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风之哀伤!-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80章 风之哀伤!

    鸣翠山之外,弃无命不顾毒道规矩,动用武力也要将泣红颜诛杀当场,却不料攀花手意外来临,将此事发展推向了另一个极端。

    “弃人出行,寸草不生。”

    恨满阴间弃无命,一个如同地狱之中走出的男人。他嘎然怪笑着,操纵着令人风之色变的十丈毒雾,化成了一条漆黑的狰狞巨蛇,吞吐着腥臭的舌吻,扑向了意长年。

    “暗香浮动月黄昏。”

    面对这凶名赫赫的十丈毒雾,强如攀花手也不敢轻视。赫见他元功饱提,手中梅花枝轻轻一甩,霎那之间,暗香浮动,如夕映晚霞,节枝生芳,催人欲醉。

    便是毒雾巨蛇,也在这股异香之下,变得行动迟缓了起来。

    意长年眉头一皱,身形瞬间后退,并携带着泣红颜,直退了百丈范围。而在同时,虚空之中似乎传来了一丝似有若无的破碎之声,毒雾巨蛇如出困窘,速度猛然大增。

    弃无命的怪笑声,也随之传来。

    “嘎嘎嘎,能想到以气御气,你不差。只可惜,你终究无法拦住十丈毒雾!”

    弃无命武学根基同样深不可测,此刻面对意长年,他没有丝毫的顾忌,浩瀚功元的驾驭下,毒蛇竟有急速,直向意长年夺命而来。

    意长年忌惮毒雾的剧毒,不敢硬碰,只是带着泣红颜不断闪避。

    “嘎嘎嘎,堂堂狮虎族之首,便是只会闪躲的无能之辈么?”

    弃无命嘎嘎怪笑,也不放弃追赶,便如同遛着猎物的猎人一般,将意长年赶得东奔西跑。

    “哼,狂妄,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意长年面色一沉,将泣红颜放下之后,猛然一抛手中梅花枝。

    梅花枝在其元功牵引之下,并不落地,而是悬浮在虚空之中,滴溜溜地旋转着,更是以其为中心,逐渐显化出了一朵更加巨大的梅花虚影。

    “天寒不落梅!”

    意长年双手左右一撑,梅花虚影更是疯狂地旋转了起来,一股凛然的寒意,开始自梅花虚影之内泄出,冰冻天地!

    漆黑巨蛇也在这个时候袭来,却被骤然而发的寒气直接冰冻住了。

    寒气急速蔓延,几乎是瞬息之间,便连泣红颜,弃无命以及其十丈毒雾都冰冻住了。

    “嘎嘎嘎,奇妙的武学,可惜,仍无法克制十丈毒雾。”

    弃无命怪笑声再次传来,而后只听闻咔擦之声不绝于耳,却是弃无命率先突破了冰封,并且操纵着十丈毒雾,同样突破了冰封。

    毒雾围绕在弃无命身边不断翻腾,令人视之心怖!

    意长年心下一沉,他先使用以气御气的方式对付毒雾失败,而后便想利用寒冰之气将毒雾冻住,只可惜这两种武学的特性,依旧无法克制弃无命的十丈毒雾。

    而寻常武学,虽有威力,恐怕也难以奈何这诡异的毒雾。

    看来,只能使用那一式了么?

    “你,听过风之哀伤么?”

    意长年目带哀愁,轻轻的开口。若非必要,他绝不会愿意动用此招,但是目前形势所逼,不动用此招,他便只能就此逃命而去了。

    而这个结果,显然是他更不愿意接受的。

    “嘎嘎嘎,紧张已经让你失去了心智了么?”

    风之哀伤是什么,弃无命完全没有兴趣知道。在他看来,意长年是已经被自己逼迫的丧失了心智了。

    故而,他又是嘎嘎地怪笑着,操纵着十丈毒雾开始接近意长年。

    然而意长年却在此刻突然敛去了一身功元,整个人看上去平平无奇,便如同一个平凡百姓一样。

    骤然,一缕微风吹来,意长年衣袍直接被划开。

    “嗯?不对!”

