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横生变化!-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82章 横生变化!

    无名山间,随着战斗愈发白炽化,四周地形被纷纷摧残,零落破碎。

    黑袍人无法展露自身武学,又以一敌二,强行接下了南宫飞飞与聆音这两大强者极招,只觉得体内气血不住翻腾,让他元功凝滞,面对南宫飞飞乘胜一击,竟是有些难以施为。

    “退下!”

    漆雕光明自然不可能任由南宫飞飞趁此机会击伤黑袍人,因此他强提功元,身形一闪便出现在了黑袍人身前,同时掌上捏起了璀璨的血色光芒,竟是再现了变异的玉佛绝学。

    “沉愆不染佛前灯!”

    玉佛与三座乃是同修,久远之前便与三座各自交换了一式绝学。漆雕光明此招,正是玉佛与之交换之武,此刻使出来,竟比之当日玉佛在诛仙天柱之上所使,威力更甚。

    掌与刀的交汇,又是一股恐怕的气劲爆发,两人足下之间的地面瞬间如同纸张被撕裂一般,被震出了数条深不可测的鸿沟。

    南宫飞飞闷哼一声,虎口炸裂,鲜血不断溢出。同时巨力的排斥,让他不断地倒退,双足狠狠地踩住地面,直接将地面犁出了两条近乎没膝的沟痕。

    至于漆雕光明,虽然因为变异的血莲,让他处在了一个巅峰的状态,然而因为六残之体的存在,让他的功体受到了严重的影响,原本至善至纯的天灵佛心之体早已经残破。

    此刻,在与南宫飞飞硬碰之下,劣势尽显,直接被反冲之力击的吐血倒飞了出去。

    黑袍人此刻也已经回气,见此情况,忙要接过漆雕光明,然而同在此刻,一直警惕着她的聆音再次有了动作,将他拦阻。

    南宫飞飞见状,强行压住了一口即将喷出的鲜血,手持着千织翼便再度冲向了漆雕光明。

    同时,寒芒高举,竟是准备将漆雕光明尚且完好的左手斩断!

    “尔敢!”

    黑袍人一声怒喝,功体一震,竟是直接突破了聆音的琴音封锁,冲向了南宫飞飞。

    然而就在此时,天外突来一道凌厉剑芒,将黑袍人身形挡下,同时一条熟悉的身影,翩然而降。

    “天上月星有象,棋中黑白无常,沉吟屈指数兴亡,不过古今一样。因势定波世浪,谋才颠覆痴狂,谁堪与日共高长,自是白衣卿相。”

    “嗯?!!”

    柳三变意外出手,将黑袍人拦下,如此举动瞬间将黑袍人惹怒了。他低沉一声嘶吼,一卷衣袖,浩瀚功元蓄势待发。

    而另一边,南宫飞飞已经逐渐接近了漆雕光明了。

    说迟实快,一切都只是发生在瞬息之间,漆雕光明受到冲击之力而倒飞的身形尚未落地,因此对于南宫飞飞的攻势,无法做出任何的应对。

    就在危急之际,天外突来浩瀚掌力,横扫全场,旋即一道同样覆面,甚至于连双眼都用一层淡青色的青纱所覆盖住的身影突入,同样不带任何武学特性的纯粹一掌猝不及防地拍在了南宫飞飞胳膊,直接将他的身形倒飞了出去。

    而后覆面的黑袍人身形一退,来到了漆雕光明身侧,一把将他抱住。

    “退!”

    黑袍人身形一转,就要驾驭遁光离去,柳三变却是及时地发出了一道剑气阻拦。

    “哪里走!”

    唰!

    剑芒爆冲而去,柳三变身形紧随其后,势要将两人一同拦下。

    黑袍人一掌拍出,恐怖的功元竟是将柳三变的剑芒直接湮灭,而后双指一并,竟是直接夹住了柳神。

    “你们逃不了!”

