飞与聆音两名当时顶尖的强者,终究不敌,闷哼一声之后,吐血倒退。

    “千里一决!”

    极招相会,爆发出强烈的冲击力。这边黑袍人承受此力而吐血倒退,另一面,聆音道躯往前一踏,竟是强行将反冲而来的气劲挡下了。

    而南宫飞飞,则是趁此机会,瞬间出招。千织翼带起了凌厉寒芒,直取黑袍人而去。

    黑袍人单足在地面狠厉一跺,卸劲导地,顿时轰然之声不绝,炸裂出了一片碎地。而后他衣袖一拂,就要反击,却不了功元凝涩,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一时之间,陷入了危险之境了。

    而在战场的远处,两道身影冷眼观局,却正是柳三变与求飞掣。

    求飞掣作为监管者参与此回行动,如无意外,并不需要他出手。至于柳三变,则是有着自己的想法,强行按捺着自己暂时不出手。

    “胜负将分了,你仍不出手吗?”

    求飞掣看着战况,轻声开口。对于柳三变等人对漆雕光明会做出怎样的事情,他并不关心,只要能让百姓们能够不再暴乱便可了。

    “尚不是时候。”

    柳三变摇了摇头,虽然黑袍人一时陷危,但以他的观察,目前漆雕光明仍有一战之力,南宫飞飞此式未必便能得手,况且柳三变仍在等一人——寻根。

    一路来,他皆暗中发出信息通知寻根自己等人的行踪,为的便是他能够出手相助。

    否则一旦自己再加入战场,恐怕慧座等人真的无力脱逃了。

    在担忧之中,柳三变突然看向了求飞掣,问道:“求壮士,柳某十分好奇为何你会如此热心参与此事?”

    求飞掣此人向来名不见经传,在此事上虽也常保留自己的意见,但是细细想来,却是每一个环节皆参与其中,不由得让柳三变好奇。

    “因缘而已,你不也是如此么?”

    求飞掣耸了耸肩膀,并不打算深究这个问题,只不过抱剑的双手,似乎稍微缩紧了一些。

    柳三变轻轻点头,既然求飞掣不愿多谈,那他也不好继续追问。而就在此刻,远处的战场异变突生。

    “该是我出场了。”

    “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诗号落,柳神现,柳三变一闪,驾驭者遁光突入了战场之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