    弃无命面色一变,操纵着毒雾快速扑向了意长年。

    意长年见状,只是缓缓地伸出右手,只见他右手之上,突然有无数浅浅的刀痕浮现,鲜血汨汨而流。

    而就在意长年准备施展最极限的一招之时,九天之上突然雷霆一纵,旋即伴随着一声清喝,狂然而落。

    “苍雷之殛!”

    轰!

    雷霆一纵,电光疾走。天生克制了十丈毒雾的武学突然而现,竟是直接将毒雾劈散了大部分,随即,便见一名布衣虬髯的剑者,高举着人怒之剑,冷然而来。

    “一绽春雷万物苏,蛇蟾猬鼠始呜呜。人间每又添新色,色底谁知有异无。”

    “铸!霆!声!”

    十丈毒雾被破,现出了弃无命的身形。他一双绿油油的眼睛死死地注视着来者,一字一句地喊出了他的名号。

    “恶徒,伏诛来!”

    铸霆声曾亲见弃无命屠村之事,因此对于此人,只有满心的杀意,没有丝毫谈话的兴趣。他人怒一扬,极招将出。

    弃无命知晓自己武学被铸霆声死死地克制,在他面前讨不了任何的好处,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深不可测的意长年。

    没有十丈毒雾的掩护,正面对上意长年,他也没有丝毫的胜算。

    因此,弃无命只能放弃此回的行动,匆忙驾驭着遁光逃离。

    “多谢壮士出手。”

    意长年一声冷哼,散去了元功。即便如此,他在极招尚未发出的情况,也承受了不轻的反噬,身上已经布满了许多刀伤,就好似一个破碎之后被缝补起来的布娃娃一般,让人不由得猜测若是他方才极招发出,是否便真的会如同布娃娃一般,破碎成无数的碎片。

    “无妨,此等恶人,凡是正道之人,皆有责任将之诛杀。”

    铸霆声知道自己一人也难以奈何弃无命,也不去追赶,而是看向了意长年,奇道:“你,嗯……你并无伤势在身,不过表面看起来,颇有些凄惨。”

    “此人毒雾十分奇特,我无法破解,只能一试尚未修成的武学,也幸好壮士出现的及时,否则意长年即便能将之击毙,自身恐也无法久活了。”

    风之哀伤,并非是意长年的武学,而是他恩人的武学,意长年不过习了丝毫的皮毛,才会遭到如此恐怖的反噬。

    铸霆声点了点头,目光落向了一旁的泣红颜,说道:“这名女子伤势颇重,需要即刻治疗了。”

    泣红颜受了弃无命一掌,又被意长年带着四处闪避,此刻伤势已经逐渐加重,陷入昏迷了。

    意长年也略通医术,忙渡气为她平缓伤势。好半响之后,泣红颜苍白的面色才略微有些好转,而后嘤咛一声,缓缓睁开了双眼。

    “你无事吧。”意长年问道。

    “你,是你救了我。”

    泣红颜苏醒之后,眉目横扫四周,便已经知晓了弃无命已经退去了。只不过对于意长年救了自己这一件事,却让她有些无所适从。

    因为李裔文的关系,她可是一直以来都十分讨厌狮虎族的这几个人的。

    “非也,弃无命乃是这位壮士所退。嗯,尚未请教壮士如何称呼?”

    意长年并不居功,若非铸霆声出手,恐怕自己也难以全身而退。

    “在下天尘之愆铸霆声。”

    铸霆声见两人并无大碍,便微微拱了拱手,道:“既然两位无事,铸霆声也不打扰你们疗伤,便先告辞了,请。”

    铸霆声转身驾驭着遁光离去,关于弃无命,他并不愿意就此放他离去,仍想要追上一阵,看是否有机会将他诛杀。

    “我们先回读书堂吧。”

    意长年说道,也不等泣红颜回应,便直接驾驭着遁光,往读书堂而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