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千里剑哀鸣!-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86章 千里剑哀鸣!

    南摩一线天之外,为了争夺一线生机,洪范豁命一搏,提尽了十二层的功元。凝合了毕生所学的终极一式,首现尘寰。

    “洪范九畴·皇极惊世!”

    洪范功散周天,尽纳天地玄黄之气为用,化作了数之不尽的皇道之剑,屹立虚空。冷然的剑锋,毫无保留地指向了航道千书。

    “唯初太始,道立於一。极尽了儒学,化为这惊世的一剑。儒师,值得畅和风献上最真诚的崇敬。”

    极招意韵,以畅和风所学,竟只能感受其中五六。这让畅和风震惊的同时,也大有收获,今日过后,他的剑境,必将再上一层楼。

    而现在,为了回应洪范的极招,也同样表达自己对于洪范的崇敬,畅和风同样极尽了全力,使出了最极限的武学。

    “航道千书追圣贤!”

    正心怀曲猛然一振,畅和风浩瀚功元勃发,无数形态各异的奇文倏然而出,转眼之间,弥漫天地,竟将浩瀚不见边际的皇道之剑都覆盖住了。

    洪范见此情况,不再延误。同时终极一式,蓄力已足。当下剑指一引,漫天玄黄,遍地诛邪!

    “儒师,一路走好!”

    畅和风极招发出,面色也有些苍白。以负伤之躯久战,本就负荷不小,若非强逼,也难以发出这最极限的一招。

    赫见他负剑后背,左手并出剑指竖立唇前,旋即低声一喝。

    “湮灭!”

    千书航道,欲追圣贤。然则圣贤已远,逝去不可追,所留下的,只有湮灭!

    随着畅和风喝声落下,奇文骤然炸裂,竟在虚空之中,衍生了数之不尽的虚空通道。皇道之剑所过之处,不断地发出砰然断裂的声响。

    这片天地,在两人的极招之下,虚空不断地扭曲。虽无浩荡的威势,但是空间扭曲所带来的恐怖异象,两人震惊。任何进入了这片区域的生灵,皆会在瞬息之间,被撕成碎片!

    退至了远处的云天心看着两人的对碰,不由得心下凛然。两人的根基,皆在他之上。尤其是这最终的一式,竟让他有一股凌驾于武学之上的感觉!

    “扭曲虚空,破转武学。畅和风,你果真不凡,呃……噗。”

    极招湮灭,洪范再也无力撑持,一口鲜血猛地喷了出来。同时,元功消散,格物从高空跌落,直入地面,他再无法护持己身,被蔓延而至的虚空扭曲直接撕裂,鲜血碎肉洒满了一地。

    洪范,洪范。这一名剑道耆老,儒门众师,终于在这一刻,走到了他生命的终点。

    “嗡嗡嗡……”

    就在此时,异象突生。云天心手中的流云之魄,畅和风手中的正心怀曲突然不断地发出哀鸣,似也在哀悼着这一位逝去的强者。

    畅和风闷哼一声,唇角开始有鲜血溢出,并且无法止住。显然为了湮灭洪范极限一式,他也付出了不少的代价。

    而随着洪范死去,皇道之剑消散,虚空扭曲的异象也开始淡去。

    云天心这时才靠近了过来,说道:“想不到洪范竟有如此剑格,能引起万剑哀鸣,恐怕很快便会有人前来此地了。”

    洪范之死,万剑哀鸣,而且方才的阵势颇为浩大,想必很快便会有人前来此地查看情况。只是洪范的身躯直接被撕碎了,恐怕不好留下后手。

    畅和风知晓云天心的担忧,便说道:“无法,残破的衣袍,以及名剑格物,都足以彰显儒师已死。”

    知晓此事的吟风赋月以及洪范本人都已经死去,接下来这个局要怎么演下去,自会有告子操心,而他们两人,也可以功成身退了。

    畅和风稍微恢复了一些气力之后,再起数剑纵横,将现场战斗痕迹彻底毁去,以防有熟悉之人从此推测出自己的身份,而后与云天心道别之后,径直离去。

    此回与洪范大战,不仅让他收获良多,同时也负伤不浅。‘航道千书追圣贤’一式,尚没有完全成熟,此时竟隐约有了反噬的现象,让他不得不即刻离去,寻处疗伤。

    “嗯——航道千书,是一名强者。以他目前所展现出来的根基,恐怕与人世主也不相上下了。我与之相比,尚有一段差距。看来圣司的武学,我必须尽快掌握,然后从中寻找合适自己的道路了。”

