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三问偈!-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197章 三问偈!

    鸣翠山之外,漆雕光明听了柳三变一番话之后,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同是开智之人,虽然柳三变仅是粗浅一提,但是漆雕光明已经能够清楚地领会他的意思,佛门六度之内,也提过同样类似的道理。

    然而,知道归知道,漆雕光明始终无法过去自己心内的一关。

    就如同道门令师一般,不论修为还是智慧,皆是顶尖之人,然而一旦陷入仙障,几乎永世沉沦其内,无法自拔。

    柳三变见漆雕光明思考的差不多了,便继续开口。

    “柳某曾经听闻佛门有一名高僧,曾经向世人提出了三问偈,在很长的时间都无人能够回答,直到最后,这名高僧自己为自己的问题,给出了答案。”

    如何计量恒河沙数?

    如何衡量杀戮慈悲?

    如何承担生命的重量?

    三个问题,三个令人心酸的故事。

    佛门三问偈,漆雕光明并不陌生,此刻听柳三变提及,也不由得一愣。

    相比于提出三问偈的这名高僧,自己的遭遇,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不值一提。然而那名高僧仍能一直坚持着自己的理念,负重忍辱的存活,在最关键的时刻,为天下苍生奉献自己的性命。

    即便恶名千古,即便世人唾弃,他依然不屈不挠,将这一切都化作了为苍生奉献的力量!

    与之相比,自己的表现,的确是太过不堪了,甚至于有愧佛尊亲赐他‘慧座’之名!

    “如何是一尘,积累成山丘。”

    漆雕光明苦笑数声,欲要起身,然而因身负六残之体的缘故,保持着结跏趺坐的时间又颇长,竟一下子无法站起。

    柳三变欲要搀扶,却又被他拒绝。

    “如何看待三问?唯劫,唯戒,唯舍。前贤在目,漆雕光明依旧陷入迷途,令红尘素衣见笑了。”

    漆雕光明挣扎着站稳,略带感激地说道。

    柳三变一番话,确实点拨了他,让他将目光从眼前的不堪收起,展望向更加遥远的未来。犯下的杀戒,不可逆转,他现在需要做的,并不是自我了结。

    而是好好活着,替一百名孕妇好好活着,也替一百名尚未曾见过这个世界的小生命,好好地看顾住这个世界!

    然后,在必要的时刻,以残躯慷慨赴义!

    “嗯,慧座能够想通,那是最好不过。”

    柳三变见漆雕光明的神情态度,知晓眼下的死关已经勘破,也不由得暗自松了一口气。若慧座真是因此而死,柳三变也必将因此而永久内疚。

    漆雕光明心怀死意乃是意料之外的事情,目前也已经处理好了。至于后续,要如何将此事淡化,则尚需要好好考虑。

    先前他已经种下诱因,慧座恐会因伤而亡,但以南宫飞飞等人的智慧,必不会轻易相信。不过只要这段时间,慧座沉潜不出,有佛相之局以及伪造的道门密藏一事,再加上儒门洪范之死,应也能分散他们对于此事的关注,最后不了了之。

    只是难为了慧座,今后恐怕都无法以真实身份行走江湖了。

    “接下来恐怕漆雕光明无法在台面上行事了,我会化身进入江湖,孽池罪孽,能偿还一些便是一些吧。”

    对于这个事实,漆雕光明也有了心理准备,因此并不介怀。他明了心志,心境修为又上了一层楼,只可惜如今的他身入修罗,早已经没有了回头的路,也没有了回头的想法。

    “问道年来八百多,我今去佛入修罗。漆雕身骨凭摧折,无悔光明忏血歌。”

    漆雕光明暗红的淄衣一扬,带出了一股别样的洒脱,吟唱着迥然的辞号,一脚深一脚浅地,缓缓离开了。

    柳三变目送着漆雕光明离去,直至看不见他的背影,才收回了目光。

    他内心很清楚,虽然漆雕光明现在已经打消了心中的死意,但是两人再见之时,恐怕便真的是漆雕光明命陨之时了!

