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第十八掌 祸心-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8章 第十八掌 祸心

    留仙翠篁之外,酣战依然。在两位剑道巨擘剑下,方圆光景,已是满目疮痍。

    两人之战,已经持续时久。

    “喝!”

    拓跋如梦眼见敌手难下,又有七尊剑剑主之会逼近,不愿继续纠缠。当下沉声一喝,气纳风云,浩瀚元功,尽赋一剑。

    “天问,三剑化生。”

    拓跋如梦功体催至极限,眼一凛,气一纳,剑一动。天问三式最终一剑,沛然而出。

    霎时间,风云暴动,乾坤失序,日月蒙尘。

    李裔文见状,心知胜负就在这一剑之内,同样气纳风云,剑动苍穹。极限武学,应手而出。

    “一剑轻生。”

    飞凶长剑阵阵清鸣,屠神一式,再现尘寰。只见李裔文随剑而动,直面人世主极限武学。

    轰!!!

    地裂天崩,地裂天崩。

    两人极限对极限,至极一式,威能轰动乾坤。狂猛气劲之下,方圆十里顿陷末日之境。

    一瞬间,山峦平地,地裂十尺。

    就在此时,拚斗的两人,胜负将分。

    只见李裔文闷哼一声,唇溢鲜血,身形倒飞。

    拓跋如梦亦是遭受重创,元功停滞,落地呕红。

    就在两人元功耗尽之时,一旁的坤坤儿抓准时机,遁地而去。一瞬间,出现在李裔文身下。

    “刷!”

    李裔文激斗许久,不仅元功耗尽,心神更是疲累。一时间无法察觉坤坤儿的偷袭,被其一剑划破前胸。

    “你敢!”

    藏虚见状,睚呲欲裂,提剑猛攻坤坤儿。与此同时,留仙翠篁之内的一线随也有了动作,纵身而来,与藏虚联手攻击坤坤儿。

    坤坤儿顿时落入下风。

    “人世主助我。”坤坤儿大叫一声。

    拓跋如梦闻言,提剑欲助,却忽然感觉到功体竟传来一阵阵溃散之感。

    “可怕的剑法,竟能令人功体溃散。”拓跋如梦深深地看了一眼李裔文,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

    “该死!”

    坤坤儿见状,大骂一声,却也因此分神,被藏虚抓住机会,一剑洞穿腹部。

    坤坤儿见大势已去,不再恋战,虚发一招过后,遁地逃离。

    藏虚亦不追赶,慌忙跑向李裔文,并取出疗伤丹药喂其服下。

    一线随走近,道:“此地非是疗伤之所,先带他往留仙翠篁吧。”

    藏虚眉头一皱,正想说什么,一线随便数道:“我师兄不在留仙翠篁,衔令者不必担心。”

    “好。”

    藏虚背起李裔文,两人快速往留仙翠篁而去。

    ………………

    无名荒郊之外,激烈的战斗依然持续。

    墨张声与烟朱两人内力之斗,渐入尾声。春秋异象,逐渐扭曲,而后轰然破碎。

    两人同受反噬,各各吐血倒飞。

    倒飞中,烟朱双目一沉,朱剑一划,竟是趁机攻击。墨张声防御不及,身上再添创痕。

    另一旁,垢无尘挟怒而来,誓诛妖魔。我不留之情况已经岌岌可危了。

    蓦然,腥雨之中,再度传来垢无尘凛然怒喝。

    “道剑,斩念。”

    而后,一道破空剑芒,闪耀天地。我不留之乌云腥雨异象,竟在这一剑之下,轰然破碎。

    噗!

    异象破碎,我不留如遭重击,狂呕朱红。

    垢无尘趁势提剑来杀。幸得一旁紫色雨铃自动护主,为其当下致命一击。

    “退。”

    烟朱见状,心知此战已败,当即当机立断,发出一道赤红剑气拦截垢无尘,而后拉着我不留,化光退去。

    垢无尘心系佛相安慰,不及追赶,忙去探查佛相情况。见其虽然重伤,却无性命之恙,方才舒了一口气。

    “全道之锋,幸好你及时来到。否则我两危矣。”墨张声说道。

    “墨前辈,你伤势不轻,先疗伤要紧。”垢无尘点了点头,提功助两人疗伤。

    许久之后,佛相与墨张声同呕黑血,伤势恢复了不少。佛相亦是悠悠转醒。

    垢无尘问道:“你们怎会在此,又为何与那两人拚斗?”