    三教圣司,由始至终只修一武,因此圣司武学十分的纯粹而且贴合三教各自的特性。只有毫无武学根基的人去习练,方能连至最高的境界。

    不论是兼修,还是转修,皆无法到达上境,云天心也不可能因此而自废根基去修习某一部圣司武学。他从一开始参与道此事之内,目标便只有一个。

    融合三教圣司之武学,成就自身的武道!

    “此间事了,慧座一事也有人负责。至于道门密藏,至今仍是毫无头绪,哎呀,如今我身负重伤,看来要一处安静的地方疗养了。”

    这里马上将成风波之地,云天心不敢久留,快速离去。

    ………………

    栆月墟之外,流光闪过,现出了柳三变等人的身形。

    “附近皆是山林,只有这栆月墟可以稍微歇息,我们进去吧。”

    南宫飞飞说道,他虽受了寻根一掌,左手尚无法使力,但是已经能行动自如。反观柳三变,仍是面色苍白,需要依靠着求飞掣的搀扶才能站稳。

    栆月墟,其实也不过是一个小山村。众人依次进入,却不料不曾行进多远,便听闻哀嚎阵阵,令人闻之便觉神伤。众人不由得循声看去,却是靠近村口的一家人正在举办白事。

    “若南宫飞飞没有猜错,这应该便是漆雕光明所犯下的罪孽。”

    南宫飞飞看着举办白事的人家,一脸的悲恸。

    柳三变突然挣扎了一下身子,道:“求壮士,劳你扶柳某过去。”

    聆音瞬间懂了柳三变的意思,也是轻叹了一声,道:“无论如何,总算是与漆雕光明相交一场,便为他所造之孽,鞠上一躬吧。”

    几人上前,也不去打扰人家,只是远远地鞠躬。

    在聆音等人看不见的地方,两滴眼泪自柳三变眼中滴落,跌入尘埃,很快便消失不见。

    南宫飞飞说道:“红尘素衣,你伤势严重,便让无心留下照顾吧。”

    “你仍想继续追击?”求飞掣问道。

    南宫飞飞低声一叹,面色哀婉。他看了看一旁的棺木以及伤心欲绝的百姓,道:“见此情景,南宫飞飞心痛无比,只愿早日将此事终结!”

    “既然如此……”

    聆音正要开口,却不料求飞掣与柳三变突然变色微变。同时,两人的佩剑也不住地发出了嗡鸣之声。

    “万剑哀鸣,这种感觉——有剑道耆老陨落了。”求飞掣失声说道。

    柳三变虽同样惊诧,但仍能保持冷静。他仔细地分析,快速说道:“目前南武林范围之内,能引发如此异状的入世之人,只有一个。”

    “儒师——洪范!”

    聆音拂尘一荡,也同样在一瞬之间猜测出是何人物。她娥眉一脸,沉声道:“可能感觉在何方向?”

    “应在南摩一线天范围。”柳三变闭上双眼,仔细地感应,而后说道。

    “此事聆音必须前往关注,追击漆雕光明一事,等我回来再说吧。”

    若真是洪范死亡,必然会引起儒门震动,皆是又将为武林增添波涛。聆音必须要即刻前往,看是否能查出任何的蛛丝马迹。

    话音落下,聆音不待他人反应,便架起遁光,快速离去。

    南宫飞飞见状,也忙交代了一声,跟了上去。

    求飞掣道:“此事有他们两人关心足可,我先将你们安顿好吧。”

    三教的水太深了,如果可以,求飞掣丝毫都不愿意被牵扯进去。听柳三变等人猜测异象是有洪范引起的同时,他便失去了前往一观的心思。

    刀无心根基不足,柳三变身受重伤,也的确无法前往。因此只能点了点头,同意了求飞掣的话语,三人在栆月墟内寻了一处安静的所在,出银钱暂时租住了下来。

    请大家多多捧场霹雳大江湖,顺带关注一波霹雳天下之异世侠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