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万章风月-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9章 万章风月

    今风古诉自悲怜,

    贤圣不闻异类沿。

    犹说当前时代易,

    谁思人性早偏迁。

    为报杨无木义赠精血之恩,虞千秋护送杨无木前往万章山,却不料来至一处密林之际,遭人围杀。

    “小心,他们便是窃取我儒家功法之人。尤其是这面具客,实力恐怖,我便是为其所伤。”杨无木低声说道。

    “交出宝典,死的体面。”

    面具客再喝一声,罡足一踏,气势勃发间,地面龟裂,震慑全场。

    虞千秋闻言,深知此事无法善了,指上黄金剑芒闪烁,在无声中,开启了战争。

    “一式碎骨。”

    迅若奔雷之间,虞千秋极招已至面具客身前。

    面具客却是不慌不乱,一声沉喝之际,儒门绝式,轰然乍现。

    “尽心篇,一气浩然。”

    轰!

    一声轰然间,磅礴气劲自面具客体内爆发,虞千秋瞬间感受到莫大压力,极招竟是一时之间难以继续。

    眼见一式无功,虞千秋当机立断,劲气转移,只见金黄剑芒瞬息而过,一旁数人尚未来得及发出惨叫,已然枭首。

    “嗯?找死。”

    面具客一怒,身形顺动,沛然一掌,拍向虞千秋。

    虞千秋感应到面具客掌中浩劲,忽然转身,以身后冰棺相抗。

    砰!

    面具客一掌拍在冰棺之上,便察觉一股极寒之力迅速从冰棺蔓延过来,突然异象,骇的他急急后退。

    反倒是虞千秋,借着面具客一掌之力,飞身而出。同时指上剑芒连闪,再斩数位敌手。

    “想逃?”

    刀者一声冷笑,持械拦路。

    “碎骨!”

    虞千秋不与多言,提指便攻。然而刀者随着修为不凡,对上道宗一代强人,仍旧不足。几个回合之间,身上已然受创。

    啪!

    突然一道鞭挞之声响起,一道凌厉鞭影,冷硬袭来。同时,暗中吃了一亏的面具客提元纳气,极招再发。

    “尽心篇,儒令春秋。”

    只见面具客一声怒吼,元功震慑苍穹。霎时间,石走尘飞,乾坤激荡。

    虞千秋甫避开鞭影,冷不防面具客极招来至,欲要抵抗,已然不及了。

    杨无木见状,勉力提纳元功,强催伤残功体,并发极限极招以抗。

    “明德篇,大道为同!”

    杨无木双手变换繁冗印记,而后一声厉喝,一气动苍穹。

    轰隆隆!

    两式儒家绝式相会,刹那间,风云变色,三光尽掩,周遭林木,拔地凌空。

    一旁面具客所带之部属,根基浅薄者,直接被这个庞然气劲撕裂**,猩红碎***天飘飞。至于实力高深如刀者鞭客等三人,也是各自呕红,不得不倒退以避锋芒。

    噗!

    杨无木则是更甚,耗尽体内仅存的一丝真元,更受对方元功激荡,直接一口鲜血喷出,陷入昏迷。

    面具客亦是连连倒退,方才卸下那恐怖之气劲。

    虞千秋抱着杨无木,也受到了不小的震荡,然而他凭恃深厚根基,硬抗了下来。趁面具客倒退,破绽百出之际,指尖剑芒一捻,极限武学,赫然上手。

    “一式,留神!”

    唰!

    恍若鬼神不及之速,虞千秋身形瞬移,刹那间,一指点向面具客灵台。

    面具客感应到虞千秋指上锋芒,足以毙命,不由得心神一凛,极限武学,怒然爆发。

    “尽心篇,天地同流!”

    只见面具客沉腰立马,双手招纳阴阳,儒门宝典尽心篇之绝式,首现尘寰。

    然而,面具客虽然根基修为不下虞千秋,仓促之际,极限武学竟是瞬间被破。

    虞千秋一指,直直点向面具客灵台。

    就在面具客濒危之际,天外忽来一道宏大掌劲,逼分战场。

    “退!”