    “我偶经此地,见佛相遭人围攻,便出手相助。”墨张声道。

    “详情听我说来。”释论疏将详细情况说了一遍。

    “屠村!”

    垢无尘勃然一怒,反手一掌,打破数个巨石。

    “不必动怒,下次遇见,再取他性命便是。”墨张声摇了摇头,目光却是闪烁不停。

    他看向了佛相,道:“听大师之言,下山是要寻找佛怒大师?”

    “不错,前辈有他的消息?”佛相问道。

    “你可能再也见不到他了。”墨张声一脸悲愤,将立约台上之事说出。

    “当时虽说柳三变将其带回医治。但那不过是缓兵之计,我清楚的感觉到那个时候佛怒大师已经失去了生息。”

    “怎么……会这样!”佛相一脸呆滞。

    垢无尘眉头一皱,道:“佛相不必难过,佛怒如何,你我走一趟深柳读书堂便可,正好也可顺道看看小方。”

    说完,看向墨张声,道:“前辈是否与我们一同?”

    “不了,我尚有他事。”墨张声摇了摇头。

    “好,那我们告辞了,请。”垢无尘带着佛相,化光离去。

    两人离去之后,墨张声却依然停留。半响之后,两道脚步声响起,墨张声含笑,望去,赫然是刚刚遁逃的烟朱与我不留两人。

    去而复返的两人,以及墨张声面上莫测的笑容。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

    一寸红尘之外,博娴与婉惜联袂来到。

    “呼,终于到了,这个地方可不好找。”博娴笑了一声,心情也放松了一些。

    婉惜问道:“这个了空禅师不是佛乡之人么?为什么会住在此地。”

    “唉,当年诛仙海与烟都祸世,了空禅师下山诛魔。后来烟都隐世不出,血为王亦签订停战协议。了空禅师却因双手沾染血腥,已经污了佛心,不愿再入佛乡。”博娴一叹。

    “哦。”婉惜点了点头。

    “我们进去吧。”博娴带头走进,却是忽然眉头一皱。

    “有血腥味,我们快进去。”

    两人匆忙而入,去到内里,却见一人尸首,无力倒地。

    “了空大师。”

    博娴一声大喝,快速上前。

    “血液已经干涸,他已经死了许久了。”婉惜看了看,说道。

    “周围没有明显的打斗痕迹,以大师修为,不可能毫无反应便被杀害。”

    “你是说下手之人是他没有防备的?咦,这是什么?”

    婉惜发现了空大师右手紧握着,不由得掰开一看,却是一截衣服碎片,上面还有一截八卦图样。

    博娴见到此物,面色大变,伸手扯开了空大师前襟,面色更沉。

    在他的前胸,一个暗红掌印十分清晰。

    “八卦掌劲,是道门的人。”

    婉惜惊叫一声,道:“佛道向来交好,怎会……”

    “此事需要调查,先不要泄露。我们先将大师收埋吧。”

    两人合力,将了空大师收葬完毕后,博娴道:“敌人已经下手了,我们需要分头行事。你先回深柳读书堂,我独自前往天绝峰。”

    “这……一路小心。”婉惜拉了拉博娴的手。

    “动身吧,抓紧时间。”博娴拍了拍婉惜肩膀,化光离开。

    婉惜眯眼看了看离去的博娴,又看了看身后土坟,也跟着离开。

    而在另一边,虞千秋护送杨无木回万章山,来到中途,忽然杀声阵阵,一转身,已是身陷重围。

    “交出宝典,死的体面。”领队一人,头戴铁制面具,冷然开口。面具之下一双利眼,毫无感情地看着两人。

    “嗯?”

    虞千秋双眉一敛,元功蓄势待发。

    身陷重围,虞千秋能否带着杨无木杀出一条血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