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白光明慈,灭度之行!-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87章 白光明慈,灭度之行!

    山隘之内,漆雕光明突来异变,让寻根两人为之变色。

    “佛……漆雕光明,你没事吧!”

    黑袍人面色大变,忙冲上前去检查为漆雕光明运功止住伤势,然而却于事无补。漆雕光明使用了血莲护体之后,一直便保持在了巅峰的状态。

    黑袍人也早有猜测,当这种状态消退的时候,必然会带来相应的后遗症。但是他没有想到,竟会是如此可怕而且迅速。

    任凭他不要命地输送功元,但是对于漆雕光明的状态,已然没有任何的增益。

    反倒是负上了袈裟行囊之后的寻根察觉到漆雕光明的情况,连忙点了他数处大穴,将血液止住。否则光是失血,都足以让漆雕光明就此圆寂。

    “怎会如此,怎会如此。”

    黑袍人心里焦急,更是加大了功元的输出,不自觉间,已经是汗流浃背了。

    “不必枉费功元了,漆雕光明……”

    漆雕光明十分清楚自己的情况,六残之体,早已经让他的身躯频临毁灭之境。又被云天心一剑破心,虽变异的护身金莲武学让他暂时保存一命,但这不过是他强行坚持的结果。而且又经过了连番大战,目前孽池计划的承接人也已经出现,自己早已经没有了继续坚持的力量了。

    然而就当漆雕光明准备劝阻黑袍人不必在枉费心力的时候,一道柔白色的光芒,突然自漆雕光明体内盛放。隐约之间,竟是透过了漆雕光明之**,现出了它本体的形状。

    “嗯?这柄玉如意,好奇特……”寻根看着透过了漆雕光明肉身浮现的一柄洁白玉如意,不由得暗自惊奇。

    然而黑袍人见着这柄玉如意,却是面现喜色。

    “白光明慈,竟是白光明慈,太好了。”

    黑袍人欣喜之下,忙加大了功元的输出,而后洁白柔和的光芒愈发大炽。寻根见状,担心引来路经之人的好奇,忙发出一阵妖元,将异状笼罩。

    半柱香之后,黑袍人已经感觉到有些筋疲力竭,而白光明慈的光芒,也逐渐的消散。

    “收功吧,我已经无碍了。”

    漆雕光明说道,虽面色依旧苍白一片,但是眼中的神色,已经开始变得有神起来了。而他的手上,则是拿着一根小臂长短的玉如意,赫然便是在他体内浮现柔和白光之物!

    只不过现在,这柄玉如意已经失去了光泽,仿佛失去了灵性一般,平平无奇。

    “想不到白光明慈尚有这等作用,莫非在久远之前,玉佛便已经预料到了你有今日这一难。”

    事到如今,黑袍人也不再掩饰身份了。他将黑袍一扯,露出了本来的面容。

    “嗯?是你,戒座。”寻根惊道,他并不清楚这一次漆雕光明的护道人是何身份,也不曾想着去打听。

    “玉佛,多谢了。”漆雕光明看着手中的玉如意,心中默念。此回他能脱离死厄,最大的功臣便是这白光明慈,其次则是尸罗圆谛。

    正是尸罗圆谛不断地灌输功元,方才将被血莲之力掩盖住的白光明慈激活,让他补全了漆雕光明所损耗的生命力,进而将他恶化的情况阻止。

    “如此奇物,当初妖佛大战,竟不曾得见。”

    寻根奇道,他与三座可是老对手了,但是竟不知道漆雕光明尚有这般底牌。

    “你不知道也是正常。”

    经历了这一系列的事情,尸罗圆谛对于寻根的戒备也没有了一开始那么重,他指了指漆雕光明手中的玉如意,说道:“当年妖域被封,我们三人镇压佛魔之岸以后,妙莲华突然找到了我们,除了与我们三人交换一式武学之外,便分别赠与了我们三人一件物品,而漆雕光明手中的白光明慈,正是玉佛所赠。”

    “当初玉佛赠送此物之事,我尚不知其有何用处。现在想来,恐怕玉佛在那个时刻,便已经预测到今日的情况。这般智慧,漆雕光明不如也。”

    尸罗圆谛道:“佛友不必妄自菲薄,玉佛的智慧,足可以佛尊媲美,不必自艾。”

    “唔,既然二位已经没事,寻根便先行告辞了,请。”

    孽池的第二阶段,便是需要将这一百副咒灵胎盘割开,再以心血为线,将之缝在一起。虽然说起来简单,但是一百具咒灵胎盘,要将它们缝在一起,需要耗费的心血难以估量。

    寻根必须要找一个安静隐秘的地方,调整好状态之后方能够进行。

    寻根离去之后,漆雕光明却是突然微微叹气,看着手上失去了色泽的玉如意,陷入了纠结。

    他在做出了这种事情之后,还能够继续活下去吗?

    他若是继续活下去,那么在黄泉路上,等待着吞噬他的无辜冤魂,又将如何?

    玉佛,你算到了一切,难道你算不到漆雕光明心内的痛苦吗?

    “好友,你为何叹气?”

    漆雕光明方才放下孽池一事,因此尸罗圆谛对于他的情绪十分敏感。同为三无漏同修,没有人能比尸罗圆谛更了解漆雕光明的内心。

    这是一个慈爱到了灵魂深处的修者!

    漆雕光明只是摇了摇头,并不答话。

    尸罗圆谛眉头微皱,他也看出了漆雕光明的异常,但是对于漆雕光明,他却没有任何安慰的语言。

    两人之间太过熟悉了,熟悉到任何一句话,都能察觉到对方的心意。

    尸罗圆谛想了想,最终决定撒一个谎,于是他说道:“接下来的孽池计划,柳三变有说后续仍需要你出力的地方,我们先行一趟读书堂吧。”

    红尘素衣巧舌如簧,但愿他能稳住漆雕光明吧。

    “红尘素衣?”

    漆雕光明狐疑地看着尸罗圆谛,孽池计划,他与柳三变可以说是最早的知情者,而承接第二阶段的寻根也刚刚才离开,可是无论是自己,还是寻根,对于这所谓的后续,似乎皆毫无所知。

    尸罗圆谛只不过是柳三变请来的护道者,又怎么会知晓的如此清楚。

    “当然,尸罗圆谛从不……嗯?这个感觉?”

    尸罗圆谛正准备硬着头皮圆谎,却突然面色一变。于此同时,在他身后,一柄剑格为‘卍’字形状的金色长剑突然浮现,并且嗡鸣不止。

    “是灭度之行,发生了什么事了?”

    灭度之行,同为玉佛所赠之物。漆雕光明见状,不由得惊问出声。

    “剑灵哀鸣,能引发这种异象的情况只要一个,有绝代的剑者陨落了。”

    尸罗圆谛面色凝重,绝代的剑者,并非任何人都当得上的。而这样的人,每一个皆是武道瑰宝,十分珍稀。而今莫名陨落,实在令人生疑。

    他伸手握住了灭度之行的剑柄,目光豁然一正。

    “这股剑意,是他!”

    “什么人?”漆雕光明急忙追问。

    “气息在南摩一线天方向传来,我即刻前往一看。关于红尘素衣一事,等我回来再谈。”

    尸罗圆谛说完,不再停留,急忙化光,朝着南摩一线天而去。

    请大家多多捧场霹雳大江湖,顺带关注一波霹雳天下之异世侠踪!(我没想到……风雪七月花溅墨居然是蚩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