    “唉,一切有为法,只望将来,慧座能够得到真正的解脱。”

    漆雕光明是怀了苟活赎罪的心思,柳三变只希望这一份心思,不要因为赎罪的越多,而越感到自己罪孽深重才好。

    ……………………………………

    玲珑雪峰远处,因刀天下目睹了明清越身上的异样,因此三人暂且收兵,围聚一起。

    “刀天下,中途止战,说出你的缘由吧。”裁决者说道。

    刀天下道:“方才明清越身上的绿芒,你们可曾看清是如何发出的吗?”

    “嗯……那阵绿芒十分短暂急促,并不曾看清,但应是某种功法所导致的吧。”

    意长年皱眉回想了一会,缓缓摇头。那股绿芒突然而炽烈,令人目难直视,即便是他距离最近,也并没有看清。

    “我们的目标是玲珑花,你休要将话题扯远。”

    裁决者对于刀天下顾左右而言他的做法十分不悦,但仍是压着性子。有刀天下与意长年在此,再加上明清越的守护,他独自一人想要成功夺取玲珑花的可能性近乎零。

    虽然他已经发出讯息通知剑千秋前来相助,但是此地太过遥远,即便是剑千秋全力赶路,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到达。因此,想要获取玲珑花,恐怕真是要与刀天下两人合作才行。

    “不用着急,我所说的,不仅关乎我们是否能取得玲珑花,更重要的是,后续与明清越会处在怎样的关系。”

    明清越的骨骼,给了刀天下很大的压迫。这种压迫,无关乎实力与根基,就如在一条原本以为只有自己独行的道路,突然在前方发现了别人的身影一般,刀天下突然警觉,自己往昔的懈怠了。

    自己初出江湖,便得龙血精华沐浴身躯,如此得天独厚的条件,自己从不曾着眼。此刻突见明清越那明显超脱的骨骼,不免有些惭愧。

    君不见评技者如此汲汲营营,也不过是为了提升自己的肉身强度,以达到更高的武境?

    当然,以刀天下的个性,并不会有嫉妒的情绪。他更希望看到的,更是一个完成的明清越。

    他想了解明清越体内骨骼缺失的缘由,并且替他寻回失落的骨骼!

    “你准备与他商谈?”意长年似乎领悟了刀天下的想法,但具体情况,尚无法看透。

    裁决者却是嗤笑了一声,没有说话。明清越根基非凡,贸然为敌确实不好,但是他更清楚玲珑花只有一株,所为商谈的办法,形同儿戏,最终仍是要回归武戏。

    而玲珑花对于明清越来讲,明显意义非凡。如此夺物,还要跟他交朋友,裁决者认为除非明清越的脑袋被人打坏了才会答应。

    “无所谓商谈,只不过是方才,我看见了一丝交易的机会。明清越此人虽不知根底,但是看他面对我们三人的动作依旧不曾动过真正的杀机,此人应非恶人,所以刀天下认为双方应该有谈话的机会。”

    “是那一阵绿芒?”

    裁决者恍然,随后看向了刀天下,问道:“你在那一阵绿芒之中,看到了什么?”

    裁决者才不会相信刀天下是因为那人不动杀机的性情才改变了态度,定然是那绿芒之中,隐藏着刀天下认为比玲珑花更重要的事情。

    “很抱歉,关于此点,刀天下暂时不能明说。至于结果,若是能成,一株玲珑花,未必便无法让你们均匀分配。”

    明清越骨骼之事,暂时不宜公开。至于意长年两人夺花的目的,刀天下心知肚明,一者为了自己的儿子,一者为了自己的兄弟,要两人各自退步,恐怕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然而,出乎到刀天下预料的,是裁决者竟是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这嘛……”意长年皱着眉头沉思,目光不时地扫向了裁决者。

    裁决者随意地耸了耸肩,反正他已经传讯给了剑千秋,等剑千秋赶到,合他们两人之力,未必便没有自刀天下与意长年手中将整株玲珑花夺走的可能。

    意长年见裁决者如此洒脱,也不好继续坚持,而是说道:“既然裁决者也答应了,那此事便这么定下吧。”

    一株玲珑花也不一定能够救醒意怀天,不如在此刻卖一个面子给刀天下,也算是不枉费他千里迢迢赶到此地寻找灵药的好意。

    “既然如此,那么我便再往玲珑雪峰,与明清越一谈,你们在此等候,请。”

    刀天下见两人都答应了下来,便身形一转,化光往着玲珑雪峰而去。

    (本章完)