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佛相之局,开!-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89章 佛相之局,开!

    南摩一线天之外,大战之后,一片疮痍。残衣碎肉,满地骨骸,只有斜斜插立的格物,象征着此地乃是一名绝代剑者的陨落之地。

    倏然,流光闪过,现出了一条庄重的佛者身影。

    “这是……格物!果然,在此地陨落之人,乃是儒门洪范。”

    尸罗圆谛看着现场惨状,眼神沉重。不论是何人所为,洪范之死,必定会引发儒门震荡,他们会做出怎样的事情,难以预料。

    “嗯?是聆音与南宫飞飞来了。”

    正沉思间,尸罗圆谛感应到了聆音与南宫飞飞的气息正继续靠近,心下略微一思索,他便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去。

    以他的身份,突然出现在此地并不合理,很容易便让人联想到一直守护在漆雕光明身旁的黑袍人。

    尸罗圆谛离开之后不久,便又是两道流光落下。

    “洪范,果然是你!”

    聆音与尸罗圆谛一样,第一眼所看见的,便是那柄斜斜插立的长剑。内心的猜测得到印证,却更让聆音愤怒。

    究竟是谁,竟敢将洪范诛杀。又是谁,又如此能耐,将达到了这般剑境的洪范诛杀!

    “现场明显的被摧毁,看来是故意掩饰武学所为。”

    相比于聆音,南宫飞飞无疑显得更加冷静。他在四周转了一圈,却没有丝毫的发现,不由得沉声开口。

    “哼,不必浪费精力。为了掩盖,他们甚至连洪范的尸体都毁去了,又怎有可能留下其他的线索让我们得到。”

    聆音面沉如水,如尸罗圆谛一般,她考虑到第一件事,便是洪范之死,会引来儒门怎样疯狂的举动。她拂尘一荡,将格物卷起,而后说道:“洪范之死,我必须尽快通知儒门,他的尸骨以及此事,劳烦你转告柳三变了,请。”

    此事十分紧要,聆音没有丝毫的耽搁,稍微交代之后,便化光离去。

    “嗯……洪范,绝代的剑者,竟落得如此碎尸的下场,可悲。”

    南宫飞飞微微一叹,旋即运转功元,猛地以跺足,大地翻覆,直接将洪范的尸骸掩埋。

    突然,他又轻声地苦笑。

    “今日有我替你收敛,他日,若是换成我横死荒野,又是否会有人替我收敛呢?”

    这是一个很沉重的话题,也注定没有人会给他答案。南宫飞飞将洪范尸骨收敛之后,便回转栆月墟了。

    而在佛乡,一个酝酿了许久的计划,也终于开始了行动。

    “啊!”

    “啊!”

    伴随着两道震慑长空的嘶吼,两道沛然的佛息猛然自佛乡之内爆发,旋即便是异口同声的一声怒吼。

    “佛相!!!”

    佛识与佛怒功体猛然暴涨,幅度之强,加之两人毫不掩饰,瞬间震惊了整个佛乡。众多的僧众俱都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了何事。

    森严的戒律,也容不得他们私自探查。

    而在佛相闭关的密室之中,金刚怒目,浑身气机强横的佛识与佛怒两人咬牙切齿,面带极度愤怒之色地盯着盘膝坐在地上,脑袋低垂,没有了任何生息的佛相。

    随后,便是听闻了声响,匆忙而来的柳无方以及念禅。

    “发生了何事。”

    柳无方一到,便急忙询问。然而不待两人回答,他的目光便看见了一旁失去了生息的佛相,不由得双目充血,同样爆发了自身功元。

    “该死,该死啊!”

    柳无方几经造化,一身功体早已经今非昔比。此刻猛然爆发起来,竟是与施展了秘法的佛识两人相去不远。念禅一边暗惊这三名后生的实力,一边也在窃喜。

    预留许久的伏笔,终于在今天掀开了吗?

    念禅虽然内心欣喜,但毕竟演戏要演全套,明面之上,他比任何人都要显得愤怒。

    “可恶,什么人竟敢如此大胆!”

    念禅睚眦欲裂,嘴角不断地抽搐,显得惊怒非常。他匆匆越过了众人,检查着佛相的情况。待确定佛相已经没有了丝毫的生命体征之后,更是勃然大怒。

    “是道门武学,可恶,真欺我佛乡无人否!”

    念禅冷声开口,面容带杀。他站立起来之后,便要往外走去。

    “念禅大师,你意欲何为?”柳无方忙将他拦下,现在可不能让念禅离开,还得撺掇他前往宗上天峰呢。

    念禅怒道:“道门欺人太甚,贫僧要前往佛魔之岸,请三座出来主持公道!”

    念禅心里敞亮,佛相既然已经死亡,后续的事情,他仍需要继续操作,让这个消息公之于众。而最为简单又安全的办法,自然便是将三座架起来,让他们去与道门硬碰。

    如此一来,他潜伏佛门的任务,便算是完美完成了。

    “念禅师叔,不必去了。自从红尘素衣与戒座一谈之后,佛魔之岸的连接又再一次被关闭了。”

    佛识冷声开口,一身翻腾的佛元依旧没有任何收敛的意思。

    “我要打上宗上天峰!”

    咔擦!

    佛怒猛然用力,直接将密室的地面都踩踏破碎。随后他怒声一喝,便作势要离去,似乎真的要打上道门一般。

    柳无方吓了一跳,忙将他拦下。

    佛识道:“凡事必须讲究一个先礼后兵,佛相死亡,我与佛怒需要留在佛乡送他最后一程,宗上天峰方面,我们先派遣一名僧众走一趟了。”

    “哦?嗯——可以,你们也请节哀。这一件事,必须要让道门给我们一个解释。哼,贫僧怀疑便是那绝涯所为,便由贫僧走一趟吧,你们等我消息吧。”

    洗身池与佛魔之岸的连接被切断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而且挑唆戒座也并非是唯一的办法,念禅心中略微思量,便同意了佛识的办法,并且自告奋勇,匆忙离开了佛乡。

    柳无方动身相送,直到念禅远离了之后,才返回了佛相闭关的密室。

    而佛识两人也接触了秘法,顿时面色一白,气息萎靡了下去。

    “他果真也趁此机会离开佛乡了,嗯——一切按照预料之中的进行,接下来,便看夜流光与顾惜朝两位前辈的了。”

    将念禅诳出佛乡,前往宗上天峰讨要说法本也是计划之中的一环,但仍需要防范念禅会真同意随意派遣僧众前往。

    如今他自告奋勇前去,恐怕一去之后,便再不会回转佛乡了。

    “但愿这一次,能将佛门肃清吧。”

    佛识低声开口,念禅已经离开佛乡,计划之中最容易暴露的一步已经成功,接下来,便是等顾惜朝的结果了。

    而在佛乡之外,念禅步伐逐渐放缓。

    “嘿,潜伏已成,佛乡五子之中,也仅有佛相能给我威胁之感,其余之人,不足为虑。此刻佛相已死,不论如何,佛门必不会坐视。嗯,他们对我向有猜疑,我需要预防路上会有变故,先利用公开亭,将佛相死于道门之招的事情公布出去。”

    事情越接近完成,便越容易失败。虽然佛识等人皆不再念禅眼中,但是他需要防范佛相死前是否会做出针对他的布置,因此他并没有直接前往宗上天峰,而是准备利用公开亭将此事公布出去。

    如此一来,即便自己当真出了意外,但佛相死于道门之招乃是事实,若自己再出意外,那必将更添人口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