    柳三变一声厉喝,然则与黑袍人一眼对视,虽然隔着一层看不清的青纱,但是双方心意已然知悉。

    赫见黑袍人突起一掌,直接印在了柳三变前胸,将他打的吐血倒飞,就连柳神也无法握紧,跌飞了出去。

    逼退了柳三变,这名黑袍人不再拖延,带着漆雕光明,转身化光遁逃而去。

    另一边,另外的黑袍人见状,同样不再久留,虚发了一招之后,化光遁逃。

    “哪里走!”

    聆音一声沉喝,就要追上,却不料求飞掣这时到来,将他阻止了。

    “衔令者,先救治伤员吧。”

    求飞掣并没有出手将漆雕光明等人拦下,反而是劝阻了聆音继续追击。

    后面来的黑衣人有些出乎意料,聆音追上,这一次的行动不仅没有成功,反而导致了柳三变重创。

    就连南宫飞飞与刀无心,同样也受创不轻。

    “后面的黑袍人,必定是我们所熟悉之人。”

    南宫飞飞捂住左边的胳膊,一脸苍白地走了过来。方才一掌,险些将他左胳膊都废了。但也因如此,他在中掌的同时,察觉了此人伪装之中的破绽。

    若非是他们熟悉之人,他完全不必要将眼睛都遮住!

    而在这时,柳三变也将因为受到几人极招所碰撞而昏阙的刀无心救醒,两人相互搀扶着走了过来。

    “你们没事吧。”

    求飞掣问道,同时看向柳三变的眼神之中若有所思。

    柳三变从旁观到出手,他所等待的契机,真的是为了挡住黑袍人,给南宫飞飞制造进攻的机会吗?虽然表面上看来便是如此,但是后面的黑袍人出现的太过蹊跷了,简直是与柳三变演练过无数次一般的默契,让他们能够顺利的脱身离去。

    而代价,只不过是柳三变与南宫飞飞因此而负创而已。

    “咳……噗。”

    求飞掣念头尚未落下,柳三变便又是一口污血咳了出来,面如金箔,显然受伤匪浅。

    “凝神运气。”

    聆音见状,伸手按住了柳三变前胸,为其渡气疗养。柳三变忙运转元功相配合,数息之后,柳三变一声低喝,将体内的残存掌力逼之手上,而后一掌拍出,直接将空气都拍的不断颤抖。

    “好可怕的掌力,来人根基,恐怕犹在漆雕光明之上。”

    聆音看见如此情况,不由得双眼一缩,心下震撼。也幸得柳三变本身根基不凡,因此硬扛下此掌,才没有瞬间毙命。

    而求飞掣看此情况,则是暗中皱眉,单是残存的掌力便如此强大,看来那名黑袍人似乎是真的要置柳三变于死地,如此看来,他与柳三变合谋的可能性十分的微小。

    突然,求飞掣无力而轻微地摇了摇头,自己想这么多事做什么,只要知道柳三变等人的确是有在针对漆雕光明便足够了,不是吗?

    “多谢聆音前辈。”

    残存的掌力被逼出,柳三变的情况好了许多,他先是朝着聆音躬身道谢,而后有些愧疚地说道:“看来,是柳某拖累大家了。”

    “不,是我拖累了。”

    刀无心突然开口,语气略带自责。他如何也想不到,南宫飞飞、聆音联手与那名黑袍人一会,竟会造成如此声势,自己竟因一时心神失守,直接丧失了战斗力,更是险些拖累了大家的行动。

    南宫飞飞道:“无心,这段时间你的武境进展神速,但是相对的,你的心境修为则显得有些不足。这段时间你尽量不要再出手,在旁观摩吧。”

    这段时间刀无心的确进展神速,以他目前的战力,即便是正面对上佛相、烟朱这一个等级的强者,也能游刃有余。但相对的,他因为失去了过往的记忆,心境方面本就薄弱,需要大大地增强这方面的锻炼了。

    柳三变说道:“此次行动功亏一篑,织梦人与刀无心也同样有伤在身,我们先寻一个安静的地方疗伤吧。”

    聆音点头认许,驾驭者遁光,带着众人离去。

    请大家多多捧场霹雳大江湖,顺带关注一波霹雳天下之异世侠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