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夺花!-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92章 夺花!

    风月学堂,训诂堂中,聆音转达了洪范之死的讯息之后准备离去,却正逢绝涯拜访,已经到了口里,告辞的话,又被她咽了下去。

    绝涯来访,难道是因为告子的伤?

    这样想着,聆音便暂时不表态,只是站立一旁。

    不多时,绝涯大步走了进来。

    “哦?你竟也在此。”

    绝涯看见聆音,也颇为意外。按理来说,目前聆音应该正与柳三变等人一同组队,针对漆雕光明,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风月学堂。

    “唉,事情发展颇为复杂,详情如此。”聆音简单将洪范之事说了一遍。

    绝涯内心同样一惊,骇然道:“洪范死了?”

    “难不成我们会以师叔的生死来开玩笑吗?”告子冷声说道,似乎仍未从洪范之死的伤痛之中冷静下来。

    “这嘛……”

    绝涯一阵沉吟,洪范之死的确让人出乎意料,但是同样也证明了,隐藏在幕后之人,也开始按捺不住,要加快进度了。

    他突然看了一眼告子,眉头微皱,显然也看出来了告子身负破天阙掌伤。

    这么说来,当日在佛乡之外的黑袍人,会是告子?

    绝涯一向是干净利落的性格,再加上与告子也互相看不顺眼,心有疑惑,直接验证便是。

    想到这里,绝涯突然起掌,拍向了告子。

    “你!”

    告子一惊,但是反应也不慢,同样抬掌与绝涯硬碰。

    砰!

    厉掌交击,气劲陡生,两人同受冲击,各自倒退。

    两人距离颇近,动作又突如其来,便是聆音,也来不及阻止了。

    不过,两人仓促一对掌,元功运转之间,却是让聆音也看出了绝涯同样负创在身。

    难道,告子真会是他所伤!

    想到这里,聆音瞳孔猛然一缩。

    绝涯却在这个时候莫名地说道:“不是你。”

    “也不是你。”告子同样莫名其妙地说道。

    “你们两人,在打什么哑谜?”

    聆音眉头微皱,看不懂两人为何在突然动武之后,态度突然转变。

    “相信告子身上的伤,你已经认出来了。若要知道我与告子在说什么,你一探我目前的情况便知。”

    圣司武学所残留的伤势,尚未完全痊愈,只要聆音仔细查探,仍是能够查出端倪。

    聆音依言,上前查探,熟悉之后,才迟疑地看了告子一眼,低声道:“尽心篇武学?”

    绝涯说道:“我在离开佛乡之后,便遭遇了黑袍人的袭击,一番争斗之下,各自受了对方一式。而当时我使的,正是破天阙。”

    “所以你才会突然试探。”告子说道。

    “不错。”

    绝涯点了点头,他的确怀疑告子,即便是现在也不信任他。但是却能够确认,那人并非是告子。虽然两人的根基相差不多,但特性迥异。

    告子点了点头,说道:“我的情况,与你相同。”

    “如此看来,只怕事情比我们所想的,要更加复杂了。”

    聆音沉声说道。幕后在推动此事的人,能量竟然涵盖了儒道两教,超乎了他们的想象。

    “怕什么,我们不是有全道之锋吗。”

    绝涯耸了耸肩膀,打趣了一句后继续说道:“告子,关于洪范的事情,我也很遗憾,但是希望你能够冷静对待。我会调查道门之内还有谁掌握了破天阙掌法的人,关于使用尽心篇武学之人,也请你多留意。请。”

    绝涯离开了宗上天峰之后,一直找寻不到天华君与虞千秋的下落。而前来风月学堂,也只是为了验证一下心中的疑惑。

    目前洪范死亡,恐怕风月学堂接下来都会忙碌。他继续留下的意义不大,不如继续在武林道上奔走,或许会更有收获。

    绝涯离去之后,聆音也告辞了。

    既然此事有绝涯处理,她也不必劳神,然而洪范之死,她尚需要通知玄机,因此便往着宗上天峰的方向而去。

    两人走后,告子面上的悲伤之色逐渐收敛,而后身后抚了抚格物剑柄,一声冷笑。

    “呵,洪范,以你的身份,若不是执意要将我压住,我也不敢随便对付你。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至于你的仇,放心,告子会记在心里的。”

    云天心与畅和风是如何将洪范斩杀的,告子并不知道详情,也不想知道。但是他能猜到两人必也付出了不少的代价,因此短时间之内,恐怕这两人是无法出手了。

    目前风月学堂人手紧缺,他还需要在隐忍一段时间,等待儒门内派遣人员前来协助。而现在他所要做的,便是替洪范张罗葬礼。

    用足够轰动的葬礼,向世人宣告洪范惨死的事情!

    告子需要趁此机会,引出更多儒门强者。在为他出力的同时,也能更好地将计划推进。

    …………………………

    玲珑雪峰之上,伴随着刀天下的意外到来,局势一时陷入了诡异的僵持。

    裁决者御剑绝式独步武林,然而刀天下之武学、根基,皆超乎凡人。两人又有前言在身,终将一决高下。

    “刀天下,公开亭的一掌,今日奉还!”

    当日公开亭之中,他与评技者联手,仍是败在了刀天下手下。只不过当时裁决者一心为了夺血,因此心中对于那一战的结果并不承认。

    眼下,意外的相逢,却成为了最直接的交战契机。

    事已至此,已经无法避免一战,裁决者功元一提,御剑之武,猛然爆发。

    “剑御·初心!”

    赫见裁决者剑指灵动,以气为运,不戒之上赫然荡起了阵阵剑芒,化出了一柄通天巨剑,激荡着漫天飞雪,而后呼呼作响,带着极速,直扑刀天下而去。

    “来的好!”

    刀天下一声大喝,猛然拔起了一战而胜,一身功元,也豁然提至巅峰,磅礴刀气,沛然而发。

    “云海生烟天断层。”

    一战而胜横空一斩,无匹刀芒瞬间席卷起了漫天积雪狂乱飞舞。瞬息之间,两人极招相会。

    但闻轰然一响,玲珑玉峰簌簌颤抖,雪花飞溅之间,模糊了众人的视线。巨力排斥,让与战两人各自倒退。

    刀天下却是趁机转身,借着极招相会造成的反推力直接冲到了玲珑花身旁,伸手便要将其摘下。

    “你,可恶!”

    神秘男子涣散的瞳孔瞬间凝聚,大氅之下如灵蛇一般的长鞭急速探出,扑向了刀天下。

    若他不放弃采花,即便能够得手,也必然会被这道恐怖的鞭影洞穿胸口。

    刀天下眼神一沉,牙齿一咬,竟是不闪不避,决意将希望寄托在自己强悍的肉身之上,情愿硬受男子一击,也要将玲珑花摘下!

    然而就在他即将得手之刻,一道宏大的掌劲豁然而来,其上所蕴含的恐怖威能,让刀天下面色一变。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