    一番激战,不仅杨无木陷入昏死,便是虞千秋也消耗颇大。见有人插手,虞千秋当机立断,抽身而退。

    面具客想要阻拦,却身形一滞,胸中一口逆血再也无法压制,喷吐而出。

    “首领。”

    刀者三人快速上前,搀扶面具客。

    “回去。”

    面具客一声沉喝,三人瞬间化光消失。

    万章山下,一道流光极速而来,落入地面,现出虞千秋两人身影。而后他毫不停留,抱着杨无木直冲山颠。

    “站住,风月学堂,来人登记。”

    来到山腰,两位儒门子弟现身拦住了虞千秋。

    “啊,是杨执事。”一人大惊,认出了杨无木。

    “他受了重伤,快让我上去。”虞千秋说道。

    “随我来,我带你去寻药师。”另一人果断放行,带着虞千秋登山。

    虞千秋紧随而上。

    山颠,一座学堂巍然而立,矗立在万章之巅,一股淡淡的浩然之息,弥散整个学堂。

    一名老者负手站在学堂之前,负手看着门匾之上,风月二字,静静沉思。

    倏然,两道人影快速而来。正是虞千秋与守山弟子。

    “恩?吟风,何事如此张惶?这位是?”他眯了眯眼看着虞千秋。随即他的目光落在了他怀中的杨无木身上。

    “啊,杨执事。”他身形一动,便来到虞千秋身前。

    “快,将他交给我,我带他去疗伤。”

    虞千秋眼神一眯,悄无声息地将杨无木收在袖中的宝典取下,然后将人交给了老者。

    “吟风,替这位先生安排住宿。”

    老者吩咐完后,匆匆而去。

    “这是我们的院长。”吟风介绍了一下后,引虞千秋进学堂。

    “他常与人动武么?”虞千秋忽然问道。

    “壮士说笑了。”吟风呵呵一笑,道:“风月学堂地位超然,从来无人敢来此闹事。院长也至少数十年不曾与人动武了。”

    虞千秋闻言默然不语,静静跟在吟风身后。

    ………………

    无名荒郊之地,一番大战之后,满地疮痍。然而大战之后,对战的双方,却又诡异再见。

    “哎哎哎,我们是要来耍一通回马枪么?”

    我不留看见墨张声独自一人,双手虚握,做捅枪状。

    烟朱摇了摇头,并不答话,只是看着墨张声。

    “战中传音,有何目的?”烟朱问道。

    墨张声呵呵一笑,道:“我希望能与人世主见上一面。”

    “哇。”我不留一脸惊讶,看着墨张声道:“你就是传说中的内奸么?”

    说着,走到墨张声身旁,这里看看,那里捏捏,满脸好奇。

    “哼!”

    墨张声面色一冷,挥袖隔开了我不留,道:“你只需替我向人世主传达讯息即可。”

    说完,他微微一笑,道:“道门密藏,想必人世主会很感兴趣的。”

    烟朱点了点头。

    墨张声哈哈一笑,闪身离去。

    “道门密藏?”我不留摩挲着下巴,一脸沉思。

    “我们远离天绝峰很久了。”烟朱道。

    “别担心,我的小伙伴。”我不留摆了摆手,道:“我的千蛊尸毒丹已经练成,夜流光那个**丝,死定啦。”

    烟朱转身离开。

    “唉,好好的人,干嘛要装高冷呢,这样子你会嫁不出去的。”我不留叹了口气,跟了上去。

    ………………

    留仙翠篁之内,李裔文静静地调息。

    无寐生坟前,藏虚默然而立。

    “衔令者不必自责,为大义捐躯,乃是我辈福分。”一线随道。

    藏虚摇了摇头,道:“若非我引白首留仙出世,无寐生也不会丧生。”

    “乱局再起,即便是没有你的接引,我们三人又怎会坐视不管?”一线随摇了摇头,看向了一旁调息的李裔文,道:“只不过李裔文此人……”

    “此事好友确实有过,前辈若有任何责罚,藏虚愿一力承担,还请前辈莫要为难好友。”

    一线随摇头一叹,道:“我知道,这说到底也不过是诛仙海与烟都的阴谋。只不过大师兄与二师兄素来情同莫逆,恐怕这份仇,他难以放下。”

    藏虚道:“不知墨前辈去了什么地方?”

    “师兄直说有要事待办,并未详说。”

    就在这时,李裔文轻轻吐了一口浊气,从调息中醒来。

    “好友,你醒了。”藏虚快步走过去。

    “恩。”

    李裔文点了点头,起身,将飞凶背在身后。

    “你伤势严重,不宜继续奔波。”

    “路上自能将伤势养好。”李裔文摇了摇头,问道:“你为何在此?”

    藏虚苦笑着摇了摇头,将来意说明。

    李裔文一番沉默后,道:“我找博娴,你知道他的下落么。”

    “博娴……”

    藏虚思考了一下,说道:“我与他是在观星道观分别的,以他的性格与路程,此时应该在前往天绝峰的路上。”

    李裔文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藏虚张了张口,还是没有挽留。

    他了解李裔文,这是一个不可能停下脚步的人。

    “这人虽然行事乖戾,但心性却是坚韧。”一线随走过来说道。

    藏虚呵呵一笑,道:“既然墨前辈不在,我也该告辞了。”

    一线随点了点头。“衔令者一路小心。”

    观星道观目前不宜回去,嗯,先往深柳读书堂。

    藏虚一路下山,直奔深柳读书堂而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