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拖延!-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90章 拖延!

    无名山隘之中,漆雕光明静静地盘坐,等待着尸罗圆谛的信息。

    骤然,流光一闪,却是前往查探的尸罗圆谛一脸凝重地回返了。

    “佛友,看你面色,莫非死者身份,令你也震撼了?”

    漆雕光明察言观色,见尸罗圆谛神情凝重,不由得半猜测半疑问地开口。

    “大事将生了,死者,乃是儒门洪范。”尸罗圆谛沉声开口。

    “什么?竟是他!”

    漆雕光明同样闻之色变,儒师洪范地位超凡,他最令人忌惮的,从来都不是他那深不可测的根基,以及傲视人间的剑境。

    而是那受他点化教育出来的无数英才!

    久远的岁月以来,曾受洪范指点而成为强者的人物不在少数,这些人虽不可能同时凝聚在一起,但是即便是只有几个,也是一股可怕的力量了。

    尤其是儒门之内,最重尊师重道,必定也会因此事而震怒。

    尸罗圆谛继续说道:“我去之后,尚来不及详细查看,聆音等人便也到达了,不过看上去,战斗的地方曾被人刻意毁去,说明动手之人应不是籍籍无名之辈,这些情况,想必聆音也会转达儒门。”

    漆雕光明叹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希望儒门的调查,不要引起太大的震动吧。”

    “不论如何,你所进行的计划既然已经有司命尊承接,我们便先回佛魔之岸吧。或许能借助佛魔之岸内的佛元,涤净你污秽了的天灵佛心之体。”

    慧座造杀,功体已经污浊,尸罗圆谛却仍有寄望,希望能助其恢复。

    漆雕光明却是摇头拒绝了,在经历了这种身入无间的事情之后,他已经无颜再回佛乡,也不打算重修功体。

    若非是尸罗圆谛全力相助,加之白光明慈的神奇,他也的确便想就此了却残生,去往黄泉,为枉死在他手下的无辜忏悔。

    “送我至深柳读书堂吧。”

    漆雕光明说道,既然尸罗圆谛说柳三变尚有后续之事需要他处理,他便将这条残命保存好,准备发挥最后的一丝力量。

    “唉,好吧,我先送你往读书堂,随后会传信告知柳三变,走。”

    尸罗圆谛也知道自己不适合规劝漆雕光明,只能寄希望于柳三变身上,因此他不再多说什么,架起遁光将漆雕光明卷上,便往着读书堂方向而去。

    而在栆月墟内,柳三变与求飞掣,同样被探查消息回来的南宫飞飞所说的话语,震撼的哑口无言。

    “儒门儒师竟然死了。”

    柳三变目光深沉,在第一瞬间,他便猜测到了告子的身上。但是随即便又被他否认,告子被刀天下所伤,伤势至今都不曾痊愈,即便能败洪范,应也无法将之斩杀。

    求飞掣则是轻轻呼了一口气,心中虽然惊诧,但是并不答话。他一直谨慎地保持着自己的距离,绝不涉足三教之事。

    南宫飞飞说道:“此事确实有些匪夷所思,儒师莫名被杀,即便儒门再克制,恐怕也要引出数名强者了。”

    儒门之内,不乏偏激之人,虽不至于乱来,但总归是要造成不小的混乱。而且如今三教情况本就隐患重重,恐怕这事便是有心人的故意设计。

    “织梦人,可还有漆雕光明之行踪?”

    柳三变问道,一路来都是南宫飞飞在提供漆雕光明的行踪,仿佛他有专门的眼线,在一直盯住漆雕光明一般,十分诡异。

    对于此问,南宫飞飞只是轻轻摇头。目前漆雕光明的去向,他的确已经失去了。

    柳三变再道:“先前一战,相信漆雕光明的情况你们也有所察觉。”

    六残之体十分的明显,以南宫飞飞的眼力,自然也不可能看不出异常。

    南宫飞飞先是疑惑地看了一眼柳三变,旋即恍然。

    “漆雕光明的情况,的确不寻常,他伤势如此严重,却仍有那般战力,红尘素衣的意思,是漆雕光明已经进入了回光返照的状态了?”

    回光返照,向来是人临死之前最后坚持的完好状态。而柳三变的意思,恐怕是暗指漆雕光明恐怕已经过了这个状态,在逃离之后便死亡了。

    两人暗语,求飞掣一目了然,当即面色微沉,道:“二位,你们想要诳人?”

    “求壮士,我也能明白你的心情,但是想必你也是想早日平息此事。织梦人能一直掌握着漆雕光明的行踪,想必也是动用了某种秘法,如今秘法失效,柳某猜测,恐怕漆雕光明是真的伤重而亡了。”

    柳三变的确想诳人,否则此事不好收场。洪范之死虽然意外,但却也给了一个台阶让柳三变踏下。当然,他也没有忘记将南宫飞飞拉下水。

    不论南宫飞飞是以什么办法掌握漆雕光明的行踪,这都值得柳三变深思。故而将他牵扯进来,也能为漆雕光明‘伤重而亡’增加一丝丝的可信度。

    南宫飞飞也察觉到了柳三变话中的机锋,但是却不得不顺着柳三变的话,点头附和。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否则一切都只是猜测,若是造杀之事再次发生,求飞掣要如何面对世人?”

    求飞掣丝毫不为所动,他与柳三变不同,不需要关注大局,只需要信奉好自己的承诺便足够。

    “这嘛……”

    柳三变皱眉,在他原本的设想当中,是假意诛杀慧座,让他假死,蒙混过关。但是根据先前柳三变的观察,漆雕光明似乎真的已经心怀死意,弄不好,他真的会趁此机会,了却性命。

    原本的计划,现在来看反而显得风险太大了,柳三变并不愿意就此牺牲漆雕光明。然而求飞掣态度坚决,他也无法枉顾,既然他不赞同诳人,那便又要另寻他法了。

    柳三变眼神突然瞄了一眼南宫飞飞,瞬间便计上心来。南宫飞飞的表现,越来越让柳三变怀疑,而今自己重伤,寻根到了之后,以尸罗圆谛的风格,应会将漆雕光明带回佛魔之岸疗养,即便漆雕光明不同意,至少也会在读书堂等待自己。

    那自己何不利用这个机会,将南宫飞飞拖在此地呢?

    于是,柳三变说道:“求壮士此言也在理。这样吧,便劳烦织梦人与求壮士一同打探漆雕光明之下落,一有消息,再通知柳某配合,如何?”

    “这……可以。”

    求飞掣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南宫飞飞眉头微皱,但是慧座一事本是他主动参与,也不好拒绝,便只能答应了下来。

    柳三变再道:“栆月墟疗伤不便,柳某也尚有他事待办,劳烦刀无心壮士送柳某回读书堂了。”

    发生了洪范死亡之死,柳三变需要深切关注,而在栆月墟,一切皆不便利,只能借着伤重,回转读书堂了。

    “红尘素衣果然是大忙人,无心,你便送他一程吧。”

    南宫飞飞轻轻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刀无心点了点头,搀扶着柳三变便直接离去了。

    “我们也动身吧。”

    求飞掣说道,两人开始寻找漆雕光明的行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