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洪范九畴·皇极惊世!-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84章 洪范九畴·皇极惊世!

    面对洪范的诘问,畅和风没有丝毫的迟疑,正心怀曲如笔流转,赫然灵飞泼墨而就,饱含锋刃的经文大字瞬间便将洪范包围起来,而后——

    笔划拆分,各成利刃,席卷洪范周身!

    “逆徒!”

    洪范见畅和风没有丝毫的迟疑,直接便出极招,心下更是震怒。

    然则越是震怒,洪范心底却越是冷静。他虽然年老力衰,导致功体跌落,但是同样的,久远的岁月赋予了他常人难以想象的阅历以及定力。

    在畅和风身份暴露的同时,洪范便知道今日自己是绝对无法替赋月吟风两人复仇了,唯一首重的事情,反倒是成了护全自己的性命。

    只有如此,他才能将畅和风的真面目揭穿,从而通过他,将他背后的人统统揪出!

    想到这里,洪范不再迟疑,格物一荡,剑意绕体而生,抵挡着无穷无尽的笔划利刃。而后剑指一引,九畴之武,赫然再现。

    “洪范九畴·戒心六极!”

    洪范剑指一扬,格物突然一身化六,各纳一极之力,冲向了经文大壁。

    短夭、疾病、忧愁、贫穷、丑恶、懦弱,六极之力,大为不详,然则在洪范剑式之下,却隐约有清荡世尘之意,畅和风漆黑的经文大壁,受此极招,竟是被逐渐清净淡化。

    然而过程虽看似平淡,其内凶险,洪范心中明了。再加之陈老的伤体,屡经爆发,早已经开始呈现了枯萎之态。

    破除畅和风此招之后,洪范同样面色一白,闷哼一声之后,唇角开始不停地溢血。他深知自己身体情况,因此不敢继续逗留,虚发一招之后,便要化光遁逃。

    只要让他回到风月学堂,那么自己的目的便算是达到了,吟风赋月两人之仇,也才有机会索回。

    然而,畅和风身份既然暴露,他便绝对不会容忍洪范继续存活。见得洪范要逃离,在心中惊叹着他的果断与老谋之外,便是更加彻底的杀意了。

    若今日被洪范逃离,畅和风可以预料到接下来迎接自己的,会是怎样的遭遇。

    他身形一闪,便出现在了洪范前行方向之前。不再隐藏自身的畅和风,展露出来的实力,实在令人侧目。

    “儒师,你今天,可不能离去哦。”

    正心怀曲横斩而下,伴随着畅和风的功元增幅,瞬间将洪范遁光打破,身形也随之倒飞。

    而在同时,云天心身形一纵,出现在了洪范倒飞的路径之上,流云之魄同样毫不留情地斩出。

    锵!

    关键时刻,洪范架起格物横档,却难当云天心之势,再次倒飞了出去。

    “咳,咳。”

    挡下云天心绝杀的一剑之后,洪范再次落地,连连咳出了数口鲜血之后,目光在两人之间流转,随后停在了畅和风身上。

    “想不到一直以来,你皆在藏招。今日,你让洪范见识到了自己过往的盲目了。”

    畅和风爆发出来的实力,已经远远地超越了以往洪范对于他的认识,而能在洪范眼底伪装至今,这也说明了畅和风此人的城府,一直以来皆是无比的深沉。

    这种人,最为可怕。

    “心怀所曲,方能应和万物。儒师的教导,学生一直铭记在心。”

    畅和风剑锋直指着洪范,全神警惕。作为活了不知道多少岁月的老怪物,即便功体跌落,但是也绝不能掉以轻心。

    他一开始便是有些大意,才会导致自己的身份败露。而这种错误,畅和风绝对不允许出现第二次!

    “哈哈哈……咳咳。”

    洪范蓦然仰天大笑,却不料牵动了体内的伤势,又忍不住大口咳血。数息之后,他捂了捂胸口,说道:“给我这些回气的时间,便是你对老夫的报答么?”

