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玲珑花!-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91章 玲珑花!

    雪花落,雪花飘,雪花何曾记今朝。

    寒风呼哨,吹卷着漫天飞雪。

    极北之地,终年雪落不绝的玲珑雪峰,终于也在这个武林,掀开了属于它的一面。

    雪峰之上,一朵奇异的透明花朵正开的绚烂,似乎凛然的风雪,丝毫都无法对它造成影响。雪花落在其上,很快便会被融化,随即被寒风吹干。

    而在奇花之侧,一个无言的人,一个没有故事的人,正静静地端坐在风雪之中。

    他身披着一件棕色的绒毛大氅,面容精致,肌肤白皙的如美玉一般剔透。不时有雪花落在他的肌肤之上,竟给人一种白纸染墨的错觉。

    风雪遍天,不分方向地吹刮着,卷得他满头黑发胡乱飞舞,却更为他添了怆然。

    懵懂的目光涣散着,静静地注视奇花,似乎奇花之上,有着他所想要了解的一切。

    倏然,玲珑雪峰之上,剑光一盛,强大的剑压铺天而来,瞬息之间,风雪凝止!

    随即,便见得一道熟悉的身影,吟着不羁的辞号,大步而来。

    “向是杀情比智先,为人偏爱说机缘。杀,是缘。不杀,也是缘!”

    裁决者一步一放功,一步一震颤,震得飞雪炸裂,颤得山峰抖动!

    “你便是那奇花的守护者?”

    经过这段时间的调查,裁决者在确认了奇花所在的同时,也对于奇花守护者有所了解,知道这并不是一个会妥协的人,于是裁决者决意武逼,饱提了一身剑元,凛然气态,直迫神秘男子。

    “交出奇花;否则,以命献花!”

    裁决者剑指一并,伸手于身前一划,一条剑痕,便出现在了男子的身侧。欺压之态,毫不掩饰。

    男子涣散的目光逐渐凝聚,转落在了裁决者的面上,却又逐渐地开始涣散。

    裁决者见状,眉头一皱,旋即衣袍一卷,便直接动手要将奇花摘下。

    就在此时,一道蛇影突然自男子大氅之下窜了出来,直冲裁决者而去,速度之快,竟隐约发出了破风之声。

    裁决者不敢大意,忙放弃摘花的动作,举剑格挡。

    铛!

    金铁交击的声音蓦然而发,巨大的力道,让裁决者双足下陷,沉入了雪中。而这时他也看清了袭击他的并非是蛇类,而是一柄节点分明的长鞭。

    再看男子,涣散的眼神也再度凝聚了,正灼灼地看着裁决者。

    “很好,这一鞭,也代表了你的选择。”

    裁决者纵身一跃,再度踩在雪上,旋即剑指一引,沛然直向男子。

    “你为什么要伤害玲珑花。”男子突然问道,长鞭也随之缩回了大氅之内。

    裁决者闻言一愣,不是准备武决了么,怎么要讲道理了?

    “此花对于裁决者而言,有重大的作用,因此必须得到。”裁决者虽猜不透男子的心思,因而说道。

    “裁决者,是你的名字么。”

    男子低声呢喃,旋即摇了摇头,目光又落在了奇花之上,目光开始涣散。

    他说道:“你走吧,他不属于你。”

    “哈哈,何须多话,直接武决吧!”

    裁决者哈哈一笑,直觉仍是自己的做法正确。见男子态度坚决,也不再多言,不戒一划,乍然发出了一道剑气直冲男子。

    然而,剑气来到半途,突然一道刀芒闪过,与剑气相撞。

    剑气刀芒轰然一碰,又炸裂了漫天的飞雪。旋即,血色的一战而胜划拉着圈子,铮然落在了裁决者与神秘男子之间。

    随后,在听闻熟悉的辞号想起,一道凛然身影,于飘飘风雪之中,凛然天降。

    “壮志高酬凭敌手,巅峰行道论方俦。长天浪纵三千尺,刀负胜名天下愁!”

    轰!

    刀天下气势而降,一如往昔,单足落在了一战而胜的刀柄之上,磅礴之气爆发,直席卷着满地雪花迷蒙乱舞。

    “此花,刀天下预定了。”

    刀天下负手而立,长发飞舞之间,气势凛然。

    “哈哈,想不到你我一战,会是在这个时候。”

    裁决者哈哈一笑,心中战意更盛了。先前在公开亭之处,他为了夺血而伤在了刀天下手上,当时乃是他与评技者一起出手,算起来是输了。

    但是裁决者却不这么认为,他自信自己全力之下,即便是放单,也未必没有胜利的机会。故而在之后的见面,也曾说过两人将有一战之话。

    “一战而胜,会赐你难忘的一败。”

    刀天下足下用力,而后翩然落地,与裁决者四目对视,战意悄然蔓延。

    而不远处的神秘男子,似乎对这一切视若无睹,只是轻轻地摇头,低声地呢喃着:“刀天下……不是,不是这个名字。”

    而在刀天下与裁决者剑拔弩张的时候,远处雪峰,又是一道流光闪过,现出了攀花手的身影。

    “那便是奇花与它的守护者么?嗯——刀天下与七尊剑的裁决者,莫非他们也是前来夺取此花?”

    意长年看着玲珑雪峰之上的情况,皱眉沉思。为救意怀天,此花他势在必得,然而不算那神秘的守护者,裁决者与刀天下两人皆非易于之辈,他该如何行动才能成功?

    ………………

    万章山,风月学堂。

    今日对于风月学堂,乃是与儒门来说,都是不寻常的一天,是悲恸的一天。

    这一日,儒师逝世!

    “可恶,是谁,是谁!”

    训诂堂之内,告子看着洪范的佩剑,一脸愤怒。面色青红交替,涕泗横流,随后克制不住自己的伤势,不由得大口咳血。

    “告子院长,请节哀。”

    聆音忙出手助他平稳气血,中途却不由得面色微变。数息之后,告子情况稍微稳定了下来,聆音才沉声开口。

    “告子院长,你体内的伤势……”

    以聆音的眼里,她自然已经察觉了告子体内伤势的来源,正是道门武学!

    “多谢聆音衔令者了,此伤乃是告子在离开佛乡之后,遭遇黑衣人偷袭所致,详情如此”

    告子先是道谢,而后将当日被墨张声偷袭之事,删删减减地说了出来。

    “告子回来之后,也与洪范师叔谈过此事,洪范师叔也准备处理此事,却想不到……想不到!”

    告子重重地一叹气,眼泪又是忍不住地落了下来。

    “不论如何,此武乃是道门武学,聆音责无旁贷。洪范的尸体,已经委托南宫飞飞处置,院长也请节哀,保持冷静,好好处理此事。”

    “唉,不论是谁,敢杀害师叔,告子与他不死不休!”

    告子伸手握起格物,将其背在了身后,冷声说道:“终有一日,告子会用师叔的佩剑,将凶手诛杀!”

    聆音点了点头,告子能够保持冷静便好。她张了张嘴,正准备告辞离开,前往调查告子之伤的缘由,风月学堂之外,却突然传来了绝涯的声音。

    “告子,道门埋剑绝涯,前来拜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