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正心怀曲,航道千书!-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83章 正心怀曲,航道千书!

    南摩一线天之外,先后目睹了吟风赋月两人死亡,沉稳如洪范,也再无法压抑,数百年不曾出锋的格物,数百年不曾爆发的杀意,终于在此刻,狂然爆发!

    “洪范九畴·天之明命!”

    高举着格物的洪范,这一刻身躯站的笔直,丝毫没有从前的佝偻。一双死鱼眼在此刻圆瞪着,目光中所蕴含的凛然杀意,叫人心底发寒。

    黑袍人心下发凉,虽明知洪范功体跌落,又负创在身,早已经无了当初的实力,但是见着他此刻的模样,依旧有些惊惧,不由得将自身功元提至巅峰。

    同时目光扫向了一旁的云天心,心中反在称赞着他布局机先了。

    “死来吧!”

    格物高举,洪范一身剑意,竟似引发了天地异象,恍兮惚兮,天地之间竟满是剑吟之声,令人耳中嗡嗡作响,听觉受到了干扰。

    随后洪范手腕一转,格物横斩,天地之间竟似有无数气剑形成,呼呼如潮涌,荡荡若山倾,而后分作两股,分别击向了两人。

    “剑·无形!”

    云天心伸手一抓,流云之魄具现,而后元功满提,极招倏出。轰然一剑,力劈向了洪范剑流,似若要将之立劈两半。

    然则云天心与漆雕光明两人一战,本就负创颇深,尚未痊愈。此刻极招一相会,顿时有些力屈,虽勉力劈开了剑流,却也虎口炸裂,不断溢血,同时口中新红奔涌,站立不稳,直退了十数丈距离。

    而黑袍人顾忌自己的身份,不敢动用自身武学,然而面对洪范如此磅礴一事式,却也别无他法,只好硬着头皮,使出了圣司武学相抗。

    “尽心篇·儒令春秋。”

    黑袍人双手画圆抱中,元功运转之间,极招将发不发,竟是在掌上凝出了一道急速旋转的圆锥形气劲,而后他双掌前伸,抵住了剑流。

    虽身形同受巨力而不断后退,但却是将洪范这一极招稳稳挡住了。

    “阴谋奸宄!”

    洪范见状,眼神一凝,心中最为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出现了。

    黑袍人使出了儒门圣司的武学,而且看其掌握的十分纯熟,必定是因为他本就身负儒门武学的根基,否则不可能有如此的武境。

    然而越是如此,越是让洪范愤怒。他被尊为儒师,在儒门之内虽然不是职位最高,实力最强的,但地位绝对是拔尖的存在,儒门之内的许多人,或多或少,或武学或义理,皆曾受到过他的指导。因此,洪范对于儒门的归属之心,是外人所难以测度的。

    此刻确认了儒门之内果真存有内奸,顿时让他心中的杀意更加的狂暴难抑了

    受情绪所影响,洪范功体再提,九畴之武,豁然再出。天地乍现一柄清圣之剑,接天连地,熠熠生辉。

    “洪范九畴·敬天怀德!”

    洪范一声厉喝,控剑斩落,势如劈天裂地一般,至于将这阴谋之人当场诛杀。恐怖的剑意,直卷的九霄云散,风停气止。

    “剑·无痕。”

    一旁的云天心见状,顾不得伤体沉重,免提功元,极招瞬发,袭向了巨剑之上。

    然而洪范此剑,乃是全力出手,毫无保留,挟裹了磅礴之力。云天心伤势未复,所发极招竟是仅让巨剑颤抖了数下,而后便被湮灭。

    而黑袍人直面此剑,周身气机已经被锁定,避无可避,让他面色铁青。

    洪范的实力,虽然的确有所降低,但是依旧远远地超越了他的预想。而另外,云天心的伤势之重,也让他暗自吃惊。此战,云天心可以说并没有太大的发挥之力了。

    面临此况,黑袍人暗中咬牙,哪里还不知道自己是被告子算计了。可是洪范极招在前,他若是不全力以赴,恐怕便真要败亡了。

    于是,他再也顾不得隐藏自己的身份了,元功豁然提至巅峰,自身武学,应收而出。

    “走剑兰亭惜不复!”

    黑袍人单足一跺,一柄婉转若蛇的细长金剑破土而出,落入了他的手中。随即他金剑狂舞,剑走兰亭,瞬间无数金色大字虚空悬浮,如展兰亭,悍然不可相侵。

    同在此时,洪范极招来临。

    轰!!!

    两人极限武学终极一会,霎时间地裂天崩,恐怖的冲击力直接将方圆数里的山峰夷为平地,地面龟裂,更是延绵不绝。

    同时,气劲冲击袭身,黑袍人仰天高吐丹红,衣袍染血,头罩跌落,现出了一张白皙方正,浓眉大眼,悬鼻阔唇的青年面目。

    “正心怀曲,是你!竟然是你!航道千书畅和风!”

    极招对撼,洪范同受冲击。他年事已高,早年又颇受致命伤创,功体早已经倒退的厉害,又被云天心偷袭在前,在黑袍人不再隐藏,全力之下,他立刻落入了下风,被反冲之力击的大口吐血,须发、衣袍浸染丹红,身形更是连连倒退。

    然而相比于**的伤创,在认出了黑袍人的身份之后,更是让洪范感觉不可置信。畅和风此人,在儒门之内向来是豁然、不争、温纯的代名词,却万万想不到,他竟会是如此狼子野心之人!

    更甚者,是畅和风曾受过洪范很长时间的义理教导,其佩剑‘正心怀曲’之名,便是洪范所取,意为人性正直,心怀所曲,才能应和万物,不惑己心。

    在一刻钟之前,畅和风依旧是洪范心中引以为傲的学生!

    “儒师,是我低估你了,只是……”

    畅和风伪装被揭开,也就坦然面对了。他轻轻擦去了唇边的血迹,正心怀曲轻扬,在日光的映照之下,蜿蜒的剑身,竟真如灵蛇一般灵动。

    “让学生的身份暴露,你知道会面临怎样的结果么?”

    轰!

    畅和风话音落下,一身澎湃功元猛然爆发,竟是直接将身周的地面都震碎了,一股可怕的压力,正缓缓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

    洪范蓦然仰天狂笑,似是在笑畅和风的狂言,又似是在笑自己的失败。自己一直引以为豪,认为可从义理承接自己真传之人,竟是眼前这一名充满了狼子野心的人。

    妄洪范尊称儒师,自诩看人从不走眼,直到今天,直到今天他才发现,自己太过自信了啊。

    “你,难道还敢弑师吗?”

    洪范长剑一扬,怒目长喝。

    “学生不敢,只是,请儒师上路!”

    畅和风双眼猛然一凛,磅礴剑元猛然爆发,竟是牵动了南摩一线天内,久远前的剑仙所遗留的剑意化为己用。而后正心怀曲之上,黑色光芒乍然而现,在快速的舞动之中,竟如泼墨一般,横贯虚空。

    畅和风以剑作笔,行云流水之间,极招快意而成。

    “饮墨灵飞惊独步!”

    请大家多多捧场霹雳大江湖,顺带关注一波霹雳天下之异世侠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