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厉害了,我的好友!-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96章 厉害了,我的好友!

    柳三变向杨无木剖析了一下情况之后,杨无木便匆忙离去,继续着他的任务。

    李裔文这时才说道:“你在布局针对墨张声了?”

    两人谈话,事情的始末说的颇为清楚,即便是李裔文之前并不曾听闻这个计划,也了解了这一次行动的缘由。

    柳三变点了点头,道:“不错,根据天华君等人的怀疑,墨张声很可能便是设计暗害了藏虚道长,企图盗取道门密藏之人。”

    李裔文闻言,微微低头,陷入了沉默。

    自己如今的情况,或许……不能替藏虚手刃仇人了吧。

    柳三变明白李裔文的想法,宽慰道:“不用丧气,根据目前所掌握的证据来看,亲手杀死藏虚道长之人,很有便是云天心,而此局仅是针对墨张声而已。”

    “我无事,不用顾忌我的感受。”李裔文低声说道。

    柳三变点了点头,将这个话题揭过,转而问道:“苏醒以来,可有什么不妥之处?”

    李裔文道:“一切安好,除了身体依旧无法掌控。嗯,此外,我曾见过意怀天,并从他体内收回了部分的剑气,详情如此。”

    李裔文将当日的情况转述了一遍。

    柳三变讶异地说道:“如此说来,等你功体康复之后,应可以将残存在意怀天体内的剑气全数收回了?”

    对于李裔文武学越来越玄奇的事情,柳三变十分惊讶。原本落人功体,他便一直想不明白是什么原因,之后更是发生了直接斩落别人生命力的情况。

    而现在来看,这种剑气,竟还能回收?

    厉害了,我的好友!

    “或许吧,我也不能保证。”李裔文低声说道。

    “关于你功体复元之事,我已经在谋划,想必很快便会有结果了。嗯,夜深了,早一些休息吧。”

    几人一番对话,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深夜时分,目前诸事纷繁,寻根留下的伤势也需要尽快处理,因此柳三变掐断的谈话,推着李裔文进入了读书堂之内。

    而在将李裔文送回房间之后,柳三变却没有休息调养,而是悄然离开了鸣翠山,来到了附近一处低矮的山峰之上。

    这里,一名堕落的佛者,已经久候在此了。

    “慧座,你辛苦了。”

    先前匆忙一会,情势容不得柳三变有任何迟疑。直到此刻,认真端详着漆雕光明的模样,柳三变只觉得两眼发酸。

    “天命之行,漆雕光明无悔也。”

    漆雕光明盘膝而坐,轻笑着点头,眼神波澜不惊,早已经不为外物所动。他看了看柳三变,道:“听尸罗圆谛说,你尚有事情需要漆雕光明协助,但说无妨吧。”

    “嗯?”柳三变微微一愣,旋即便领悟了尸罗圆谛的意思,正要开口,却又被漆雕光明打断。

    “漆雕光明早就猜到了,佛友不过是骗我而已。”

    柳三变迟疑的神色虽然转瞬即逝,但是又哪里瞒得过漆雕光明?几乎是在柳三变领悟尸罗圆谛意思的同时,漆雕光明也清楚了这不过是尸罗圆谛的谎言。

    “慧座,你——心生死志了吗?”

    以尸罗圆谛的心性修为,又怎么有可能随意撒谎?唯一的理由,便是连他也无法劝阻慧座了。

    连他也无法劝阻的事情,目前来看,也只有因孽池计划而舍了一身佛根,深入修罗的漆雕光明心生死志了!

    “红尘素衣,你也要劝漆雕光明吗?”

    漆雕光明知晓众人的心思,但是却没有太大的波动,只是轻轻地问道。

    “这嘛……”

    柳三变端详了漆雕光明数眼,思绪迅速转动。

    慧座如今的情况,仍是无法接受自己造杀的事情,欲要殉命恕罪。既然如此,虽然很残忍,但是为了保住慧座的性命,也别无他法了。

    “柳某不会阻止慧座。事实上慧座所为,柳某感同身受,若有可能,恐怕柳某也会做出与慧座一样的选择。只是柳某不行,天下尚不得靖平,依旧有更多的人随时处在危险之下,这一份愧疚,柳某只能担下,然后在自责之中,替自己恕罪。”

    “若是杀一好人,能救千人。万人。这样的愧疚,这样的罪责,柳三变愿意承担!”