    两人将自己拦下之后,畅和风虽然一直在警惕着,却不再动手,其中的意味,洪范一目了然。

    “敬你我师生一场的情分,拿出你最强的一式吧。”

    畅和风沉声说道,心底却是别有心思。

    洪范九畴,乃是洪范综合了毕生所学而凝练出的九式剑招,每一式皆蕴含着无穷的变化。畅和风承洪范教导义理之学,对于洪范的理念有着十分深入的了解,因此对于洪范的剑招,同样能领悟许多。

    他的剑式能不断地完善,一部分的功劳,都要归在洪范九畴之上。只不过洪范九畴共有九式,他只见识过前面八式,对于最为核心的第九式,一直无缘得见。

    今日便是最后的机会了,若是再无法得见,恐成遗憾。

    “哈哈,一招,让你后悔这个决定!”

    洪范哈哈一笑,猛然伸手连点了周身几处大穴,封穴存气,逼迫出体内所有残存的功元,一时之间,恐怖之力动荡周天,令空气都为之呜咽不已。

    云天心重创在身,感受到这股强大的意韵,不由得大为震撼,连忙倒退,直退了数里之地。

    畅和风步伐一踏,淡金色的经文凭空浮现,旋绕在他周身,替他挡下了洪范突如其来的压迫之力。他紧握着正心怀曲,凝神注视着洪范的一举一动。

    赫见洪范屈指在格物剑身之上一弹,格物飞凌九霄,而后他沉腰立马,双手剑指分引,逼迫而出的,远超了他寻常时刻所能掌控的浩荡功元在此刻散入天地。

    倏然之间,苍天荡荡,皇极惊世!

    “洪范九畴·皇极惊世!”

    虽然心知畅和风此举必有用意,但是为争取一线生机,洪范仍是只能豁命一搏,不惜耗损根基,提尽了十二成功元,一发洪范九畴最终一式——皇极惊世!

    赫然听闻天地一声嗡鸣,如审判之钟声,荡荡而起,肃尽邪氛。旋即,无数由玄黄之气凝聚而成的利刃悬空,锋芒所指,正乃是航道千书畅和风!

    皇极惊世,皇极惊世!

    这一式凝聚里洪范一生所学所悟,几乎超脱人寰的一式,能否为他争得一线生机?

    “嗯——五行、五事、八政、五纪、三德、稽疑、庶征、五福、六极……皆归皇极,一武惊世。儒师,你果然没有让畅和风失望!”

    作为洪范曾经最得意的学生之一,畅和风在洪范极限武学出世之刻,便深刻地感受到了其所蕴含意韵以及威力,在心中激赏的同时,凝重之色也浮现在面上。

    他紧紧地握住了正心怀曲,一身浩瀚功元沛然而动。

    他,能否挡下洪范豁命一招,完成自己的任务?

    无名荒野之上,突见黑影闪过,现出了恨满阴间恐怖的身形。

    “天尘之愆,哼,晦气!”

    弃无命没有想到,此回前往诛杀泣红颜,会先后遇到这么多架梁子的高手,尤其是意长年最后的那一式,更是让他隐约有一股死亡的感觉,更不要说那个功体死死将他克制的铸霆声。

    而且经过了这一次,下次想要再对泣红颜下手,恐怕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哼,屡次挑衅,天尘之愆,让弃人惦记上,将会是你噩梦的开始。”

    “哦?是吗?”

    就在弃无命悄悄放狠话的时候,铸霆声的声音突然传来,旋即便见惊雷一纵,铸霆声从天而降,拦在了弃无命身前。

    “人怒,会终结铸霆声一切的噩梦。”

    铸霆声高举人怒,其上顿起雷霆霹雳,闪烁神威。

    “敢独自前来,真当弃人拿你没办法了么?”

    弃无命眼神一冷,一卷衣袍,干枯得如同鬼爪一般的手指,直指着铸霆声,冷声说道。

    他的十丈毒雾虽被克制,但是弃无命本身根基便十分深厚,即便不使用十丈毒雾,也未必没有与铸霆声一战的能为。

    然而就在此时,又是一道低沉的辞号传来,让弃无命面色大变。

    “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闲离别易消魂,酒筵歌席莫辞频。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一道哀婉的身影缓缓靠近,浅绿色的衣袍猎猎飞舞,与苍白的发丝纠缠。一双剑眉之下,本应神武的星眸却凝聚着浓的如墨一般化不开的哀愁。

    未觉凄惶莫伤春的突然出现,是巧合,还是埋伏?

    面对铸霆声与莫伤春这等阵容,究竟是恨满阴间恶途终结,还是阎罗鬼帝推命阴间?

    请大家多多捧场霹雳大江湖,顺带关注一波霹雳天下之异世侠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