    “杀一救万,然后在愧疚自责之中恕罪……”漆雕光明喃喃自语,重复着柳三变的话语。

    柳三变知晓漆雕光明内心已经陷入了挣扎,便不再开口,静待漆雕光明自己厘清。

    ……………………

    宗上天峰之处,道印玄机一如既往站在山峰之巅,瞭望天下。

    洪范来信所提之事,他并没有参与。此事有绝涯负责便足够了。

    虽然他一直以来看绝涯,都不是很顺眼,但不得不承认此人有着不凡的能为。

    正沉思之间,却然听闻了一阵脚步声快速接近。玄机寻声看去,却是形体稍微恢复了一些,不再显得枯槁的墨张声。

    “白首留仙,来宗上天峰何事?”

    玄机轻声开口,语气缥缈,让人琢磨不透他此时的心思。

    “道印,近来我的情况已经好了许多,也听闻了目前武林形势复杂,不知可有墨张声出力之地?”

    墨张声并不在意玄机的态度,他也断定玄机不会让自己插手什么事情。他此来的目的,只是要做一个样子让人看见,墨张声是光明正大地开始行动的!

    “白首留仙有心了,只是你目前伤势未复,尚不宜奔波操劳,还是好好歇息吧。”

    不论白首留仙是否叛徒,单是他贸然发起仲裁令,开启净法天风台,让外人看道门笑话一事便令玄机心存芥蒂,不欲青眼于他。

    再加上天华君等人的猜测,玄机更不可能信任他了。

    “唉,往日墨张声被师弟之死掩盖了目光,如今时过境迁,也逐渐想的通透了。藏虚为人向来正直光明,又岂会做下这等恶事?墨张声每念及此,便觉心中愧疚愈盛。”

    “是藏虚的死,给了你启发吧。”玄机淡淡地说道。

    墨张声微微一愣,似乎没有料到玄机会突然说出这种话来,但是他反应也快,沉重地叹息了数下,道:“藏虚衔令者已经逝去,墨张声此刻唯愿将凶手揪出,替师弟复仇,也替藏虚衔令者正名。既然道印这边没有需要协助的地方,墨张声会自行调查此事,请。”

    表明了态度,墨张声不再久留,直接告辞离去。

    玄机回首,看着墨张声离去的身影,不由得嗤笑了一声。

    “低浅的演技,呵。”

    墨张声选择来宗上天峰表态,的确是一步好棋,如此一来,不论之后他行事或明或暗,皆有搪塞的理由。

    而在此时,流光一瞬,万物方齐急急而来。

    “嗯?半师,因何神色匆忙?”

    玄机看着聆音风尘仆仆地模样,不由得有些讶异。

    “一言难尽,总之,洪范死了。”聆音说道。

    “什么,洪范死了?是何人所为?”

    玄机心神一震,骇然失声。洪范与玄月交好,在玄月生前,曾与宗上天峰颇有往来,因此玄机对他也并不陌生。尤其是不久之前,洪范尚传书与他,要调查告子被道门武学所伤之事,此时乍然听闻他的死讯,只觉的有些不可置信。

    而在短暂的震撼之后,他也迅速想到了此事会引发的后患。

    聆音道:“详情暂且不知,告子与绝涯也会调查此事。以我所见,恐怕风月学堂应会在近日替洪范发丧,也顺势将此事昭告天下。”

    “只是不知这一次,又会引出那些人。”玄机叹道,目前形势本就混乱,佛门方面还好,佛乡众人秉持和善,道门绝涯虽不曾正式入世,但早已经出手干涉,而儒门告子,也隐约有脱离中立,投向儒门主战一方的倾向。

    若是再引出几名儒门主战派之人,必将会再给当前的形势再添一把火。

    “此事你已知晓,聆音尚有他事,请。”

    南宫飞飞方面,她始终无法放心,因此不再停留,直接离去。

    “洪范死亡,恐会引起震动,此人与师兄又有不浅的交情,于情于理,宗上天峰也需要有人前往。嗯,往万章山。”

    宗上天峰目前并无他人能可派遣,而且洪范死亡,派遣小辈前往也不合适,因此道印只能亲身往风月学堂关注此事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